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我还想T死她

oyfz 收藏 0 40
导读: 放假了,多了几分闲情在网上闲游。一个美女大学生嫁毁容士官的新闻让我留恋良久。 说句心里话,开始看新闻的时候,我一边看一边想:这个女的有病。看完了新闻,那诸多的网友评论也吸引了我,串了一圈,串了一大堆的感慨。 先是许多美好的祝愿,让我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前面说过,我不是一个爱到处乱说的人。但是如果让我留言,我也会抛开心中的世俗与狭隘,送给她们一份祝福。但我还是止步保持缄默。 也有让人不愉快的评论,比如说像我初看新闻的时候的:这个女的有病;还有人说她有所图;也有人怀疑她们能不能长久;更



放假了,多了几分闲情在网上闲游。一个美女大学生嫁毁容士官的新闻让我留恋良久。


说句心里话,开始看新闻的时候,我一边看一边想:这个女的有病。看完了新闻,那诸多的网友评论也吸引了我,串了一圈,串了一大堆的感慨。


先是许多美好的祝愿,让我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前面说过,我不是一个爱到处乱说的人。但是如果让我留言,我也会抛开心中的世俗与狭隘,送给她们一份祝福。但我还是止步保持缄默。


也有让人不愉快的评论,比如说像我初看新闻的时候的:这个女的有病;还有人说她有所图;也有人怀疑她们能不能长久;更有甚者胡言乱语。也正是这些刺痛人的眼球的评论,把这位女性的形象在我的心中推至高大。


她把爱情掛在一个面目全非的面孔上,足见其勇敢;她把幸福系在一个舍身为公的人身上,更显其无私;她把一生托付给一个没有与自己有任何曾经的残疾英雄,尤示其崇高。


“我想T死她”有一个网友这样说。我边捂着嘴窃笑这话的真实,边应和着:我也想T死她。如果她是我的姐妹,如果她是我的朋友,如果她是我的女儿。


然而,思索良久,我却改变了。虽然这份高尚让渺小、平凡、世俗的我望尘莫及。可如果她是姐妹、朋友、女儿,我会给她足够的敬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