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海是中国的希望之海,无论经济、政治与军事意义都非同小可。


中评社北京2月26日电(评论员 张沐)素有“亚洲地中海”之称的中国南海,是沟通两大洋和联系三大洲的海上枢纽;其丰富的海底宝藏,具有极大的开发价值;同时,在军事上也是中国海军的重要战略通道。当前,周边国家在强化对已占岛礁及海域实施军事管控的同时,又加紧了 “主权”宣示和资源的开发与掠夺。美、日及印度等区外大国积极介入南海事务,强化军事存在,使南沙群岛问题国际化趋势进一步明显。


南沙群岛位于南海中南部,历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它是南海诸岛中分布范围最广、拥有岛礁最多的一个群岛。其西北与越南遥遥相对,东北与菲律宾隔海相望,南部水域与印尼、马来西亚、汶莱等国紧密相接。它北起雄南礁,南至亚西南暗沙,东自海马滩,西迄万安滩。分布在南北宽1000余公里、东西长1200余公里、总面积约8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区,约占南海海域面积的三分之一。南沙群岛共由550多个岛屿、沙洲、暗礁、暗沙、暗滩组成。在高潮时露出水面的岛、洲、礁一共有36个(岛屿及沙洲16个、礁20个),其中较大的有13个岛屿和沙洲,其中最大的太平岛,面积也仅有0.43平方公里。


由于历史与现实的原因,目前南沙已经形成“六国七方”介入、“四国五方”军事占领的武装割据格局。除中国据守的8个岛礁(含台湾管辖的1个太平岛)之外,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南沙露出水面的岛礁以及海域就被一些周边国家侵占。目前已有42个岛礁被侵占,其中越南29个,菲律宾8个,马来西亚 5个,汶莱、印尼也对部分岛屿和海域提出了主权要求。


1988年初,中国根据联合国的有关要求,组织有关人员进驻南沙群岛永暑礁建立海洋观测站,至今已进驻永暑礁、美济礁、渚碧礁、南熏礁、东门礁、赤瓜礁、华阳礁7个岛礁,为了守卫和建设这些岛礁,中国海军建立了“南沙巡防区”,以定期轮换方式驻守。台湾海岸巡防署在太平岛设立了南沙指挥部,总兵力约110人,下辖的岸巡中队战时根据命令纳入台湾军事作战体系,实行各项作战和支援任务。


1975年,北越趁南越溃败之际,乘机袭击和“接管”了南越侵占的南威岛、鸿庥岛等6个岛屿,并不断扩大侵占无人沙洲和礁滩,迄今越南已侵驻29个岛礁,驻军约2000人,指挥部设在南威岛。


菲律宾最早入侵南沙群岛,1948年起,菲多次组织“探险队”、“远征队”侵入南沙进行侦察勘测。后于1970年公开派军侵占距其海岸最近的马欢岛、费信岛,至今已侵驻9个岛礁,驻军约100人,指挥部设在中业岛。


1970年,马来西亚开始入侵南沙进行钻探活动。1977年开始派舰船入侵南沙群岛南部海区,先后对弹丸礁等10余个礁滩树立“主权标志”,1983年,派兵侵占弹丸礁、光星仔礁、南海礁等5个礁滩,驻军120多人,指挥部设在弹丸礁。


近些年,越南公开在南海大肆扩张,大量进占南沙岛屿,每年开采三千万吨石油;还将南沙海域划分为上百个油气招标区,在国际上公开招标。近几年越南同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德国等,不断签订勘采石油、天然气合同。去年4月,越南政府进一步划定了南沙部分油气招标区块,并将在南沙举行所谓“国会代表”选举;越南还将和英国BP公司合作在南沙修建天然气输送管道。在舆论上,越南宣称“拥有南沙全部岛屿的主权”,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公开发表声明,称 “有充分的历史根据证明越南拥有南沙群岛的主权”。


