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日本抢中国石油!

沈权将军 收藏 5 124
导读:为"在东海天然气田争议方面(包括在划定联合开发的区域方面)取得了进展。"[注1] 我驻日大使崔天凯1月18日也在日本说,"胡锦涛访问日本前,双方对开发油气田一事应该达成共识,访问时就能签署正式协定。"[注2] 据悉双方高级外交官正为此全力以赴,力争"尽早解决这个问题。"[注3] 一.令我无法承受的严重后果 东海大陆架并非无主之地,而是我传统自然边疆,在琉求归属日本的条件下,中日之间的分界线应是大陆架以东的中琉海沟(历史上中国和琉求之间的分界)。因此所谓东海大陆架中日专属经济区争议问题纯属

为"在东海天然气田争议方面(包括在划定联合开发的区域方面)取得了进展。"[注1]

我驻日大使崔天凯1月18日也在日本说,"胡锦涛访问日本前,双方对开发油气田一事应该达成共识,访问时就能签署正式协定。"[注2]

据悉双方高级外交官正为此全力以赴,力争"尽早解决这个问题。"[注3]

一.令我无法承受的严重后果

东海大陆架并非无主之地,而是我传统自然边疆,在琉求归属日本的条件下,中日之间的分界线应是大陆架以东的中琉海沟(历史上中国和琉求之间的分界)。因此所谓东海大陆架中日专属经济区争议问题纯属日本无理取闹,见财起意。其以我钓鱼岛为基点划出的"中间线"更是荒谬至极。

由于我已先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而日本又顽固坚持其所谓"中间线"以东之"权益"主张。因此东海问题如此风风火火"尽早解决",很难无损我大陆架和钓鱼岛主权权益。即使日本接受我在其所谓"中间线"以东有争议地区共同开发,如"搁置"主权因素而仅按其它因素界定股权分配收益,则等于默认日本对我半个东海大陆架有至少与我同样的资源权益,有争议地区就会至少有一半成了 "无争议"的日本权益。日本兵不血刃就占有了我半个大陆架与我同等的权益,而我钓鱼岛又是处于东海大陆架东端,日本的所谓"中间线"也正是以我钓鱼岛为基点而"划界"的结果。因此,若默认日本对争议地区的权益,则等于默认日本对我钓鱼岛的侵占。今后我收回钓鱼岛的希望将更加渺茫。而日本在巩固了对我钓鱼岛的侵占后,就会将半个东海大陆架完全据为己有,彻底排斥与我共同开发。并进而提出新的争议......。

何况日本此前还一直要求在"中间线"以西"共同开发"我无可争议的油气资源,按日本人"两国政府在划定联合开发的区域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的说法,则很可能使日本得到在无可争议的我方区域油气开发的强行参股及收益分享权。我辛辛苦苦开发的本无可争议的东海油气资源将很可能永远为日本人供血直至枯竭。

东海问题如此匆忙地以令日本人满意的方式解决,无疑是其一贯胡搅蛮缠,坚持争议,无理取闹之强盗无赖政策的巨大成功,半个东海大陆架几十万平方公里丰富的油气资源,及其对我钓鱼群岛非法侵占的巩固,日本不费一枪一弹唾手而得。

日本所获即我所失,所谓"双赢"不过是自欺欺人。况我之所失还远不止日本所得,除半个东海大陆架和钓鱼岛主权,我将接着再失去的还有台湾和大陆两岸人心,并付出引发国内动乱的巨大代价;然后再加上日本不战而胜受到鼓励后的得寸进尺;周边邻国(韩、越、印等)及西方列强无疑也将效仿日本与我进行无理"争议",我外部环境及国家安全和利益将因此面临空前严峻的挑战。尤其对台湾问题的解决也将产生更大的麻烦,并对中日战略关系的改善产生极为恶劣的影响(见下文分析)。总之,因此而导致的严重后果绝对是我无法承受的巨大代价。

为何我们给日本送大礼如此不计代价?且又如此上着杆子迫不及待?邓小平尚知棘手问题可留给后人,一时难以解决继续"搁置"便是。日本人急于"尽早解决"无非做贼心虚,恐夜长梦多,台独下台后再无此良机。而我们图的啥?

