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十八)


周一早晨,刚刚上班,郑天龙突然接到周子敬的电话,点名要求他带领销售部长丁大庆和相关财务人员马上去国资局开会。这个周子敬,在电话里丝毫也听不出有什么异样,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依然例行公事一般发号施令。

上周末,郑天龙指意郑天虎派几个兄弟“关照”一下这个不识抬举的外来户,意在挫一挫对方的锐气。本想,这周上班后,要侧方面观察一下“关照”后的效果,没想到这个家伙会主动招呼自己,而且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难道是“关照”的火候不够么?

局长亲自召唤开会?还要带上负责产品营销的主管和财务人员?莫非要调查自己转移销售渠道的内情?看起来,这个周子敬毫无收敛的迹象,难道真的是无所畏惧么?

郑天龙心情忐忑地带领一干人员来到国资局,万主任主动迎候。

郑天龙小声问:“老万,开什么会?”

万主任摇动硕大的脑袋:“具体内容不知道,周局长交待,要大家等候市委领导。”

市委领导?!

郑天龙惊愣愣地有些茫然。

会议室里,毕副局长和齐伟已经在座,两个人互不相干地都在闷头抽烟。郑天龙一行人进来后,大家互相淡淡打个招呼,只有毕副局长对郑天龙表示出一种单独的亲热。

万主任给大家一一送上茶水,众人面面相视耐心等待。

过了些许时候,楼下传来汽车驶入的声音,万主任慌忙起身奔到窗前观望。

楼下,周子敬迎来岳书记和孙秘书,后面还有两位身穿制服的法官和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孙秘书相互介绍,周子敬同客人一一握手,然后鱼贯步入楼门。

万主任回身,一脸惊色:“是市委岳书记!”

岳书记?!

众人大惊,都露出惶然不知所措的神情。

万主任快步开门迎接,周子敬引领着岳书记一行人走进会议室,室内的众人纷纷站立起来。

周子敬带头拍手,众人慌忙随之鼓掌相迎。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岳书记面向众人笑着摆摆手,诙谐地嗔怪:“你们这个周局长呵,他是故意出我的洋相,这种拍手迎接的场面感觉不自在嘛。”

室内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众人笑着纷纷落座。

万主任殷勤地给客人送上茶水。

“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周子敬指着二位法官,“这二位是省高法的同志。”

二位法官起身向众人致意。

周子敬又指着身着西装的先生:“这位是律师同志。”

律师也起身致意。

“今天召集大家开这个会,是岳书记的指示。”周子敬停顿了片刻,继而加重语气,“这说明,岳书记对这个会议的内容非常重视。”

众人神情肃然,洗耳恭听。

郑天龙刻意地观察周子敬的表现,似乎看不出经历过凶险的痕迹,依然是那么神闲气定。同时,他自己却是惴惴不安,省高法的人员和律师的出现,显然还不会是调查什么产品营销,很有可能是针对贺铮的案情。岳书记亲自大驾光临,表明异乎寻常的重视。想不到事态的发展如此之快,完全是紧锣密鼓,步步逼近。

“在此之前,我已经向相关同志打过招呼。”周子敬环视众人,“今天这个会,就是要求大家协助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复查贺铮同志的案子。”

众人闻之震动,都有一种紧张不安的情绪,只有齐伟神色坦然。

“有关具体要求,请岳书记指示。”周子敬结束了开场白。

岳书记不紧不慢地点燃一支烟:“大家都知道,十年前,我们的中纺集团出了一个销售回扣的案子,贺铮同志为此吃了官司。十年了,贺铮同志始终不服此案的判决,一直坚持上诉,我在省城工作的时候就曾批转过贺铮同志的上诉材料。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居然无人过问。”

岳书记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前不久,省高法接受了贺铮同志的上诉。同时,贺铮同志也为自己聘请了律师。今天,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来到我们中州,就是要向相关人员和知情者核查此案的真相。”

岳书记的目光从在座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在座各位都是此案的参与者,是知情人,有的同志本身就涉及此案。所以把大家请来,同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直接见面,以便于核查工作顺力展开。可以告诉大家,市委对此案的核查工作高度重视,委派孙秘书代表我负责全面协调,具体事宜由子敬同志安排。”

孙秘书和周子敬郑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