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降生被令处死 由牧羊人养大

王族子弟离奇身世


公元前7世纪,在今伊朗西部居住着两个伊朗语部落群体,波斯在南,米底(又译米堤亚)在北。公元前612年,米底和巴比伦一起摧毁了亚述帝国,米底从此号称帝国,成为西亚最强大的国家之一,波斯人成为他们的臣属。居鲁士就是波斯人与米底人通婚的后代。


居鲁士的离奇身世,被号称西方“历史之父”的希罗多德详细记录在他的巨著《历史》中。米底国王阿斯提阿格斯在一次睡梦中,梦见女儿芒达妮的后代将夺取自己的王位并成为亚细亚的霸主。于是,他决定将女儿嫁给地位较低且性格温顺的波斯王子冈比西斯,以便使女儿的后代失去问鼎米底王权的资格。但在女儿怀孕时,这位国王又被一个恶梦惊醒:他梦见从女儿的肚子里长出的葡萄藤,遮住了整个亚细亚。为防不测,国王决定外孙一降生就把他处死。


这个新生的婴儿就是居鲁士。他一生下来,就被交给国王的亲信大臣哈尔帕哥斯处理。大臣不敢自己动手,便把孩子转交给一个牧人,命他弃之荒野。牧人的妻子恰巧刚产下一个死婴,他们于是留下了居鲁士,用自己的死婴顶替交差。牧人的妻子叫斯帕科,在米底语中是“母狼”的意思,因此日后有传说称居鲁士童年时曾得到母狼的哺育。


居鲁士10岁的时候,和同村的孩子玩扮国王的游戏。被孩子们推举为国王的居鲁士,鞭笞了一个抗命的贵族之子。事情越闹越大,以至于国王阿斯提阿格斯亲自介入调查,居鲁士的身份终于被发现。宫廷祭司说,这个孩子已经在游戏中成为国王,不会再第二次成为国王了。阿斯提阿格斯终于消除疑虑,将居鲁士送回波斯。


灭亡米底创立帝国


公元前559年,居鲁士成为波斯人的首领,统一了波斯的10个部落。曾奉命处死居鲁士的大臣哈尔帕哥斯便开始与他联络,要他起兵攻打米底,自己则约为内应。原来,当初国王发现哈尔帕哥斯未杀死居鲁士,一气之下,把此大臣13岁的独生子杀死,并烹成菜肴,让哈尔帕哥斯当面吃下。据上面提到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说,这位大臣“没有被吓住,也没有失去自制力”,刻骨的仇恨让他冷静思考如何报杀子之仇。


公元前553年,居鲁士起义反抗米底。为了说服波斯人追随自己,他命令全体波斯人带镰刀集合,让他们在一天之内将超过3公里见方的土地开垦出来。在完成这项任务之后,居鲁士发出第二道命令,让他们在次日沐浴更衣后集合。居鲁士宰杀了他父亲所有的绵羊、山羊和牛,并准备了酒和各种美食犒劳波斯全军。第二天,波斯人聚集在草地上,尽情饮宴。此时,居鲁士问他们是喜欢第一天的劳苦还是第二天的享乐。听到大家都选择了后者,居鲁士说:“各位波斯人啊,如果你们听我的话,就会享受无数像今日这般的幸福;如果你们不肯听我的话,那就要受到无数像昨天那样的苦役。”波斯人奉居鲁士为领袖,起兵攻打米底。


征服米底的战争持续了3年,公元前550年,居鲁士终于攻克了米底都城,正式建立波斯帝国。居鲁士属于波斯人的阿契美尼德家族,因此他所创立的帝国也被称为阿契美尼德王朝。


骆驼克马队征服吕底亚


波斯的西方强邻吕底亚的国王克洛伊索斯看到居鲁士日益强大,非常担心,想趁波斯立国未稳,出兵将它灭掉。在出征之前,他派人去著名的希腊德尔斐阿波罗神庙祈求神喻,得到的神喻是:如果他出兵进攻波斯,他就可以灭掉一个大帝国。大喜过望的他再次请求神喻,得到的回答是:“如果一匹骡子变成米底国王,你这个两腿瘦弱的吕底亚人,就必须沿着多石的海尔谟斯河逃跑。”既然米底国王永远不可能是一匹骡子,克洛伊索斯于公元前547年大胆出兵,攻打波斯。


