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吻我吧》 下部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

去湖南长沙之前,我和江小琴见了一面。当时,她在颐和园门口等我。旁边站着张敏和朱玲,说实话,看到张敏和朱铃的时候,我想掉头就走。我不想看到这两位清高的大学生。如果知道她们在,打死我也不会赴约。

那会,张敏和朱玲打扮的很妖艳,涂了口红,描了眉。两人都穿着花里胡哨的连衣裙,下摆很宽大,她们可能觉得旋转起来会比较好看。所以那会,她们老在我面前不停转身,旋转,尽量让下摆象伞一般,我的头有点晕。不过让我更加晕菜的是她们手里仍旧拿着书稿,我害怕她们再给我朗诵自己写的诗歌。

“你好!好久不见!”她们向我打招呼,同时问刘明怎么没来。

“忙生意呢!”我说。

“听说他是百万富翁?”张敏说,我看了眼江小琴,我认为是江小琴告诉她们的,因为我曾跟她说过,刘明是百万富翁。以前她们只是知道刘明有钱,但并不知道刘明有这么多的钱。江小琴则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看天,那会,天空白云朵朵。

“真没看出来!你们两挺厉害啊!”朱玲说。

“她有女朋友吗?”张敏毫不犹豫的说。

“没有!待找!”

“那就好!”朱玲和张敏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那会,我觉得她们很世俗,不象给我们朗诵诗歌那般清高。不过,我心里很高兴,因为她们上次在我面前的清高,我特别想看到她们世俗的一面,人就是这么奇怪。

一伙人在石桌旁坐下,天气很好,微风送来阵阵清香,阳光照在身上很温暖。张敏和朱玲始终都在询问有关刘明的事,这就让我觉得她们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江小琴始终红着脸,不敢看我。可能是我看破了她约我见面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两女孩了解刘明。

我无心听她们说话,我知道刘明不喜欢眼前这两女孩。但是那会,她们兴致很好,我不能扫她们的兴,所以有问必答。不知道怎么搞的,到最后,她们又要向我朗诵诗歌。我来不及阻拦,张敏开始念了。

我是一只飞翔的鸟,

一只孤单浪漫的鸟。

喜欢沿着波光粼粼的水面飞,

喜欢沿着大山的线条飞,

却为找不到甜蜜的爱情而伤心落泪。

你是一只遨游的鱼,

一只流泪寂寞的鱼

仰望有彩虹的天空。

低头有蓝黑的极限

你心里有失去爱情的伤痕,

当鸟懂得鱼的悲伤,

当鱼懂得鸟的心碎。

我们的相逢变得好可贵。

我们在风中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张敏一口气读完了整首诗,然后仰望着蓝天,那样子很陶醉。我根本就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什么小鸟,小鱼啊!天知道说些什么。相信那位作家地狱蓝天应该能懂。不知道她是抄袭别人的,还是自己写的。张敏把诗稿递给我,我看到诗的右下角有一行字:“敏赠亲爱的明!”。我当时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就是所谓的情书,她们这种自认为是诗人的人,就以诗歌的形式写出来。

在我寒颤的时候,朱玲清了清喉咙,她也准备念诗了。既然听了张敏的,那就一定要听她的,否则就是不给她面子。

想你的黑夜

我仰望银色的天穹

星星如你般凝视着我

驱赶我夜的寂寞与相思

临别前的一个眼神

是我无穷尽的思念

霓虹闪过的光辉

是我孤独的等待与守侯

想你的黑夜

变的缠绵而漫长

想你的心

变的苍凉而凄楚

如果说张敏的诗歌让我寒颤,那么朱玲这首则让我觉得肉麻,恶心,起鸡皮疙瘩。我敢肯定她是抄袭别人的,因为我记得看过类似的一首诗。朱玲也把诗稿递给我,右下角一行小字:“玲赠亲爱的明!”。那会,我觉得眼目前的两位大学生都把自己当礼物了,卷巴卷巴就把自己递到我手上,让刘明选择。

临走前,两人一再嘱咐我把稿子交到刘明手上,好象我捧着的就是她们幸福的全部。我说,如果不交,又怎么样。她们齐声说,阉了你。那会,我觉得她们不是诗人,是土匪,是流氓。

走出一段,回过头来问我,刘明家的电话号码。我不肯说,电话绝不能告诉她们,否则,她们不阉我,刘明也会阉我。被逼无奈,我蒙着头把小六家的电话号码给了她们,不知道小六是高兴还是痛苦。

我和江小琴相对而坐,她不说话,两人互相这么看着。一会,江小琴靠了过来,紧挨着我。我想问她半年前都干什么去了,怎么不见人,最终没问。

“还有事吗?”我觉得她把我约来,然后,我傻瓜般的听那两半神经女孩朗诵臭屁的诗歌,把我当傻子闹着玩,所以我很生气。

“对不起!是她们逼我的!你生气了吗?”江小琴是被那两半脑筋家伙逼的没办法,刘明不喜欢她们这样的女孩,至于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在我看来,天知道。

“没生气!”我怕她心里难受。

“你会把这个给刘明吗?”

