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第五章 第三节:一个都不能少

diyulantian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size][/URL] 第二天,刘娜很早就起来了,其实是一晚上没睡着。她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人生真是奇怪。她甚至想到了社会主义的制度是否优越,如果真的优越,为什么一个老师面试的时候要穿得那么性感,为什么一个老师为了一个学生,竟然出卖肉体给校长,她觉得这一切太没道理了。 半夜睡不着,她又把张艺谋拍的那部叫《一个都不能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


第二天,刘娜很早就起来了,其实是一晚上没睡着。她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人生真是奇怪。她甚至想到了社会主义的制度是否优越,如果真的优越,为什么一个老师面试的时候要穿得那么性感,为什么一个老师为了一个学生,竟然出卖肉体给校长,她觉得这一切太没道理了。

半夜睡不着,她又把张艺谋拍的那部叫《一个都不能少》的电影翻出来看了一遍。水泉小学的高老师要回家看望病重的母亲,村长从邻村找来魏敏芝给高老师代一个月课。高老师见魏敏芝只有十三、四岁,教不成书,不想要。村长说,找这么一个人不容易,她能给你把娃看住。先让她凑合一个月等你回来再说。

水泉小学原先有三、四十个学生,每年都有学生流失,现在只剩二十八个了。高老师临走时再三叮嘱魏敏芝,一定要把学生看住,一个都不能少。魏敏芝整天让学生抄课文,每天清点人数,谁要把学生弄走,就跟谁急,连村长的话也不听。学生见她人小,又不会上课,不听她的,有的故意跟她捣乱,弄得教室里乱哄哄的。她不顾不问,只是守在教室门口,不到时间不让走。

十岁的张慧科因家里欠债无力偿还,不得不失学到城里打工。魏敏芝记住高都是临行前的叮嘱,决心把张慧科找回来,她打听到张慧科城里的住处,单身一人踏上了进城之路,十三岁的魏敏芝开始茫人海里的寻找……

这会,刘娜觉得自己成了魏敏芝了,而梅朗镇则成了张慧科了。唉,这人活着真跟演电影似的,一夜没睡好的刘娜两眼睛猩红,而脸色却苍白。没办法,还得去找该四的胡大山,不能把人睡了不给人办事啊?到哪都是这个理啊?想着这些,刘娜就觉得胡大山应该去找梅朗镇。

刘娜拨打了胡大山的手机,电话提示是关机。刘娜就往胡大山的办公室走,敲门,里面没人应声,也没人开门。刘娜生气的在门上踢了一脚,打了一拳,然后转身走了。怎么办呢?这人少了一个可怎么办啊,刘娜觉得自己很痛苦。

八点半,刘娜在校门口等到了胡大山。胡大山开着奥迪小轿车,他从车前镜看到了刘娜,刘娜向他招手。车子开过以后,刘娜就在车子后面追着,这在云登附属小学可是难见的一个现象,一个老师追着校长的车子跑。胡大山心说着,这娘们怎么回事啊?一大清早的就追着男人的车子后面跑。他可没刘娜那记性,把梅朗镇的事放在心上,并且通宵不睡觉。人得生活的有规律,就的额按时睡觉啊!

“干什么啊?追着车子跑,别人看见了该怎么说啊?”胡大山的心里确实有点生气。人漂亮也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啊?

“你打电话没有啊?”刘娜问。

“一大清早的,我打什么电话啊?”胡大山笑着说。

“昨天晚上,我们班的梅朗镇不见了,你说打电话问他的父母的啊?你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啊?你还把我那什么呢?”刘娜说。

“什么呀?说话小心点,隔墙可有耳朵啊!”胡大山觉得这姑娘说话冲冲的,全然不像昨天晚上那么温柔啊?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是有个学生不见了!”刘娜说。

“好好,我就打,我到教导处去拿电话,我一会就打,你快回班上去吧!”胡大山可不想被人看见他单独和刘娜呆在一起,况且经过的人都一口一个校长的和他打招呼呢!