克洛伊索斯焚毁了他遇到的第一座波斯城市普特里亚(今土耳其中部),闻讯赶来的居鲁士在这里与吕底亚会战。吕底亚军队中配备长矛的骑兵在技术上占了上风,但居 出乎克洛伊索斯的意料,居鲁士为了防止他集合更多的军队进攻波斯,竟然主动出击,攻入吕底亚本土。仓促应战的吕底亚人与波斯人决战于首都萨迪斯(今土耳其西部)郊外的辛布拉平原。吕底亚人仍旧想依靠长矛骑兵取得优势,但居鲁士却想出了妙计。他将随军运载粮食和行李的骆驼集合起来,配备骑手,走在军队的最前面,步兵和骑兵紧随其后。吕底亚的马队遇到骆驼,立刻转身逃窜。据希罗多德所著的《历史》解释说,马害怕骆驼,在看到骆驼或闻到骆驼气味时就受不了。吕底亚人毕竟是西亚最勇武好战的民族,他们跳下马来和波斯军队肉搏。最终吕底亚人溃败,逃回萨迪斯城。


围攻两周之后,波斯军队攀爬绝壁,攻入萨迪斯,吕底亚王国灭亡。亡国之君克洛伊索斯至此才明白德尔斐神喻的真正含义:他出兵攻打波斯后被摧毁的正是自己的帝国,而骡子则隐喻居鲁士,因为他是波斯人与米底人的混血儿。


降伏巴比伦陨落在草原


至此,西亚三大强国已去其二,只剩下美索不达米亚的巴比伦王国。居鲁士并不急于进攻巴比伦王国,而是用了6年多的时间征服东伊朗和中亚地区。公元前539年,居鲁士借巴比伦内部不稳之机出兵。


巴比伦城(今伊拉克境内)以异常坚固而闻名,但因为内部的分歧,巴比伦城的大门为居鲁士洞开,他进入巴比伦的道路上铺满了象征和平的绿枝。历史学家慨叹:“3000年之久的美索不达米亚自治就这样结束了。”巴比伦是如此富足,以至于其一地就可供应居鲁士大军4个月的粮食,而帝国其他地方加在一起才够供应一年中其余的8个月。


居鲁士执行宗教宽容政策,他允许被征服者供奉自己本族的神o。半个世纪以前,巴比伦人曾经两次进攻耶路撒冷,焚毁了犹太教的圣殿,将犹太权贵和工匠虏回巴比伦,史称“巴比伦之囚”。当犹太人哀叹何时才能结束流亡生活的时候,却得到居鲁士的诏令,允许他们回耶路撒冷并重建圣殿。犹太人欣喜若狂,在《圣经》中,他们将居鲁士称作“上帝的工具”,上帝应许他“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


波斯的威胁总是来自东西两边,但它没有能力在两线同时作战。在西线稳定之后,居鲁士才得以抽出精力对付来自东北方的游牧人。公元前530年,他出兵征讨里海东岸广阔草原上的马萨格泰人。他们由寡居的女王托米丽司统领。


居鲁士扎下营盘,只留部分军队守卫,自己带领大部队悄然后退。马萨格泰女王的儿子率部劫营,杀死留守的波斯军人后,在原地饮宴。居鲁士回兵歼灭敌军,俘虏了女王之子,王子羞愤自杀。女王派使者告诉居鲁士:“我凭着马萨格泰人的主人太阳发誓,不管你多么嗜血如渴,我也会叫你把血喝饱的。”


双方的大战是居鲁士一生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在双方弓箭手射完所有的箭之后,两军展开肉搏厮杀,最终的胜利属于马萨格泰人,波斯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居鲁士阵亡。马萨格泰女王找到居鲁士的尸体,割下他的头颅,放进盛满血的革囊。她以此实践自己的誓言,让居鲁士“饱饮鲜血”。


居鲁士的遗体归葬故都帕萨尔加迪(位于今伊朗法尔斯省)。他赢得了永久的尊敬。200年后,灭亡波斯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从希腊东征到此,不仅没有毁坏他的陵墓,相反还下令加以修葺。居鲁士陵2500年来屹立不倒,在陵墓旁的一根柱子上,一段铭文至今仍清晰可见:“我是居鲁士王,阿契美尼德宗室。”


居鲁士计陷巴比伦城


公元前6世纪,居住在伊朗高原的波斯人,在一个名叫居鲁士的部落首领的带领下,进行反抗米底人统治的斗争。3年后,终于打败米底军队,俘虏了国王,在伊朗高原建立起波斯帝国。


