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二十一节 化装

钱长民一来,就给游击队立了一大功。他不但帮助屠倭完善了林口县的沙盘,还在鬼子的军用地图上标明了各个邻县鬼子伪军的兵力布署情况。特别详细的是鸡宁县的地图,哪儿有煤矿、铁矿有多少工人,有多少鬼子看守,情况又如何?都是一清二楚啊。

卫华给了他五个人,要钱长民仍以药材商人的身份作掩护,先期到鸡宁县,联络那里的煤矿工人,准备里应外合。

看到钱长民要离开,龙将军却信不过他,担忧的道:“万一他投了鬼子呢?”

卫华反道:“除了他,我们当中,还有谁可以胜任这个工作?”说完之后,卫华见龙将军仍有疑问,笑道:“我们义勇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认为,像他这样的人懂得大体,知道是非,如果他想出卖我们,也会考虑一下,这里是日本还是中国!像他这样的人,读过书,知道历史,明白事理,小日本作为侵略者迟早是要被中国人赶出去的。他能认清形势,就不会走邪路。”

经过二天的周密准备,游击队决定派遣精干队伍,化装成鬼子,奇袭鸡宁县,解救那里的数万名矿工。队伍成员,除了卫华他们七个之外,还有一百人。这一百人,百分之九十是猎户,枪法很准,体能不错,且忠诚可靠。

卫华等人打开临时仓库,开始化装。那一百个人倒是好办,能在这些鬼子军服中找到自己合适穿的。但卫华他们就不行了,将鬼子的军服,一件件的往身上套,又一件件往地上扔。他们的身体太庞大了,既便是鬼子最大号的军服,在他们的手中,都如同小孩的衣服一样。

“嘻嘻!”虎妞将一件鬼子大衣披在身上,原地转了一圈,问道:“哥哥们,你看我漂亮吗?”

卫华回头看去,只见原本该到脚根处的的黄色喱子大衣,下摆连膝盖都没有遮到,仍然显得短了,好在大小比较合适,还看得过去。

“不错。”

“那么,我就是日军小队长了,嘻嘻。”

“美女小队长!”小疯凑了过来,“有你这样的小队长,我们仗都不需要打了。直接捡枪就行。”

“为什么呢?”虎钮一脸的疑惑。

“因为,小鬼子全都流鼻血,流死了。”

“你要死啊!”发觉自己上当了,虎妞举起粉拳就往小疯的身上擂去。

“呵呵。”小疯跳跃着躲开了,虎妞不肯饶过他,在后急追。这二个一打闹,整个临时仓库就热闹起来,空气中充满了嘻嘻哈哈的快乐因子。

卫华继续寻找适合自己穿的鬼子军服,但一切都是徒劳,试了七八件之后,最终只得无可赖何的放弃。冲着玩闹之中的要虎妞喊道:“虎妞,你不是学了裁缝技能吗?帮我们改一些军装出来。”

虎妞停下脚步,胸脯起伏,两颊潮红,转身道:“我一个人可不行。”

屠倭对卫华道:“虎妞说得是,我看,我们有必要将村里的妇女组织起来,组成缝纫队。游戏中的长白山营地,不就有缝纫队吗?”

卫华道:“那还得要有缝纫机,否则的话,工作效率太慢。”

屠倭:“那也是以后的事了,我们现在什么都缺啊。”

卫华:“现在怎么办?鬼子当不成了。”

屠倭:“当不了鬼子,我们这几个人就当劳工吧。”

卫华:“怎么做?”

屠倭:“鬼子不是经常押运大量的矿工,去煤矿吗?呵呵,我们就当被鬼子捉来的矿工。”

卫华:“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能携带武器了。”

屠倭:“一样的可以,我们全都挑上一副担子,将武器藏在担子里不就行了。”

“挑担?”卫华想到一群平均身高在二米以上的巨人,担着一副如小山一样的担子是什么样的情形,会不会像老农?忍不往的笑了起来。

……

林口县城内,鬼子驻屯军司令部。

“太君——”王麻子一边弹着狗皮帽子上的风雪,夹风带雪的走了进来。看到鬼子保安司令平山兴二郎,低头哈腰的迎了过去。

“消息打探清楚了吗?游击队里有没有苏联人?”

