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嘭……”、“嗞……”前天早上8点,下了一晚的雨刚停,慈溪青少年宫路上接连的两声巨响,在这个湿漉漉的气氛里听起来格外刺耳。


撞击声加一声刹车声!当时,有不少人跑到了外面,看到了下面的一幕:一辆黄色甲壳虫由北向南停在人行道附近,它的左保险杠附近压着一辆摩托车,在甲壳虫的旁边,一辆出租车撞倒了一个人!


伤者被路人救出后送往慈溪人民医院,但遗憾的是,他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然而,让人更加震惊的是,这并不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而是一个冲动后的恶果。


摩托车被甲壳虫撞出了六七米


死者叫叶永青,38岁,慈溪人。前天早上8点多,由于台风的缘故学校停课,他就骑了摩托车送11岁的儿子去上培训班。


送完儿子,他在路边的报刊亭买报纸。这时,有一辆黄色甲壳虫从他身边开过。下了雨,路面有积水,车开过时溅了叶永青一身水。


“被水溅到后,他埋怨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说,你这个人怎么开车的,就不能开慢点。开甲壳虫的人听了大概也很不高兴,两个人就吵了几句。”一位目击者说。


“后来,那个人就开了摩托车在前面走了。可是没想到,车里的年轻人还不肯罢休,他说了一句‘信不信,我花两三百万撞死你!’就踩了油门跟了上去。”


在离报刊亭50米距离的“六加一”餐饮店前面,甲壳虫从后面撞上了摩托车。


“我看到摩托车大概被撞出了六七米。被撞后,摩托车上的人马上就朝我这边飞过来,我根本来不及避让……”慈溪三北出租车公司的鲁经理向记者转述了出租车司机陆师傅的话。


虽然陆师傅对这场车祸不承担任何责任,但他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发生的一切。昨天,他关了手机,想在家里安静安静。


最好的兄弟走了


车祸发生后,人还在车下,周围的人都来帮忙,10多人一起抬起了车前胎救人。陆师傅试图打电话报警,可手已经有些抖,拨错了好几次。一家化妆品店的老板帮忙打了120。


人救出来后,陆师傅赶紧拦下一辆出租车,把人送到医院。


“他本来送完孩子,是要到我这里办点事情的。出事前,他刚和我通了个电话,说跟人家发生口角了。”叶永青的朋友施先生说。


10分钟后施先生到时,只看到马路上有一只旅游鞋,还有一辆摩托车倒在地上,仪表盘、大灯什么的已经全散架了。他一下子蒙了,马上跑到边上的商铺里核实。


“当确定是他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一边往医院赶,一边打电话给其他朋友。”施先生赶到医院后不久,医生宣布叶已抢救无效死亡,他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18岁开始就一起打拼,20年了,他一直是我最好的兄弟,每天就算不见面也会打几个电话,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嫂子也一直昏迷,现在还在挂盐水。”


“肇事者太没人性,他的一时冲动把一个家给毁了,一个11岁的孩子就这样没了父亲。”叶永青的朋友陈先生痛心地说。

结果:陪了90万,轻判15年!

观点:沸沸扬扬的甲壳虫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了,但从宣判结果来看,这一切远没有结束!故意杀人,居然只判了15年,不知道依的是哪条法律?法院解释说:孙撞人并没有主观撞死对方,是对面的出租车导致了对方死亡。真是可笑:“如果一个人被人从30层楼推下致死,法官是不是可以说,其实他不想杀死对方,是水泥地杀死了对方呢?”法官又说:孙自己打了110,投案自首,按律轻判。呵呵,众目睽睽下,你不自首,还能跑掉?我看不明白中国的法律,就象银行ATM机案给了许无期一样,如果银行少给了钱似乎是不负责的---前提是客户以离开柜台。中国的法律是不是有区分对待的呢?

孙书要花300万,法院判了90万,但孙背地里上下打点的钱也许真有那么多吧。

我们以后还敢上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