居鲁士当上国王后,继续向外扩张。他进军小亚细亚,灭掉了吕底亚王国,一直打到爱琴海边,用武力使希腊各城邦臣服。随即挥师南下,征服了腓尼基和巴勒斯坦。强大的波斯军队直逼古代西亚强国新巴比伦。消息传来,巴比伦城内一片惊慌。但国王却非常自信,他认为巴比伦城有三道高大的城墙,还有一套复杂的水力防御装置,只要敌人侵入城下,一放水闸,大水就会冲下来,城外一片汪洋。所以巴比伦城固若金汤,任何人也攻不破。

一天傍晚,守城的将军慌忙报告:“国王陛下,波斯军队开始攻城了!”“立即开闸放水,把他们统统淹死!”国王大声命令。半夜里,国王正在寝宫酣睡,突然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不好了,波斯军队已经冲进城了,快要打到王宫了!”国王侍卫神色慌张地报告说。“胡说!难道他们会从天上掉下来?”国王立刻命令卫队抵抗。可是已经晚了,居鲁士的军队早已把全城占领了。

鲁士的军队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双方互有伤亡,未分胜负,克洛伊索斯于是决定退兵。


原来,波斯国王居鲁士,早已探听到巴比伦城人心浮动,于是秘密派人化装潜入城内,用金银财宝收买了巴比伦王朝的富商显贵和祭司,要他们作内应,献出巴比伦城。于是这些卖国贼故意把河水引到另外一个方向,连夜打开城门把波斯军队放进城来。居鲁士不费吹灰之力攻陷了防御设施十分严密的巴比伦城,征服了新巴比伦王国,把波斯领土从波斯湾一直延伸到地中海。


公元前538年,居鲁士下令将波斯帝国首都迁到繁华的巴比伦城,并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是“宇宙四方之王”。可是这位不可一世的君主,却在公元前530年率军远征中亚时,被马萨革泰人擒获,砍掉了脑袋。后来,他的尸体被运回波斯,葬在一座庞大而豪华的陵墓里。这座陵墓,至今还保存在伊朗高原上。


居鲁士兵败马萨盖特


公元前529年的一天,马萨盖特人的首领托米丽司女王身披战袍,跨上战马,向硝烟刚刚散尽的战场奔去。她没有来得及擦去战袍上溅满的鲜血,散乱的头发也没有来得及整理。她刚刚指挥了一场决战。


抬头望去,只见尸横遍野。女王手提皮囊,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间寻找着。忽然,一个须发苍白、头戴王冠的尸体映入她的眼帘。就是他!就是他!女王认出了自己的仇敌。她发出一阵冷笑。然后下令士兵斩下他的脑袋,放入提在手中的那个皮囊中。这个皮囊不是一般的袋子,它里面盛满了鲜血。女王极其愤怒地说道:“我托米丽司终于为我的儿子报了仇。今天把你的头用血泡起来,让你饮个痛快吧!”


这个头被泡在血袋里的人是谁呢?他就是波斯帝国的创立者居鲁士。


居鲁士的身世充满了传奇色彩。那个时候,人们传说他的母亲是米底国王阿斯杜阿格斯的女儿,父亲是波斯人。在居鲁士出生的那个晚夜,他的母亲做了一个梦,说是孩子长大后要灭亡米底国。阿斯杜阿格斯听说这个不祥之梦后,命令手下人把自己女儿的儿子抱到荒郊野外处死。可这个执行命令的人抱走居鲁士后,并没有杀死,而是弃之荒野了事。后来,居鲁士被一个牧羊人抱走抚养成人。有的还传说居鲁士是被善良的野兽抚养成人的。

这个传说不可尽信。米底是继埃兰之后兴起于伊朗高原西北部的一个王国,曾联合新巴比伦王国灭亡了亚述帝国。这时,伊朗高原南部居住着波斯人,被米底统治着。后来,波斯人中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氏族,就是阿黑门尼德族。居鲁士就是这个氏族的。他体格健壮,武艺超群。他当氏族首领后,开始起兵与米底作战。经过三年的战争,终于灭亡了米底,建立了波斯王国。