有人说,我之所以于东海对日让利是怕其干预台湾问题,是为顾全大局而"韬光养晦"。此说似乎道出了为政者之隐忧与苦衷。在温总理去年访日时,《联合早报》就曾描述:"有关中国对台湾问题的紧张成分,日本看在眼里。"这无疑被日本视为我之最大软肋而以此向我要挟勒索巨大利益,其中必定包括我东海主权权益。

二.东海与台湾问题

我对日本送上东海厚礼于台湾问题不仅毫无帮助,却恰恰因此而产生致命的负面作用,大大增加解决台湾问题的麻烦。

日本若不介入台海,那不会是因我送上东海厚礼,而是因我这两年军力增长迅速,其惧怕我东风导弹、093、094、歼10、歼11、飞豹等。这类东西美军都不敢轻易招惹,日本如何敢单独享用?不怕给日本诸岛带来灭顶之灾吗?

相反,若日本真要介入台海,则必是在充分利用美军力量基础上对我实行的自认有把握之重大战略入侵,如其联合美军将我打败则东海问题将任其主宰。此重大战略利益即使我再送几份东海大礼也难使其回心转意。

可见,日本是否介入台海取决于其成功的可能性和风险,而与我东海是否对其让步无关。我们对日本送上东海厚礼不仅是白送,而且恰恰因此给台湾问题带来最为致命的麻烦!

中国作为核武大国,重要的不仅是要有足够的武器,还要有敢于使用武器的坚定决心,而且这一点务必使全世界都清楚。核武大国只要意志坚决,言必信,行必果,如今日之俄罗斯,当无人敢虎口撩须。而我过分害怕日本介入台海而乞求其手下留情,为此不惜贿之以重大主权权益。此内心之虚弱不仅日本人"看在眼里",美国人、台独势力、及周边邻国也看在眼里。足使其怀疑我是否真有维护国家主权而不惜"任何代价"之坚强决心。路遇强盗,怯懦之心被其窥透才是最致命之危险。其即可以此对我要挟,也可因我此最大弱点而图我大事。因此东海对日让步,对台湾问题的解决反而起严重的负面作用,台独势力必将因此而更猖獗。

于此事也可见我对日外交指导思想存在明显混乱和荒谬,日本狼乎?友乎?若为友岂有趁我之危而敲诈勒索的道理?若为狼则"豺狼来了有猎枪",岂有以己之血肉贿狼而免遭吞噬之理?

如我真要避免日本介入台海冲突,当向其表明中国人民为捍卫国家主权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敢于入侵之敌(包括其本土基地)的坚强决心。为此需进行认真的战争准备。当如毛主席晚年所说,"如果日本插手台湾问题,就坚决对其予以打击。" 毛主席的这个英明决策是总结了中日关系的历史教训而得出的结论。体现了对日本军国主义再次崛起扩张之初就不失时机对其坚决遏制的战略思想。

而东海送礼算什么?!给恶霸交保护费?!手握一大把核弹、导弹,还要向并无核弹的强盗交保护费?半个东海大陆架几十万平方公里,比台湾岛小吗?惧狼吞我足而伺之以手可免灾乎?可避险乎?为保一部分主权就要牺牲另一部分主权,这就是我们的"不惜一切代价"!?这是在向世界表明,我之主权原则就那么回事,"不惜一切代价"竟然包括主权交换代价,可见主权也是可以"交易"的。不过是以大换小(甚至以小换大)罢了。

原则者,乃神圣不可侵犯之界限,自弃原则乃自轻自溅,自古未有自轻自溅而被他人尊重者。因此,丧失原则当如长堤之溃,所谓原则不能交易,正此义也!而主权原则,更是原则中之根本,今日以其交易而弃之,今后谁还尊重我主权之"神圣不可侵犯"?何人再相信我保卫国土"不惜一切代价"之决心?

