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吻我吧》 下部 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


我妈病愈出院,压在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小区的熟人都提着东西看望我妈。厨房堆满了送来的鸡蛋,水果。连张寡妇都来了,握着我妈的手,一个劲的称我妈姐姐。那股亲热,如失散多年的亲姐妹重逢一般。而我妈好象有意躲她一般抽回手,这些年来,张寡妇一直试图证明,她不是偷汉的婊子,也不是偷腥的猫。

可这种事,正如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所写的陈清杨,大家都说你偷了汉,搞破鞋。那就是偷汉,搞破鞋,贪腥的猫。不要试图要别人证明,因为这样,证明人身上也不干净,洗不清,道不明。

我妈自认为是个聪明人,她才不趟这浑水,她建议张寡妇找居委会的大妈。于是张寡妇每天对着居委会的大妈说,我是清白的。这样一闹,居委会的大妈们对我妈有很大意见。但是,她们不敢在我妈面前说。以前,我妈撕过王大妈的嘴巴,她们对我妈有点害怕。既然惹不起,那就得躲的起。我妈说,你们居委会不就是管这个的吗?不然要居委会干嘛呀?

傍晚, 马小花到家里看我妈,瘸着腿,苦着脸,我们都惊呆了。

“花!怎么了!跟婶说!这是怎么了?”我妈焦急的把她扶坐在沙发上。

“没事!晚上不小心摔的!隔天就好了!”马小花说这话时,一直都看着我,好象是我把她整瘸的,这让我很不自在。

“上医院了吗?婶看看!”我妈说着去掳她裤子,马小花红着脸不肯,我妈只好作罢。

“一点皮外伤,碍不了事!我就是想过来看看您!”

“没事!多懂事的丫头啊!”我妈抚摩着她的头发,同时看了我一眼。

“婶没事就好!叔和大刀哥都急坏了!您要注意身体啊,我们都惦着您呢!……!”

“丫头啊!婶听着你这话贴心啊!……!”

“您没事!那我就回去了!”马小花努力的站起来,我妈急忙拦住她。说什么也要留她在家吃饭。同时,我妈对我使眼色。

“先吃饭,晚点,我送你回去,你看你腿也不方便!”我把她按坐在沙发上。

吃完饭,我送马小花回去,费好大力气才扶着她慢慢下了楼梯。那会,我有点恨自家住三楼。那晚,我发现,扶一个瘸腿的姑娘下楼梯,是一件很艰难的事。女孩身上有很多部位是不能碰的。比如那会,马小花要往前倒了,我不知道是该从后面抓她衣领子,还是在前面堵她。正如那次,出电梯门的时候,我想抓住快要摔到的李珊,却碰了她的胸部一样尴尬。我即使小心的扶着马小花,她还说,啊!你又摸我胸部了,你又摸我屁股了,不要脸。可我根本就没碰她,我说,姑奶奶啊!你到底要怎么样啊?她就咯咯的笑。

站在楼梯口,马小花坐在水泥墩子上,不肯走了。她说,要么你背我,否则,我不走了。我不肯,扶着她已经很对得起她了。可那会,马小花坚决的坐在那里,张开手,叉开着腿,等着我蹲下,让她爬到我背上去。

“看你那小气样!”

“这是小气吗?”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背着她比扶着她要省力的多。扶着她,我要考虑扶哪个部位,防止她摔倒。背着她,只要我不倒,她肯定不会摔倒。而我是不可能摔倒,因为我在自家门口,我从来没摔倒过。但是那会,在我看来,这是个原则问题,我从未背过女孩,同时打算一辈子不背女孩的。

“知道我为什么瘸着腿吗?”她仰头问我,天知道她怎么瘸腿了。可她说是因为我,她才搞成那样的。

“呸!没欺负你啊!别乱扣盆子啊!”我不相信她的鬼话。

“没良心的家伙!”

“怎么又没良心了呀?”

