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三章 笳鼓喧喧汉将营 第三十三章 笳鼓喧喧汉将营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终于到了除夕。和抗大的联欢会也如期举行。华北游击支队的众将士欢呼雀跃中,喜气洋洋地列队向礼堂汇聚。与其说是礼堂,倒不如形容长大号窑洞比较切实。台子上端贴着几张红纸。红也不是真正意义的红。任江觉得更该叫成粉红才对。根据地条件差,红纸都是个人家找染料自己染的。红纸上书有“军民联欢,共度佳节”等字样。底下是一排排的长凳。

因为来的人太多。所以演出分成了几场。任江等几个作为新来的军事干部,被优先安排在第一场。手下的士兵们可就没这福气,要等上好几天才能轮上他们。尽管是第一场,边区首脑太多。任江只捞了个窗户边的位子。西北风夹带着雪花,时不时地从窗户缝里钻进来。任江就顾着搓手了。

演出还未开始,台上抗大和鲁迅艺术学院的师生正在准备道具。任弼时拉着一个年纪与任江相仿的后生走过来。“任江同志,这位是光未然同志。待会儿演出的就有他的《黄河》诗章。”

任江腾得起身,冲上去和任弼时和光未然握手。这已成了习惯动作。他稍后才记起光为然是谁。忙又和他握了握手。光未然一脸迷茫,不知这位同志握两次手是何意。

任江搔搔头道:“嘿嘿。我是太喜欢你作的词了。赶明儿一定要向你请教。”

光未然如堕舞中。他都未明白对方读过自己的甚么作品。年仅二十五岁的他,才初出茅庐茅庐不久。和眼前这位原国军中校同年。

任弼时笑道:“你俩一见如故,甚好。演出马上开始了。都请就坐吧。”说完,转身又去张罗其他事去了。光未然就挨着任江坐下。

演出开始了。虽然条件和器械简陋,但台上的演员热火朝天,台下的观众看的兴致勃勃。节目五花八门,声音也是南腔北调。安塞腰鼓,陕北信天游被安排在最前面。能带动起观众的热情。接着是各类演唱。有独唱、齐唱和大合唱。曲目也琳琅满目,既有广东民歌《喜洋洋》,也有新近创作的曲子。任江看得不亦乐乎。觉得这是自己所过的最兴奋最有年味儿的除夕夜。观众和演员融入其中。

接着就是光未然的《黄河》。光未然介绍说,这是自己11月在黄河边上受到灵感的启发,写就而成的一首诗作。任江边听他讲述,边欣赏着台上演员的朗诵。

朗诵刚一结束,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将晚会推入高潮。一个人激动的站了起来。任江瞧着背影也不清楚是谁。光未然告诉他,这就是鲁迅艺术学院的主任,冼星海。任江马上也站起来,一边鼓掌,一边点头。能碰上那么多偶像,简直是奇迹。至于冼星海从那夜开始连续抱病5天在延安窑洞的病榻上创作,诞生了中国第一部史诗般的组乐《黄河大合唱》,则又是后话了。

冼星海听到有人在后面鼓掌比自己还起劲,回头一瞥。见一年轻人猛劲鼓掌,还冲他直笑。他也示意性的微点点头。

这一年除夕,任江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走出礼堂,急忙赶去自己部队的联欢会场。那些没参加演出的抗大学生和自己部下正在联欢。联欢会由江涛、王立行和徐非文连带陈斯君等人一起主持。抗大的学生异常活泼,在人堆里窜来窜去,忙活这,忙活那。仿佛所有事情都被他们包去似的。任江的手下有一部分本就是学生出身。不一会就打成一片。唱歌,活动,这边也其乐溶溶。

任江看到别人开心,自己也一个劲儿傻乐。连广濑亚纪也被邀请参加了联欢会。齐花瑶怕她在过年的时候想家,总是拉她跳舞。女兵们也准备了不少节目。连任江教她们的那几只歌都被当作是招牌歌亮相,虽然没有乐器伴奏,亦精彩纷呈。抗大的学生们没听过这些歌,一时之间听得出神。最后在陈斯君的怂恿下,各连排都出人表演节目。徐非文被女兵硬拉上去朗诵了一首诗歌。任江不曾听过。王立行很自觉地上去唱了首德文的爱情歌曲。虽然大家听不懂歌词。但这样的气氛下,终于达到了“音乐无国界”的程度。江涛和抗大的学生合唱了一曲《义勇军进行曲》。

抗大有几个学生学过日文,邀请亚纪上去为大家奉上一曲。她腼腆地上走到人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后,清了清嗓子。清唱了起来。她刚学中文不久。居然唱的一首中文歌。让大家大吃一惊。她的咬字虽然并不标准,但意境很深。尤其那甜美婉蕴的颤音,将歌词的意思用曲调转达给大众。“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

任江听得分明,正是自己为她独唱的那首《明月千里寄相思》。怪不得最近自己教她中文的时候,她总是央求自己教她唱这首歌。原来早就准备好了。任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性。

一直闹腾到半夜。其间连大嗓门的马六刀都上台喊了最经典的《五哥放羊》。最后大家吃了顿热气腾腾的饺子,就各自洗漱睡觉去了。军队到底不等同与平民,明天还要正常作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