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每当有关于古代战争的大型影视作品或者文学作品出现,观众看到的都是步兵、骑兵和战车兵。这些兵种给人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在古代各国军队中,曾经有过这样一种综合了骑兵的机动性、重甲战车(灵云注:车边有重甲护墙保护的6马战车)的防护性并具备强大攻击力的兵种。这就是象军。今天,在此,灵云欲对古代各国的战象部队和网友们进行一下探讨。由于灵月是军事菜鸟,能力有限。因此所写难免有不足之处。还望朋友们多多指教。


战象部队。顾名思义就是以大象作为主要作战武器。人类驯养大象作为生产和作战工具有悠久历史。其中典型的是东南亚各国和古印度。由于地处热带雨林地带,当地自古就繁衍生息着大量亚洲象。因此古代的东南亚人和古印度人就地取材,将大象作为和马匹一样的生产、生活工具。由于成年象捕捉困难,因此古人使用一种在今天看来非常卑鄙而又不环保的手段,就是用火攻。他们首先在大片丛林中放火将象群驱赶出丛林。随后又用火箭等武器将幼象和成年象驱散后捕捉幼象。由此就得到了需要的“原材料”。最初大象是作为和耕牛一样的生产家畜,但不久就作为和战马一样的武器出现在战场上。这种发展形式其实很正常。北方草原地带由于多产马匹,所以当地民族就发展成为以战马为主要工具的骑兵。而南方热带丛林地带马匹很少,但盛产大象,所以自然就发展出象军。


较早将大象用于战争的是东南亚各国和古印度。其中尤其以印度为最。据史书记载。印度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孔雀王朝就曾经拥有强大的象军。在孔雀王朝最强盛的阿育大帝时期,帝国曾经拥有步兵60万、骑兵30万和9000头战象的庞大军队。其中的象军成为当时帝国军队中的绝对核心力量。经常在战斗处于胶着状态时作为最后的决胜手段出击给对手造成致命一击。公元前273年,印度孔雀王朝第三代君主阿育王派遣10万步兵、5万骑兵、400乘战车和800头战象渡海远征南部羯陵伽王国,在攻打王国首都的战斗中,正是战象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这才保证最终印度孔雀王朝在公元前275年历史上第一次统一整个印度半岛。战象始终是古印度一种重要作战武器。


早期的战象装备非常简陋。只是战象的背上固定一个象大簸箕一样的“象舆”。“象舆”里一般坐3个人。包括一名弓箭手或标枪手和两名使用长柄武器的士兵。负责驾驭战象的驭手则骑在战象的脖子上。战象两边还有另外两名徒步驭手。当时的战象防护力完全依靠大象的厚皮。而象背上的“象舆”对士兵根本提供不了任何保护。


直到印度孔雀王朝时期,中国以外才第一次出现真正意义上的甲具战象。当时的战象周身披挂着厚重的铠甲。这种铠甲都是以厚牛皮为内衬。外面密集的加挂多层鱼鳞状或块装铁或钢制甲叶。到中期巅峰时期,战象除了挂甲以外,象体防御力最差的胸部和腹部已经被整块的厚度达3毫米以上的钢制板状胸、腹甲保护起来。象腿上也被带活动护膝的钢制甲胄保护起来。象头装有钢制护面,甚至连象鼻子上也装备有锁子甲。而且作为主要武器的象牙上也被套上长度近1.2米的锐利钢制矛尖。战象背部当初那个“象舆”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用厚木板制作、包裹有铁甲的塔楼。塔楼分为三层,第一层是驭手。上面一层是4-6名弓箭手或弩手,最上面是了望员。后期塔楼上还安装了小口径火炮。以战象为核心,四周各有一名持大刀、盾牌背负弓箭或强弩的的步兵。如此一来构成一个以战象为核心的完整的作战单位。世界各国一般都将象军统称为象阵。


