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知会不会给删帖)

回家的第二天,我准时在6:20起来了,因为我听到了起床号声。老婆很生气,因为我的动作将被窝里的热气给抖到了外边---我还是习惯一下将被子掀开来。老婆说起那么早干什么?又不是在部队。我当时正在穿上衣,楞了一下,马上又感到一种奇怪的情绪袭来:我一下子又躺倒在床上。

又睡了很长时间,老婆不知什么时候上班去了,我百无聊赖的穿衣服。室外的阳光隔着窗帘也很亮了。

匆匆吃过早饭,我无聊了,干什么?我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想到了我的父母,我出门走向父母家。

街上的人不多,今天不是休息天,很多商铺里的老板们无聊的看电视、看书、聊天。我一个人走在街上,突然感到很奇怪,我真的可以这样走么?不会突然有人提醒我注意容貌吧----我还有点半梦半醒。

父母家到了。我没有就进去,我驻足看起了房子,我真的很久没有观看过这房子了,每次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就连门口的那一颗老槐树也显得有点陌生了,我小的时候甚至就天天在树上树下玩,但是现在陌生了。

我敲了门,母亲开开门看见是我就很高兴---虽然知道我近期回来,但是不知道我那一天回来:你回来啦?吃饭了没有?

吃了,我昨天来到半夜1:00,今天过来看看。

快进来,快进来,老头子,儿子回来了。

好来 爸爸从房子里出来,搓着手,笑着,回来好 ,没吃饭吧,吃点面条?

吃过了。我笑着,我从当兵以来第一次的亲近的笑着。以前我见到父亲也是笑的,但是当时我是以一个成人的、一个事业有成的身份,但是现在我不这样感觉了,我是来看我的父母,我是来寻求温暖的来了,所以我笑着,笑得就像是久不归家的孩子见到了父母的样子。

都坐下了,大家都没有说话,我过去将电视打开,电视里灯红酒绿的男女转来转去。母亲说话了,不去了么?

不去了。

回来有去处么?

。。。。。

你看你,说什么呢?爸爸打断了妈妈的话,孩子刚回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恢复恢复。

我笑了,我感到了温暖。

回来好,回来了就是一个开始,慢慢的就习惯了。那边都处理好了么?

我说是的,基本上没有事情了,就是还得跑一趟,还有些手续没办。

妈妈说,十来年了吧,你没在家过过一个好好的春节,今年好好的,我们正式过一个团圆年。

我有点笑不出来了。十来年来,我真的没有在家过个年,有几次都到了28、9了,部队又将我召回去了。

当然,当然,今年我们正式过一个团圆年。

我没有在说话,母亲家长里短的说开了,我哼哼哈哈的迎着,扫视了墙上的我的立功的奖状,就又看到父亲鬓角的些许白发。

我有个感觉,我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