“当然!答应了,我是那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没看出来!”江小琴微笑,歪着脑袋看我。

“你就不能说我点好吗?”

两人说了会话,临分手,她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了,你抱我一下吧!我就抱着她。走出一段,回头,她跟我说,她奶奶想见我。我没反应过来,我想不通她奶奶为什么要见我。另外,我为什么要去见她奶奶。

当时,江小琴看到我很犹豫,她有点生气。她说,你给个痛快话吧,去还是不去,别叽叽歪歪,懒的跟你罗嗦。那会,我痛快不起来,问题想不通,肯定痛快不起来。但我还是不痛快的答应了她。那会,我想她奶奶总不至于再抢我的钱包吧!然后分手回家。

至于张敏和朱玲这两半神经大学生,给我带来了很大麻烦。晚上,我把折叠的诗交到刘明手上,他奇怪的看着我。然后,马小花一把抢过去,大声念起来,我们在一旁直想吐。刘明说,这都他妈什么乱七八糟啊!

刘明说,你小子不仗义,出卖我。我说,没有,就算是出卖,那也卖的不彻底,因为我把小六家的电话号码给了她们。所以每天,我们都观察小六的行踪和言谈举止。

终于,在一个傍晚,小六贼似的从家里溜出来,站在小区大门口,手持一朵玫瑰,朝着大马路焦急等待。一会,张敏出现了,手持一朵玫瑰。可她并不认识小六,从小六面前经过时,没认出小六。可小六不认得她!认得玫瑰啊!因为接头暗号就是玫瑰。小六蹦的跳到张敏面前,把玫瑰在张敏眼前不停晃。当张敏看清楚了黄牙齿,黑脸蛋的小六时,丢了魂似的一溜烟跑了。边跑还边大喊,救命啊!抓流氓!然后就不见了。

小六手持玫瑰傻子般站在那里,他可能还没缓过神来。其实那会,我们挺佩服小六,家里有老婆,还敢招惹别的女孩。另外,他居然还能把张敏约出来见面,不是小六太聪明,就是张敏太傻。

第二天傍晚,张敏在小区大门口堵住我,说我不够朋友,给她假号码,把她当傻子耍着玩。我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呀?她不肯说,红着脸,怒视我,她不好意思把和小六傍晚见面的事讲出来。一口咬定我骗了她,耍了她,非逼我领她去刘明家里,否则她跟我没完。我问,你怎么跟我没完呀?她说,我就站在大门口,对着小区喊,胡大刀调戏我,非礼我,你信吗?这是大学生讲的话吗?还是诗社成员,我呸!

我不想象上次那样,无缘故的被说成弄大李珊肚子,成为小区的舆论焦点,我妈还要劳神撕王大妈的嘴巴。更不想象张寡妇那样,被人议论,所以我决定带她去。我觉得被人在小区议论,就象脱光了衣服站在天安门城楼子上,路人都抬头看,指指点点,还有金毛的,黑脸的老外。

本来,我想半路跑掉,凭我那两大长腿,小区地形熟,转眼就见不着影。但我认为这样不好,有点恶作剧,下流。再说,张敏还扯着我的衣角,她早防着我的。看来,真的要把刘明卖个彻底了。

经过喷水池子时,见到小六,小六低头玩弄他儿子的小鸡鸡,教他儿子说,鸡鸡!鸡鸡!这象个做爹的吗?他觉得旁边的张敏有点面熟,起身跟了过来。但他不确定,所以一直跟着。张敏害怕,更加用力扯我的衣角,直到我们上楼,小六才停住脚,张敏害怕的回头张望。

“怎么了?”我知道她在躲小六,可她并不会告诉我实话。

“没事!”她红着脸,我认为她这种敢站在小区门口大喊非礼的人不会脸红。可那会,她的脸真的很红,蒸过似的。看来小六是她们这类人的克星。

站在刘明家门口,准备敲门时,张敏整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她突然又变主意。她说,我不进去了,你把他叫出来。她觉得这么冒失的见刘明的父母不合适,好象她和刘明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似的。我说,你玩我!她说,如果玩你的话,我他妈是王八蛋,“三陪”。两人又到楼下,我麻开嗓子对着刘明家的窗户喊,几声之后,没人应。

