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奇俗"骂社火":挨骂者被骂越狠越高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骂者头上一个龟灯上写着四个人名及种种“罪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村民反穿皮袄手拿喇叭开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常村村民骑着马到东常村挑骂


奇俗骂社火挨骂越狠越高兴


三门峡灵宝,东、西常村骂社火表演现场。每年正月初二到正月十六,东、西常村的村民就敲锣打鼓,交替前往对方村子里指名道姓地挑骂。被骂到的人呵呵笑,被骂得越狠越欢喜。这种大俗大雅完美结合的社火被誉为“天下奇俗骂社火”,2007年


还被评为河南非物质文化遗产。记者 范新亚


及至元宵,耍社火在各地进入高潮。 然而,在三门峡灵宝市阳平镇,东常村和西常村世代相传的却是“骂”社火。骂是其特色特点特征,骂是批评指责讽刺,骂贯穿斗文、斗武、斗巧、斗富、斗丑全过程,为外地社火所不具备,所以被誉为“天下奇俗骂社火”。


从正月初二开始,两个村子的人开始敲锣打鼓,交替前往对方村子里指名道姓地挑骂,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六。只要反穿皮袄,就可以站在大鼓上骂对方村的村主任、社火头子,可以摆供烧香骂大姓的祖宗十八代,可以把萝卜削成男性生殖器形状往妇女怀里塞。


为什么被骂到的人呵呵笑,为什么不会伤两村和气?


社火表演中小丑念祭文,大骂对方祖宗


东西常骂社火源于灵宝市阳平镇轩辕黄帝采铜铸鼎原的荆山脚下,在被誉为200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西坡遗址东侧的东常村和西常村,处于豫陕晋三省交界处。“社火”亦称“射虎”,来源于古代祭祀社神,目的是驱逐鬼神,“春祈良耕,秋报社稷”。这种活动由宫廷传入民间,逐渐演变为乡村祭神、娱神、迎神的赛会,并加进杂戏、杂耍表演。


2月15日,记者乘车从灵宝市区西行20余公里,来到东西常村。


至中午,原来寂静的西常村道路上,不知什么时候挤满了小商贩,还有不少人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


午饭后,东西常村的社火表演队伍陆续赶往西常村村委大院里。锣鼓队、彩车、秧歌队、花锣鼓、杆芯队……扭秧歌的、小丑、上杆芯子的儿童开始化装。


杆芯子就是把5岁左右的儿童装扮成各种人物,固定在铁芯上呈现惊险优美的造型。以前芯人由人抬着或背着走,近年来多将铁架固定在拖拉机、汽车上。


6岁的东常村人雷诗玉被家里人打扮成妙龄仙女。她的妈妈说,小雷戴的银饰是奶奶传给妈妈,妈妈传给自己,自己又传给了女儿,少说也有80年了。


当地人认为,上过杆的儿童会平安、健康、聪明,都是争着上杆,而装扮他们的饰品、服装也都是自家的贵重物什。


表演开始后,3名探马骑着骡子开道,装束讲究,以传“圣旨、书签、令箭”的人为首。几名年轻人手持三眼铳、两眼铳开道,里面装土炮,以驱魔、开路、维持秩序。两位年纪较大的人手提大锣,走几步打一下,以示“闪开”。再下来是“东西常骂社火”的横额,20辆插“令”的摩托车。


这些表演与大家以前所见的社火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队伍最后面的很新奇,8名男女儿童抬着巨大逼真的男性生殖器模型,前书“八抬导弹”。一名赶牛的小丑反穿皮袄紧跟其后。


表演队伍从西常村到东常村,然后折回,在西常村的一片空地上举行祭祀活动。


一张带血的牛皮上附着“供奉张苏樊王屈贾六户之神位”的白纸。这6个姓是东西常两村的主姓,供品是猪头、萝卜和莲藕等削成的男性生殖器模型以及两头死猪崽等。


祭祀活动开始,鸣炮奏乐,穿着孝服的3名男子上香叩拜,呈祭品。主持人唱道:“进香烛,进纸箔,进美酒,进佳肴,进驴球,进牛鞭,进骡子巴子,进猪蛋,进猫上房顶狗求欢……陆地上、江河里、高空深山稀有的、又是粗又是长的传奇家伙进上堂……”


接下来,一名反穿皮袄的小丑绘声绘色地宣读祭文:“正月初九下午,不孝儿男祭于老水马之灵前曰:有时极度性来,常看骡马突突骚尾,求情求欢,生下三位不孝之男……”意思就是,孝子是神宗与骡马所生。


