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象征着生命之所”,美国作家朱莉·霍兰在《厕神》开篇便郑重宣称,厕所文明史即人类文明的发展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些旅游景区的公厕在客流量大时,往往不堪重负。


“马桶象征着生命之所”,美国作家朱莉·霍兰在《厕神》开篇便郑重宣称,厕所文明史即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但时至今日,厕所文明发展并不乐观。10月31日第七届世界厕所峰会公布的数字显示,全球约26亿人用不上干净厕所,其中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因卫生条件恶劣而引发的水传播疾病,每年夺走全球数百万条人命,单腹泻就造成多达160万名儿童丧生。


在中国,厕所问题早已引起了有关机构和专家的关注。11月12日,温家宝总理视察北京东城区时特别提出,要想办法解决百姓上厕所的问题。11月19日“世界厕所日”前夕,《生命时报》记者对我国城市公共厕所的现状进行了一系列调查采访,并与相关专家探讨了如何打造公厕这一“城市文明的窗口”。


六大问题挑战生理极限


曾几何时,中国老百姓把公厕形容为“一闻、二跳、三叫、四哭、五笑”,即找厕所时,“闻”味寻踪;厕所里污水横流,得“跳”着走;蛆虫遍地,令人心惊大“叫”;气味难闻,来者流泪如“哭”状;便坑间无遮拦,如厕者彼此相视而“笑”。而今,我国公厕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内部亮堂了、通风好了,独立蹲位装上了,烘干机安上了……尽管如此,仍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公厕数量少,分布不合理。“2000年我国661座城市中,有106471座公厕。”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理事长郝圣锟告诉《生命时报》记者,2005年增加到114916座。可以说,增长速度是很快的,但与城市人口增加速度比,则显得不够了。《2005年度零点中国公共服务评价指数报告》显示,42.8%的城市居民反映,出门在外常找不到公厕。11月12日,记者在北京朝阳区某商场发现,这里三层楼共用一个厕所,每个厕所门口都排了五六个人。“这就不错了,有时一等就得半个多小时,”该商场售货员说。


如果说商业区、公园找厕所相对容易;那在小区、交通干道、广场找起来就困难了。对此,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环境卫生设施处副调研员、公厕改造专家马康丁表示,旧城改造时,旧公厕被拆掉;等城区改建好,新公厕补上则需要时间,这就导致布局一时不合理。


公厕不够人性化。女厕厕位少就常为人所诟病。北京市公厕意见抽样调查显示,42.3%的女性将女厕蹲位少列为首要问题。“以往男士出门多,所以厕所设计多考虑他们;可现在商场等公共场所成了‘女人的天下’,这个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况且,女性上厕所平均时间多于男性。”郝圣锟说。因此,《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规定,厕所男蹲(坐、站)位与女蹲(坐)位的比例宜为1∶1—2∶3。


此外,公厕对孩子的照顾也有所不足。今年4月,北京市西城区两位小学生对北京15家公厕调查发现,只有两处有儿童专用便池;在50多名接受调查的家长和孩子中,54%的孩子甚至因便池太大而掉进去过。此外,适合残疾人的无障碍便池也在很多公厕中缺位。


设施不全。此外,公厕的“缺斤少两”也常令使用者感到不便。记者调查了北京东单、王府井一带商场、快餐店里的6座公厕,发现其中5座没有卫生纸,3座没有衣物挂钩。此外,水龙头缺损、便池不能冲水,也是很多公厕的通病。某商场的李经理对此有些无奈:“我们曾配过卫生纸,但有些使用者过于浪费,还有个别人甚至撕下大量纸带走。成本太大,所以只能停供了。”


卫生状况不理想。其中,地面脏、便池坐垫脏、便池不能及时清理最为普遍。在北京市某公厕,记者发现,该厕所的“门”只是一块蓝布,里面的纸篓已经“冒顶”,脏水淌了一地。


厕所不免费。上海市商业区的公厕在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期间收费;而在云南丽江等旅游景区,八成厕所都会收取费用。郝圣锟说,“厕所属于公共服务。出门如厕是公民的基本权益。老百姓既然交了税,政府就该从财政上保证这点。总不能让老百姓因为身上零钱不够、整钱找不开,就忍着不上厕所吧?”


