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雪灾是大自然的警示

雪灾是大自然的警示


丁亥年年底,发生在长江流域的这场雪灾震动了中国,应急机制,抢险救灾,子弟兵出动,互相支援,恪尽职守,慷慨捐赠,分享最后一个馒头的同舟共济的团结友爱,在危难时刻中华民族以坚忍不拔的精神,充分表现了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一句发自肺腑的口号“当冰雪冻裂大地,让我们彼此取暖。”足可惊天地,泣鬼神。


雪灾正在过去,大规模抢险救灾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灾后重建工作业已展开,然而我们却不能沉溺于战胜灾害的喜悦,此次雪灾造成的巨大损失尚在其次,而灾害中电力系统的瘫痪,铁路的瘫痪,公路的瘫痪,庞大春运旅客的滞留,火力电站燃料告急,……都是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如果这是发生在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战争时期,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因此,对此次雪灾进行认真的总结,重新检讨和验证我们发展战略;根据中国的实际,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发展需要,实事求是的重新审视我们的强国战略,坚持和发展成功的策略,去除错误的策略,改进不完善的策略,这对于我们民族的崛起具有不可替代的重大意义。雪灾是大自然对我们的警示,我们绝对不能轻漫这个警示,否则将是犯罪。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认真思考大自然灾害警示的优良传统,我们必须发扬这一优良传统。


雪灾给予了我们那些启示呢?。我想我们不能再去轻信那些西化“精英”了,他们的点子所带来的各种恶果和隐患早已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反感和愤慨了,而且在这次雪灾中也带来了极其严重的损失。当然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然而这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就是精华也是要作一番中国化的工作,然后才能“洋为中用“的;否则那就是灾难,近现代史上的“洋务运动”、“王明路线”等等就是如此。


从雪灾的启示中,笔者对自主创新国策和国防总体战略进行了如下的初步思考,与大家共同探讨:


先说自主创新。


雪灾中由于结冰致使大量的高压线倒塌,从而导致大面积地区断电。然而据《西安晚报》 :“本报宝鸡讯 (记者 郭欣)……宝鸡市供电局于上世纪70年代,组成技术攻关组,自主研发并实施了‘带负荷融化线路覆冰技术’,这一技术主要是利用线路本身,通过自耦变压器升压后在双分裂导线形成回路,产生电流,通过导线发热自动融化覆冰。1984年,宝鸡供电局在秦岭深处成立了全国唯一一家融冰站。起初,还需人工到现场观察线路覆冰情况再进行融冰。几十年来,这一技术更加完善,如今在融冰站内通过微机监控系统,可随时掌握线路覆冰情况,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进行融冰操作。……”


可是这一技术却没有能在全国推广,因为长时间以来,一些人的眼睛在西化“精英”的蛊惑下只盯着外国,也就是西方,似乎一切都是人家先进,中国有的只是落后,所以在建设电网时大量采用国外先进技术,先进设备,对于自己的创新的先进技术却视而不见,甚至很多地方都出现与国外同样水平甚至超出国外水平的产品不被采用,而偏要采用价格高出数倍的进口产品的事,直接的经济损失且不说,民族产业所受到的打击的影响是要祸及子孙的。正是盲目的崇洋才使这项可以避免巨大断电损失的自主创新先进技术“养在深闺人未识”,这是非常发人深省的。


其实这项技术还能以几乎是“化石状态”保存于宝鸡电力局,已经是万幸了;“运十飞机”、“数控系统”、“出口免检轴承”、……等等却成了昨日黄花,由此所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如此的不正常状况实际上还在继续,无独有偶,据新快报讯(2008年02月20日)“广州亚运场馆项目设备招标非进口不要?昨日上午,在番禺区代表组讨论会上,来自民营企业的代表王锐祥诉苦称,自己企业自行研发的锐丰系列音响顺利通过奥运招标,成为“鸟巢”的指定音响,但却在参加亚运场馆招标时遭到了“滑铁卢”,因为不是原装进口,他们甚至连亚运场馆招标的标书都买不到。”(据《四川在线》)象这样“非进口不要”的事例近年来屡屡见诸报端网络,而且买主往往都是地方政府或国企,或者是有地方政府和国企背景的工程。看来自主创新的国策在这些地方官员的头脑中并未生根;所以“带负荷融化线路覆冰技术”未能推广的怪事也就不“怪”了。


它使我又想起了当年清江隔河岩水电站四台三十万发电机组的采购之争。当时东方集团的机组的性能水平已经达到国际水平,而且也通过了国际论证,并且有好几项参数还是超国际水平的。可是有关方面也是非要用四倍于东方集团的价格进口,社会各界一再呼吁,就是不行,只是在中央干预之后,才达成妥协,进口和国产各两台。这些决策者是什么逻辑,令人费解。

这一切总是使每一个有志气的炎黄子孙扼腕痛惜、心有不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跟在人家后面爬行的尴尬状态,扬眉吐气呢。难道真就应了“政策出不了中南海”的流行的说法么?


