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平凡的军队生活(一)

其实所有当过兵的哥们都知道,当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种兵是一个在外人眼里神秘的职业,那不过是受各种文学作品的影响而已。特种兵是什么?如果按军中普遍认为:所有非常规兵种都可认为是特种兵,包括部分文职官兵甚或文艺兵及医务兵在内。而大部分人心目中的特种兵是那些体能超常、战术精良、以纯粹杀人和破坏为职业的大兵。

如果是这类特种兵,不好意思,我还真没接触过,必竞我也只当过五年的普通大头兵而已。

先说我当兵的原因:我家老爷子认为我这人大专毕业后无所事事,在一个小算机公司混不是一个事,并认为我太脆弱,从身体上到精神上都是。说明一下,这是公元1989年底的事。巧的是当时我们师租了我们研究院的招待所的房子作三产办事处,而我妈妈则当时正是负责招特所、职工食堂和幼儿园这一块。因为所以我就成了这一年的兵,虽然我有轻度扁平足,眼睛也近视,当年好象是0.6和0.5?记不清了,至于现在就不要提了,常年对着电脑的人眼睛能好到那去?

新兵第一件事当然是进新兵营,所以咱们先说说新兵营。

其实新兵生活并不象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多姿多彩,内务、队列、纪律教育,不外这些个事而已。至于新兵的中的刺头,别说,真没见着,首先,那时召兵城市兵没几个,大部是农村的老实子弟,大概能占所有新兵的中的百分之六、七十,而农家子弟大家知道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实诚人。真正的混蛋在政审及家访中就基本上被淘汰了,偶而一两个漏网之鱼也起不了多大的风浪。有些人认为兵要热血和激情,如果文学作品无可厚非,但在现实中军队是一个最讲纪律的地方,热血和激情只能是最大的不安要素,没有那个主官会喜欢一个独特立行的兵,实际上象电视上那个许三多那样个性的人才是大多数主官喜欢的,战斗素养可以后天养成,可一个先天就能极度遵守纪律的人却不多。

训新兵的班长其实都很温和,打新兵的事没听过,反而后来成了老兵到是见过警卫班的打二年以上的兵,但打一年内的新兵真的从来没听过。当然了,训练时实在有些兵动作太过分被冲着屁股踹一脚的也不是没有,不过不会太重,班长的踹人的功夫好练过一样,力量拿捏极好,踹倒的没有,最多就是踹的你前冲一步而已,踹伤更不可能。不痛,很丢面子却是真的。

每天三大样,内务、队列、思想教育,至于战术那是以后的事。

先说内务,提到内务大部分人最熟悉莫过彻被子,这个字没错,我们就是叫“彻”被子,至于为什么这叫,到了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其实被子不过是众多内务中的一项而已,其它如和彻被子最近的床单铺放,军服的叠放、军帽的摆放,直到口杯、脸盆、毛巾、鞋子直至每个室内打扫卫生用的扫帚、抹布(没簸箕,很奇怪的事,不知道其它兄弟部队是不是这样),反正这么说,凡属于你住的那屋里的所有东西,都得有一定的地方、一定位置、一定方向、一定顺序,一但放好,没有班长的放话绝对不能动、不能出错、不能……,这也罢了,可怕的是,从被子到抹布,新兵连三个月我们重来没弄对过,班长、排长、连长总能给你找出错来,接着就是没完没了的重新摆放,其中最难的是被子,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大家一提到内务就能想到被子的原因,其它如口杯的摆放,只在有两三个兵拉上一根线,几分钟就可搞重象模象样,至少不会出太大的错,顶到天是一不齐,当然这个不齐不是我们能看出来的,那是有一双火眼金睛的班长、排长们的专利,我们是菜兵,看不来才是正常长的。脸盆之类也是如此,不过一个齐字而已。但被子不一样。

彻被子难,新被更难。军被的质量极好,到现在为止,包括我结婚时一千数百大洋购置的被子在内都不如我那床军被盖的好。

彻过被子的兄弟都知道,老被子上面已经被彻出了线,叠起来非常方便,抚平起角因为有老线在,非常容易。可新被子不成,上面没有老线,每次彻的时候都得新找线,尺寸距离极难拿捏,掐线起角更难。新兵时班长教彻被子都是用他们的老被子作示范,没有三分本事根本不敢用新被子演示。新兵不知道,看着自己被子再看班长的,没人能抬起头来。再后来各种道咱途说的歪门外道开始流行,那来的现在已说不清了。最著名的三大招是:一、被子上喷水!!此法立竿见影,极为有效。被子潮了后,(不,不能说潮了,因为大部分新蛋子掌握不好,能给你在被子上喷上半水壶的水,跟被小孩尿了床的被子有异曲同功之效。)极容易就可以拍平拉展,自然容易彻。可后果极为严重,想象一下,一晚上被子是潮……湿的,时间是二三月,那个滋味……,不好形容。此法被班排连知道后,作案人员被臭卷了三天,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三天每天的早操前及晚点时都会有“长们”骂人,印象深刻。后来知道,我们所在的那个团的团长是有名的爱兵如子,这种法子在其它部队可能不会被骂,没准还会受到表扬之类,但在我们那是绝对禁止的,这些以后还有一个故事。

第二大招是:放木板!二大一小三块三合板或胶质板,向被子里一塞,被子的基本形马上就能体显出来,其它边边角角认认真一点就很容易弄出来。不过些法难度太大,主要是新兵营里,你连一块硬纸板都难找出,那叫一个干净!(几百号兄弟一天两遍卫生啊!)况三块大小合适的木板?这一招只有那些特有办法的极小一部分城市兵做到过。好象整个新兵营能拿到些道具者不超过五人,其它大部分人知道此法也只能“望板兴叹”。不过,此法被一连长发现后与喷水法一样被取缔,理由是弄虚作假,很严重的一个罪名。不过后来见连队里还有人用此法,“长们”好象不怎么过问。

第三大招:用尺子比着叠。此法说起来很有点源原,据传是一个很出名的经验,很多文艺作品中都用到过。不过此法在我们新兵营也仅仅是传说而已,因为找不到尺子,比木板还难找。(貌似尺子也不是制式装备)所以营里除一盘百米卷尺外连一把学生用的米格尺都末能找见,后来此法无疾而终。后来向老兵问及此事,老兵曰:“扯淡”。

至于被子还有一事最让我们这些菜兵恨:新兵营第一个周日前,一帮子“长们”貌似无意和关心地提醒菜兵们,明天太阳很好,明天也不检查内务,把被子在太阳底晒下:卫生、干爽,一股子太阳味,好处多多啊。

第二天,周日,果然无人查内务,太阳极好,菜兵们兴高彩列地将被子晒满了一院子。晚上被子上果然有一股子太阳味,舒服极了!!

周一,起床,早操,内务……傻眼,用了一周时间,已被彻出了一两分模样的被子,怎么彻怎么象极了面包、馒头、包子……等等一切柔软、膨松的球状物。而此时一帮子“长们”一脸扭曲的、丑恶的、不堪的、幸灾乐中的偷笑状将我们一顿的臭卷加挖苦,一营菜兵貌似无一人幸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