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诺曼.普林斯晃了晃脑袋,不知为何面前的麦克.郎对于金钱的这种热望,总会使他想到自己的父亲。

现在的情况是他得了帽子省下了100美元,而他们两个人得到了机会,或许他们真得能生产出射击协调器也说不定呢!

由于商业头脑的遗传及没有白念的工商管理的课程,他知道那会代表成千上万的法郎,尤其在现在这种德国飞机压力极大的情况之下,协约国飞机损失极大的时候。

至于如何办,他是没打算去管的,自然有父亲在巴黎的办事处来管这件事,只消发个电报就是他全部要做的事情了。

诺曼.普林斯离开之后,唐云扬除了和麦克.郎坐在一起抽烟而外,就没有其他的事好干了,两个人坐在野战医院门口,一起吹着9月里的带着潮气的冷风,听着帐篷当中不时传来的痛苦嘶喊声。

唐云扬更多的是沉默不语,一个陌生的世界当中,对于未来总会稍稍有些惶恐不安,似乎随时会发和一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麦克.郎坐在一溜沙包上,两条长腿叠在一起,显得惬意而舒适。他和唐云扬的谈话内容,从来不曾离开未来的所谓生意。

从谈话当中唐云扬得知,现在为法国政府服务的中国劳工,并不是中国政府派的。

因为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参战,派遣中国劳工,那是中国参战后的事情,现在这些人是法国领事管在中国招募而来。

“听说了,这些家伙不好管,有很多都是帮会成员。听说他们到这里来的原因,大多都是因为某种原因在中国混不下去了,你说将来真的用他们的话我们工厂能赚到钱吗?”

当他扭过头的时候,却发现唐云扬已经站起来,似乎在迎接谁。他支起身子去看时,也连忙把架得老高有腿放下来,疼痛使他呲着牙,尽管如此他还是敬了个礼。

来人是那个没收了唐云扬武器的,拉菲特小队的指挥官乔杰斯.塞诺特,而且身旁跟着人,手中提着那枝毛瑟98及装着毛瑟1912式7.63mm手枪的木盒,另外就是唐云扬取自三名德军身上的枪弹。

他望着唐云扬说了一连串的英语,唐云扬自然听不明白,一旁的麦克.郎为他翻译道:“通过审讯俘虏,已经证实了你的行为。指挥官先生说,一个士兵在战场上没有武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通过他的解说,唐云扬明白了这位法军上校的意思,而自己从抓来的俘虏以及抢救回伤员的行为得到了他的认同,在他的眼中已经不是什么麦克.郎的听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位法军上校的眼中他是一个战士。

唐云扬立正敬礼用英语说道:“谢谢,长官!”

估计是因为言语不通,这位法军上校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仅仅是向唐云扬回礼之后,稍稍点点头。然后,向着麦克.郎又说了一连串的英语,便率领着自己手下离开了。

唐云扬有些惊喜的看着手中的毛瑟98及驳壳枪,内心之中充满某种激动。这两枝枪无论步枪与手枪都比现在法军装备的左轮及三发弹仓容量的步枪好太多了。

“喂,知道他为什么给你枪吗?”

唐云扬抬起头,看着麦克.郎反问道:“怎么,难道不是因为我英俊?”

麦克.郎动作飞快的向四下扫了一眼,才俯下身子低声道:“上校先生说接伤员的救护车一会就到,我们可以离开这儿回城里的医院去……这是个好消息呀!而且据上校先生说,由于那些俘虏,有可能会奖给我勋章或别的什么……”

随着麦克.郎连续不断的说话,唐云扬不禁抬起头看了一眼野战医院的帐篷,心中微微有点可惜。

他可是头一次同这样有着一头金发和漂亮的蓝眼睛的美女如此接近,即使在咸阳机会执勤的日子里,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麦克.郎这位朋友显然是值得救的,除了懂中文之外,他还有一棵相当敏感的心。

顺着唐云扬的目光,他朝帐篷飞了一眼,转过身来向已经装模作样开始擦枪的唐云扬低声道:“噢,你想认识她吗?我可以帮忙的!不过很可惜,她可不会说中文,所以你要好好学习英语才行!不会说情话可是件糟糕的事情!”

“想认识她吗?”唐云扬问自己。

不事想认识是假的!遇到美女,正常的男人除了多看几眼,可能都会想象一下自己牵着她小手潇洒的模样。

然而,唐云扬很快想起她那堪称美丽的蓝眼睛中闪过的施舍的神色,那是仅仅是对他还是对于所有她见过的中国人,还是什么……?

他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甚至都不知道明天该到哪里去!这种事?你还是不要给我介绍了!”

说罢,唐云扬失去了谈话的兴趣。

他抬起头看着天边的浮云,他想到的不在是什么美女。他想到的是此刻,多灾多难的祖国,和一战当中作为参战国派出几十万劳工,战胜之后却又被小鬼子们完全抢夺了胜利果实的中国。

“或者,是一切该被改变的时候了。”

唐云扬看着天边的浮云,仿佛在对自己说话一般。

随后,他的注意力很快回到手中的毛瑟98上面去了,在跟着麦克.郎乘救护车离开这儿之前,他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杰克,能帮我找一块擦枪布以及一些擦枪油来吗?”

当他抬起头时,却发现麦克.郎脸上的笑容明显不怀好意。

“唔,不想认识吗?是真的吗,你还是个男人吗?……啊,别担心,如果你信仰上帝的话,就祈祷吧,祈祷会是她作为随车的医生把我们送向后方。”

对于麦克.郎这个会说中国话的美国人,唐云扬简直不敢相信他真得有西北人的血统,有些无奈的问道:“喂,杰克你到底帮不帮忙?”

“好吧,我去找找看吧!”说罢,一瘸一拐的麦克.郎并不需要唐云扬的搀扶,一个人仿佛溜湾一样走了。

“乐观、对于金钱渴望、而又有极强的自尊感,这就是在美国成长起来的第二代中国移民吗?”

唐云扬带着满脑袋的胡思乱想,一面把两把枪拆成了零件,一面等着麦克.郎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