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七号台风刚过,八号台风接踵而来,室外狂风着暴雨铺天盖地袭来,我坐在学校报名处,望着窗外被吹得东倒西歪的椰树,心想,这样大的风雨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吧,今天是研究生班报名的最后一天,我起身刚要收拾东西下班,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撞开,冲进一个女孩,手里拿的伞早已被风吹坏,浑身上下淋得透湿,她见办公室还有人,把伞往门旁一扔,径直朝我走来,匆匆地问道:“还能报名吗?”我见她下这么大的雨还能过来,心中诧异,瞪着眼睛瞧着她,感觉很面熟,她站在原地也愣了一下,四只眼睛对视着,都指着对方都叫起来:“原来你是...”


(二)


来人是琳,江西人,来特区已五载,自为半个特区人,认识她还是三年前的事,我的朋友娟,说是带我去上个什么传销课,硬把我给去了,到了一间大厅,前面一个高高的讲台,台上有个女孩,正带着台下几百号人挥臂高呼:我们要成功!我们要发财!那热血沸腾的样子,让我感觉好象在参加某个狂热的宗教会,台上那女孩,由于激动涨红着脸,散会后,娟叫了她过来,这时我才仔细看清了她,高佻个子,面孔略黑了点,看上去仍是几分清秀中,还透着一股稚气,她是娟的入会介绍人,也就是娟的上线,那时节,我对传销半信半疑,但凭娟的狂轰滥炸,我没动心,却认识了娟的上线-----琳。


和琳认识久了,常保持着联系,也经常会聚在一起喝喝茶,说说话儿,慢慢地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也渐渐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琳从江西某师范大学毕业后,分在了家乡一所中学当老师,看着许多年轻人下海,她也不想留在小县城,那颗不安份的心,使她走出家门,闯到了海南。琳刚上岛,由于自己社会阅历浅,且没有工作经验,找了几份工作都不理想,最后卷入轰轰烈烈的传销队伍,说起传销,她眉飞色,似乎第二天就可以抱个金娃娃,但看我怎么也不动心,也不说了,只常在一起聊一些理想,抱负之类的天南地北的话题,倒也有趣。


(三)


因为传销的违法操作,国家禁止了传销,不见琳,也找不到她,不知她上哪了,我正琢磨着,一日,琳突然来了电话,邀我出来坐坐,说是有事与我说,电话中,听她那种急切的语气,我以为出了啥事,便赶去了,在机场东的一家茶坊中,要了一壶咖啡,边喝边聊,琳说她不做传销了,现在是无业游民,和一台湾人住在一起,她向我说起这段时间的事儿:刚不上班那会儿,觉得挺闲,常去一家夜总会跳的士高,在那认识了一个台湾人,以后便与那台湾人一块去玩,混了一阵子,没想到那台湾人倒对她有意思了,常对表表心意,诉自己的一些苦衷:说妻子是家大公司总裁的千金,当初他还是公司下属的一名职员,结婚后,在丈人的力支持下,他起了自己的公司。靠自己的努力,生意越做越大,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但他妻子认为有功于她,觉得一切都是她所赐于的,在一起生活中,处处以指挥者自居,他早不堪忍受,正好,这次他和海南一家公司合作了一个项目,借口来了海口,虽说有苦衷,但又不想离开这个家庭,与其说是为了爱情,不如说是财情,权情,他和琳说自己十分苦闷,希望琳能与他一起生活,只要琳同意跟他一年,就在琳的户头上存入三十万,一年后,琳何去何从随听尊便,琳起初挺矛盾,又十分同情那男人,后来,不知为什么,还是和他同居了,住在海口的一幢别墅里。


琳停顿了下来,从桌上摆放的小碟里用银匙挑了一块方糖,放入咖啡,慢慢地搅动,她说:“虽然目前有吃有穿有钱花,但总觉得挺空虚的,也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来特区三年了,我一直为能成为特人而努力奋斗,我不想仅成为都市的匆匆过客,要想立足于这座城市,就得要储备足够的资本,但钱从哪里来呢?常听人说:趁着年轻攒个几年,就能储备到足够的钱去买房买车了,现在很多人下是在用时间去换金钱,而这房这车,不正是在用那几年的光阴换取的吗,我心里想,也就是一年的时间,至少可以减少我十年甚至几十年的艰苦奋斗。”


琳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继续搅动着咖啡,只是越搅越快了,眼睛湿润了.


我好象看见了她心中的不安,我望着她,盯住她的眸,说:“在特区有许多事看起来似乎不公平,不过也挺现实的。比如说,有时女人的容貌就是一项很实在的资本,一些女孩子,靠着青春,出卖着灵魂,几十分钟,或是几分钟所获得的报酬,足够一个普通打工仔辛苦一个月甚至更多时间的劳动积累,但你想过以后吗?当你得到了所向往的一切,住着自己的房子,开着自己的车,那又怎么样呢,你能心安理得地去享受这一切?有一天,霜染两鬃时,你又怎样和自己的后代讲述自己的进去,你能做到不会因为回忆自己的过去曾经有段走错了的路羞愧难眠?人最可贵的就是,当自己回过头来,看看所走过的路,能够问心无愧,虽然,有时金钱可以取代一切,或许也包括一些人的亲情,友情,爱情,便绝对买不来问心无愧。要想在特区发展,只有靠自己的勤奋,许多企业家就是靠自己的勤奋,智慧成就自己的事业,也建设了特区,我想一个人也只有用自己的智慧能力去创造一切,才会一个真正的特区人,才不会愧对一生。”


琳无言,默默坐了许久许久...


(四)


时隔两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琳,我忙拉了她在沙发上坐下,拿了条毛巾给她擦水,端了杯热茶过来,琳见了我也格外亲热,我有些埋怨地说:“怎么这么久未跟我联系过”


琳一边擦着头上的水,一边望着我说:”我去了一趟上海,”


她从身旁的包里摸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我接过一看,是个著名化妆品代理商,琳的名字后面打的头衔是经理,琳和我面对面地坐着,说起她的情况,自从那一次我和她谈话后,她想了好几个晚上,最后决定离开那个台湾人,台湾人当时要给她一笔钱,琳没要,跑到上海,在一个朋友的公司做文员,干了一段时间,跳槽去了本地一家有名气的化妆品公司做营销,由于业绩比较出色,被派来公司驻海口的办事处负责,做了一年多,摸出了一些路子,也懂得怎样去看市场,怎样去赢得客户的心态,觉得条件成熟了,


自己从家里借些钱,和另一个朋友合伙,开起店来了,生意做得挺红火的。


她说着说着,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显得很满足。顿了一顿,琳有些显得像过来人般地对我说,其实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就看你怎么去做,以前我为了圆一个特区人的梦,而走过了一段弯路,现在我明白过来了,只有靠自己坚忍不拔的拼搏,才能现实自己的理想,我经常感到自己的不足,在大学所学的东西不够,想多学些东西,多充实一下自己。在特区,不管你所处的地位怎样,经济状况如何,还是要靠自己去努力,金钱再多,总有一天会散尽,地位再高,总有一天会下来,知识留在脑海里,谁也夺不去,是自身发展的一笔真正的财富,也是适应时代变迁的一种需求。我看着琳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悟出了很多,几看来的特区经历,已经给她上了一堂生动形象的课了。


边说着话,手续办完了,琳拿着通知书,高兴地走过来,猛地吻了我一下,转过身飞快地跑出去,钻进车子,迎着风雨飞弛而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