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看大家意犹未尽的样子,干脆,我又教了大家一些战术动作,其实也没有什么,主要就是冲锋时要尽量压低身子、跑的时候也别总是一条直线地跑,卧倒时要尽量找前方有石头、土包之类的地方卧倒,站着的时候也尽量找树呀、山石之类的后面,这些其实都是战术动作中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还是让李得胜、娃子和李先敬听得一愣一愣的,李得胜直说,“牙子呀,俺的娘啊,你怎么就懂得这么多呢?你怎么就懂得这么多呢?”我笑笑没有解释,心里却说,我可是二十一世纪军事指挥大学毕业的少尉排长啊,这点算什么呢?

大家又练了一会儿,还真练得象模象样,有声有色了,李得胜看了看日头,说道,“牙子呀,咱们还得去挖野菜,要不然,呆会大家还不得把咱们炊事班的皮给剥了?”

于是大家便分散开来挖野菜,其实这山上哪有那么多野菜呀,我们七、八千人都被围在这里六天了,就是满山野菜也不够挖的呀。

好不容易大家挖了一些,又剥了一些树皮,李得胜看了看,道,“差不多够了,回吧!”

大家都很兴奋,娃子一边走一边挥舞着菜刀,突然我想起一件事,便大声道,“同志们呀,到时候一定记住,能抢着枪时还得抢枪,枪才是真家伙!我们的菜刀只有在肉搏战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大家听了我的话,都回过味来,菜刀毕竟只是菜刀,哪有枪来得痛快,便把菜刀都别回腰间,却不似刚才那般兴奋了。

晚饭的时候全连战士都看到野菜粥里的几粒米,比往常多了许多,于是,大家也都知道了纵队背水一战的决心,索性将自已粮食袋里的炒面都搅拌在粥里,吃得津津有味。有的战士粮食袋里炒面少,大家就匀一些给他,吃饭时气氛很热闹。我趁机和三班长说了点事,毕竟是新上任的一班长,还是有点面子的,三班长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吃完了饭,李得胜把大铁锅刷了又刷,用绳子绑在后背上,便坐在地上发愣,我知道他是舍不得炊事班,舍不得将大铁锅扔掉,于是便招呼娃子和李先敬凑到他身边,他看了看我们三人,叹了口气,拉过我们的手,道,“今天咱们炊事班就没有了,今后咱们就是一班了,响当当的一班!别给俺丢脸,大家也不能牙子丢脸!”说着,眼睛看向我,娃子和李先敬点了点头,也看向我。

我知道该我说点什么了,但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起身来道,“你们等俺一会儿。”

我去了三班长那,向他们班借了四支枪,他们班现在人最多了,有五个人,虽然三班长和其他两个同志都负了轻伤,但不影响战斗,所以说他们班战斗力最强,其他各班有的只剩一个班长,最多也有剩两三个人的。

我抱了枪回来,大家的眼睛都亮了,我连忙笑笑道,“这可不是俺们的,这是俺冲三班长借的!”一听这话,大家的眼睛又都暗了下去。

看着大家对枪的渴望,我连忙说,“对,咱们现在是没有枪,但俺保证,等咱们冲出白狗子的包围圈时,每个人都会有一支枪,而且还会有一支象俺这样的枪!”说着,我又拔出了指导员交给我的那把连长的驳壳枪冲大家晃了晃。

大家一听这话,眼睛又亮了起来,李得胜眼睛也亮了起来,忽又暗下去,叹了口气,道,“唉,就是有了枪,又有什么用,咱也会打啊!”

我接过李得胜的话,趁热打铁道,“对啊,咱们现在没有枪,但大家想啊,咱们不能不会打枪啊,要不然,抢到了枪还不跟拣到了一根打狗棍似的?其实呢,打枪很简单……”

我开始教大家如何使用这支步枪,说实话,那支步枪我用着还挺费劲,说复杂吧,真是复杂,打一枪,拉一下枪栓,装一次子弹,哪如八一冲锋枪一下子就是三十发子弹那么痛快!说简单吧,其实还真是简单,一拉一放一瞄一抠,就成了,当然,这是我给总结的打枪顺口溜,主要是怕李得胜他们记不住。

一拉就是拉开枪栓,一放就是把子弹放进枪里,一瞄当然就是瞄准了,一抠就是抠板机,其他关于枪的构造什么的都不用教给他们,因为这不是他们的枪,现在他们学了也没用。我一边讲一边做示范,因为子弹珍贵,我没有给他们实际范射,只是要他们自己练习瞄准,而他们却一遍一遍地重复一拉一放一瞄一抠的动作,这时我才明白,其实他们从没有接触过枪,只有将这几个动作练熟,才能不会在打枪的时候忘了装子弹,于是我又嘱咐大家情况允许的时候要多拣些子弹。

看到我们这边练得热闹,其他的战士们也都凑了过来,指导员也来了,他看了一会,便要大家列队。

“同志们,你们都在看宋一牙他们一班在训练,他们刚才还是炊事员,现在就是战斗员了,俺要讲的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知道自己缺什么,自己该练什么!但大家呢?大家知道自己缺什么吗?大家知道自己该练什么吗?”指导员表情严肃,战士们也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俺现在也不是要求大家再练什么了,俺就想告诉大家,等突出包围后,要尽量多练练战术,多练练刺杀!现在大家先趁着亮儿把枪擦擦,然后睡觉,过会俺来叫大家起来!”指导员讲完话,就让大家解散了。

枪声一直没断,但只是稀稀拉拉的,这几天来,大家早就习惯了在枪声中睡觉,此起彼伏的鼾声中只有指导员嘴上的烟发出一点火光一闪一闪的。过了一会,他又站起身,走到伤员一边查看,查看完伤员又走到战士中,为这个拉位衣角,为那个把搭在别人身上的腿挪开,完了才又回到刚才坐在地方,静静地看着远方的群山。我爬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看到是我,他轻声道,“怎么,睡不着?”

“指导员,俺不困。咱们什么时候突围?”我问道。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