况且,东海不论再折腾出什么花样也不可能使台湾就此回归,日本不过是以台湾虚幻大饼交换我东海实际利益。按中华网一位网友的话,我是未得先失。台湾问题并非短期能解决,往后也还会有危机发生,今日危机我伺狼以手,明日危机拿什么喂它?继续割肉断肢以填其欲壑?

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遭我台湾军民沉重打击,腐败的清王朝为息事宁人,不仅胜仗败约,对在战场上被打败的日本赔款50万两白银。而且在与日方签定的《中日台湾事件专约》中将琉球人遇害写成"日本国民遇害",并荒唐承认日本侵台为"保民义举"。为日后日本侵占吞并流球制造了最好的口实。时任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对此评论道:"琉球事件真正决定了中国的命运,它向全世界宣布,富饶的清朝帝国愿意任人宰割,而不愿意用武力抵抗。"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极大地刺激了日本的侵华野心。使其坚定了彻底吞并中国的军国主义基本国策。于是,就有了此后中国人民无穷无尽的灾祸:甲午战争、马关条约、济南屠杀惨案、九.一八、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重庆大轰炸、七三一细菌部队、三光政策、数以百计的万人坑......。

而今我东海对日妥协似又重回100多年前晚清息事宁人之梦魇。历朝历代凡丧权辱国哪次不以"韬光养晦""权宜之计"为名?又有哪次丧权失地,以血伺狼有过好下场?

晚清、民国堪称"韬光养晦"之"典范",其"顾全大局"哪次不是招来更大外患?

古今中外"韬光养晦"成功者莫过两例,其一为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其二为战后日本重新崛起。此二者之所以成功,皆因其无腐败而能上下一心。无腐败上下同心之隐忍,可称之"韬光养晦"。多腐败上下异志而妥协,则喻以"苟且偷安";世间以"韬光养晦"之名对外妥协者,多属此类。以中国之人力物力,若无腐败而能上下同心,又岂用"韬光养晦"?多腐败上下异志而妥协,即使大国也只如晚清、民国。因此,"韬光养晦"之说于中国纯属悖论伪论,不过是退让妥协之借口与丧权辱国之自慰。

唯新中国一扫百年屈辱,威震东亚,数驱强寇。建国才满一年,产钢不过数万,就敢师出国门,力驱美韩联合国军南溃数百里,打出我东北亚广阔战略安全空间。六十年代援越抗美,中国一句话美军不敢过十七度线。最终老老实实按我要求撤离印支。62年击印度骄兵于雪域高原,印军数十年不敢弯弓北向。我即使同时力敌两霸也毫无惧色,南抗美国三军侵越,北拒苏俄百万雄兵,绝无昔日"韬光养晦"之卑,更无今天东海送礼之耻。倒是美国总统亲至城下低眉求和,对我领袖极尽崇仰逢迎之色。苏俄陈兵百万也只显其惶恐惆怅而莫奈我何。因我依靠人民伟力,"敢同恶魔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遂令超级强敌由衷折服,心怀敬意主动乞盟,昔日诸列强也无不紧随其后纷至沓来,方有我今日广阔国际空间。

望为政者效法新中国顶天立地,自尊自强,扬眉吐气,以斗争求和平才会有宽广前途。莫学晚清、民国丧权辱国没出息,以退让求和平只能路越走越窄。骨硬才能崛起,身软只会趴下。况我国力早已今非昔比,武器装备也足以威慑痛击任何强敌。

三.中国人民与中日关系

中国人民已站起半个世纪,不愿再向昔日手下败将--日本交"保护费"。况此昔日仇敌至今不知悔改,对其孽债--慰安妇、劳工、化武、细菌战及大轰炸等受害者至今拒不赔偿。二战中掠我数千吨黄金及大量文物珍宝也拒不归还。对南京大屠杀等罪孽矢口否认。又霸占我钓鱼群岛,抓我人员,撞我渔船。且一贯明里暗里支持台独。现又趁我关注台海要挟我出让东海大陆架丰富资源。