居鲁士灭亡米底的秘密武器就是他拥有一支精锐的骑兵和步兵。波斯人从小就接受骑马和射箭的训练,所以骑兵的战斗力特别强,它在战场中冲锋陷阵,勇猛无比,常常使敌人闻风丧胆。作战时,骑兵和步兵快调配合,通常先由弓弩手齐发万箭,射乱敌人的阵营,然后由步兵持矛冲锋,骑兵从两翼包抄到敌人后面进行合围。居鲁士凭着这支强劲的军队,东征西战,所向披靡。


居鲁士向外侵略的军事行动引起了附近地区一些国家的不安和警惕。西部的埃及、新巴比伦、吕底亚以及希腊城邦斯巴达等组成了反波斯同盟。居鲁士没等同盟的军队集中,便先下手为强,避开比较强大的埃及和新巴比伦,越过两河流域,把军事锋芒指向小亚细亚。相传小亚细亚的吕底亚国十分富有,它的国王克洛索斯是当时西亚最大的富豪之一。吕底亚人是勇武好战的民族,他们通常是在马上作战。公元前546年,居鲁士率军突袭吕底亚首都萨底斯,双方展开了激战。居鲁士这次改变了战术,没有用弓弩手打先锋,而改用大批骆驼打先锋,然后才上骑兵和步兵。为什么要用骆驼打先锋呢?据说是因为马闻不得骆驼的气味,等到吕底亚的战马和波斯的骆驼相遇,战马立刻转回逃窜,结果引起吕底亚军队的混乱。波斯军队乘机围困了吕底亚军,并活捉了国王克洛索斯,成千上万的金银财宝成了居鲁士的战利品。


接着,波斯军队攻占了沿海地区的希腊城邦。这时,新巴比伦的对外联系通道被波斯阻断了。巴比伦城中的商业显贵和祭司早就对国王不满,他们把经商发财的希望寄托在居鲁士身上,希望居鲁士能为他们拓展更大的市场,给他们带来更巨大的利润。居鲁士了解到这一动向后,乘机派间谍到城里去煽动,送给他们钱财,并保证进城后不损害他们的利益。这时,巴比伦城中还有几万被俘的犹太人。居鲁士宣布进城后释放犹太人回国重建家园。公元前538年,波斯军队逼近城下,巴比伦的叛变者亲手为他们打开城门。波斯军队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攻占了这座干古名城。至此,居鲁士仅仅花了不到12年的时间,便征服了整个西亚,建立了波斯帝国。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不损害巴比伦城商业贵族的利益,为他们开拓市场,释放犹太人回国重建圣殿。居鲁士因而得到了许多人的拥护。

居鲁士的下一个征服目标是埃及。埃及在当时比较强大,居鲁士不敢轻举妄动。他必须尽量准备得充分些,多方笼络人心就是为进攻埃及作准备。不巧的是,这时波斯东北边境的游牧部族虎视眈眈,经常骚扰边境。为了集中力量征服埃及,居鲁士决定先解除后顾之忧,远征中亚的大夏、粟特和花刺子模等国家。刚开始,进攻还算顺利,很快占据了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很大部分地区。但好景不长,波斯军队在锡尔河右岸遭到了马萨盖特人的顽强抵抗。


波斯军队采取惯用的战术,突袭了马萨盖特,捉住了马萨盖特女王托米丽司的儿子。马萨盖特人终于被激怒了。女王派遣使者到波斯军营中索回儿子,遭到居鲁士的拒绝。后来,又听说儿子已经被居鲁士杀死,更加激起了女王的愤恨。女王发誓要为儿子报仇,并要用鲜血灌饱居鲁士。


在马萨盖特的王宫里,女王正在主持召开紧争会议。女王和大臣、将军们一起商讨好了对付波斯军队的办法。只见女王指挥军队向大草原深处退却。居鲁士以为女王的军队已经战败,就率领一部分骑兵长驱直入,追赶女王的军队。追到一个转弯处,忽然间,四面八方暴发出阵阵怒吼,隐伏在附近的马萨盖特军队一起猛扑上来。居鲁士没料到女王会诱敌深入,这时,想退兵已经来不及了。他被团团包围了。双方于是展开了短兵相接的拼杀。在女王的指挥下,马萨盖特军越战越勇,结果波斯军队的大部分士兵在战场上阵亡,居鲁士本人也死于战场。马萨盖特人获得胜利。接着,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后来,居鲁人的尸体被运回波斯,埋葬在故都帕萨伽底一座宏大豪华的陵墓里。陵墓建在用光滑白云石所砌成的六层高的平台上。它至今还保存在伊朗高原上,吸引着众多的游览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