中国学者咸认为:越南是南沙争端中国最危险也是最难解决的对手。南海的问题愈益错综复杂,如今,似乎又平添了大国加入角力的隐忧。综合起来,主要是三大因素:


一是美日因素。由于南海地处重要的战略地位,又蕴藏丰富的石油资源,且是美日石油运输线的必经之地,更兼其战略围堵中国的目的,美日都力图利用东盟来牵制和制约中国。


二是东盟一体化因素。自东盟一体化后,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利益趋同,一个鼻孔出气,导致中国在处理南海问题上从面对一个个南太平洋国家变成了一个大区域集团。这对中国在政治上形成极棘手的态势。


三是台湾因素。在南海的实际控制区域里,有很多和南海诸国有争议的区域实际由台湾控制。而陈水扁当局为了发展“国际空间”,谋求“台独”,除了在经济上加强与东盟的联系和合作“以经促政”外,还在南沙问题上采取两面手段,不惜出卖中国领海权益。陈水扁企图与东南亚国家联手,达到利用东盟控制中国的目的;而东盟却把台湾作为牵制中国在南沙主权要求的条件,并利用大陆与台湾的矛盾在南沙问题上渔利。这又给大陆在处理南海局势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2002年11月,中国与东盟各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各方承诺在南海问题上保持自我克制,不单方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地区和平与稳定的行动。自《宣言》签署后,南海周边地区安全形势总体趋于缓和,但是南沙地区军事对峙态势并没有改变,越、菲、马针对南沙的军事活动仍在继续。不仅强化对占据岛礁的机场、通讯、雷达等军事设施,举行以南沙为背景的军事演习,还加大海域管控力度,越、菲、马频繁出动舰机赴南沙,加紧进行海区测量,并重点监视无人礁滩,以防止别方占据。此外,又片面理解与盗用中方“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积极推行海洋经济战略,掠夺南海资源。


越、菲、马、印尼、汶莱等国相继同西方国家合作,加强南沙海域的油气勘探、开采,现有油气井500余口,其中100多口在中国南海断续线内。这些国家从南海油气开发中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每年从南海开采石油多达5000余万吨,相当于中国大庆油田的年产量。石油出口已经成为越南强国支柱;菲律宾从贫油国一跃成为石油出口国。目前,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各自划分了彼此重迭的招标矿区,不断扩大勘探范围,大部分区域在中国传统疆界线内,在南海拥有石油承租权并从事油气勘探和开采的国际石油公司约200多家。


目前,越南经常在南沙海域作业的渔船达400余艘。去年4月,越开始在西礁施工建设码头、货场和海产加工设施,拟将该礁建成南沙渔业资源开发的后勤供给中心,使越南渔民在南沙海域捕获的海产品可以就地进行初步加工和交易。近年来,马来西亚在加大力度驱离在南沙南部海域作业的外国渔船同时,大量批准本国渔船的作业,2000年以来,马海军共批准136艘本国渔轮在南沙海域作业,菲律宾每年也组织大批渔船赴南沙海域作业。


南海是中国的希望之海,无论经济、政治与军事意义都非同小可。解决南沙问题是对中国实力发展与外交的重大考验。不过,这显然需要一个渐进而复杂的过程。


目前,尽管中国一再宣示对南沙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但对南沙的开发明显滞后,有必要发挥国力与资源优势,大力引进国外先进海上开采技术装备,力求保障主权与利益的同步实现。中国海军还是一支近海性质的军事力量,而远洋力量才是解决南沙问题的重要条件,但中国当前的迫切需要、综合国力、军事科技水准尚不适宜向“求远”倾斜。同时,台湾与南沙同为国家领土领域,就目前的情势而言,南沙问题的迫切性在其后,端视国家发展的战略需求而动。此外东盟国家虽然有宪章约束,但内部关系十分复杂,利益矛盾形成的倾轧与打压时有发生,需要中国外交选准时机与重点,集中力量寻求有效的突破,为解决南沙问题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