日本一贯勾结我内部买办势力,以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非法手段大肆掠夺我财富资源,而输入我国皆过时高价专利和大批文化垃圾,借机大举文化入侵渗透,鼓励培植汉奸买办文化,日本动漫、游戏等粗俗低劣铺天盖地,毒害我青少年又何止千千万万。

多年来日本大量收买我官员学者,扶植汉奸阴谋渗透,现日谍及其机构遍布国中,其间谍勘测时有曝光,其汉奸宣传、颠覆破坏、煽动我民族分裂更是猖獗露骨。

日本外交战略处处以我为敌,游说欧盟、以色列等阻其对我军售解禁,拼凑日、美、印、越、澳反华包围圈,欲对我封锁遏制,又对我周边国家重金购油气资源而断我油路。与我交往全无半点诚信,军事交流彼参观完我舰后却拒绝我参观彼舰,以我为敌之野心昭然若揭。

其于国内也正稳步废除和平宪法,修改历史教科书美化侵略,扩充研发先进军备,复活军国主义之脚步咚咚有声。

凡此种种倒行逆施足以证明日本对其军国主义历史罪孽与现行路线均无悔改反省之意。然其仅以首相暂不参拜靖国神社一无关痛痒之表面姿态就换得我巨大经济和战略利益。

三尺孩童受人欺侮尚且发怒,况我十四亿有民族自尊之大国民众受倭寇欺负百年,血海深仇未报又没完没了续填新恨。

中日关系为何搞不好?日本是加害者固然罪不容诛,而中国作为受害者过于软弱也是一个方面,我之软弱总是鼓励日本对我之损害变本加厉,激起民怨不断积累加深旧恨新仇。

若非我过去单方面搁置钓鱼岛主权争议并禁止我渔船前往,日本如何能霸占我钓鱼岛及其海域?又如何能不燃起我民众忍无可忍之怒火?如我当初维护国家领土主权之决心坚决,即使我不占岛,也当遏止日本单方面占岛,中日关系今天又如何会有此严重领土争端?

若我对日交往能一贯坚持原则,日本怎敢如此藐视中国人民而拒不赔偿我战争受害者?

若非我买办勾结日人扼杀我民族产业精华,并不顾国家重大安全利益,将高铁、核电等大批成套项目成百亿数千亿大单赠与此心怀鬼胎之"友邦",高价购买其过时技术,造成我国家民族利益重大损失,又如何能迅速唤起我亿万民众痛苦的历史回忆?......所有这些日本历史和现行罪孽累积在一起,我民间又如何能不掀起抗日风暴?今天我仍继续以重大民族利益对日绥靖怀柔,又如何能避免日后更猛烈之抗日狂潮?

中国人民不是记仇的民族,买办汉奸卖国对我民族及人民利益造成重大伤害激起人民愤怒,以及日本右翼在其国内的煽动宣传,才是当今中日民间情绪对立之死结,真正破坏中日友好者乃买办汉奸及与之勾结的日本人,而非爱国的中国人民!唯对日交往坚持原则,强硬回击其一切倒行逆施和无理要求(这也是日本有识之士所希望),才可能有真正的中日友好!

以斗争求团结而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中日关系乃此真理之最好诠释。

国家间交往,当求同则求同,不当求同存异又有何妨?我与世界大多数国家友好交往皆求同存异,为何非要与日本在东海问题强求一致?

我们不反对改善中日关系,双方领导人礼尚往来,讲几句过年的吉利话也就够了,再说此次福田访华我已送出京津高铁采购日本高速列车大礼,用得着再拿国家主权权益送重礼吗?况我以往对日送大礼已经太多太多,民众已经怨声载道,愤愤不平。以我有限之国力填日本无穷欲壑,何时是个头?

为何只是我单方面向日本送大礼而其不向我送?概因其内部有强大民意,既给政府撑腰又制约政府,使其内部难生买办卖国。而我支持政府维护主权之民意,却被视为"狭隘民族主义"而倍受压制。政府立场无民意撑腰难以强硬,且事无巨细都要直接出面也鲜有回旋余地,加之强大买办及亲日汉奸势力上下其手从中取事,我如何能不丧失重大国家利益?又如何能指望得到日本同等回报?

