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的卑劣行径留给中国一些地方官员的思考!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近段时间,大批韩国企业弃大量工人于不顾,纷纷从中国大陆撤离。韩国政府已出面干预,避免可能出现的外交危机。文章引用韩联社报道称,过去六个月来,众多艰难支撑的韩国企业老板,遗弃工厂、被欠薪的工人和未支付的税单;逃离中国大陆。在山东省胶州,119家非法关闭的企业中有103家是韩国企业。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一些丧尽道德的工厂主利用春节假期溜之大吉,结果外来务工者春节回来后发现,工作没了,工资也讨不回来了。


拖欠劳动者的工资,如何解决?这是一个司法问题,但司法归司法,我们地方政府必须要做"擦屁股"的角色。为此,我们势必要提出一个问题,政府的公共政策上有没有缺失?


韩国"耗子老板"携款潜逃了,劳动者恐怕很难有能力自个去走司法程序。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招商引资的地方政府似乎是有责任去追讨的!笔者不敢说政府没有在这方面采取办法,但问题的本质不在这里,潜龙在此实质上要问的是,我们政府公共政策的有效性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这是一个拷问!因为我们都知道,有些地方政府对韩资的引进和扶持是积极的,不遗余力的。但对低层劳动者劳动权益的保护,我觉得重视远远不够。


根据我国《劳动法》规定,报酬应该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和无故拖欠,而对于目前的现实,韩国人根本就不把它当会事,我们若抛开韩国人的卑劣行径不说,我们的政府部门到底又做了些什么呢?建立保障工人薪水的有效机制做了吗?要是做了做到什么程度了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不仅仅只在韩国人开办的企业里,几乎所有的私营企业里,《劳动法》都很难落到实处。之所以"韩国耗子"能拖欠职工工资,在政府层面上来说是有责任的,至少说明了缺少一个制度的有效实施!"韩国耗子"有钱也不给,这自然是一种恶意拖欠,而在潜龙看来,其实对韩国人来说,不管有钱没钱,拖欠报酬三十六计走为上的行为,就是一种卑劣行径!就算你是因为经营问题造成的拖欠,也很难逃其咎。否则笔者决不会用"耗子"一词来形容这些韩国人!


其实在潜龙看来,拖欠工资及税单只不过是一种表面现象,而在此表象下,我们的各级地方官员似乎有必要反省一下,不遗余力引进的所谓韩资企业,到底给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了什么?当年,政府用超低的补偿款和强制性的办法把本地一些正在使用土地的农民、居民等土地使用者赶出去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得来的是"韩国耗子"的投机一把,然后逃之夭夭?这必然要引出一个最稀缺的土地资源如何更合理的利用问题。其实潜龙并不知道地方官员的内心想法,因为我们不可能和当地官员对话。但政绩工程下的不合理引进外资倒是确实存在的!


据北方网报道,近来青岛韩国丽东化工厂受到当地人的质问,:"没有毒的话,为什么不在你们韩国建,而跑来污染中国?"面对这些无法回答的问题,韩国工程师只能是一个劲儿鞠躬。报道称,为了拉到这个项目,青岛市政府努力了近10年。但如今,人们对于经济发展和工业建设已经不再抱有一致的看法,这个每年给青岛带来大笔利税的工厂,遭到当地居民的敌视,他们给国家领导人写信控诉,跑到工厂门口静坐,还试图请律师来起诉化工厂,"要么让韩国人和他们的工厂走,要么把我们搬走。"住在化工厂斜对面的老居民冯玉泉就是一个态度坚定的反抗者。但是,在当地政府刚刚颁布的拆迁计划中,没有人提及化工厂周围的5个小区、幼儿园、敬老院和中学,至少在未来的5年内,他们仍将与相隔不足千米的PX工厂比邻而居。


这个工厂还算大的,其实在中国的韩资企业,大多数是因环境污染,产业结构问题等在韩国本土呆不下去的劣质中小企业。潜龙猜想,这些企业很可能本来就不大守规矩,或者说从加入这个行当起,就没打算守规矩。而中国的廉价土地、超低的劳动力成本及来者不拒的中国地方"慷慨官员"。都让韩国耗子如遇知音。到中国来捞一把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但似乎社会总在发展,中国人的观念在也在改变,因此有报道认为,由于中国改变了税收政策,严格了控制污染的要求,加之不断上涨的工人工资以及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在华韩国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加了50%以上。这些因素是致使它们大批逃离的原因。


但在潜龙看来,这并不是根本的原因,韩国企业本身管理水平的低下,产业结构的不合理,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不高等,它要通过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很难会有大的发展。故而终了终了只有逃跑了事。


而话说回来,韩企的逃跑对中国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些一开始就想牟取暴利,利用中国的各种资源来赚黑钱的劳动密集型韩资"加工作坊"本来就应该让它出局。简言之,这在我们结构调整的层面上及保护环境、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上来说,或许能起到一个积极的作用。


其实,韩资的逃离,对中国经济发展来说,可谓无足轻重,也不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安全,因为我们知道,一国经济安全最主要是维护本国经济主权。而这些逃跑的韩企既成不了利益集团又不是高精尖型企业,因此对中国来说也就不存在对韩企的经济依存度一说。


在笔者看来,倒是这些韩企或多或少的制造了中国社会的一些矛盾,而归根结底,中国地方官员的不健康经济头脑导致的某些不当开放加剧了这种摩擦,各地方政府以前出现的决策偏差值得我们深思。如何平衡快速稳健引进外资与经济运行机制健康发展之间的关系,我们务必要引起重视了!


因为,通过此事,有头脑的中国人应该不难发现,韩国企业主、中国一些地方官员及中国低层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存在已久,此次韩国人逃跑有他们自己经营水平差劲的问题,也有中国生产成本的上升问题,以前在企业界和地方政府那里,劳动者工资是必须尽量压缩的成本,而劳动者这里,报酬是一种必须扩张的福利,工资价格高低表面上看是两个主体间的搏弈,但政府似乎也或多或少的充当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但愿这次韩国人的卑劣行径能留给中国一些地方官员有所思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