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御寇悲歌 “一·二八”第一次淞沪会战 第九章 通电全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7/


(小风:不好意思啊!~大家,由于本章设计字数不够于是,多转发了几则笑话,请大家欣赏,谢谢!!~~~~~~~~~~~~~)

1月29日子夜1时左右,真如,19路军指挥部。

蔡延楷,蒋光鼎,戴戈三人同时站在电台旁,就“一·;二八”淞沪战事向全国各界联名发出通电:

全国国民、政府、各军师旅团长、各报馆、各级长官公鉴;日寇占我东北三省,版图色变,国族垂亡,最近更在上海杀人放火,浪人四出,极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不至,而且炮舰纷来,炉战队全数登岸,并竟于27日12时左右,在上海闸北公然进攻我军之防线,向我军寻拌,而但任闸北防御的我军第78师2旅官兵,在其旅长余汉谋上校的带领下坚决抵抗,并经激战全歼日军野春联队。光鼎等分属军人,维知正当防卫,悍卫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保种,我军当誓死抵抗,虽牺牲至一兵一卒,也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军人之人格,此心此志,质天日而昭世界。炎黄祖宗,在天之灵,实事凭之。

19路军总指挥:蒋光鼎,参谋长:戴戈,军长:蔡延楷;叩

************************************************************

19路军的通电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各地民间的声援电报如雪花般飞来,使的全国抗日情绪空前高涨。

最后就连军队高级将领如:刘瘛、陈继承、张力生、楼锦棚、蒋伏生等,也都纷纷发致电19军将领,表示声援,并愿为其抗日之坚强后盾。

至2月1日,19路军英勇抗击日寇,并全歼其一个联队的壮举已经传遍了全国,大张了中国人民的志气。甚至连已经“下野”的蒋老头也忍不住蹦出来大加赞扬。

而在全国抗战高潮的推动下,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官张治中主动向蒋老头请缨,表示要去上还前线抗日。最后蒋老头和何应卿(军政部部长)在全国各界的压力下不得不,将京沪、沪杭两铁路沿线的87、88两个师加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独立炮兵一团火炮营等合编为第5军,由张治中带领前去上海前线,到达后由19路军总指挥:蒋光鼎统一指挥。

而在蒋老头还在磨磨蹭蹭的时候日军军部已经派来了增援上海的日本最精锐的部队之一的陆军第9师团1万多人,上海的形势一时间变的扑朔迷离。~~~~~~~~~~~~~

************************************************************

再转贴4则笑话:)

(1)往芝加哥机场的公路上行驶着一辆出租车,车上乘坐着一个日本游客。这时,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日本人喊道:“瞧,丰田!日本制造!多快呀!”过了一会儿,又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看,尼桑!是日本制造!太快啦!”又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嗨!是三菱!日本制造!快极啦!”出租车司机是百分之百的美国人,看见那么多日本车超过自己的美国车,加上那个日本人张狂的语言,不免有些恼火。出租车驶入机场停车场,这时,又一辆出租车超了过去。“是本田!日本制造!快极啦!没治啦!出租车司机停下车,没好气儿地指了指计价器,说道:“150美金。”“这么近就要150美金?!”“计价器!日本制造!快极啦!没治啦!”

(2)天,联合国在开大会,在场有各国的代表都想发言......大会主席是个英国人,当大家竞相想争取发言权,日本人就举手啦....主席说:你可以说啦!,日本便机哩瓜啦的说了一堆话.......但主席开口:你能不能说英文啊?日本人说:我就是在说英文啊..!!日本人又继续说啦……此时主席又说啦:你能不能站起来发言啊?日本人说啦:我已经站起来了啦..........

(3)一个人给日本人商人打电话说:“我找太郎先生。”接线员说:“对不起,他上周去世了。”第二天,这个人又一次打电话,想跟太郎谈一谈。这次接线员有点厌烦,说:“我一直在告诉您他上周去世了。您为什么还要打电话呢?”那个人说:“因为我就是喜欢听这件事。”

(4)一个日本人在中国一家饭店里吃饭。当侍者端上一盘龙虾后,日本人问道:“请问你们怎样处理吃剩的虾壳?”“当然是倒掉啦,”侍者道。“NO!NO!NO!”日本人摇摇头说,“在我们日本,吃剩的虾壳就送进工厂里,做成虾饼,然后再卖到你们中国。”一会儿,侍者又端上了一盘水果,日本人指着其中一个柠檬又问:“请问你们怎样处理吃剩的柠檬皮?”“当然是倒掉啦,”侍者道。“NO!NO!NO!”日本人摇摇头说,“在我们日本,吃剩的柠檬皮就送进工厂里,做成果珍,然后再卖到你们中国。”结帐的时候,日本人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笑着问侍:“请问你们怎样处理吃剩的口香糖?”“当然是吐掉啦,”侍者道。“NO!NO!NO!”日本人摇摇头,得意的说,“在我们日本,嚼过的口香糖就送进工厂里,做成套套,然后再卖到你们中国。”侍者不耐烦的问道:“那你知道在我们中国,如何处理用过的套套吗?”“当然是扔掉啦,”日本人道。侍者摇摇头说:“NO!NO!NO!在我们中国,用过的套套就送进工厂里,做成口香糖,然后再卖到你们日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