战象初期主要在亚洲和非洲。欧洲人第一次遇到战象是在历史上著名的“希腊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远征”。在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灭亡波斯后侵入印度河流域(灵云注:今巴基斯坦)。遭到印度统帅波鲁斯指挥的强大的印度象阵的猛烈抵抗。双方在印度河谷爆发大规模激战。这是历史上欧洲人和他们的战马第一次见到大象。也是他们第一次与战象交锋。当时印度人使用的还是最初级的非甲胄战象。当大量战象这种庞然大物第一次出现在欧洲人面前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的欧洲人被惊呆了。当印度象阵吼叫着向希腊联军发起冲击时,欧洲人的战马纷纷受惊逃四散跑。印度象阵重创亚历山大远征军,连亚历山大本人也被弓箭击伤。而他最忠爱的坐骑布塞弗勒斯也被击毙。最终欧洲人是靠密集的火箭才击退印度人。但是,印度象阵强大的打击摧毁了亚历山大远征军的斗志,加上连年征战使士兵归心似箭。最终亚历山大的远征被画上句号。但事情还没有完。公元前305年,亚历山大昔日的部将塞流古为了完成先主遗愿再次远征印度。结果这次他没有了他先主的好运,迎头撞上正处于上升阶段的印度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孔雀王朝。孔雀王朝出动由800头战象组成的空前庞大的象阵。而且此时的战象已经是甲胄战象了。结果在印度孔雀王朝象阵猛烈打击下塞流古一败涂地。被迫与孔雀王朝签订和约,割让了大片领土,赔偿大量黄金并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印度王。印度王则将500头战象作为“聘礼”赏赐给塞流古。后来,这些战象分散到了各地。在后来马其顿的战争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公元前280年,当时的马其顿国王皮洛斯为重现亚历山大的光荣,以援助意大利南部的希腊城邦为由向对手开战。而他的对手就是后来威震世界的罗马人。公元前280年,皮洛斯率领2万名重装步兵,2000弓箭手和3000名骑兵和20头战象出征意大利,这也是欧洲历史上第一次使用战象。双方在赫拉克列城附近遭遇。激战开始后,精锐的罗马军团以重装步兵组成的巨型盾牌加长矛的方阵成功抵御住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皮洛斯重装枪兵方阵的强大冲击。于是皮洛斯下令骑兵冲阵,并命令象阵投入战斗。这是历史上欧洲本土人第一次面对面的遭遇战象。当马其顿象阵吼叫着冲向罗马军团时,从未见过这种阵势的罗马军队防线顷刻崩溃,战马吓得四处逃窜。结果罗马人惨败,死伤7000多人,被俘2000多人。次年皮洛斯再次出征罗马并大获全胜,击毙包括罗马执政官在内的6000人。最后双方在贝尼温敦城爆发决战。这回罗马进队调集大量弓箭手,向马其顿象阵发射了密集的火箭,结果战象最致命的缺点暴露无疑。大象与战马一样天性怕火,但大象与战马不同的是,战马可以通过训练来克服怕火的缺点。但战象去无论如何也无法克服。结果受惊的战象掉头冲向自己人的阵地,使皮洛斯一败涂地。罗马人一举俘虏了1000多名俘虏和4头大象。结果这4头大象成为罗马历史上第一批战象。但罗马人和战象的事情远没有结束。接下来他们要面对更大的对手。这就是罗马夙敌北非的迦太基人。迦太基人也拥有强大的象阵。而且他们的象阵是由更强大的非洲巨象组成的重甲胄象阵。战斗力比马其顿皮洛斯那些亚洲象强大得多。


公元前256年,在已经夺取绝对制海权(灵云注:详见本人《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战役之—决战地中海—罗马与迦太基的地中海争霸战》)后,罗马将领古鲁斯率2万军队在北非登陆进攻迦太基本土。迦太基以12000步兵、4000骑兵和100头战象迎战。战斗中,由巨大的非洲象组成的迦太基象阵重创罗马军队。迦太基甲胄象阵以方阵在骑兵和弩炮的掩护下冲入罗马军团,战象上的士兵远用弓箭射击,近用长柄大刀砍杀。还操纵战象用象牙上锋利的铁刺和鼻子去攻击对手,同时还反复践踏。结果,罗马惨败。包括统帅列古鲁斯在内的5000人被俘,3000多人战死。公元前250年,迦太基人拼死冲破罗马海军的封锁在西西里岛登陆,使用战象攻击罗马在岛上重要据点帕诺尔姆司城。结果遭到罗马方面早以准备好的大量远程火力攻击。结果在火器的攻击下战象怕火的致命弱点再次显露出来。战象受惊后掉头向自己人方向冲击,冲乱了迦太基的军队。罗马人乘机出击击败了迦太基人并俘获了几十头的大象。罗马人将这些战象组成自己的战象部队。公元前202年,汉尼拔统帅的迦太基军队与罗马统帅大西庇统帅的罗马远征军在迦太基城西南的扎马爆发决战。汉尼拔战败。公元前201年,迦太基与罗马缔结屈辱的和约。根据条约,迦太基被迫放弃北非以外的一切属地,交出海军舰队和陆军最精锐的战象部队。结果罗马接收了迦太基全部400头战象,从此建立起自己强大的象阵。罗马象阵在后来的历次扩张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提到战象,总是让人联想到罗马、印度等其他国家。这给人一种感觉,好像中国人在使用战象方面远不如外国人。但事实正好相反。各种史料和现代考古证明,中国是人类历史上最早驯养、使用战象的国家之一。这不仅是指中国南方如云南的少数民族地区。中原王朝同样有永久的训象历史。现代考古证明,在中国商代,今天的河南地区的气候、地理环境与今天大为不同。当时的河南地区温暖湿润,遍布丛林。在丛林中繁衍生息着大量中华犀牛、中华象等野生动物。其中大量的中华象属于当时的普遍物种。根据从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墓和其他商代墓葬出土文物和甲骨文的考证。商朝时期,中原人已经掌握了一整套成熟的捕捉、驯养、使用大象的技术。商人同样使用火攻驱散象群来捕捉幼象。在妇好墓中就曾经出土过完好的玉制幼象饰物。当时大象在商朝是仅次于马匹的重要家畜。据甲骨文记载,商人在各个方面广泛使用大象。他们用大象托载物品,还用大象耕田。最重要的是,商人将捕获的公象组织成专门用于作战的象阵。这是有明确的历史文字记载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支战象军。而且商军战象已经披挂了由犀牛皮或牛皮和硬木制成的护甲。属于世界上最早的甲胄战象。商朝象阵属于商军中最精锐的部队。在商朝600年历史上历次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商朝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商王武丁就曾经出动包括象阵在内的23000人的大军远征羌人并大获全胜。而历史上有名的暴君商纣王曾经派出由本国最精锐的商人“虎族”(灵云:崇拜虎图腾)和象阵组成联军远征并征服东夷(灵云:今山东、浙江地区和淮河流域)。也正是由于对东夷的远征造成商军主力远在东方而国内空虚,从而给周的进攻创造了机会。后来,随着人类的大量猎杀和气候变迁,大象从中原地区消失。从此中国战象的发展重点转移到南方。