“太君,游击队封锁得厉害,我进不去。”王麻子作出了苦像,满脸的麻子挤作一堆。

“叭嘎!废物!”

上次去围剿刁翎村,县里的整个保安大队,差不多是倾剿出动了,结果却被一人一枪在半道上给打了回来。不过,平山兴二郎在战报中不是这么说的。他谎称遭到了义勇军大部队的伏击,帝国勇士奋勇杀敌,冲出了包围圈,血染大地。但是,兄弟部队未能如愿,后刁翎街驻屯军小河泽一郎小队长以下,全军玉碎。

惨重的伤亡,再加上平山兴二郎的战报,关东军司令部,也就相信了他的话,并没有责怪平山兴二郎的作战不利。为了,保证林口县的治安,关东军打算派重兵围剿匪患,第10师团第8旅团奉命出动。但是命令才下达一天,关东军又收回了命令。

原因有三个,一是大雪封山,路不好走。要围剿也只有等到明年夏天。二是,关东军认为当务之急是打下龙江,逼迫马占山投降。三是,那地方在长白山脚下,重兵一去,游击队必然撤往山里,一时半会无法全歼,不能因为林口一个小县城,而影响到占领整个东北的全盘大计。

援军来不了,平山兴二郎反倒高兴了。假如大部队一来,进山一围剿,却发现游击队人数很少,那么谎言也就被戮穿了。到时候必然受军纪严惩。大部队不来,谎言就可以一直遮掩下去。项上人头得以保住的平山兴二郎,对王麻子更加的倚重了。

王麻子原本不是平山兴二郎的直属,他隶属于小河泽一郎。小河泽一郎听到王麻子汇报后,认为光凭自己的部队难以全歼刁翎村的游击队,于是派王麻子去绕道去县城,请求平山兴二郎出兵,两路夹击。王麻子心想,这下遭了,如果鬼子两路包抄,游击队怕是要顶不住,于是在平山兴二郎的面前,极力夸张游击队的实力,以吓唬鬼子不敢出兵。他哪晓得鬼子骄横无比,哪会被吓住?结果鬼子集结了整个林口县驻军的三分之二。

事实证明,王麻子没有“夸张”,情报是准确的,鬼子损兵折将,狼狈不堪的逃了回来。由于刁翎村驻军全军履没,平山兴二郎就将王麻子留在身边。并委以重任,让他当了皇协军特务队的队长。

特务队的这些天最大的事,就是设法摸清游击队的情况。特别是有没有苏联人的问题。卫华他们为了保护王麻子,封锁了村子,严禁任何人出入,这就使得特务队一直难以接近村子。

被平山兴二郎骂了废物,王麻子低头下头去,装作一副属下无能,老实认错,该死的模样,心里却在骂:“狗日的,谁是废物啊?有本事,你再去围剿一次,我们的卫爷一定叫你死得很难看。”

过去,王麻子将鬼子当成他的亲爹了,原因很简单,就是鬼子对他好啊。依靠日本人的势力,王麻子可以横行乡里。现在王麻子抛了鬼子,将卫华当成他的亲爹,也是同样的原因。鬼子对他好,但又打又骂,王麻子认为卫华才是真正的对他好。好到可以为他挡子弹。王麻子就是这样的人,不懂什么大道理,不晓得国家民族,他心理上还有些变态——睚眦必报。但还有一个好处,懂得报恩。

平山兴二郎骂完了,又拍拍王麻子的肩膀,“温柔的”勉励道:“王队长多费心了,再去探吧,如果能够探明情况,为皇军立下大功,重重有赏。”

“小的明白!”王麻子点头哈腰,满脸堆笑。

“下去吧!”平山兴二郎挥了挥手。

王麻子倒着退了出去。

平山兴二郎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目光向着身后墙上的黑龙江战略地图的边界瞄去,自言自语道:“俄国人?你们来吧,大日本帝国的铁蹄迟早有一天,会踏平你们的西伯利亚。”

王麻子出了门,将狗皮帽子戴上,又紧了紧两耳,系好。这才踏进雪地,往城外走去。这次他一个人也没有带,独自一人去刁翎村,打算找卫司令汇报一下情况。

走出五六里地,迎面撞到一群“鬼子”,王麻子一屁股跌到在雪地,“妈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