我十四亿人民蕴藏着翻江倒海改天换地的伟大力量,虽一时无法决定外交政策,但其毕竟是推动历史,主宰天下沉浮之决定性力量。一切国家民族利益的损失,最终都要转嫁给人民群众来承受。人民可以为维护国家主权抵御外患出钱、出力、出人、出血、出命,但绝不会认可官员卖国。如果哪位中堂大人敢偷偷摸摸搞个讨好日本丧失权益的协定作为既成事实硬塞给中国人民,前朝"21条"之事殷鉴不远,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四.东海问题与中日战略关系展望

这两年中日关系有些改善,这并非如某些人所说是我们亲善融冰的结果,事实上我对日本历来亲善有加,为此而付出的代价已太多太大,为分化日美同盟我们更是对日本处处怀柔事事退让,但我一头热的友好并未感化日本,反使其对我敌视扩张更咄咄逼人得寸进尺。(中日关系堪称"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之典范。)

使日本痛感须改善中日关系之原因有二,其一乃我军力迅速增长,美国也因此而力避与我冲突。其二是我民众大规模抗日示威抵制日货,沉重打击了日本各方面战略利益,使日本朝野受到极大震动。这两方面原因促使日本反省一边倒的联美抑华政策,为避免在中、美、日三角战略关系中处于只是为美国火中取栗的不利地位,日本人遂寻求改善对华关系,因此才有安倍主动前来"破冰"。

应指出的是,日本对华改善关系明显缺乏诚意,日本并未放弃对中国分裂渗透之基本战略企图,其数十年之功培植我国内庞大亲日买办及汉奸分裂势力使其对之仍充满信心而断无半途而废之理。其对华改善关系不过是龇牙狼变成了笑面狼,一方面为顾其在华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也恐其在华"第五纵队"受损不利其渗透分裂大计。因此,除首相暂不参拜靖国神社这一表面秀,日本并无任何实质性改变,(我却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其复活军国主义的步伐反而还加快了。

近来情况又有新变化,美元已濒临崩溃边缘及中国军力进一步增长,似乎正改变着中美力量对比。一贯以美日同盟为外交基轴并常受美国欺负的日本,既面临失去靠山之忧,也面临摆脱美国控制之机。日本再强也毕竟幅员有限,与最强者结盟是其永恒的外交基本战略,失去靠山就要寻找新的盟友。无论是寻找新的盟友还是摆脱美国控制,日本都需要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这就是小泽一郎提出对中美等距外交并匆匆赶往北京的基本原因。

中日关系最近的这个变化无疑也为东海对日让步提供了新的理由,似乎送出东海大礼就可使日本疏美侵华。其实小泽一郎和福田访华都是从大的国际战略考虑,并未指望能马上解决东海问题,而是做好了"求同存异"的准备[注4]。但我出其所料之东海大礼恰恰会送出毛病,为中日战略关系的改善增添极大的负面变数。

但凡寻求盟友,皆找靠得住的硬汉;此日本之所以昔日结盟纳粹,尼克松、基辛格之所以有求中国之故也。自重自强方为他人所重,自轻必为他人所轻。况日本一向崇拜强者,其外交总以依靠强大盟友为基轴。我今东海让步之速就连日本也出乎所料。如此软骨能指望日本依靠中国制衡美国?(小开原想找个大哥作靠山,没想到"大哥"却急着向小开交保护费。)恐小泽一郎中美等距外交之原构想也会因此大打问号--中国靠得住吗?

自己不争气,却指望牺牲主权权益以夷制夷,此晚清李鸿章买办外交衰亡之道也!