胡大山觉得自己命运的改变就在于这个电话,一个电话改变了他这一生的命运,即使是他的姐夫耿维国也不能把他的命运再重新纠正。当胡大山拨通梅朗镇的父母电话时,电话那头的梅海轩暴跳如雷,立即把胡大山骂了和狗血淋头。甚至说出来如果找不回梅朗镇,他胡大山就等着死吧之类的话。胡大山吓出了一身冷汗。要说在云登能威胁他胡大山去死的人,他胡大山可没见过,他可没想过小小一个梅海轩能叫他去死。

十五分钟以后,梅海轩蹬着自行车来了。胡大山在校门口等着,在梅海轩告诉他梅朗镇没有回家的之后,胡大山马上报了警。这会,刘娜就站在胡大山的旁边,等着警察和梅海轩。胡大山可没看出这个骑自行车的人是梅海轩,在他看来能叫他胡大山去死的人,再不济那也得开个夏利、捷达之类的小轿车啊,可不是骑一辆破旧自行车的主。直到梅海轩呆板自行车停好,一把纠住胡大山的衣服领子。他才认出这位不要命的家伙是梅海轩。

“你谁啊?”胡大山一把反抓住梅海轩的衣服领子。这可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怎么能让别人在这撒野,折了自己的面子啊?

“我是你爹!”梅海轩可能有点激动。把“我是梅朗镇的爹”说成了“我是你爹!”了。这话被胡大山听着可不舒服,心说着老子的爹死了好些年人,我这辈子是跟着姐姐长大的,突然还有人敢冒充自己的爹。这心里的火一下就往外泄了。一把就把梅海轩摔倒在地上。

“他妈的,打的就是我爹!”胡大山块头远比梅海轩大,这些年来虽说把老婆丢了,但自己的体育锻炼可没丢,一直都坚持着呢,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要坚持。比如说体育锻炼。

“老子是梅朗镇的爸爸!”梅海轩没成想遇着这么能打还敢打的校长。

“啊?”胡大山有点迷惑,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把人家儿子丢了,还把人家爸爸给打了。这回梅海轩坐在地上,心里就别提多憋屈了。刘娜赶紧的把梅海轩扶起来,帮他拍去身上的尘土,一个一个对不起的说着。

“你看看你还有个校长的样吗?你看看人家这姑娘多省事啊?”梅朗镇骂道。

“啊?忘了给你介绍了,她就是你儿子的班主任呢!”胡大山笑着说,同时一边心说,如果她不把你儿子给弄丢了,那就更省事了。

“啊?”这会轮到梅海轩啊了,对着刘娜的眼神马上就变得凶狠起来了。冷不防,又冒出一个妇女,一把纠住了刘娜的头发,把刘娜摔打在地上,话也不说,众人一时还真慌了手脚,这都他妈什么事啊,怎么又冒出一个不要命的啊!在云登附属小学多少年没人在校门口打过架了啊!可今天这一早上还没几分钟,就发生了两起打架事件了。

“你赔我的儿子啊?”那个妇女终于说话了,这话一出,胡大山就说。刘娜这娘们就该抽。凭什么就我和梅海轩干啊?众人硬是没把两人的架拉开。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刘娜吃了大亏,因为她根本就还过手,只是用手胡住了脸,眼睛看着胡大山,然后身子缩成一团,什么声响都没有。这下倒也动了胡大山的不忍之心。一把抓住那妇女的头发,把那女的纠了起来。这边梅海轩一看胡大山这个该千刀的竟然打自己的老婆,二话没说,又和胡大山打成了一团。不过这回他有经验了,捡起一块砖头,直接朝胡大山的脑袋上伺候了过去。血就顺着胡大山的脑门直往下流。这血一流,整个现场就乱了。

胡大山觉得在那一刻,就在刘娜被打,但是又不还手的那一刻,用眼睛看他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好象爱上了刘娜,不是因为刘娜的优秀、漂亮、性感,而是因为她的柔弱,她的温柔。所以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爱上了这个女人。在爱上这个女人的这一刻。他就无比的讨厌以前的自己,也就是在这会,他决定要救这个柔弱的女人,不顾一切的救她,因为自己是一个男人,而刘娜是一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女人,就为这个。

公安局也来的正是时候,钟戈涛和高岩、姜思卉从车上下来。好不容易把几个人分开。胡大山已经一脸的血了。被人架到医务室去包扎了,刘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头发乱得一塌糊涂,把整个脸都遮住了。姜思卉把刘娜扶起来,好好的一张白皙的脸被灰土搞得乱七八糟的,脸上还有一道血痕。

“谁他妈先动手打人的!”高岩京看着可怜的刘娜,气就不打一处来。

“说啊,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啊!”高岩京继续发问,但没有人回答她。高岩京似乎忘了他是来处理失踪问题的,反倒是把打人的问题强调了。这也是高岩京的一个毛病,他就见不得漂亮人儿把人折腾成这样。

