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春节征文活动][原创]-春节之离别篇

司命 收藏 59 347
导读:“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卿卿忘不了”,做神仙自有做神仙的不如意处,尤其是灶神,“廿四踩云去,初一戴霜还”,没错,朋友们哪,作为一个华丽的上部天神,一年中可以呆在天上的时间,也就只有可怜的一星期而已,情何以堪。 晨光如薄薄雾霭,从雕花窗棂里一格格地泻入,屋子里的摆设在逆光中,有一种透明的温柔。 这是一间小小的别府,在瑶池边占据了一个极佳的所在。在人间住久了,年来自是所得甚多。偶然奢侈一把,租上周公在天上的别墅,纵使被那老怪敲去三千两纹银对司命而言当也不在话下。 嫦娥还在熟睡。从昨夜躲过吴刚的监视,驾着五色

“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卿卿忘不了”,做神仙自有做神仙的不如意处,尤其是灶神,“廿三踩云去,初一戴霜还”,没错,朋友们哪,作为一个华丽的上部天神,一年中可以呆在天上的时间,也就只有可怜的一星期而已,情何以堪。

晨光如薄薄雾霭,从雕花窗棂里一格格地泻入,屋子里的摆设在逆光中,有一种透明的温柔。

这是一间小小的别府,在瑶池边占据了一个极佳的所在。在人间住久了,年来自是所得甚多。偶然奢侈一把,租上周公在天上的别墅,纵使被那老怪敲去三千两纹银对司命而言当也不在话下。

嫦娥还在熟睡。从昨夜躲过吴刚的监视,驾着五色凤车自月宫狂奔到这里,她一进大门就直奔卧室倒头便睡了。

贫道从没见过她这么贪睡,她将头埋在枕中,簪子也是我取掉的,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华丽地从枕上垂到了地毯上,我本想帮她整理一下发丝,手刚碰到她的头,就被她抓住了。

我以为她醒了,她的眼睛依然深合着,长长的睫毛在悸动。只是手抓得很紧,似乎要将她纤细的五指都压入我的手腕,那苍白的皮肤中隐约可见指节。

织锦的云丝被裹着她瘦弱的身躯,贴得很紧,她卷曲着身子保持着孩子在母亲子宫中的状态,象一只飞蛾羽化前扭曲的蚕。

我任她抓着手腕,顺势靠在她身边。我知道,蚕累了,伤心了,难过了。

嫦娥睡了一夜,身体一直都很紧张,一直到天明,我才感觉到她的身体慢慢变得松软。真正进入了熟睡状态。

我从她握紧的手中,将手腕轻轻退了出来,从手指到小臂已经麻木,那浅浅的红色握痕如一圈淡淡的玉红色手镯,带着她手的温度。

我的手轻轻抬起,想抚摸一下她憔悴的面容,怔怔地我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又缩了回来。

——没有人可以代替她面对离别的痛苦,即使是天上最美丽的神仙——嫦娥,也不可以!她只能独自面对。

拥有不老之身、不死之魂很好么?这三千年来我们一直在思索和痛苦地面对这个问题。神仙眷侣!呵呵,很美的称呼。“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话已经宽慰了彼此许多许多年了,多到人间苍海桑田,多到灶神已经被从墙上请到了房旮旯了。

而我们之间依旧只能保持着这种状态。

又是新的一年了,我已经看到人间华丽的烟花穿透了厚厚的云层在瑶池边华丽地绽放,原来天上和人间已经这么近了啊。

休休,去也。离别向来是无奈和不舍,她的面容渐渐在眼前模糊,神仙的一滴眼泪可以化成人间一场甘霖,这个欢庆的日子,应该让它阳光灿烂的。

期待吧,一年又一年,总是如此罢。三生石的传说,不是属于我们的。

司晨在催促了,啼声刺耳,新的一年。


本文内容于 2008-2-21 0:02:01 被ardar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