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放爱一条生路:写在“艳照门”后

[size=16]放爱一条生路


词曲:吕伟明


世界的起源是一个虚无

上帝呵一口气变成江湖

人类的命运本来很无辜

上帝偏偏种下一棵苹果树


我们在第N次的亲密接触

发现鱼饵的诱惑就是生理满足

如果拥抱的时候神情恍惚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感情太乱,视野一片模糊

一切并非归零却变成未知数

诺言太甜,青春转眼荒芜

今夜谁始乱终弃又毫不在乎


当最遥远的不是乌托邦而是幸福

当最诱人的不是品德而是处女的肌肤

当感情变成一块红杏出墙的遮羞布

当诺言变成一件潮流淘汰的燕尾服

当婚姻等价于钻石戒指加浪漫小屋

当越来越多的婴儿无法确定生父


世界和我们之间到底谁出了错误

是不是上帝对灵魂的安排过于仓促

是谁把世纪末的颓废带到世纪之初

天堂是一张偷欢的床不再是漫漫归途


不如给爱放一条生路

留一点纯真在心灵最深处

其实我们最需要的是一点痛楚

只要不让我们的触觉麻木


还是给爱放一条生路

在玉石俱焚的一刻后退一步

如果要我们选择最踏实的礼物

山盟海誓比不上一夜哭诉


完成于2008年2月18日20点30分。2008年的春节,来自香港的“艳照门”事件甚嚣尘上,竟成了比春晚更轰动的娱乐狂欢,也成了各国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很显然的,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的不是男女主角的知名度,而是一窝蜂的网络窥视者、浏览者和传播者。在神像倒塌的商业时代,人们树立了偶像,而推倒偶像的,恰恰便是树立偶像的人。

于是,便有了话题:到底每个人在这个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其实归根结底,从更深的层次探究,便是一个人与人之间确定何种关系的问题。

常常有这样的疑问:断臂的维纳斯被推崇为最美的雕塑,人们都懂得如何爱护这样娇嫩的艺术品。可是人本身便是一件更精巧的艺术杰作,人既然对雕塑都能无微不至了,那么人之待人又该如何?在2008年2月18日的晚间新闻里,黎巴嫩和巴基斯坦国内局势动荡、南斯拉夫不承认科索沃独立、美国在远东的空军力量换防、阿富汗再次出现自杀式爆炸惨剧,好象人之待人总是充满敌视与仇恨,人间的悲剧绝大部分起因于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紧张状态。“艳照门”事件也可以概括到这一类。

但是,一个“艳照门”充分暴露了国民整体道德底线的下滑。“艳照门”事件是面镜子,照出的不只是网民的好奇和猥琐,还有男女主角们自己的缺点。主角行为的不检点自有圈内风气的成因,但主角们所在的地位却使事件对社会公众之间有颠覆性的影响力。法律对隐私的保护能力有限,消弭不良影响,最终还得靠当事人自己去擦干净自己的身子。

联想起了美国诗人斯蒂芬·克兰,他曾提出了种种与人生有关的问题,作品有圣经风格和禁欲主义式的同情,他有一首诗这样写道:

我在路上碰见一个人,/他用亲热的目光打量着我。/他说,“让我看看您都有些什么。”/我依言照办,/递给他一件。/他说,“这个是罪孽”。/我递给他另一件。/他说,“这个是罪孽。”/我又递给他一件。/他还是说,“这个是罪孽”。/直到我递完,/他总是说,“这个是罪孽”。/于是,我高声嚷道,/“可我就有这些!”/他用更加亲热的目光/打量着我说,/“可怜的人儿。”

如果我们现在手里所有的全都是罪孽,那么我们纯洁的心灵和道德品质哪里去了?是这个世界错了,还是我们错了?无论是哪一个错了,我只想问:我们到底把心灵丢弃在了什么地方?

正因为如此的惶惑,所以写了这首歌,也选用了低缓的曲子相配,极似贝多芬的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


2008年2月18日夜[/size]TXSH

本文内容于 2008-2-21 9:24:41 被吕伟明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