人民群众具有极大的自主创新的热忱,中国人在技术上的天赋历来为世人所称道,李约瑟在自己的《中国科技史》就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可是分散的群众的创新热情是需要支持,需要组织,需要爱护的;由谁来支持、组织和爱护呢?当然是各级政府和官员,也就是说国策要靠各级官员去执行的,如果官员们都拒不执行,或者阳奉阴违,那国策还是国策么?

这就说明自主创新的战略还要花大力气在官员中宣传推广,让他们尽快补好这一课,使自主创新真正成为我们的国策。官员们对政策不是总在强调“可操作性”吗?联系到目前大量“热钱”涌入中国,正在危及中国经济的事实,而且今天的中国也早已过了对外来投资饥不择食的阶段;愚以为在对官员进行考绩时,已经到了应该将自主创新置于招商引资之前的时候了,否则遑论民族崛起。

再说战备体制。


有道是,忘战必危,何况台海还一直都不平静,胡锦涛的三战国策必须落实。战争不仅仅是军队的事,国防总体战体制是国家存亡的根本,雪灾几乎是大自然“将”了我们的国防体制一“军”,诸多隐患暴露无遗。


此次雪灾使纯而又纯,顶尖而又顶尖的高科技的脆弱性暴露无遗;很多人惊呼,如果这是发生在战争时期,其何以堪?其实先进和落后的关系是相对的,辩证的,我们一定要尽可能先进,然而锤子和铁锨却是永远也淘汰不了的。美、英等国不是总在宣扬,要把我们“炸回石器时代”吗,然而战备的要害恰恰就是要做“石器时代”的准备,才能持续支持战争,保卫国家并争取最后的胜利。雪灾中不正是封存的“石器时代”的内燃机车派上了大用场吗?可惜的是那些迷信高“科技”的“专家”们把“人工信号”,和“手动道岔”等“石器时代”的“落后技术”装备弃之如敝履,否则京广线就不至于瘫痪了。


为了国防安全,国家应该对铁路这一国家的大动脉作通盘的考虑,首先就是铁路现行运转机制的刚性特征,而这种刚性特征是在铁路实现现代化和电气化时没有优先考虑国防和自然灾害所造成的;雪灾给这种刚性机制当头一棒,教训是惨痛的。其实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阿喀琉斯的脚踵,在工业和交通自动化发展的历史中,首先出现的就是刚性自动线,刚性自动线只要有一处故障立刻全线停摆;所以后来才发展出柔性自动线,刚性线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增强铁路运转的柔性,减少刚性是我国铁路应该尽快解决的课题,这是为稻梁谋者应该视为当务之急的。


愚以为,在铁路支线上不必使用电气机车,而应有意识的保留内燃机车,甚至于保留一些蒸汽机车,并使其在数量上数倍于这些支线的需要,而轮换运行和保养,这样在一旦发生战争或雪灾一类的自然灾害时能够应对阙如。至于手动信号,或手动道岔,备用通信线路,移动发电机组等等更是应该使其经常保持随时能够顶替运行的完好状态;从而保证交通大动脉在非常状态下的畅通无阻。

此次雪灾中透露出的电煤紧张令人震惊,冬季用电高峰时期,电站用煤储备竟然是用天计算的,这像居家过日子的吗?在国家紧急预案中,必须建立健全各种应急物资的储备,尤其是战略物资和特殊工具器材的战略储备,一如每年防洪的沙袋,麻包等等一样;一声令下就可专材专用。在这方面东晋名将陶侃堪作我们的典范,他将平时的锯沫刨花竹头收集储备,结果在平定突发叛乱时,就有了打造战船足够的竹钉,在雪中突击行军时,锯沫刨花铺到行军路上,加快了行军速度,使叛军猝不及防,还以为陶是神兵天降哩。

毛主席当年提出“备战备荒为人民”,信斯然也!

华执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