“刘明!王八蛋出来!出来!……!”我把手做成喇叭状对着他们家的窗口大喊,张敏又觉得这样不文明,请求我不要叫王八蛋。

“大刀哥哥!你干什么呀?”马小花从窗口探出脑袋,

“叫刘明下来!”张敏赶忙拉住我问,马小花是谁。那一刻,我脑袋闪过一丝灵光,我决定不卖刘明。

“刘明女朋友啊!”我骗她。

“你不是说他没女朋友吗?怎么都住一起了呀?”

“天知道他们怎么住一起啊!”我继续骗她,张敏的脸色不好看了,好象要和我拼命,我听到她把手指的关节捏的咯咯响。

“胡大刀!你个王八蛋!你玩我!”说完给我用力的踩一脚,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疼的几乎倒在地上,我穿着没鞋面的拖鞋,而她穿着尖底的高跟鞋。那会,马小花整好从楼梯口出来。

“站住!你谁啊?”马小花对于张敏踩我一脚很生气,她想追上去和张敏拼命。抄起靠墙根的扫把准备追过去,我忙拉住她,真打起来,不知道怎么收场。

“婊子!骚货!”张敏回过头来骂了马小花一句,马小花受不了,说什么也要和张敏拼了。可被我拦腰抱着,她走不了,于是把扫把朝张敏砸过去。没砸着,张敏又砸了回来,我怕砸到马小花,转过身去,砸到了我背上。

小六一直守在旁边,看我们扔扫把玩。等张敏看到小六的时候,小六已站在她面前,瞪大眼珠子看着她,张敏“啊!”的一声,疯子般跑了。

“她是谁啊?你怎么跟她在一起啊?快说!你快说!”马小花问我,我正低头抚摩自己受伤的脚,我认为保住了刘明,受点伤,值了。

“张敏!写诗的!”那会,马小花才想起来。把我扶坐在石凳子上,心疼的问我痛不痛,嘴巴对着我的脚吹气。

“当然疼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马小花则笑了起来。我问她为什么笑。她说,这个世界真奇怪啊!前几日,她的脚一瘸一拐,这会,我的脚一瘸一拐,大家换着玩。

可这事没算完,这两大学生天生就是折腾的主。起初是这样的,张敏和朱玲都来找我麻烦,要我道歉。我想这事确实是我不对,我就给她们道歉,连着好几遍。可她们说,你他妈一点都不诚心,欠收拾!我当时很恼火,两读书的小丫头片子说要收拾我,这让我受了侮辱一般。我说,不怕,来吧!她们说,走着瞧吧!够你受的!

一个下午,我和马小花逛街回来。路上,被张敏和朱玲堵住了。第一句话就说,我们来收拾你了,让你久等了。马小花一看到张敏就要冲上去和她拼命,上次,张敏骂马小花是婊子,骚货,那是马小花这辈子受到的最大侮辱。然后,斜刺里冲出好几个人,戴着眼镜,气势汹汹的站在我面前,只等着张敏一声令下收拾我。

看着那几个戴眼镜的男生,我估计他们可能是一个班的,或是诗社的成员。心里镇定下来,我才不怕他们呢?我把衣领子敞开,露出肚子做流氓状。张敏把手挥了一下,示意动手,他们迟疑了一下,站着没动。

“不怕被学校开除就来吧!”我奸笑着说,这招果然奏效。有一个对张敏说,怎么是他啊!张敏说,谁啊!那人说,他不就是上次收拾秃子那人吗?狠着呢!都带刀啊!张敏对他们大声说,怕什么呀?他不一个人吗?可那些人不敢动手。

我说,你们到底还动手吗?挺忙,回去还有大堆的事呢!他们都不说话。然后,我拉着马小花大摇大摆的走了。后面,张敏训斥那几个戴眼镜的,没用的东西,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白请你们吃饭,喂狗了。那伙人说,张敏!操你妈!你她妈的才是狗呢!然后就走了。然后,张敏和朱玲骂,胡大刀,你个王八蛋,狗日的,不得好死。

那会,马小花想回过头去收拾她们,被我拦住了。我说,算了!她说,不行,我不许她们这样骂你。隔一会,她说,总有一天,要出这口恶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