最终,我决定背马小花。按她说的,我应该背她,不管从哪个角度讲,我都应该背她回家,她的腿是扶我上楼梯摔伤的。

那晚,我和刘明喝醉,在柳树下睡过去了,是她把我们扶回房间的。因为我太重了,她本想拖尸体般把我拖到三楼,那样的话,会把我弄伤,她不忍心。但是她背不起我,只能扶着我摸黑上楼梯。在我要滚下楼梯的时,她想挡住我,我把她压的一起滚下楼梯。她摔伤了腿,而我完好无损,甚至连眼都没睁开过。

我说,你小子肯定踢了我几脚,骂我死猪了吧!她说,没有,有这想法,我就是死猪。我说她是因为腿受伤了,使不上劲,肯定扇我嘴巴了。她有点生气说,胡大刀,放你的狗臭屁,背还是不背,看得上你,才让你背。我说,背,你爬上来吧!于是我象青蛙一样趴着,屁股翘起来对着她,等着她爬上来。

“低点!低点!”马小花命令我,她说这话的语气我不喜欢,好象她是地主老财,我是穷苦长工。

“再低点!翘这么老高,我怎么爬啊?”她拍打我屁股,我把手叉在地上,然后她慢慢的爬上来,我觉得自己象条趴着的狗。

背着她一路走过,我很难受。那会,大家出来散步,瞪大眼想看清楚谁背着谁。我很庆幸路灯都坏了,把头埋的很低,没人认出是我和马小花。尴尬的是遇到了张寡妇,她首先分辨出是一个男的背一个女的。所以她才有兴趣围着我们转好几圈。马小花把头伏在我肩膀上,头发遮住整张脸,我把头低着。张寡妇弯腰试图看清楚我的脸,我则连忙转身。张寡妇没认出我们,因为她没有大叫是谁背着谁,而且在后来一段时间里,她还在问,那晚上,是谁背着谁啊?

对于张寡妇,我既同情她,又恨她。一个单身女人,不管是被人冤枉偷汉也好,搞破鞋也好;或是她真的偷汉,搞破鞋,被人每天在大街小巷议论,说笑。那都是令人同情的事。她在试图证明自己没有偷汉,搞破鞋的同时。还努力试图发现别人偷汉,搞破鞋的证据。然后,证明即使是偷汉,搞破鞋,那么在整个小区,偷汉,搞破鞋的不只她一个,还有其他人。

把马小花送到刘明家门口,她还死赖着不肯下来。

“还上瘾了,是吗?”我扭着脖子说。

“是啊!”

“别玩了!下来吧!真沉啊!”那会,我满头大汗,她拍打我肩膀。

“谁沉了!除了我,你还背过谁啊?”那会,马小花认真的问我。

“没有!我连我妈都没背过呢?”我很奇怪她问这个问题。

“江小琴呢?”

“没有!你吃醋啊!”

“我就是吃醋!不许你背别人。”我再次觉得她这话很弱智,肩膀是我的,背是我的,她管得着吗?我高兴背谁就背谁。那会,我不答应她,她就死赖着不下来,我又不好把她甩下来。

“好!好!怕你了!不背别人!”我搪塞她,马小花并没听出其中的搪塞之意,她高兴的从我背上下来,然后慢慢的转身进房,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着是否爱马小花。我认为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爱情,应该是兄妹间的纯洁感情。但为什么在看到她的四眼男朋友时,我会那么难过呢?为什么刘明来找我时,我希望马小花跟在后面呢?我觉得这个问题挺棘手,挺麻脑筋的。于是坐在假山前的石头上,点燃一只烟,试图把这个问题想清楚。

我一直坐着,试图让自己静下来,但我发现这很困难,不远处总是传来争吵声。走近的时候,看到张寡妇和小六妈叉着手在那里对骂,小六和小六媳妇都不在。

原因是有个长舌头的家伙告诉张寡妇,每天晚上,小六都拿着望远镜透过窗口头偷看她洗澡,而且还是红外线的望远镜,能穿透一切黑暗。张寡妇认为这会成为别人说她搞破鞋,偷汉的借口,所以她要找小六问清楚,要小六向大家说明没这回事。

要证明这件事情,有三个办法。

1.小六没有望远镜,更没有红外线的望远镜。

2.小六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

3.张寡妇极端的不爱干净,从来不洗澡。

可这三点都不存在,小六确实有一台望远镜,小区的人都看到了。白天,小六媳妇拿着望远镜给儿子玩,小六就曾拿着望远镜,站在楼下的空地,扫视着整个小区的窗口,好象战场上的指挥员一般。

