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江南烈血 37节 操戈同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陈荣的脸上的神色依然丝毫不变,只是淡谈说出两个字“正是!”

如果不是碍于陈荣的身份他一定会说陈荣胡说,现实是此人是神州城派驻江南的情报头子,他知道事情,自己能知道多少那还真是一个未知数。最主要的是他不明白,清军的十余万大军都在与“胜武军”在苏州城下进行决死之战,哪还有剩余军力去攻杭州。而单靠黄卿斌的几万没有战车的军队,想要攻下杭州城谈何容易。

陈荣眼神之中露出一星半点可以称为怜悯的感情,嘴里慢悠悠道:“正是此人!黄斌卿和清军合伙齐攻,两面夹击,而且还有红毛人的战列舰相助。清军先动的手,在北边做了个样子。而后黄斌卿派去杭州城的信使扬言他和荷兰人是来帮忙抗清的,你们的人就信以为真,结果……而且他黄卿斌一得手,清军就退了,敢说他们没有交易?”

陈荣的语气尽量放得平淡一些,说话期间小心观察吴胜兆的脸色,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

“黄卿斌亲率他的火枪队来到城北处,扬言帮助守城,直到清军攻到了城下,他突然发难,城北易手,同时江上红毛人战列舰将近五百门大炮对杭州城猛轰。而且清同安候的大军就混在黄卿斌的舰队之中,趁机对南门猛攻,就此杭州城遂败于在两面夹击之下。”

越听吴胜兆的脸色越难看,满嘴的钢牙紧紧咬在一起,可以肯定如果黄卿斌如果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扑上去掐住他的喉咙,直到把他活活掐死为止。

终于,吴胜兆的精神仿佛承受了不能承受之重,他慢慢摇了摇手,乞求一般“不,不要说了……!”

听了陈荣的话,吴胜兆脸上阴晴不定。原先完整的感激之情也添加进了一点点的猜忌。他一边默默的品着酒,心中却开始盘算起来。

“这么说来,神州军前来求援的举动绝不会那么简单!”越想吴胜兆的心中越是觉得“神州军”这次的救援实在是包惹祸心。

“想清军一开始动手的时候,他们为何不动手,如果‘苏州防线’有他们在的话……根本就不存在被清军突破的可能,他们为何不去呢?再者,这里的事他们做的可也有些怪呢!按说他们和黄卿斌同属唐王座下,他相助不也该相助黄贼才是么!为何会在我军战败之后,却来相救之?”

吴胜兆再呷一口酒,自己对自己又说:“不过话又说回来,前些时听说神州军与唐王之间闹得极为不快,而且神州城已经迁往台湾,按他们的作风相助黄卿斌有可能,可相助清军却是万万不能!那他们的意思是……”

两种可能的思考不停在吴胜兆这战场武将的脑袋之中滚来滚去,搅成一团,撑得他的脑仁生痛,此刻他多么希望候方域或者张明振就在自己眼前。

虽然他的猜忌多少有些小人之心,神州军没有前往援助“胜武军”作战,实在是为了安排自己人(神州城在江南的人)而有所力不能及。同时陈荣手下不过仅只有一百多精锐特工的力量,如果不计代价在大战之中刺杀博洛不是太过困难之事。

可是对于鲁监国及他手下那班权臣,是否值得呢?而且轻易使用这样的手段,几乎乎意味着神州军军事情报局在江南的努力心血完全化为乌有。拿这一百多精锐的特工去冒这样的险,并不符合神州军关于生命价值的观念。

而且,在陈荣看起来,他们把“胜武军”的残部接来这里已经是冒了天大风险了,实在算是一种仁之义尽的举动。

陈荣有些怜悯的看着他,不再说下去。他能理解吴胜兆的心情,一如当年他在闽地成了“死人”之后,跟随着现在神州军的参谋总长慕容卓来到江南时的心情大同小异。

故此,他依言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如当年慕容卓的作为一样,伸手掏出那个他从不离身的慕容卓送给他的酒壶,递到吴胜兆手中。

“拿着!”吴胜兆不明就就里的看着眼前的竹桶,看得出来是肯定是神州城出品的,好好的竹桶硬让他们给改了个怪模怪样。

自己在怀中在掏出一个神州城现在流行的精瓷酒壶,呷了一口,再点燃一根雪茄,他才满意的喷出一口在冰冷的冬天之中略略显出些温度的青烟。

“喝吧,里面装的是酒。你别看样子不好看,这可是当年参谋总长送给我的呢!是‘老军营’那时出产的第一批饮料桶,大多都被嗜酒之人拿来装酒!”

一提起老军营,陈荣那一直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浮起一团淡淡的颜色。

“那时我是……后来为了……被交到长官手中。哦,也就是我们岳城主了……那会他还只管延平城外的老军营呢!……我么也就是那时跟着进了神州城……想不到吧,我居然会是……!”

陈荣想起自己的前半生,虽然也曾如同现在一般历尽艰险,然而那些年的日子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富有生活的气息,从来没有仿佛今天一样,为了自己的向往而生活。

吴胜兆默不做声的呷着壶中的美酒,不用问这么好的酒自然是来自神州城,江南?江南还剩下的有匠人么?早被他神州城搜刮一空了。

心中惊奇的是,陈荣居然会有那样的经历,就他这样的人居然也会被那个小子折服,由此对于那人的佩服之情更是溢于言表,嘴里更是低低叹了声:“硬是不简单!”

说完了,似乎沉浸在对自己往事回忆中的陈劳不再说话,而是喷着蓝色的烟雾,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那你把这送给我的意思是?”吴胜兆一边感叹,一边问出心中的疑惑。“陈兄,敢问你的意思是要我率军投到唐王麾下?”

听到吴胜兆的问话,陈荣哪还有不明白的无论如何,无论如何神州城在名义上依然属于唐王座下。

他瞟了一眼轻声道:“你知道当时岳城主给我说什么?他说‘回头我们老军营的人养你的老’,你说,我还需要什么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