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二卷 赌王之路 第四十回 寻找杨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杨岩在游客中心一连待了五天,一直没有等到无为来找寻自己,失望之余更增加了内心的愤恨,她只想躲的远远的,到一个再也没有人能找到自己的地方。

她只顾驾车在峡谷内横冲直撞,最后把车开上了十几米高的斜坡上。直到汽车悬停在半空后,杨岩才从纷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杨岩惊恐地向四周巡视了一下,发现车身的两边和尾部都悬在空中,只有车头抵在一块巨石上。更要命的是,在峡谷里形成的气流吹在汽车上,车身竟然左右摇摆,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好象车身底部卡在了在什么东西上。

一阵恐惧袭上杨岩的心头,本能的逃生欲望促使她迅速采取行动,她急忙打开安全带,慢慢挺起上身,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受伤,这让她受到很大安慰。

杨岩先朝侧面查看了一下,发现距离斜坡并不是太高,她打开车门,缓慢的移动身体,最后跳了下来。

双脚落地后,因为倾斜的地面没有站稳脚,杨岩感觉右脚扭了一下,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她翻滚在地上。

疼痛使杨岩冒出了一头冷汗,她慢慢坐在地面上,用手搬起右腿,试探着把受伤的脚晃了晃,只感觉脚掌疼痛难忍,也不知道伤到什么地方了。

杨岩在心里恨死自己了,出了这么大的车祸没有伤到自己,却在下车的时候扭伤了脚,真是大意失荆州。

过了一会儿,她回头看看了车,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她在笑自己创造的杰作,原来汽车在巨大贯性的作用下,冲上斜坡后骑到了一块石头上,车头顶在前面的大石块上,怪不得刚才车身还在摇摆不定。这样的姿势就是想开也开不上来。

上百万元的车挂在那里,杨岩竟然还有心思笑的出来,也就是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笑过之后她又忽然担心起来,在这无边无际的旷野之中,也不到一个人影,万一来只野兽怎么办?想到这里杨岩又笑不出来了。

她努力地试着站起身来,试探着把受伤的右脚踩在地上,虽然疼痛难忍,但是勉强可以着地。她挪动到车边,想看看车里有什么东西,除了自己的一件外衣,其它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早上的时候她怒气冲冲地从酒店里跑出来,根本就没有考虑去什么地方,房间也没退,东西也没有拿。

杨岩记得自己出来时好象是带着手机,她搜寻了一下衣服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又仔细地看了看车内,也是什么没有。她猜想一定是冲上山坡时甩到了车外边。本来想打电话求助,现在全完了。

身处绝境让杨岩的头脑有点发蒙,她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她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现在已经快要接近中午,以自己的开车速度这里距离游客中心至少有两百多公里,最要命的是是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来到了这里,如果不被人发现,就是渴也能把自己渴死。

正午的太阳异常炎热,在太阳的爆晒下峡谷里变成了一个大蒸笼,汗水很快就湿透了杨岩的衣服。她把身体挪动到大块岩石的背阴处。杨岩在参加越野汽车拉力赛的时候曾学过野外自救,知道在野外如何保护自己,她清楚现在自己要尽量少运动,以减少身体水分和能量的消耗。

当她刚刚在岩石的背阴处坐下,想不到更大的危险正向她袭来,原来有一条巨毒的北美腹蛇也躲藏在背阴的石缝下乘凉,毒蛇感觉了动静,从市缝里慢慢爬了出来,距离杨岩坐的地方只有一米多远。

杨岩本能地察觉到侧面有危险靠近,她回头一看,大脑轰的一下,顿时感觉头皮发麻,身体僵硬了。

一条胳膊粗的腹蛇正缓缓向她这边爬过来,要想躲开是不可能了,人的速度绝对没有它迅速,这家伙能象弓箭一样弹射出去,距离达到好几米远,一旦被腹蛇咬伤,如果不注射解毒血清必死无疑。

杨岩感觉空气瞬间凝固了,呼吸也停了下来,她大脑一片空白,在她的心里产生一种要跳起来逃命的欲望,但是身体内部求生的本能控制住了她,让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周围变的死一般寂静,她只能听见毒蛇发出的咝咝声。

杨岩变成了一尊凝固的石像,只有脸上渗出的汗水能证明生命的存在,只见北美腹蛇慢慢爬上了她平放在地上,已经僵直了的腿。

在毒蛇爬上杨岩腿的那一瞬间,她的全身都变的冰冷,所有的汗毛都炸立了起来,血液也好象停止了流动。巨大的恐惧让杨岩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好在毒蛇并没有再她腿上停留,而是从她腿上爬过去,消失在岩石后面,看着毒蛇的尾巴钻进石缝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岩慢慢睁开眼睛,朝周围巡视了一下,发现毒蛇已经消失了,她感觉自己象被抽了筋一样整个身体瘫在了地上,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后,她猛然跳起来,再也顾不上脚的疼痛,大叫着逃离了这恐怖的地方,全然没有了刚才的镇定,她一瘸一拐的向谷顶爬去,当她气喘息息地爬到谷顶,一屁股坐在地上累的不能动了。

刚才的恐怖经历仍然让她心有余悸,杨岩决定不在这里等候了,她要走回去,她要自救,否则在这里坐等只有死路一条。

杨岩向四周巡视了一圈,她发现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眼前到处都是沟壑和山峦,向远处望去,峡谷如同无数条分叉的血管,纵横交错,她也判断不出自己是从哪里过来的。

杨岩最后决定沿着最大的那条峡谷的上沿向前走,她把外衣顶在头部,抵挡着烈日的爆晒,忍着脚上的疼痛,一瘸一拐地慢慢向前挪动。

等到无为来到死亡谷时,已经是杨岩出事后的第二天。

无为驾驶着丰田霸道疯狂地向峡谷纵深驶去,阿侖紧张地坐在车里,双手紧紧扶前面,听到robot喊无为没有驾证,他在担心无为的驾驶技术。

阿侖嘴里不停地提醒无为,“大哥,你开慢点,这可是在峡谷里。”

“闭上你的嘴。”无为脸色铁青,朝阿侖大喉了一声,吓的阿侖吐了一下舌头,心里不服气地说,现在知道着急了,早干吗去了?

无为现在最恨的是自己,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理岩岩,而且电话也没有给她打一个,只顾钻研《道德经》,自己就这么自私,岩岩可以放弃一切来帮助自己,而自己却对她不闻不问,如果杨岩出了什么事情,这辈子都不能饶恕自己。

人总是这样,放在眼前的东西从不正眼看一下,也不在意它的存在,一旦失去了才发现对自己是多么的珍贵。

无为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自责的时候,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判断出杨岩可能走的方向。刚开始的时候,无为是凭借自己内心的直觉来向前追赶,可峡谷内的岔路越来越多,无为只能不时地停下车来,察看路边的痕迹。

在军营里跟随侦察兵学习的追踪术现在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他能从道路上留下的细微痕迹判断出杨岩的车是否从这里路过,好在杨岩开车是带着情绪,速度又快,所以在一些路边留下了很清晰的车轮痕迹。无为沿着杨岩留下的痕迹一路追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