如此发展的 "中日友好",今后我充其量不过是可被日本人占便宜欺负的软骨头"小弟",而不会是其可依靠的硬骨头大哥。

五.扫清东海阴霾

早在两年多前,日本提出在所谓"中间线"以西我无可争议的资源区域"共同开发"。而我谈判代表团团长崔天凯对此荒谬要求非但不一口回绝,还说这是"可行的"[注5] 。如今这位崔大人已是驻日大使,而东海问题的解决似乎仍未离崔天凯当年的老套子,这期间国际形势及中日关系都发生了很多事情,两国军事实力对比也有了重大变化,但惟有中日东海谈判的新旧版本不变。(只是过去不敢承诺的现在要答应人家了。)这哪是什么"顾全大局"的权宜之计,倒像是谁向日本许诺了什么,(不顾形势已发生的变化,)非要将其兑现落实不可。而台湾问题也更像是硬扯进来,用以配合日本的敲诈勒索而忽悠中央对日让步的借口。

是谁出此馊主意忽悠中央?此人当斩!因其不但出卖国家重大主权权益,而且以此举示弱于外,灭我之威,长他人之气,严重削弱了中央维护国家主权坚定意志之威慑力。也严重破坏了中日战略关系的改善。

我们两面光的外交官伙同日本人挖好了坑,做好了套,单等我国家领导人去跳陷阱,背黑锅,留千古骂名。为造成既成事实,还要先放出风来,既向日本人表功,也造些舆论防节外生枝。我最高领导英明睿智,岂能轻易上此圈套?

但因买办内奸弄权一时已积重难返,卖国总是顺理成章,无往不胜;而阻止卖国则倍尝艰辛,困难重重。还望我领导人能明察秋毫,莫为奸臣谗言所误,一失足成千古恨。后果难料之重大问题若拿不准就应避免仓促决定。

总之,东海对日谈判我本无任何可让步的空间,我哪怕只有稍微一丝退让,就将如坠万丈深渊。现我身后之东海深渊正被重重阴霾掩盖,只有驱散阴霾,将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我才有望化险为夷。正如中华网阿二版主所建议,东海及其它事关重大主权权益之对外谈判应增加透明度,广泛征询民意。大员们对日送礼非己之财,而是民族血脉。所屈也非一己之尊,而是十几亿人民之民族尊严。民众理所当然应有知情权。也惟有民意鼎力支持,方可使政府捍卫国家主权之严正立场坚固不摇;也使政府能有更大回旋余地,纵横捭阖,进退自如,从而彻底摆脱"送礼外交""让步外交"之困境。

-------------------------------

注1:2007年12月29日《参考消息》第1版"法新社北京12月28日电:日本首相福田康夫今天会见中国总理温家宝后说,日中在解决东海天然气田争议方面取得了进展。"

2008年1月1日《参考消息》第4版"日本时报网12月31日文章:......外务省的另一名官员说,日中两国政府在划定联合开发的区域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未能在这一次达成一致。双方都希望在明年春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按计划访问日本之前就此问题取得共识。"

注2:2008年1月20日《参考消息》第8版文章《中日可望就东海问题达成协议》"BBC引述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18日在东京外国记者俱乐部的话说,胡锦涛访问日本前,双方对开发油气田一事应该达成共识,访问时就能签署正式协定,因为双方已经进行多次会谈。"

注3:见福田2007年12月28日与温家宝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2007年12月29日《参考消息》第一版)

注4:"法新社12月28日电:在温家宝和福田会见时,日本外务大臣高村正彦在东京说,他认为会谈不会取得什么突破。他说,两国存在很大分歧。"(2007年12月29日《参考消息》第1版。)

显然,福田访华第一天尚在东京的高村正彦的讲话代表了福田访华前日本对东海问题的预见。但高村正彦话刚出口,福、温会谈一结束福田就宣布:"日中在解决东海天然气田争议方面取得了进展。"可见其出乎日本意料。 --作者

注5:见联合早报网《中国愿考虑日合作采油气建议》(2005年10月2日) "(东京法新电)中国同意考虑日本提出的建议,在有主权争议的东海海域合作开采油气田。 ......中国代表团团长崔天凯形容日本提出的建议是"可行的",但没有作出任何坚定的承诺。......据共同社报道,日方提出了在"日中中间线"两侧进行共同开发的方案。这是日本首次就解决油气田开采问题提出建议。......崔天凯说:"我们将研究联合开发的建议,我们相信,在目前情况下,这是唯一可行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