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浮生半日闲!

公园,鱼塘,我,鱼。


春风吹得撩人。


春风带起的微波,让鱼线像地上的蚯蚓一样,弯弯曲曲。鱼浮也跟着一起一落的,像一个丑陋的脱衣舞娘,随着那讨人厌的音乐,肚皮已经不再紧绷,隆起的那个一团二团的东西,还在那儿光着身子显摆,看着就让人恶心。


我蹲在太阳可以晒到的地方,眯着眼睛,盯着鱼浮子,我保持这个动作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


春节后的公园,,春风吹散了那些为了哄小孩子而粗制滥作的东西,感觉不到半丝美感,在春风袭来的时候更加的丑陋和低俗。只有那随随春风而绿的柳条,和我身后那片情人林,还有些可看的味道。


我挪了挪身子,以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因为这样蹲着,我的两条腿真的是受不了多久的。怀念起我的那精致的马扎,年前去青海会客户,电力处的那个死胖子计划员在拎走了放在后备箱内几瓶五粮液和几条苏烟的同时,那双鱼泡眼瞄上我这个一般随车而代的钓鱼辅具--精致的小马扎,你说你那连山上草都很少长的地方,要那玩意干吗?


远处湖中心有几只鹅在那里划着水,很平和,不像鸭子,总是在那里嘎嘎地叫。我有一种想掐死它们的冲动。一会儿等公园快下班的时候,我上前逮到一个,把它的脖子用力一掐,喀嚓榷断,不让它发出一点声音,然后把它的脖子打个结,扔在我车后头。我合计了一下,整个过程应该不会超过一分钟,当然,是建立在我能够一把就逮住一只鹅的基础上,接着我应该躲过其它鹅的攻击,与此同时我还要做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掐断鹅的脖子,不能让它发出太大的声音。这些个鹅个个都得有十多斤,胖得可以,动作应该不会太灵敏。


鱼浮子动了,动作很大,一下子就拉到底,然后就沉在那里不动。KAO,又是这样的小鱼,我恨我深深地恨,当鱼浮再次有一点点动作的时候,我迅速的拉起了竿子,果不其然,又是一条,五厘米的小“罗汉”。这已经是第九条了。我无语。捏着鱼肚子,用力一拉,直接把鱼钩从它的嘴上拽出来,把它的嘴撕破,然后用力地向我的左前方水面扔去,小鱼啪的一声,溅起一点点的水花,不过随即就让风给带入了下一个波纹。这样,这条鱼,只能再活二天,它的嘴已经破了,不再具有觅食的资格,只能凭着自己的耐力,再撑个一天二天,最后跑不动了,让大鱼吃掉,或着死在水面上。


我站起来,伸伸了懒腰,感觉到有些寒意,看着太阳已失去了午后的劲头,慢慢的变成了暗黄色向雾云内躲去,今天就这么过去了?今天用的鱼食是楼下卖“火烧”的老板娘给我的,看我拿着鱼竿下楼朝车走去,哟,去钓鱼呀?来,还要面吗?怎么样?我这个面不错的吧?我笑笑,谢谢你了,再给点吧。话还没说完,她已经扯了的团面用个塑料袋包好,放在我手里了,对着我笑,够了吧?我说够了,谢谢。


以前钓到鱼都会给她二条,反正我们家也也吃不了。孩子们也很少回家,我是个难得一星期在家吃两次饭的人,其实她的面一点也不好,和面的时候加了油的。反正我用她的面的时候没钓上来几条鱼,钓上来的,也都是小鱼。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也没有再去花鸟市场再去买点蚯蚓,心想就用这个钓吧。唉,今天看来这个老板娘是白高兴了,我什么都没有钓到。嘿嘿!


有电话来了,一看来电显示,知道是和我同一个单位的另一个部门绰号叫“二球”同事打来的,


钓鱼呢吧?


我说恩那。


呵,我就知道,打你办公室没人接,我想你不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就在钓鱼。我听着这么静,猜你就在钓鱼。


我说是呀是呀,有什么事吗?


他好象一点也没听出我语气中的不开心,继续大声的说到,怎么样?收获不错吧?晚上我来安排,去鱼馆。


我恨恨地说,一下午,毛都没钓到。


什么?他在电话那边大声的叫道,什么?一条鱼也没有?KAO,大海这家伙这个处长怎么当的?这么大个公园,一条鱼都没有让你钓着?不像话,我现在打电话给他。叫他晚上安排,赔偿你精神损失。KAO.白忙活半天嘛。好,好,你等我电话。啪,挂了。


我看着那荡漾的水面,嘘了一口气,收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