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密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何平只知道他现在的举动让两党都很关心,却没有意识到,千里之外的眼球也在漂洋过海的注视着他。美国人希望何平能给他们创造奇迹,让他们有一个可以直接轰炸日本本土的空军和海军基地。

太平洋战场上一寸一寸的争夺让美国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他们实在需要一个像苏联拖住德国那样的盟友帮他们对付小日本的陆军。而蒋总的要价实在是无法让人接受,武装共产党他们也不愿意。

所以,美国国会现在已经开始讨论麦克阿瑟与史迪威联合提出的,关于与何平挺进兵团联合作战的议题。麦克阿瑟极力主张在何平对东北发起攻击的同时,美国方面远袭登陆大连。

但这一行动马上被美国国会否决,史迪威嘴里那帮吃饱了没事干就知道吵架的家伙认为这是一次冒险的赌博,一旦中国方面失利,美国将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就于何平组成联军的问题,国会吵的是不可开交。

美国人的吵是公开的,每一件事情外面都知道。而莫斯科也在进行同样的争吵,这却是何平并不知道的。几个苏联巨头现在正坐在一间小小的会议室里面,斯大林每一次召开什么特别的会议都是在这里,能进入这个小会议室的,都是苏联大人物。

“尊敬的斯大林同志,我们国内的德国人还没有消灭,虽然我战局了战场上绝对的主动权,但德国人的力量依然很强大,这个时候去招惹日本人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声音刚落,华西捏夫马上说道:“朱可夫同志,我请你注意一点,没人要现在就去招惹日本。但是如果等中国和美国把东北打下来,他们连一点汤也不会给我们剩下!”

斯大林把他那大烟斗抖了一下:“如果东北被中国收复,那日本的灭亡就不远了。日本现在的战争资源百分之六十来自中国,剩下的大部分是从南洋掠夺。一但丢失东北,日本,不过是四个孤立的岛屿而已。”

华西捏夫忙的说道:“您说的非常正确。”朱可夫还坚持自己的观念:“我们可以出兵日本,那样一样可以建立我们的东方防卫圈。”

华西捏夫的鼻子发出一声后鼻音:“你认为那时候美国人会让我们插手么?”斯大林看看华西捏夫:“你的意见是什么?”

华西捏夫马上说道:“我们现在马上做好出兵的准备,人数不必多,三十万人就可以了,一旦东北战火烧起来,我们马上挺进蒙古,协助蒙古的王公独立,然后迅速出兵中国东北,只要占领那里的一两座大城市,我们就有和美国人以及中国人讨价的本钱,建立我们自己的东方防卫圈。”

斯大林沉默良久:“美国人能坐视我们分一杯羹么?”华西捏夫摇摇头:“不,他们希望我们出兵消灭日本人以后马上退走。”接着说道:“所以我们要动用机械化部队,抢在美国人前面。”斯大林把手点在了锦州:“这里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日军在其他地方的要塞是相当坚固的。只是这里的中国军队能容忍我们占领大城市么?”

华西捏夫轻蔑的笑了:“中国人肯定也不同意,不过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利,因为我根本就没打算通知他们。”斯大林笑了:“美国人来不及,中国人没能力,好,你认为我们哪一位将军能去完成这次任务?”

朱可夫还在试图说服他们:“尊敬的斯大林同志,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那些中国同志的处境?如果我们现在做这样的事情,会让他们寒心的!”斯大林的手停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正常:“我们现在考虑的,是苏联的利益!我们要在美国人得手之前,建立东线防卫圈!”

华西捏夫拉了一下衣服:“我想,第四装甲集团军的切豆腐死鸡完全能胜任这次光荣的任务!”

何平这时候却正和商越等人开会,“美国人会真心的帮助我们,因为他们需要的,是我们为他们做炮灰。”林彪是这样说的。何平笑了一下:“至少,这个炮灰我们愿意做。”马占山也说:“只要能打回东北,把小日本赶出去,别说做炮灰,就是做肉泥我也愿意!”

林彪看着何平:“那打下东北以后呢?如果美国要在东北建立长住基地怎么办?”何平猛的意识到,如果美国在东北建立长住军事基地,那对共产党以后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想了片刻,何平说道:“那要看我们打的怎么样,如果是美国人自己从日本人手里夺得海港,然后他们以交还给中国政府为条件,那我们也无话可说。要是我们打下海港,那美国人必须在战争结束后撤回美国去。”

林彪也半晌没有说话,这也却是实际情况。你丢了东西,人家帮你拿回来,然后对你说:“借我用两天好么?”你能说什么?良久无语,林彪又问:“如果我们打下海港,美国人却不愿意走,司令又会做什么选择?”