“是我,她把我儿子弄丢了!我就打他了!”那个打人的妇女理直气壮的说道。

“儿子丢了,也不能打人啊!”姜思卉说。

“我就打人了,怎么着吧,只要她能把我儿子找回来,她打我十次都行!”那女的继续叫道。钟戈涛看着刘娜,又看着梅海轩。

“都别吵了,把这女的送医务室。既然都到这了,就听我们的,先到现场去看看,然后再到警局录口供。”钟戈涛说。姜思卉扶着刘娜就近往学校医务室去了。

“她走了了,我找谁要我儿子去啊?”那个妇女说道,一会就哭了起来,钟戈涛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打翻了五味瓶子。

“你们先别着急,我们都冷静下来想一想,孩子会到哪里去,能到哪里去?着急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哭更不能解决问题!”钟戈涛说。

“你们可一定要给我找到啊,否则我们一家人就没法活命了。”那女的哭着抱住钟戈涛的腿。

“刚跟你说了,哭不能解决问题,脑子怎么就不进油盐呢!”高岩京说。那女的就哭,也不说话了。

“公安同志,请你们务必一定要找到这个孩子,否则……”梅海轩也哽咽了起来。

医务室里,胡大山的脑袋上被包裹了起来,像个印度阿三。刘娜则躺在医务室的床上,眼泪模糊了她的整个脸,胡大山看着刘娜脸上那一道道的血痕,气就不打一处来。多美的一个人啊,竟被那母老虎折腾成这样,这不犯罪吗?医生小心的用清水擦去血垢,用碘酒消毒。然后包扎。

一会,钟戈涛他们进了医务室,医生对着进来的人说:“这是谁打的人啊,下手够狠的啊,好好一张脸被毁成这样,这不毁容吗?”这话说得那个妇女就没了言语,自己下手确实狠了点,这不也是急的吗?一个老师看不住自己的学生,就是欠抽,把家长的儿子丢了老师,就该是这样的待遇。

简单的包扎后,一伙人找到保安,找到那个告诉保安梅朗镇不见了的孩子,以及其他的小孩子了解情况。乱哄哄的,那些小孩子甚至问钟戈涛他们要糖吃,而且还要巧克力糖,否则就不说话。靠,多少年了,审人,还得给人买巧克力糖吃。这也没办法,虽然说这云登附属小学的家长们都是有钱的主,但孩子在学校却被管得严,不可能有糖给他们吃。

“警察叔叔,吃晚饭的时候,我就没见着梅朗镇,因为他跟我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因为他没有来,所以我把他的饭也吃了,你可不能告诉老师啊,老师要批评我的,还有大胖叔叔也会批评我的,说我不是好孩子了。”一个小胖男孩说道。

“不是的,他是吃饭之前就不见了。”一个小男孩说道。

“不是的,他是上室外课的时候就不见了!”另一个小孩说道。

“不是的,他是上室外课之前就不见了!”又一个小孩说道。天啊,这都哪跟哪啊,这个说是,那个说不是,到底哪个是,哪个不是啊,到底谁对谁错啊。这边钟戈涛他们正头疼呢,那边,小孩子门争论起来了,面红脖子粗的,有个给另外一个推了一把说:“你说的不对,我的对!”另一个小孩子也不示弱,反推一把说:“是我的对,你的才不对呢!”一时间,一群小孩子打了起来。这都他妈什么事啊?还好刘娜及时从医务室赶了回来,小孩们一看到班主任老师来了,就再也不敢打了,也不敢说话,一个个的都老师的把手背在后边,看着老师,像做错事一般。

“刘老师,孩子们这也说不清楚,你说说吧。”钟戈涛看着刘娜。刘娜理清了思路,上室外课之前,是点过名的,那时候梅朗镇还在。但是下课的时候,她忘了点名,因为那会正跟男朋友张亮打电话缠绵呢!到孩子们跟保安说吃饭的时候,没看见梅朗镇。所以刘娜觉得应该是上室外课的时候走丢的。至于梅朗镇是怎么走出校园的,这个很简单,围墙上那么多的洞,哪个洞都能钻进钻出一个人,连张亮都能在那洞里进进出出,就别说一个小孩子了。