最后,以男性生殖器模型捅破“牌位”而毕。


晚上10点,骂社火在西常村举行。灯光之下,锣鼓之后,几个村民一个接一个反穿皮袄跳上大鼓骂赌博、骂不孝不敬、骂对方村干部。


结束时,一只纸糊的老鳖被三眼铳炸个稀巴烂,近旁树上的钟声响起。


骂人者反穿皮袄,表示自己是畜生野兽


64岁的屈思公是东常村的社火头子。他笑着对记者说:“你看的表演是综合了东西常骂社火正月初二到正月十六的所有内容,不过,只是走了程序,不丰富,只有正常的20%。”


东西常骂社火由骂阵、拜请、出杆、夜征四部分组成。


从正月初二晚上开始,两村想耍社火的百姓组成骂阵(俗称后场子),敲着锣鼓,响着土炮,到对方村挑骂。


骂家反穿皮袄,表示自己是畜生野兽,不是人,说的不是人能说的话,不能见怪。骂虚不骂实,专骂对方的社火头子,极尽捏造谩骂之能事,目的是激怒对方村答应耍社火。


西常村骂东常村的人员:“东常村七个队,为耍社火开了会,有的往前拉,有的往后退,七嘴八舌不配对,真真一村窝囊废!”西常村骂完撤退,东常村的百姓组成骂阵队前往西常村去骂:“西常村两道壕,婆娘女子没长毛,快填沟,快长毛,耍场社火瞧一瞧!”


男性生殖器模型在祭祀结束时会向对方村的妇女们怀里塞。“八抬导弹”是为了激怒对方村。纸老鳖上写对方村领头人的名字,是谩骂的一种形式。


这样来来往往,一直骂到正月初十。直到当天晚上东常村关帝庙的钟声被敲响。钟声一响,就表明两村正式耍社火。


社火从正月十一开始,正月十六结束。东起西落,交替进行三次,即正月十一下午东常村开始社火,晚上西常村去骂出牌子、彩杆方面的失误。依次交替,正月十六下午骂社火结束,晚上不能再骂。


拜请就是礼请对方村民来看社火。拜请队伍一般由探马开道,大约由200人组成,就像表演时的队伍一样。比如,正月十一下午东常村办社火。拜请队伍先到西常村转一圈,然后回村开始出杆。


夜征是耍社火的晚上,一个村向另一个村派出骂阵队,讽刺、挖苦、挑剔对方出杆的失误,骂贪官污吏,骂歪风邪气,骂地痞流氓,骂违法乱纪,语言简洁明快、尖锐刻薄、寓教于乐。另外,晚上还有竹马、船队、龙队、杂技等。


骂社火,是斗文、斗武、斗巧、斗富、斗丑。


每次出杆都要出牌子,每座杆都要有牌子,不过,牌子要求有一个字贯穿始终,并且与扮演角色相辅相成。第二天耍社火的村子会想办法压住另一村出的牌,此为“斗文”。“斗武”在以前是要把自己村里的武器拿出来让骡子背着展示,“斗富”是把村民贵重的东西拿出来比,“斗丑”就是看谁骂得有技巧。


在这里辱骂是一种敬重,辱之愈甚敬之愈甚


东西常村位于轩辕黄帝铸鼎原地区,南依荆山,北依黄河,一直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点考察区域。


据介绍,东西常骂社火始于黄帝铸鼎功成时。


著名考古专家许顺湛考证:黄帝部落的族庙和祭坛就设在铸鼎原上,黄帝后期的都城肯定就在铸鼎原周围。


灵宝当地有关专家认为,性,作为远古人类战胜大自然的唯一的力量源泉,受到先民顶礼膜拜。从铸鼎原一带的遗址中出土的一些表现性文化的陶制品可以证明这一点。而东西常村就位于黄帝时期的都城之下,远古的祭祀庆典使他们保留了一套完整考究的典式义章,而优美的自然环境、旱涝保收农耕时代相对富裕的物质生活,又使他们有能力将这遗风古韵一代一代地沿传下来。


当地散文作家张驼说:“这是一种大俗大雅的完美结合。在这里辱骂是一种敬重,辱之愈甚敬之愈甚;辱是形式,敬是实质。至于‘性’文化的淋漓展示,秉承的是远古黄帝时期的遗风。”


阳平镇镇长苏占谋说,东西常骂社火代代相传,挖掘创新,浓缩远古文明之精华,折射当代文明之光彩,大雅大俗美丑尽显,群众寓教于乐,其骂事不骂人给村干部以警示,跟不良风气作斗争,具有深远的现实价值和历史意义。“我们将在3年内培养2000人的队伍,使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传承和发扬”。


据悉,东西常骂社火在2007年被批准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