有一偏有关国足的评论,很精彩!看看爽!哈哈!

主席不懂业务却天天高呼血拼,队员上场当然就眼冒绿光到处找有没有扳手,不懂哑语都能知道他对着央视镜头说的是“铲死你丫的”……


鹏语录:


把球踢好才能爱国


您要是只管爱国规则而不管足球规则


大爷您踢的就不是足球,就是蹴鞫


全世界都在讲规则,我们讲“龟则”


还愣夸自个儿活得长,活得安全



前短跑运动员谢亚龙主管中国足球后,没有把中国队练成一支好的足球队,也没练成一支风驰电掣的短跑队,倒更像一支散打队,这叫窜种,恭喜你谢主席,都能管仨项目了。


本届东亚四强赛中国男足共得20张红黄牌(含两黄变一红),在我采访上届东亚四强赛记忆里中国男足得了10黄3红,两届比赛中国队共得33张红黄牌,超过了中国队之前参加这项比赛的总和,开创又一项世界纪录,前段时间网友热议中国队队服主色搭配,现在很配,哪天裁判牌子发完了,直接从中国队衣裤上撕一块下来就得。


不知人们有过统计没有,从谢主席05年上任后中国足球队获得多少张红黄,从朱广沪的“疯狗精神”,到现在的散打作风,史无前例最暴力的一支球队,上届东亚四强赛、本届东亚四强赛、去年初中国国奥英伦群殴、还有南非、沈阳……甚至一向温良的中国女足姑娘也很暴力起来,那天别人发角球,被换下场的中国后卫居然在底线外用脚晃点正在罚球的对手,世界百年不遇的奇观,一个和比赛已经无关的人员居然像UFO一样飞出来干扰比赛,这不叫不知球场底线,这叫不知职业底线。


以前没见过吧,这不是偶然,主席不研究业务,却天天在会议室里高呼用鲜血铺就胜利之路,高呼民族大义,要三连胜,要亮剑,队员们当然上场眼冒绿光到处找有没有扳手,不懂哑语都能知道他们对着央视镜头说的是“铲死你丫的”……


有时候我甚至不想怪球员,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小混蛋是被大混蛋教唆出来的,我一向认为一个男人成长过程中要是没打过架要么教养太牛津,要么就有睾丸酮问题,或者说,如果你能像乌拉圭那样暴力但拿回来一届世界杯冠军也很牛逼。所以——其实我想说的不是33张红黄牌或球场作风问题,我真正想说的是“规则”问题——中国人还要不要按照国际“通行规则”来踢球。


插播一个关于“规则”的故事,2004年阎世铎主席去英足总访问,他虚心请教英足总代理总监大卫.戴维斯“为什么英国足球一百年来长盛不衰”,戴维斯想了想,告诉他“RULE”,翻译说这就是“规则”,阎主席很纳闷,摇头问手下:“我问他一百多年的事,他居然只回答了我两个字,规则,这是啥意思……”


戴维斯告诉中国足协主席的显然不只是裁判规则问题,而是更大的足球规律问题,你得按足球本身的规律来搞,而不是按政治的规律来搞,阎主席一直没搞懂,谢主席更没搞懂,所以他把“足球规则”理解成“爱国规则”来搞,自他以降,爱国的中国足球队就直接转型到中国散打队,因为领导都这么粗暴,球员就会更粗暴,主席从不研究中国足球的业务问题,他唯一一次就是召集国脚谈技术时居然说“中国足球不能学日本技术型而要走澳大利亚凶悍道路”,高呼爱国口号有用吗,其实足球首先是门技术活,把球踢好才能爱国,您要是只管爱国规则而不管足球规则,大爷您踢的就不是足球,是蹴鞫,离上级越来越近,却离世界越来越远。


但这可以打造出一个爱国足协主席的形象,可以在年终方便述职,可以得到一些帮闲文人的夸赞,但伤害的是中国足球,关于这场比赛金志扬先生说了一句很足球也真爱国的话:“别树敌太多”,高峰也说“不要误解血性”,一个后患是,以后东亚联盟还愿不愿意再带你中国足球玩?东亚四强赛以后会不会因中国散打队太猛而不跟你玩了或降低档次玩?以后的国际比赛里裁判都会盯着你,让你每到关键比赛就有队员停赛——爱国者对中国足球最大的伤害是,中国人从此自己和自己玩,蹴鞫,自摸。


这里大家都明白了吧,我说的其实不是红黄牌和打架方面的事,这些小的违反规则是因为有更大的违反规则——当中国足协都拒绝参与到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中去时,球员当然就会把足球搞成散打,还以为自己特别爱国,发扬了国粹。


