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肥的最后一篇文章 “感谢前夫郑少秋…”

超级小钢炮 收藏 2 741
导读: 回顾肥肥的一生,尽管曾经传过几次绯闻,但她最爱的却只有前夫郑少秋一个,可惜两人缘尽分手。肥肥写过一篇文章《感谢前夫郑少秋》,真实记录了她的心路历程。这相信是她的最后一篇文章,全文照登如下:   我从小就被亲友唤作“肥肥”。20岁出头,我已出演了三部电视剧,主持两档电视节目,还和当时香港的音乐才俊罗文组成“情侣合唱团”,到世界各地巡回演出。   从那时起,我在香港娱乐圈就有“国际警察”的美誉了,因为姐妹们总把各种闺中隐忧跟我讲。男艺人也都把我当哥们,拉我出去喝酒排遣压力,夫妻间有什么矛盾也找我调

回顾肥肥的一生,尽管曾经传过几次绯闻,但她最爱的却只有前夫郑少秋一个,可惜两人缘尽分手。肥肥写过一篇文章《感谢前夫郑少秋》,真实记录了她的心路历程。这相信是她的最后一篇文章,全文照登如下:


我从小就被亲友唤作“肥肥”。20岁出头,我已出演了三部电视剧,主持两档电视节目,还和当时香港的音乐才俊罗文组成“情侣合唱团”,到世界各地巡回演出。


从那时起,我在香港娱乐圈就有“国际警察”的美誉了,因为姐妹们总把各种闺中隐忧跟我讲。男艺人也都把我当哥们,拉我出去喝酒排遣压力,夫妻间有什么矛盾也找我调解。



我想,大概是我比较豪爽,外表又不出众,大家面对我时都比较有优越感,不当我是竞争对手,愿意卸下心理防御把我当自己人。


帮森森递分手信 误以为是情书


世事弄人,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段婚姻竟也是这样“揽”入怀中的。


但是,阿秋和香港女艺人森森拍拖,可是,森森的母亲在知道郑少秋有个私生女之后,坚决反对女儿和他来往,使得两人当时爱得非常痛苦。


70年代中期,我跟郑少秋、李琳琳、陈浩到马来西亚拍戏两个月。期间,我请了几天假回香港宣传另外一部戏。回马来西亚时,郑少秋当时的女友森森托我帮她带一封信给阿秋。


我以为是浓情蜜语,一见到阿秋就兴奋的跟他说“请喝茶,我替你带了情信来”。 可是,之后一直到吃晚饭的时间,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他,原来他躲在厨房里哭。


当时,我才知道那封不是情信,而是分手信。


我觉得有些内疚及罪恶感,又怕阿秋会想不开去自杀,便一直跟着他,上街吃饭看电影也叫他一起,我们就是因为这样亲近了起来……人的感情真的没法解释,要发生的就会发生。


女儿欣宜刚8个月大时,我和郑少秋因为有第三者的介入而分了手。


产后抑郁+糖尿病 头发掉光


离婚后那几年我确实很辛苦,内心很痛苦,女儿又小,我患上了抑郁症和糖尿病,头发都掉光了,生病住院连个倒水喝的人都没有,那时真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记得有一次,去加拿大看母亲和女儿,一群华人在街区认出我,说:“咦,肥姐,好久没看到你的新喜剧片了,快点出来拍戏,你可是‘香港开心果’呢!”


这句暖心的问候语让我开了窍。我的婚姻虽然不开心,但很多人还等着我带给他们开心呢!况且,我不能停下工作,母亲和女儿的生活都必须由我负担。我要用正面、积极的工作态度让她们俩过得幸福。


从那时起戴假发成经典“爆炸头”


于是,没有头发的我也开工演出。我做了一顶假发,这就是日后经典的“爆炸头”。后来,头发重新长出来了,我也坚持戴假发。


这么多年下来,家里已经有四五顶假发。平时,我会像对待真发那样对待它们,替它们涂护发素、做发膜,还用温水把它们洗干净,再用发夹把它们卷起来。


现在很多人还以为,这么经典的发型肯定是由造型师专门设计的,我却自豪的告诉各位,这是战胜命运的恩赐。


离婚后仅一次和阿秋擦身过


离婚后几年,我虽然战胜了敏感脆弱的情感,走上生活与工作的正轨,但对前夫仍不能释怀,不准周围的人提他的名字。 人生如戏,确实没错!离婚后我们没再联系,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小的香港娱乐圈里竟然也一直没有遇到过。 有时想想,真是缘分尽了吗?


只有一次,很戏剧化,我和邓光荣夫妻一起在海港城自动扶手电梯上,海港城两条自动扶手电梯并列着,一上一下,郑少秋刚刚在我们身边经过。邓光荣先看到他,很自然地打招呼喊“阿秋”。


我看过去,郑少秋刚好看过来,顺口就问:“女儿呢?”


我说:“在加拿大读书啊!”这时,我们已擦肩而过,我没有回头望他,我想,他大概也没有回头。


人生就是这样,好多事过去就过去了,好像两个人擦肩而过。你说没缘分吗?不是。有缘,但又各有各的方向……


肥肥:女儿是我病中的灯塔


夫妻间的情感可以淡去,但父女亲情不可磨灭,女儿欣宜对她父亲很有感情。


前年她毕业时,阿秋在毕业典礼上突然出现,女儿开心得不得了,很激动地搂着父亲合影。我看着女儿激动的神情,突然很感动,觉得自己应该感谢郑少秋,感谢他让我看到了女儿真正的笑容!


2006年,是考验我和女儿、难忘的一年!


8月底,我在主持一次大型慈善演出后,紧急入住养和医院。当时的诊断是,我的胆管严重阻塞并且发炎,立即做了胆管疏通手术。


不料,手术后病情急速恶化,后来医生诊断问题出在胰脏,是罕见的胰脏肿瘤。


9月初,我被转到玛丽医院,经过精密详细的检查后,院方为我进行了连续38小时的大手术,从胰脏上切除了重达6磅的肿瘤。


由于我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再加上心脏有毛病,当时的情况很不乐观!


女儿是我在生死一线间的灯塔,她在病榻前守候我20多个日夜,并与她的爸爸悄悄沟通,让他到医院来多次探望我,还费尽心力对在加拿大的95岁外婆隐瞒我病重的实情。


鬼门关走三回 病情奇迹般好转


11月4日,从胆管阻塞到胰脏肿瘤,再到糖尿病并发症,我在鬼门关前转了三次后,竟奇迹般顺利出院了! 回到家中,女儿赶忙为我的大床换上舒适的床垫。我们母女俩躺在充满阳光香气的床头,哭了起来。


几天后,女儿在博客上写道:所有关心、惦记妈妈病情的朋友们,非常谢谢你们陪伴妈妈走过这段风雨路。你们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妈妈 的……


看到女儿的留言,我泪眼模糊,只觉得那个胖胖的、爱哭的小女孩长大了!”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