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中央王朝历史上很少组织、使用象军。这一方面是由于作战环境早成的。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中原地区不产象。中国主要产象地区都集中在南方尤其是云南地区。而该地区历史上始终是少数民族聚集地。中国中央王朝能得到的大象都是云南或东南亚国家进贡的,数量有限。因此一般是作为皇室仪仗队使用的。这在明、清时期发展到高潮,当时皇家近卫军中有专门负责礼仪庆典的象队。在北京还曾经有一条专门给御用大象洗澡的“洗象壕”。中国中央王朝不但很少大规模使用战象,而且历史上还曾经多次和使用战象的南方地方政权作战。有意思的是,与西方人在战象面前的狼狈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人从来没有在战象面前失手过。历史上南方地方政权包括云南少数民族割据政权曾经多次以战象为主象中央政权发动进攻。但从来没有得逞过。最典型的例子发生在宋代。当时割据江南的南唐为了对抗北宋的统一专门花重金从大理购进一批战象并训练了驭手。但开战后,当南唐象阵发起冲击时,宋军使用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远程武器巨型床弩向南唐象阵密集射击。宋军的巨型床弩威力惊人,最大射程达到空前的1500米。使用的是重达5公斤的带三棱穿甲箭头的大型箭镞。面对宋军猛烈的远程火力,南唐象阵顷刻崩溃,大部分战象被当场击毙,剩下少量的受惊后掉头冲入自己人阵地。结果南唐苦心经营的象阵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公元1650年,,南明末代名将李定国为抗击清朝南进,在云南招募白族等少数民族士兵,并重金缅甸等过购入许多大象。组建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支大规模象阵。公元1652年7月2日,李定国在衡阳城下与清军最精锐的八旗骑兵爆发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战象对骑兵的大规模野战。李定国所部战象不但披挂有坚固的铠甲,而且背部和塔楼顶端还装备有小口径火炮。开战后,当李定国的象阵以方阵发起冲击时,战象一边冲击,象北塔楼里的士兵一边使用弩机和小型火炮向清军骑兵密集射击。面对吼叫而来的巨大战象,清军铁骑的战马四散逃窜。最终清军十万大军全军覆灭,统帅亲王尼堪被炮火击毙。这是明朝末期对清军取得的罕见的大捷。但是,公元1650年12月18日,在广东新会,当双方再次开战时,清军使用大量大口径“红衣”大炮密集轰击李定国的象阵,造成战象受惊后掉头冲入本队。随后清军骑兵从两翼突击,造成李定国大败。后来李定国象军的残余部队退入缅甸坚持游击战。中国境内再就没有过大规模的战象部队。


战象尤其是重装甲战象在战争中表现出强大的防御力、机动性和巨大的杀伤力。尤其是当象阵发起集团冲击时,迎面吼叫而来庞然大物给会给对手造成极大的心理震撼。而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战马一旦遭遇战象肯定会受惊逃跑。但战象也不是战无不胜的。早期没有甲胄保护的战象用三棱头的长矛就可以杀死。而且战象最致命的怕火天性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克服的。历史上战象历次战败几乎都与火有关。西方人在对付战象时往往选择火攻或者用长矛刺杀。但中国人则要直接得多。中国古代发达的重型远程武器和中国人的智慧使在西方人面前威风八面的战象到了中国变得几乎不堪一击。



战象作为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在人类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其自身存在严重弱点尤其是无法克服的怕火天性,造成战象在很多战役的关键时刻经常发挥相反的作用,给自己一方带来很大损失。在这方面战象远不如骑兵使用。进入热兵器时代后,面对强大的火药武器,战象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公元1751年6月,英国殖民军与印度军队在普拉赛爆发决定性战役。结果在英国人强大的火炮、来复枪面前印度战象全军覆没。从此战象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以悲剧性的结局为自己数千年的辉煌历史画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