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VS男人

咖啡成为时尚是有好些年的事了,大大小小的咖啡馆象泡沫一样冒了出来,培养了多多少少的咖啡客。

喝咖啡当然和在街头吃蛋酒或者河粉之类的东东不同,在形式上就有了根本的改变,怎么说咖啡厅都是个有情调的词,因此泡咖啡厅和喝咖啡就成了一些人炫耀品味和个性的工具——他们怎么不去泡酒吧呢——那是你老土了,在你还不懂什么是酒吧的时候咖啡客就在酒吧里要一杯橙汁和伏特加调成的螺丝刀,迷惑那些同样渴望情调的女人。

喝咖啡注定要讲究的是地方,有些人通常有在一段时间内比较固定的地头,甚至在这个地头里还有比较固定的坐位,用一种固定的姿态点同一种咖啡——通常是价钱中等,但名字比较特别的——埃塞俄比亚摩卡、牙买加高山之类的。复杂的名字是难不住他们的,这是他们让自己与众不同的长处。倒是口袋里的钱包经常有点拮据。

有钱的人从来懒得追求情调,他们上来就要最好的:来两杯纯的蓝山!那口气和来二两“老白干”一样,一杯上好的纯蓝山没有200元下不来呢,据说每年这种好东东的九成都被那些有钱的老日本拿去泡小密了。这样一来,有情调的咖啡客就会有些气短,所以他们是从来不会去那些焚琴煮鹤的有钱人常去的泡咖啡吧。这种叫小资的人通常在那些名气的咖啡连锁里,要一杯咖啡和一份鳗鱼饭——这点消费的能力他们还是有的,要不怎么在情调的前面常常加上小资的定语呢?

上岛这样的咖啡馆有些人是坚决不去的,他们是坚定的咖啡文化的捍卫者,他们觉得那里到处是铁板牛肉的味道,“这明明是个餐吧吗,怎么能叫咖啡屋呢?”他们这样说。所以他们会去找一些专门做咖啡的小咖啡馆,在南宁我现在一般就只到堂安了、也有一些人到蓝山梦(这也是我曾只去的地方)、捷荣之类的小馆子。他们细细地品尝每种咖啡,然后用舌尖分辩其中的各种滋味——这就是他们的乐趣了。咖啡的酸度、苦度、芳香的类型、油脂的厚薄在他们的齿颊之间四处流窜,他们闭上眼,彷佛人生的种种滋味涌上心头。这种人喝咖啡往往许多讲究,豆要一周左右新炒的,不然发酵过头的豆子有异味;炒的深、浅有个人的习惯,有的喜欢焦苦的滋味,有的喜欢酸涩的感觉。咖啡是他们生命中的一种体验,是逃避或者拥有的一个私人空间。只是这种空间越来越小了,连以做咖啡出名的真锅连锁都卖起了便当,他们就渐渐变成了干涸池塘里的鱼。

有一种人将咖啡象灌水一样浪费,他们将咖啡当成了冰毒或者提神药来使用,一日不离咖啡。只是这些人对咖啡的感觉实在是糟糕得可以。这些人喝咖啡的习惯多半是他们在读书或者工作中养成的,也不一定要到咖啡馆里喝,只要有就行。他们从来不考究和挑剔咖啡的质量,速溶的最好,只是量一定要大。随着生活节奏越来越快,那些工作时间长,工作压力大的白领、金领中涌现了不少的灌水咖啡客,不过这些人一般过了40岁就不干了,40岁以后他们有钱有闲,是会去堂安还是会去上岛呢?

大音稀声、大象无形,传统的男人本身就象一杯上好的咖啡一样芳香四溢、余韵幽远,是咖啡客的最高境界。

本文内容于 2008-2-26 11:45:44 被经典军人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