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5/


龙少冰见施洛此时的惨状,顿时一股怒火冲上心头,怒火似要从双眼喷涌而出,双目寒光陡甚,撩人心神,令人望而脊背发凉。


七名黑甲人全都戒备的看着龙少冰,不由全都紧了紧手中的武器,这时,那弓手道“朋友,‘血豹门’现在处理一些事,请你先行避开,免得惹祸上身。”


原来这几人是血豹门的人,难怪如此嚣张,要说这血豹门,那可是大有来头,他们的门主“嗜血豹”应振凌,凭着一次隐藏任务所得的隐世密集——血豹刀法,挤进了武林高手版前五名,(高手版,玩家自己凭定出来的,并非系统所排。)一身刀法刚猛残忍,而使刀的一般威力大,速度比剑稍慢,但他却不同,血豹刀法中的精妙,使出来的速度丝毫不比剑客差,血豹刀法的名字便由此而来。应振凌本人不仅武功高强,性格残忍而且又极为护短,创建的血豹门实力也甚为强大,隐隐有突破第三大帮之势,一般人不敢惹之。


几人原以为报出“门牌号”对方便会知难而退,谁知对方竟然无动于衷,还冷哼一声,顿时,几人便觉被扫了面子。


“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去死吧!!”那弓箭手一说完,手中的弓箭立刻飞射而出,直取龙少冰眉心。


龙少冰轻蔑的扫了一眼,随手一剑便挡开飞箭,闪身向对方攻去。


对方见其攻来,也丝毫不慌张,六名剑客立刻迎了上去,顿时,虚空中剑影连闪,剑气四射。


龙少冰被六人围攻丝毫不显吃力,应对从容,身轻如燕,窜高纵低,攻守兼备,剑法又连绵不绝。


六人一交上手,立觉不妙,对方竟然如此厉害,本应占据上风的他们,此时竟反被压在下风,处处被动,苦苦抵御却又抽不出身来。


龙少冰那无坚不摧的宝剑“逆鳞”,剑气外放,以半圆的攻势,由下斜而至上,又旋转至后,连循不休,形成了无形的吸力,不让敌人脱离攻击范围,除非对方功力与之相等或超越,否则,只能受其牵引。


此时,龙少冰手中逆鳞一抖,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划向一个剑客的脖子,就在这时,一支弓箭向他背后袭来,龙少冰只觉身后一股破空啸声,不及思忖,攻势急转,看也看便顺觉挥出一剑。


“叮”的一声,龙少冰已然挡下一击,轻邹了下眉头,寒目深深的扫了一眼弓箭手。


弓手被之一扫,不知觉的倒退一步,等发觉后,气得满脸发红,自己何时被如此蔑视过,在血豹门中,自己可是响当当的八大护法之首“血狼”,谁不巴结他?就算在外面也没人敢轻视,如今,竟然被人瞪得倒退,他还有何颜面?不禁怒上心头,使出全部功力向龙少冰连射数箭。(血豹门八大护法:血狼,赤面,鬼祟,狂狮,嗑谙,鹌隳,仡戮,色颌,全在这里了,这八人以绝杀阵而闻名江湖,配合默契,变化多端,可惜今天倒霉遇到了施洛和龙少冰。)


这下,龙少冰顿时压力陡增,时时刻刻都要堤防弓箭的偷袭,虽不至于被制,但却也奈何不了对方。


“没想到这个战阵只加了那名弓箭手,便如此厉害,这血豹门果不负其盛名。”龙少冰心中暗道。


而那弓箭手此刻也甚是无奈,没想到这次碰上了个铁板,自己几人多次攻击都未能伤其身,心中不由暗想对方是何方神圣,也同时暗骂倒霉,怎么高手全让自己碰到了,原以为那娘们挺好对付的,没想到竟然死了个兄弟才制住,不由在心中又多骂了几句。


这时,血狼又看准了个机会,举弓准备射击,忽然,眼前呼的闪过一条人影,接着便觉脖子一痛,仰面向后倒去……


吴翔淡淡得看了一眼死不明目的血狼在三秒后化成了白光复活去后,才转身向因失血过多而昏倒在地的施洛走去,(说是昏倒,其实只是系统的一个被动触发,只要玩家身体虚弱到一定程度,那便会自动关闭玩家游戏中的视觉,听觉和神经系统。)吴翔看了下施洛,微微邹了下眉头,俯身为她点了几处穴道,为其止血,接着,身形一闪,两个起落间便插入几人的战圈内,手中寒冰剑轻挥,带起柔水似霜的轨迹,锋利的剑刃上下起伏,寒光阵阵。


“锵!锵!锵!”几次兵器交击的瞬间,便弹开剩余得六个护法,接着淡淡对龙少冰道“你先行一步,带施洛回落尘找若水,这附近就她一个高级医师能帮得上忙,晚了就来步及了。”


龙少冰闻言,回望了下不远处倒在地上的施洛,心中不由一痛,冷冰冰的脸上竟显激动神色,转身愤恨的瞪了眼敌人,接着对吴翔道“谢谢。”


便跃向施洛,来至她身旁,俯身微微颤抖的抱起施洛,虽然知道这只是游戏,但见施洛如此惨状,心还是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对不起,对不起施洛,我来晚了……”


吴翔几个闪身,快速在虚空划出几个折线轨迹,接着一旋,把几个敌人的攻击全卷了进去,然后剑身一颤,接着一震,震开众人。


“还不快走,发什么呆。”吴翔乘机淡淡的传音道。


龙少冰闻言一震,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愚蠢,赶紧抱着施洛一个飞身,施展轻功前往落尘……


吴翔见其离开后,更加专心的应敌,只见他把痴情剑法使得如火纯清,如梦似幻,漫天的剑影夹杂着凝结成霜的剑气,打得敌人狼狈不堪。


几个护法见吴翔如此厉害,心中不由暗骂倒霉,和那血狼一样的想法“今天见鬼了!怎么武林中的高手全让自己给碰上了。”


这时其中一名护法,赤面,对吴翔吼道“小子!你是想和整个血豹门作对吗!”不过虽是怒吼,却显得底气不足。


吴翔懒得听其废话,痴情剑法——销魂,配合着红尘逐浪,立马,吴翔的身形在半空变得飘逸起来,寒冰剑在胸前旋了个圈,以快如闪电之势,闪出一剑,带起阵阵“龙鸣”好似撕破虚空,在敌人未及反映时一剑贯喉,动作行云流水豪不呆滞,一个回收,抽出剑身,转而又是一剑向后刺出,挑开敌人的攻击,顺式一招剑断红尘,剑锋从敌人咽喉快速抹过,又是一人仰天而倒…………


(大家不好意思,网吧更新,时间很贵,就先更新这些,明天继续^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