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四集 拆车 第四集 拆车 四、再出天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听到大郅说到在这里打丢了四挺重机枪,刘主任点头道:“这件事我们在写县志时参照日本有关资料看到过。当时日军当做一个胜利在国内宣传,后来日本《读卖新闻》有个战地记者把照片不慎发了出去,被读者质疑缴获的重机枪不是国军配备的而是日军武器,让世人笑掉了大牙。那个记者还被开除了。”

占彪摇摇头低沉地说道:“我们和松山较量是吃了很多亏的,从长杰的牺牲到打丢了重机枪,再后来决战时袁伯的遇难,松山还算上一个强硬的对手的。”

大郅点头接着说:“是啊,后来松山也鬼了,越打越精。他不但调来了豆战车,还重新配备了特种兵。而我们彪哥一点没服软,回到天府把主力都调了出去。”

********************************************************************

占彪的“弃枪撤退”让强子和三德一惊,一直被三德按在身边的四德也跳了起来。但他们看到占彪坚定的目光后二话没说,马上分出四人向前后扔出手榴弹制造烟雾,四人把其它三台马车上的几箱手榴弹搬到二民的马车上,然后八人又同时投了两轮手榴弹,强子忍痛向四挺重机枪也扔了几颗手雷。这时,占彪的弃枪是正确的,因为只有一台马车了,拉八、九个人都很困难了,如果再想着那四挺重机枪无疑是人枪俱亡。

滚滚浓烟中,一匹发了疯的黄膘马四蹄离地拉着马车飞快地跑了出去,车上还有占彪的一挺捷克轻机枪在吼着,其它八人继续扔着手榴弹。一条庞大的烟龙以不低于时速40公里的速度甩开了16台豆战车的两侧合围。

松山在打扫战场时,找到了7具新四军士兵的尸体、16具特种分队军官的尸体,还有跟在豆战车后的52具日兵尸体。虽然缴获了四挺炸坏的重机枪,可是也丢了四挺96式轻机枪28把手枪还有16把精致的军用精钢匕首。可想而知,松山在和占彪又一次较量后失败的恼怒。

占彪当夜带领手下八人返回了“天府”。这是他在十天前离开山洞时给这里起的新名字,寓意为家乡天府之国,也兼成了这座不知名的小山的代称。走到哪儿都爱给人和物起名字的成义几经斟酌把天府里的三条山洞按“川”字三分,通往山顶的叫“天路”,通往山脚的叫“地路”,通往山壁的叫“蜀路”。这是仅抗日游击班知道的一个暗语。当然,蜀路目前还是只有他们师兄弟知道。

天府里所有人员自是欢喜万分,占彪们虽然都疲惫不堪还有三个新兵负了伤,但还是都活着回来了。小宝和小玉忙着包占彪爱吃的菜饺子,还打开了几听罐头。小玉再看大郅的眼神自是别有一番风情和意会。

占彪和小峰、成义们形容着癞蛤蟆的威力,成义纠正道:“彪哥,日本人叫这种坦克为豆战车,我缴获的日本书里有介绍,是小宝没事给我翻译过来的。”

占彪眼睛一亮:“好啊,快让我看看,这癞蛤蟆的要害在哪里,油箱、发动机的位置。”

成义手一摊:“那只能问小宝嫂了。”自从他那次在小宝上山时误叫小宝为嫂后就再没有改过来,而且他的诡辩叫嫂就算小宝贪大辈便宜她了,小宝无奈也乐得他乱叫就当是叫姐了。

成义边喊着“小宝嫂”边翻一本书递给占彪:“彪哥,这日文里虽然有汉字我还是看不懂的,叫《大日本皇军战时武器维修手册》,还多亏小宝给我讲这本书,我才弄明白了鬼子的火焰喷射器咋用。”

占彪眼睛又一亮:“火焰喷射器?你会用了?那喷出的火是汽油烧的吗?快点,让小宝过来,看这里咋说的豆战车。”

小宝红着脸擦着手跑过来,占彪让小宝把相关豆战车的内容翻译过来,又让成义演示了一下火焰喷射器的操作。

狼吞虎咽吃了香喷喷的菜饺子后,占彪在大家惊异的神色中命令:“现在马上出发。回来的两个班在家休整,强子和大郅还随着我,对了,大郅以后带长杰那个班,小峰、成义、正文的班四个班这次跟我走。再带四挺92式,成义把火焰喷射器带上俩儿,还有,再找四十多个钢盔带着。”

小峰问占彪:“彪哥,你不是答应给谭营长六挺吗?现在他们手里还有四挺,我们再带两挺就行了吧?而且他们这次还得了特种部队的四挺96式和28把手枪。”强子在旁嘿嘿说:“那些匕首我都收了过来。”

占彪摇摇头说:“那两挺马克沁要换回来,那是我们连的老底子,要他们学会后还要带回来的,我们要把全连装备原封不动地还给高连长。”

然后占彪又嘱咐道:“三德、刘阳、二柱子,还有二民,你们四个班要好好看家,保护好小宝、小玉和这里的武器。”三德率剩下的14人刷的一个立正喊道:“保证完成任务!”四德在旁也叫了一声,逗得大家一乐。

占彪这次共出来18个人,过去他总是把小峰和强子分开用的,这次都带了出来说明把抗日游击班的主力都带了出来。他要完成对谭营长还他一个钢军的承诺。同时他也深知,和松山在别的地方折腾的越凶,天府这里就越安全。

天亮前占彪在小梁山与彭雪飞会合,强子和战士们拥抱在一起。彭雪飞看到占彪又抬了四挺重机枪还带了比上次多一倍的人非常感动,全排战士每人都戴上了威武的钢盔。谭营长当天赶来小梁山庆功,说是7比68几乎是一比十的胜利一定会得到新四军军部的嘉奖。但占彪却不认为自己是打了胜仗,他觉得这仗连枪都打丢了是军人的耻辱,而且,还把谭营长交给他的一个排损失了7名战士。

松山在又被占彪这只真正的中国华南虎咬了一口后做了一番思考和检讨,他觉得自己过去是太轻敌了,整个日本帝国都太轻视中国了!如果今后的战事中要是都遇到占彪这样聪明又狡猾的血性支那人,大日本想把中国纳入大东亚共荣的版图只能是个梦或者是大鼻涕泡了。

他想起了去年淞沪会战中的四行仓库八百国军的壮举,想起了去年九月的平型关战斗坂垣师团一千人被歼,想起了今年二月的台儿庄战役第10师团和第5师团被重创一万多人,想起了刚刚结束的打了四个月的武汉会战,只万家岭一战就歼灭106师团四千多人……虽然相对于皇军的胜利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他是从占彪开始正视了中国人,才联想起这些中国人的顽强反抗。

下一步绝不能再轻敌了!松山继续采取了一系列残酷的措施,除了利用豆战车外,他又使出了强有力的两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