“上室外课之前,梅朗镇还在,我点了名,我觉得是室外课的时候走丢的?”刘娜说。

“那为什么到吃饭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梅朗镇已经不在了。一直等到有孩子告诉保安说孩子不见了,然后保安再把这个情况告诉你,你才知道。那么上室外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你没有和孩子们在一起吗?”钟戈涛认真的文道。

“我……我……”刘娜有点说不出话来,同时有点紧张。

“说话啊!你别在那吱吱歪歪的啊!”胡大山着急的说。

“我在给一个朋友打电话!”刘娜说。

“给朋友打电话,什么朋友,他现在在哪?”钟戈涛问道。

“啊,他可没有绑架梅朗镇啊!他真的没有啊!”刘娜这会倒替自己的男朋友张亮辩护起来了。这一辩护马上若怒了刚才的那个妇女,二话没说冲上来,又准备照着刘娜的脸开干,幸好被人及时拉住了,否则刘娜的脸上又得多几条扛不成。

“现在问题还没定性为绑架,你怎么知道是绑架,你凭什么认为是绑架。”钟戈涛一连串的发问让刘娜紧张不已。

“我……我……我猜的,电视里经常放这些绑架的电视和电影啊。我可没绑架啊,他也没绑架啊!”刘娜紧张得哭了起来。

“我现在也没说你绑架,现在只是在问情况,你也不必要太紧张。做贼才心虚啊,你没做贼,你紧张什么啊?”钟戈涛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好,我不紧张,我一点都不紧张了。”刘娜擦去脸上的泪水,大着眼睛努力地看着钟戈涛,但是眼泪还是顺着她的眼角往外流。

“我现在问你,你的那个朋友男是女,叫什么名字,人在哪里?”

“他叫张亮,是我的男朋友。他的云登师范学院大四的学生。”刘娜还是很紧张,但是她并没有把张亮和自己晚上私会的事情说出来,她觉得张亮不可能绑架梅朗镇。胡大山听到刘娜说那个叫张亮的人是她男朋友,气就不打一处来。之前她可是一直跟他说自己没男朋友的,怎么这会又冒出了个男朋友啊?奶奶的,这娘们还是骗了老子,女人就他妈靠不住。

“刘娜,你不是说你没男朋友吗?怎么这会又冒出一个男朋友来了啊?”胡大山隔着玻璃对房内的刘娜怒吼。胡大山觉得自己被带了个绿帽子,虽然刘娜不是他老婆,但是在刘娜被打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爱上了刘娜,所以这会听到刘娜有男朋友,他就特别的气愤。胡大山觉得自己太倒霉了,之前的老婆也是给他带绿帽子,所以他才和她离婚。这会,又被人带了绿帽子。靠,自己这辈子怎么活的啊,怎么老和绿帽子结缘啊。

“现在能找到他吗?能不能叫她来公安局一趟?”钟戈涛问道。

“他真的没有绑架梅朗镇啊!他真的没有……”刘娜紧张的说。

“我们没说是他绑架,只是叫他来了解情况而已,我们必须搞清楚与这个案子有关的任何人,任何线索,这对我们破案都是最重要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到你的学生!”钟戈涛耐心的说。刘娜陶出电话,拨打了张亮的手机,电话提示为对方关机。

“他正在上课,所以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的。课堂上不能带手机的。”刘娜解释道。钟戈涛这会不说话,只是盯着刘娜看。这就看得刘娜有点发毛了,心里怪怪的,有种恐惧感。该死的警察不会真怀疑是张亮绑架了梅朗镇吧。

“好吧,你出去吧!”钟戈涛说,他这话说得刘娜就不想不出去了,好象案子已经定性为张亮绑架了一般。

“他上课真的没带手机,他绝对没有绑架的,他肯定没有绑架的……”这话一说,眼泪又出来了。

“这个我们会调查的,你出去吧!”钟戈涛冷冷地说。

“梅朗镇肯定是上室外课的时候走丢的,他肯定从学校的围墙洞里出去,到红旗胡同买小吃,贪玩,然后走丢的。红旗胡同有很多的小吃摊子,真的,警察大哥,你就相信我吧。”刘娜说。钟戈涛看了她一眼。

“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们都会去调查核实的,你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钟戈涛说。刘娜三步一回头的出了办审讯室的门。这会,她的心里后悔死了,肠子都毁绿了。她不应该在室外课的时候接电话,她应该和孩子们在一起做游戏,她应该在下课之前再清点一次人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