何平的态度这时候却异常的坚决:“占东西不还和枪没什么区别,谁抢我们东西,谁就是强盗!”商越马上同意:“对,是强盗我们就和他干!管他是哪家的。”

这时候,大门被人猛的推开,何平的两条眉毛马上拧在一起,这动作他这几天不是第一次碰见了。鄂有三把马刀和枪往何平的桌子上一放:“你就给句话吧,咱们这几年的交情,到底值不值一个张家口!”

何平还没有说话,他又提醒道:“你别忘了,当初你建立骑兵的时候,我可是有什么给什么了!”何平的嘴再一次准备发出声音,他又来一句:“你打仗要帮忙的时候,我可是二话也没说过!”何平点点头,正要说,他却再一次把手指向何平:“就说你这次进军,要个立脚点,我在大青山敞着大门等你来,你要打张家口,我把老家丢了陪你。”接着一屁股坐在何平旁边的椅子上:“现在你给句话,要是我们交情浅了,我拍屁股就去傅司令那里,再也不来烦你!”何平本来还有两就话,可被他几次打断以后,忽然感觉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林彪冷冷说道:“没见过拿交情来换地盘的,你们傅司令有本事,怎么自己不打张家口?”鄂有三猛的一下把马刀抄在手里:“我早他妈看你小子不顺眼,今天我砍了你!”

何平知道鄂有三说的出做的到,忙的上前拦住:“我没说不答应呀,这不是我还没走呢么?”鄂有三说道:“我也没让你现在就交出张家口,我们司令说了,如果你能把张家口给他,我就能跟你去东北了,要不他不放我走!你也不打算长住这里,现在你就给句话吧。”

何平叹口气:“你再让我考虑两天,”鄂有三眼一瞪:“我现在就是问你我们的交情值不值一个张家口!你说值,我就放心了。你要说不值,我拍屁股走人。”

何平说道:“你我兄弟的交情,哪里能用张家口来衡量,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就当我交错朋友了!”接着拍着鄂有三的肩膀:“鄂兄,别说张家口,你就是想要北平,兄弟现在陪你去打,但以后别拿这些来衡量我们的交情行么?”

鄂有三被何平说的异常感动:“哈哈,我就知道没交错朋友!你先忙着,我去训练骑兵。”鄂有三出门的时候非常的兴奋,马上想发电报给傅作仪,但转念之间想到:何平到底是愿不愿意交张家口呢?他好象没说!

林彪在鄂有三走后问道:“司令真想把张家口交给傅作仪么?”一边的陈明仁冷笑一声:“就算不给他们也轮不上你们!”林彪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并不和他争辩,两眼看着何平,等他回答。

何平苦笑一下:“我现在才知道一个孩子抱着一堆黄金在大街上走是什么感觉。”商越笑了:“有明抢的,暗偷的,哄骗的。可是这些人怎么都没想想,这些黄金可是这孩子用命换来的呢?”一句话说的陈明仁和林彪都不再说话。

何平为避免过分尴尬,忙的转换话题:“我们接下来的训练量还要加大!”一句话说的几人都大吃一惊,挺进兵团现在的训练量大的惊人,几乎就是战士们的体能极限,还要加大?

林彪没有说话,他就是这样不喜欢说话的人,既然你何平的部队能坚持下来,八路军就也能坚持下来。陈明仁心里却丝毫没有底气:“司令,何司令,训练中已经死很多人了,再加大会死更多人的!”何平点点头:“我知道,但是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万人,只要这一万人是最好的,我也能挺进东北!”

接着冲陈明仁说道:“士兵吃不了苦要走,就放他们走,还可以发给路费。以后别让我知道你那里有枪毙士兵的现象。”商越的底气也是一样不足:“我们现在减员厉害,已经从刚进张家口的二十多万减少到十八万,如果再加大,你还能真打算用一万人打东北么?”

何平何尝想逼走这么多战士?只是他知道,日本关东军是日军最精锐的部队,自己部队现在的战斗能力根本无法做到一对一不吃亏,更别说战术配合上面了。半年的时间说少不少,说多不多,自己必须用这半年,让战士们能在各方面对关东军不吃亏,不然只能是带着战士们去送死。宁愿让他们去做逃兵,也不能因为这方面误了他们的生命。

何平咬咬牙:“加大!”战争过后,一位挺进兵团的老兵在回忆录里写道:“那段时间,简直不是人过的生活,但我要感谢那地狱般的半年,它让我在以后的战斗中,能够保下性命。”

日本间谍将这一情报快速的通报锦州的日军,日军师团长河香原三接到这份情报的时候正在召开军事会议。他把情报向桌子上一放:“诸君,如果说三个月前支那人向锦州发起攻击,我敢说他们绝对不是大日本皇军的对手,但现在呢?”