小六不是个瞎子,而且还可以说视力很好。他甚至能看清楚隔着几十米,别人掉在地上的硬币。所以小六什么都看得见,而且看的很清楚。

张寡妇是极爱干净之人,这点小区人都知道。张寡妇经常披着湿湿的头发,坐在微风中,让风吹干她的头发,经过的人,能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沐浴液的香味。小六就曾说过,张寡妇用的沐浴液是芦荟的,那会想想,天知道当时,小六是闻出来的,还是拿着望远镜从窗口认出来的。

再说,以前,小六就有螵娼被派出所抓的前科,幸亏刘明掏三千块钱把他赎出来,把这事了了,可小六还不领情。所以大家都说,小六什么事做不出来啊!就看他想不想做。

从这三点出发,都能断定小六偷看了张寡妇洗澡。可是那会,我很迷糊。小六妈争吵,是为了证明小六确实没偷看张寡妇洗澡。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偷看一个三十几岁的寡妇洗澡,在小六妈看来是一件极端丢脸的事,更何况,小六有媳妇了。

所以把这件事摆在众人面前议论,本身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当然,这是在我看来。在张寡妇看来,这件事并不丢脸,她认为这件事不搞清楚,所造成的后果让她很丢脸。因为在张寡妇看来,小六不配偷看她洗澡,她可能觉得被小六这王八蛋偷看了,她亏的慌。因为小六长的不帅,在外面螵娼,而且还被派出所抓过。再说,小六又没有钱,黄黄的牙齿,黝黑的皮肤,一副邋遢样子。她觉得大家把她和小六摆在一起来讨论,就是丢了她的脸,且不论小六是否偷看她洗澡。所以她觉得大家把她和小六摆在一起议论,比小六偷看了她洗澡还严重,她简直不明白,为什么老是要议论她。

在小六妈看来,小六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被议论和一个人见人骂的三十几岁的寡妇有一腿,那是很丢脸的事,且不论小六是否偷看了张寡妇洗澡。当然小六偷看张寡妇洗澡更加丢脸,这多少能显示出小六的变态。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来了精神,认真讨论这件事。居委会大妈闻讯赶来,在现场维持秩序。有人开玩笑说,三人一起是非法聚会。更何况那会,上百号的人聚在一起,你推我挤。在居委会的大妈看来,这已经是一件比较严重的政治事件了。所以她们想让张寡妇尽快离开,她们认为张寡妇是这一事件的根源,大家都是冲着她来的,是她勾起了大家聚在一起的兴趣。

可张寡妇说,问题没搞清楚之前,我不回去。那会,她很执着。居委会的大妈威胁张寡妇不听组织的话,后果自负。张寡妇不管,她说,老娘我自负个屁,拍拍屁股坐在了石凳子上。小六妈也不示弱,那会,她强烈要求,还我儿子小六一个清白。于是她和张寡妇并排在石凳子上坐下。

有起哄的家伙,竟然鼓掌叫好,于是居委会那群老妈子把矛头指向起哄者。站在台子上喊,是谁起哄啊!有种的站出来。底下人大笑起来,有小孩哭了起来,可能是被人踩到脚底下去了。大家边说笑,边嗑瓜子,心情一片愉悦。

张寡妇和小六妈的争吵都是为了证明,小六没偷看张寡妇洗澡。在我看来,它们都在证明同一件事,没有必要争吵。问题的关键之处在于,围观人群,大家乐意看到张寡妇和小六妈争吵,尤其是居委会的老妈子们也来了。他们觉得这个场面很好玩,不能轻易散了,反正闲着也没事,所以这个问题就不能轻易解决。

那会,很多人考虑的不是小六是否偷看了张寡妇洗澡。他们想知道的是张寡妇洗澡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所以那会,他们很想问小六,可小六躲在自家门里没露过头。

在人群中,我发现了我妈,她正在踮脚试图看到人群中央的情形。我想把她拉出来,因为她刚动完手术出院,我担心她的身体。可我怎么也拉不回,她兴致高着呢!这种事情,她从来都是投入最大的热情。我不能走开,在她旁边守着,扶着她,我怕人群拥挤伤了她。她则一直在左右观望,和别的大婶交换意见,一刻未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