中国足协的干部们一向自恋,这个行业其实就是一个自摸的行业,一个故事是,2003年国际足联就向全球下达了“处于越位位置但不参与进攻的队员不算越位”规则,可一年后中国联赛还在按老的越位规则玩,并频频纵容俱乐部因越位而上诉,有一次陆俊实在忍不住了,就在裁委会当着80多号人指出这一毛病,“你们应该更多研究国际规则”,弄得长官蛮不开心,拂袖而去,后来我们发现,陆俊就没怎么被长官安排吹比赛了。


他也傻,长官说这是马,他非得说这是鹿,他只会吹比赛,却不会吹长官,所以现在他只有去做点小生意了……有点常识的人知道,中国国家队的问题是中国联赛的问题,中国联赛是按照自己的规则在玩,所以到了国际赛场就吃牌,这不怪球员而怪足协,因为玩“自摸”的足协用破规则把球员带坏了。后来陆俊成为了亚足联裁委会委员,可中国球员的粗暴已在全亚洲范围流传,总有一些外国同行问他:“你们中国球员为什么这么粗暴,我们国家的球员都害怕和你们踢球”,陆俊说他听了很难受,很恶心,我怀疑他也受到来源于“自摸”行业的排挤,后来他连中国人在亚足联唯一的职务也辞了。


终于朝中无人了,这不是金哨陆俊的损失,是中国足球的损失。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前几天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评价中国队表现说了一句“最近很少看到这么粗暴的比赛”,有特别爱国的中国人就激忿地“请日本人闭嘴”,并上升到日本人看不起吾泱泱中华的高度,并列举出8年前16年前日本球员也踢伤过中国球员,我觉得这种不比技术而比暴力的举动很二乎,我觉得大舌头爱国发音很“二国”,我不喜欢日本人,但我不认为从足球角度川渊说错了什么,就像当年斯科拉里说“中国人靠裁判帮忙永远打不进世界杯”没说错什么。你要是真爱国就不要怪别人指出中国队的缺点,专业一点看,一届比赛20张红黄牌都不算粗暴的话国际足联就该参照国际橄联修改章程,我怀疑那名记者其实是跑橄榄球出身的。


都别装爱国,只有那种骑在墙头上老惦记着要不要叛变的人,心里装着事儿,才会一出事就表现得很爱国,其实皇军打来比谁都叛变得快。


有本事灭了日本国足球才是爱国。你可以不喜欢日本,可你应该知道日本足球怎么尊重“规则”的,讲个故事:


那一天,中国足协代表团去访问日本足协,问:“你们怎么把过去老输给我们的足球搞上去的?”答:“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要革新,我们只考虑过两点:一、日本人不可能改变人种,所以不能像爱尔兰人一样踢球;二、我们不能改变规则,所以只能按世界通行的办法来搞这项运动——最后,我们决定学巴西,坚决走技术化道路,并通知裁判界凡粗暴犯规的一律严惩”。


和上次访问英足总一样,这次访问日本足协的中国足协好像还是没听懂,看了看东京都的高楼,看了看富士山的画面,就回国了。


但小日本足球就是这样搞上去的,他们承认自己改变不了人种,改变不了规则,他们就改变自己,然后就出现了中村俊辅、中田英寿、小野伸二这样的技术流,而我们却出现了一帮社团预备役选手,我有点怕,再往后,中国足球的比赛就不归足协管了,归街道治安亭管……一届比赛20红黄只是违反球场小规则,比起长官违反足球大规则这只不过是小孩用弹弓打邻居家玻璃,谁把中国足球队变成中国散打队?谁在高呼爱国口号时成为“爱国贼”?


写到这里,被爱国人士讥讽的日本国女子足球队刚刚以3比0完胜中国铿锵玫瑰,中国女足全场如同梦游无一有效射门,要不是东道主门柱帮忙这比分就是0比3,甚至0比6,曾作为抗战大后方的重庆球迷带了很多嘘声去,但最后他们仍像上次一样没能把嘘声给日本队,他们只能喊“谢亚龙下课”。有人说这是这是中国足球全面堕落,有人说这是中国球迷不爱国,有人说这是队员整蛊伊丽莎白,无论哪种原因都是对以谢主席为首的爱中国足球主义份子(简称“爱国主义份子”)的一个迎春小品,铿锵玫瑰?还是早年有人说的“吭哧玫瑰”?


全世界都在讲规则,我们在讲“龟则”,还愣夸自个儿活得长,活得安全。


----李承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