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 第一章 一把菜刀去抗日(修改稿) 007 都有菜刀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我接过枪,放在手中掂了掂,感觉稍微有些重,不过只一会儿,我便觉得得心应手了,我向着指导员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会用,昨天晚上小李子送俺回来时,都教给俺了!”说着得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得胜。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李得胜的眼珠子仿佛都从眼眶里冒了出来,他直勾勾地盯着那把驳壳枪,仿佛要把它吃了似的,突然,我想起他拍着胸脯子要我打仗时躲在他身后的话,双手捧着枪,递到他面前,“班长,这枪……你先拿着吧,回头我抢白狗子的!”

这一举动却吓得李得胜连退了好几步,连连摆手道,“别,别……这可是连长的枪,这可是连长的枪……使不得,使不得的!”

这时指导员也在一边说话了,“大个子,今天晚上再做一顿饭,炊事班解散,你们炊事班都编到一班,一班人太少了!”

是啊,好不容易当个班长,一班到底有几个人啊?我忙问道,“一班现在有几个人?”

“算你四个。”

“算不算李班长?”

“算,还算上娃子和李先敬!怎么,嫌人少?”

啊?原来就是炊事班呀?原来我的一班就是炊事班呀?但现在情况特殊,也只好如此了,有四个总比只有我一个强!

“那枪呢?”我又问道。

“不是给你了吗?”

啊?一个班,四个人,还是炊事班的四个人,还只有一把驳壳枪,爷爷,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但事实确实如此,我只能带一个四个人的炊事班的一班,只能带一个只有一把驳壳枪的一班,看来命该如此啊?我突然想到了我们还有一件武器,又转忧为喜,忙转过身来问李得胜,“李班长,咱们炊事班的人都有菜刀吧?”

听我问菜刀的问题,李得胜大声答道,“当然有,没有菜刀还叫什么炊事班?”

我高兴起来,总算没有赤手空拳,“好,有菜刀就好,有菜刀就好!”

指导员也被我搞得糊涂了,他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突然道,“说实话,牙子,自从你昨天和小李子一起回来,俺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该不是……”

我知道坏了,可能我这一天来的表现和以往爷爷的表现大不一样,所以指导员才会有这种感觉。

我只好解释道,“指导员,俺宋一牙永远都是宋一牙,你放心,就是昨天从悬崖下跌下来,头好痛,等头好了,突然好象开了窍似的!”不知道这么回答能不能打消指导员的疑虑。

指导员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看着我道,“牙子,俺也相信你,以后要靠你自己了,能活着走出去,一定要活着走出去,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自己是党的人,知道吗?大个子,你是党员,一定记着,帮我看着牙子。”说着话,头又转向李得胜道。

“你放心吧,指导员,俺看着他!”李得胜认真地点着头。

“还有,大个子,还有一些米吧?”

“是,可就那么一点米了,还不到三斤!”

“晚上都吃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吃到肚子里做饱鬼!”

指导员开始和大个子商量起晚饭的问题,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尽快让我的一班有战斗力,能冲出白狗子的包围圈。

“好了,你们去多挖一些野菜吧!”

“好,俺明白了!”李得胜一拉我的手,我知道我现在还是炊事员,看来一班长这个职务要等到晚饭后才能上任了。

回炊事班时,我对李得胜说,“李班长,呆会大家去挖野菜时,都带着菜刀,咱们没枪,就得用菜刀剁了!”

“对呀,咱们没枪,只有菜刀呀,可菜刀是切菜的呀!”

“剁白狗子和切白菜差不多,你告诉大家带着菜刀就行了!”

李得胜显然还没有理解我的想法,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果然,娃子和李先敬也带了菜刀,离开三连驻地,我拣了一个平整地停下来,看着他们三个人道,“晚饭后,咱们就是战斗员了,可咱们没枪,只能拿菜刀当枪了!”

几个人都不知道我说些什么,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只好自顾自接着往下说,“当然了,拿菜刀切菜大家都会,可拿菜刀剁白狗子,就得使点劲,用点巧了!”

李得胜总算开了窍,“俺明白了,牙子班长,你是不是要教俺们耍菜刀呀?”

“对了,就是教大家耍菜刀!”其实我刚才就已经想过了,把菜刀融合到军体拳中,近身搏斗应该可以派上用场,有菜刀总也比手里啥都没有强吧。

“好了,看俺耍一遍!”说着我拿出菜刀开始打军体拳,刚开始时,还有些连贯不上,待打了两遍,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的创造力了,我已经把菜刀完全融入到军体拳中了,连自己都感觉到这套刀法确实可以杀敌了,而李得胜、娃子、李先敬他们更是看直了眼,一直到我停下来,李得胜哈哈笑着走过来,“牙子,你小子怎么还会这个,快教给俺,有了这菜刀,老子枪也不要了,管叫小鬼子、白狗子哭爹喊娘!”说着,还用力地拍了拍手中的菜刀。

娃子和李先敬也靠了上来,看得出,他们也对我这套菜刀杀敌刀法很感兴趣,但我们都不知道的是这套刀法成了以后关猫山独立团的招牌和压箱底之宝。

看到大家都对这套由军体拳改编而成的菜刀杀敌刀法很感兴趣,我便一招一式的教给大家,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家基本的套路总算是掌握了。之后,我又强调说,“用菜刀杀敌,关键在于一刀毙敌,用菜刀短,可是武术上一有句话,叫一寸短一寸险,只要用得得当,越短越叫小鬼子、白狗子逃不了。真的到了时候,大家也不要太想着招式,得着空就冲小鬼子、白狗子脑袋和脖子砍,实在砍不到脑袋和脖子,就砍手指头,砍肚子,反正我估计着这么一刀下去,保证让小鬼子、白狗子见血!”说完这话,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了,也许这就是战争,这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造就的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