他把拳头拍打在那情报上:“这上面已经明确的告诉我们,他们现在的单兵能力得到显著提高,而且他们每天依然在不断的训练!”一边的另一个日本师团长俊夫龙也马上说道:“河香君,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所向无敌的,支那人不管如何训练,也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河香原三点点头:“诸位,美国的飞机天天在我们头上轰炸,这使我们无法进行对支那人的针对性训练,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能保全锦州,保全东北!”下面的日军和伪满军官马上纷纷鼓掌。

坐在拐角处的李凌树却内心冷笑,“你们真的想保全东北么?”或许在战局顺利的情况下日本人会保全东北,但如果战局不利,第一个毁掉东北的就是他们。

李凌树的脑子在思考之间,会议就已经结束了,外面的一个伪满军官碰了他一下:“李团长,一会有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这军官和李凌树一起防御东线,两人排班正好在一起。

李凌树跟在他后面,两人来到一家小酒馆,找了个雅间坐下。那人跟李凌树倒酒,李凌树忙的拿过酒壶:“孙营长不要客气,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孙营长呵呵一笑:“那哪里能成?咱们中国的规矩是官大一级就压人,你是团长,我是营长,给你倒酒是应该的。”

李凌树的反应也真不慢,那一句咱们中国马上让他把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孙营长。而对方却依然谈笑自如,丝毫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孙营长请我喝酒,不会是为了联络感情吧?”李凌树发问道。

那孙营长还是一笑:“感情是要联络的,主要是兄弟现在有一件事情,想请李团长帮忙。”李凌树点点头:“只要不违反规矩,你说句话就行了,不用这么客气。”孙营长把头靠近,小声说道:“还真有点不合规矩!”

李凌树正要说话,他又说道:“锦州现在戒严了,兄弟我的姑妈一家都在这里,现在这炮弹说不定哪天就落下来了,我姑妈托我把两个表姐妹给送出城去,明天正好是我们两个在东线值班,兄弟想请李团长行个方便。”李凌树的眉头一皱:“你怎么不向皇军申请通行证?”

孙营长马上说道:“那东西比他妈黄金还贵!”李凌树的眼睛看着孙营长,好半天没有说话。孙营长上前一步,给他又倒杯酒:“李团长,咱们都是为了混口饭了,别太认真行么?”

李凌树的心念一动马上冷冷一笑:“我要是把你这话说给皇军听 ,你这脑袋明天就要搬家!”然后猛的站立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孙营长愣住了,半晌没有话说。李凌树的内心有点失望,他马上转身出门。

门帘被掀开的时候,李凌树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拿枪的一只白嫩的手,那修长的手指搭在扳机上,把李凌树又从外面抵了回来。

“没谈妥?”

孙营长叹口气:“他不答应。”

枪被收了起来,张婧那招牌式的笑容呈现在李凌树眼前:“你现在知道了么?”

李凌树点点头:“我知道,如果我今天不答应,就不能活着走出这间屋子。”

张婧笑笑:“聪明,和聪明人不用说太多的废话。孙大宁,去外面把风。”

孙大宁看了李凌树一眼,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想下了他的枪,张婧微笑摆了一下手:“不用,你出去吧。”房间里只剩下李凌树和张婧两个人。张婧看着李凌树,“我要出城,说出你的条件。”

李凌树想了一会,他的眼睛看着张婧。“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张婧脸上的笑容仿佛始终不会改变:“只要价钱公道,这世界上没有谈不妥的买卖。”

李凌树问道:“如果我要你杀了何平,这买卖你会做么?”张婧点点头:“只要价钱合适。”李凌树呵呵一笑:“那要什么价钱?”张婧把手一摊:“四千万日本人的脑袋!其中裕仁的那颗不能少。”说完这话,马上一笑:“我知道这价钱你出不起,说说你要的价钱。”

李凌树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已经没办法把自己身上的情报送给水洋要送的人,但他知道,水洋最终的愿望是挽救东北的命运。如果把这情报交给一个能挽救东北的人,不也是一样么?

张婧的脸上虽然没有反应,但内心却着实有些焦急。大概半小时过后,李凌树终于拿定主意:“我的条件也很高。”张婧看着他:“说出来听听。”

李凌树把手伸进内衣口袋,拿出几张纸来:“如果你能让这上面的计划一样也无法实施,我送你离开锦州。”张婧拿过那几张纸,打开一看,顿时惊讶万分。

看完之后,张婧的眼睛看着李凌树,那招牌式的笑容不见了,张婧把手伸向李凌树:“谢谢!”她知道这样几张纸对于一个情报人员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整个挺进兵团意味着什么,对于东北意味着什么.

李凌树也笑了:“但愿我没有找错人。”张婧坦率的说道:“我不敢给你下保证,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最大能力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因为这片地方是我们的土地。”

李凌树猛然间明白,自己没有找错人,眼前这女人和自己一样,把东北看成自己的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