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上阵父子兵路遇强敌釜底抽薪

那一年我在外地求学的时候,喜欢在周末的闲暇时间里跟同学一起逛网吧,一般情况下,都是太平无事,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人给我们几个人传话,说是有人在外面找我们有事。于是,我们几个人出去会见那找我们的人。

来到外面接头一看,原来也是学生,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蓝白横纹相间T恤的人,体形魁梧貌似强悍。双眼无神,漠然的脸上藏着一股明人不说暗话的气魄。他开口问道:“上个星期六夜里,是你们几个在某网吧玩儿是吧?”我们说是的。他说:“当天夜里我也在那里玩儿,可是我的手机在那里丢了,你看你们也在那里玩儿,到最后我只看到你们几个在那里,我那手机型号挺新的,2000多块的,你看咱们都一个学校的,你们几个赔偿吧。”我们说:“关我们什么事啊?”他说:“那我不管,反正我就看见你们几个了。”我们说:“那我们也不会陪你的,反正不是我们拿的。”他说:“我去网吧找他们,网吧的人也可以证明见过你们几个。”我们说:“我们确实是在那里玩儿过,那也不能证明是我们拿的啊。”他说:“反正你们在那里玩儿过,就得替我分担一部分吧。最起码80%吧。”我们说:“凭什么啊?”他说:“我已经报过警了,警察也去过网吧了。”我们说:“那让警察来好了。”他说:“都是在这里混的,就这小事,不用警察来的,我们在这里可是很有势力的。”我们说:“反正我们没拿你手机,不会陪你钱的。”他说:“你们信不信我找人到你们宿舍能把你们打得爬不起不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身边的两位兄弟久压的怒火快要爆发了,那小子随时都会挨打。其实那小子心里根本就没底,而且很虚,以为随便几句狠话就可以把我们几个吓着,可是他想错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一位兄弟是打架高手,只是不喜欢张扬而已。

我怕那小子挨打会把事情闹大,我赶紧拉他走开一点说:“来,跟我说,你别跟他们俩说,我当然相信,相信你能把我们打得爬不起来”他说:“那你们就分担一点好了。”我说:“我们三个一分钱都不会替你分担的。”他又气又急得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那就50%也行啊。”我说:“一分钱都没有。”他说:“那最起码给兄弟们掏个辛苦钱吧。”我说:“你的手机丢了,到底我们用不用担这个责任,我现在还不知道,不如咱们现在一起去找个律师问清楚,如果律师说我们有责任的话,我们一定会赔偿你,如果律师说我们没责任的话,那么我们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他想了想说:“不行,我不去。”我说:“你不去,我去,等我找律师问清楚了以后,再给你答复。”他表示同意。约定了会面的时间地点以后双方就各自散开了。

中午回到宿舍里,好多听说此事的同学都聚了过来,一个兄弟说:“他再来,就打他。”大家都同意,都说不用怕他这个地头蛇。我接过同学给的一根烟,吸了平生第一根香烟。最后我说:“现在已经稳住他了,架,先不要打,到了约定会面的时间,见机行事好了。”

第二天上午,我请假去了一趟当地的法院,在法院附近我找到了一家律师事物所,找了一个律师进行了咨询,律师一句话:“如果按照他的说法,假如他现在走在大街上丢了一枚钻戒,那么整条街的人都得给他陪吗?你们不用负任何责任。”这下我就放心了。在回学校的路上吃了午饭,吃完午饭,我买了几袋酸奶,边走边喝。

当我走到学校大门附近的时候,发现那个要挟我们陪钱的学生已经和另外两个兄弟在一起了,双方都有所准备,气氛不太对头,似乎马上就要上演一场群架。我喝着牛奶就来到了那位同学面前。我说:“律师,我已经咨询过了,我们不用担任何责任。”他说:“我不管什么狗屁律师,我现在把话说明白了吧,我现在就是问你们要钱的,你给也得给,不愿意给也得给。”我赶快拦了一辆的士,我说:“要不,我们一起去律师那里问个明白好了,上车吧。”他迟疑了一下,眼睛里掠过一丝惊恐,估计是怕我们暗算他吧。所以他说不去。我说:“就我们俩去,其余的人都不去。”他说:“我不去,我才不相信什么狗屁律师。”无奈,我给的士司机道了歉就让他走了。他还是开口要钱,我们仍然是回绝,最后,矛盾又一次升级到临战状态。

我赶紧把我的同学支开,我说:“你们先休息一下吧。”那个问我们要钱的人也赶紧附和道:“我不跟你们说了,我只跟他(就是我)说。”我问他:“喝酸奶吗?”他说:“我不喝。这样吧,你们就拿500块吧。”我说:“我们不会给你的。”我一边说,一边喝酸奶。说完就若无其事地坐下来继续喝,可是他却很不耐烦,继续以武力相要挟,继续扬言要打我们。我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他见我没什么反应,面部的肌肉一跳一跳的,看他的架势,似乎想要狠狠给我一脚。我说:“要不这样,500块钱我来出,你不能找他们要钱,这事自此就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一听这话,赶紧坐下来,搂住我的肩膀忍住内心的喜悦说:“兄弟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以后在这里你有什么事情打声招呼就行了。”然后就议定四天后交钱。商议完毕,我起身径直走回了学校。我听见他在我身后对我的那些同学说了句狠话:“你们谁敢动他跟毫毛,我决饶不了他。”

大家回到学校宿舍,我说:“没事了,以后就没事了。”然后我就走出宿舍去了最近的派出所报了案。警察说:“你先回去,等到时候,我们会去的。”我说:“我用不用把钱准备好。”他说:“不用,什么都不用,到时候,你提前通知我们,我们布控把他抓了就行了。”从派出所出来我直接去了话吧,跟父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说:“你现在连夜赶来。”打完电话我就回学校了。

第二天早上,父亲带人赶到了学校,吃过早饭,我给那人挂电话通知他提前来拿钱,我和父亲一起来到相约地点,等了一会儿,他一个人来了。我说:“这是我父亲。”他很吃惊,上下打量着我爸,目光很狐疑。老爸不愧是老爸,心平气和地跟他说了几句话:“你看,你们都是好同学嘛,我听说你手机丢了,怀疑是他们几个拿的,我告诉你,我儿子我了解,自小到大,不曾偷偷拿过父母一分钱,就是去别人家里,手也干净得很,如果他想买什么,是多少钱就要多少,如果有余剩的话会上缴给父母。如果他在这里缺钱的话,只要他一个电话,哪怕是我手头没钱,我就是借也要给他汇过来。”我说其实我报了警,警察说要在交钱的时候布控把你抓了。他听了对我说:“钱,我不要了,从15岁开始我就自己摸爬滚打到现在,以后在街上遇到了,如果你跟我打招呼的话,我不会不理你的,以后我不会找你的。”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随后,我领着老爸到我报案的派出所,把案给销了。队长说:“不打架了,不打就好哇。”老爸跟队长握过手,道完谢就走了。然后老爸去看望了他在市局的老同学就返回了。

后来,一直到我毕业,那个人再也没有主动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这要感谢伟大的父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