标识不清晰。公厕难找,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标识牌不够明显。其实,一些路边和建筑物内部都有公厕,但由于并没有在显眼位置标志出来,便使得急于找公厕的人与它们擦肩而过。


厕所关乎健康,更关乎环境


小厕所,大问题。据世界厕所组织统计,每人每天约上厕所6—8次,人生大约有2年时间耗费在厕所里。公厕的好坏自然对健康有很大影响。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袁亦铭告诉记者,如果因找不到公厕,或因其条件太差而忍着,长期下去可能导致膀胱功能失调,甚至增加患膀胱癌的几率。而常憋大便,则会降低直肠对粪便压力的敏感度,时间一长,会发生便秘,甚至可能诱发直肠癌。而如果公厕通风条件不好,大便带来的臭味和小便中尿素分解释放的氨气浓度过高时,使用者可能出现流泪、咽痛、痰带血丝等症状。


设施不够清洁同样容易引起健康问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保健科副主任医师王平曾表示,烘干机长期在湿热环境中,非常利于细菌存活,洗净的双手在吹风的同时,会被附着在烘干机内部以及出风口处的细菌所污染。由于公厕的门把手沾染的微生物多,很可能成为传染源。因此,离开公厕后,最好再用消毒纸巾擦擦手。


除健康外,公厕还和环保密切相关。其中粪便在化粪池内沉淀、发酵、腐化,污水则经过净化再排进河流。“但由于化粪池处理污水的程度很不完善,排出的污水仍有恶臭,进而污染自然水域。”黑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工程师刘松波称。有数据表明,处理1吨公厕排放出的污水,会污染220吨干净水,而全国每年由公厕排放的污水量高达7亿吨。


如厕难该由谁解决


意义如此重大的如厕问题该由谁解决?郝圣锟告诉记者,由于公厕属于公共服务,其条件的改善主要靠政府解决。对此,政府早已开展了一系列工作。据了解,“十一五”期间,我国661座城市将再添2万—3万座公厕。北京市则要在今年年底前新建和改造4005座公厕。马康丁告诉记者,他们还倡导临街商铺的厕所对外开放,为百姓提供方便。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夏学銮则表示,政府必须完善各项制度,并落实到每一个细节,“比如可以不定期抽查,多听老百姓的反映。”


“对于维护生存环境,老百姓也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必须提高自身素质,和环境、设施形成良性互动。”夏学銮告诉记者,城市建设可以发展得很快,但人的素质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提高的。“这需要一个大环境带动,如果大多数人都自律,剩下的人就不好意思‘搞特殊’了。我们每个人都要少一份自私,多一份自律。”夏学銮认为,老百姓素质的提高还需要舆论的宣传和监督,在潜移默化中影响、教育他们。


世界厕所组织也给老百姓提出了五大如厕礼仪:一、用抽水马桶前后,擦干净厕位;二、教孩子学会上公厕,并在如厕后洗手;三、如厕后冲水并节约用水;四、将厕所先让给老人或残疾人使用;五、如果冲水器坏了,请通知管理员。


如何打造厕所文明


毋庸置疑,打造厕所文明需要全社会共同行动,需要政府真抓实干,需要老百姓参与重视,更需要大家互相监督。维护我们的生存环境,是每个人的责任。而今,尽管中国“公厕革命”取得了一定成果,但与一些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在日本等国,厕所不仅代表“厕身之所”,更彰显着一种文化。


日本公厕是最富文化内涵的。机场、百货商店等地的公厕不仅干净,还挂着高雅的工艺品,京都一些古风犹存的厕所甚至能让人诗性大发。由于许多女性上厕所时习惯用不断冲水来掩饰令人窘迫的声音,于是有技术人员发明了流水音乐,以此模仿冲水声,既人性化又环保。而今,日本厕所协会每年都要进行十佳厕所的评选,并请人们提供最肮脏厕所的照片,贴在网上。


英国、澳大利亚公厕总体条件都不错,卫生纸、衣帽钩、冷热水、洗手液、烘干机配备齐全。公厕还照顾到特殊群体,如女厕马桶数量比男厕多,并配有卫生巾贩卖机和婴儿更换尿布台;有的公厕还设休息区,可坐下来等候如厕亲友。(本报驻澳大利亚、英国特约记者 刘 婕 王亚力 本报记者 刘京京 王 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