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 者:截至2月12日,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在抗灾救灾中累计出动兵力66.7万人次,民兵预备役人员188.2万人次,可以说这是自98抗洪以来出动兵力最多的一次行动。当年98抗洪时,全军先后出动了30多万兵力。您如何评价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在抗灾救灾中发挥的作用?

金一南:若干年后,如果回想起来2008年初这场雪灾,很多人印象会非常深刻。最初,它是一种温情默默的方式,当各地雪花纷纷飘扬时,人们反应是惬意、浪漫,童话般的场景,许多人纷纷拿起相机拍照。

记 者:不少南方人没有见过下大雪。

金一南:对,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雪景,雪堆积的这么厚,街上有树挂,天地一片洁白,当大家纷纷拿出相机留影时,灾难不知不觉降临,到处都是冻雨、冻雪、冰凌,没有人再照相了。美丽的冰雪带来了严酷的现实,转化为一场巨大的灾难。

自然灾害往往带有突发性特点,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1988年大兴安岭火灾,1998年三江洪水,2003年的“非典”,它们和2008年初这场冰雪灾害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突出其来的自然形态的灾难,给国家社会生活稳定和人民的正常生活带来非常大的冲击。

今年的雪灾正好发生在春运时,根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春运是全世界流量最大的人口流动,这种人潮是一种巨大的力量。这时,发生了雪灾,很多地方停电、停水、交通中断、煤气停供等一系列问题,大量人员拥挤在铁路和高速公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吃、住、行、保暖都成问题,这种情况下,军队的职责和任务是责无旁贷的。

在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1988年的大兴安岭火灾,1998年的三江抗洪和2003年的全民抗击“非典”期间,军队都发挥了关键性、突击性,甚至是决定作用。在2008年这场灾害中,同样是这样的,广州军区、南京军区、成都军区、济南军区,还有兰州军区一部分部队。

记 者:还包括空军和武警的部队。

金一南:对,还有二炮驻军,可以说三军基本上都出动了。

记 者:那么,部队在这场抗灾救灾中有哪些优势?

金一南:军队在应对突发事件中,有几个优势。一是军队的力量集中。军队本身是一个高度集中的力量,吃住在一起,武器、弹药、装备随身,随时准备紧急集合,可随时调动。二是分布广泛。几乎有灾害的地方附近都有驻军。三是反应快捷。军队的指挥体系高度统一,这是由军队的特质决定的,也可以叫军队的要素。力量集中、分布广泛和指挥高效和反应快捷注定了军队在应付突发事件中,是一支有效的力量。可以看到,在广大受灾地区,我军出动的兵力是相当多的。

军队出动所起的作用。首先是完成突击性的任务。一些要点堵塞,大桥结冰那么厚,迅速出动军队力量清除。军队完成突击任务的能力非常强。第二,它有稳定人心的作用。大家平时看见军队出没,军车经过,可能不为之心动,感觉没什么。但危难时刻,在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有一队军人出现了,你感觉会完全不一样的。

记 者:对!对老百姓战胜灾害的信心起到鼓舞作用。

金一南:对。对人民群众战胜天灾有很大的鼓舞。第三,军队在维持秩序方面有独特的优势。我们看,广州火车站前一段堵成那样。

记 者:铁路刚刚恢复畅通时,有七十多万人在那拥挤,这是非常危险的。

金一南:非常容易发生大规模踩踏、践踏的事故。这种事故在高度拥挤场合之下,很容易发生的。上万名部队和武警出动了,组成人墙,有序地维护了当地秩序。打开一个很小口子,逐步放人。可以看到,军队在关键的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起到了突击救助、稳定人心和维持秩序的作用。当一场灾难来临时,为了不使灾难演化成更大的灾难,人民需要军队出动。

记 者:在这次抗灾救当中,全军也出动很多先进的装备,我们印象比较深的有一种是“燃油射流车”的装备,本来它是用于重装备防化洗消的,可是在这次破冰除雪上,也派上了用场。因为它能喷射出每秒速度达500米,温度达600度的高压气体,能迅速把尖冰融化,您如何评价军事装备在抗灾救灾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金一南:这次抗灾,出动部队包括人员和装备。我们发挥了传统的作用,比如说部队有多少人上多少人,哪怕用最简陋的工具,一把铁锹,一些木板子推雪,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随着形势发展,应对突发事件所需专业性越来越强,依靠传统方式,付出成本会很高,成效却不一定高。

救助1988年大兴安岭大火时,我们当时发现,一个师的兵力可能不抵一个专业森林部队灭火营的效率,一个灭火营建制分队的灭火工具效率非常高。一般部队上去时,就拿扫帚或者其他东西扑火,效率很低,危险性很大。这回,航空兵、运输、舟桥、防化、工兵,还有一些装甲兵,用坦克履带压路都起到很好的作用。

可以看到,灾难救助专业性越来越强,而且对专业装备依赖越来越高。当然。专业装备并非都要技术含量非常高的,比如防滑链。南方的车辆一般都没有防滑链,只有北方一些高寒地区才装备这些东西。雪灾发生后,地方物资全部调光,最后军队的防滑链基本上全部支援地方。防滑链这种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装备,生产也是要有一定周期,在短时间内生产出上万条防滑链是有困难的。这种东西平常销路很小,专业厂家也不多。当你形成生产能力时,雪灾已经过去了。可以看到,军队所储备的防滑链等救灾物资在支援地方救灾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这就是防患于未然。

记 者:现在抗灾救灾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您认为这场灾害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

金一南:要记住自然形态的灾难,或者社会方面的突发事件,没有一次是简单的重复。

比如,我们经历唐山大地震,我们的抗震措施上来了,很多抗震装备上来了;大兴安岭大火后,我们很多扑火专业设备上来了;三江洪水后,我们抗洪装备上来了; 2003年发生非典后,我们很多抗击非典的东西上来了。但是,今天发生的暴风雪灾害仍然让我们猝不及防,这给我们一个什么启示?没有任何一种突发事件、自然形成的灾难是完全一样的。根据上一场灾难总结的经验,储备的物资下一场未必能用上,下一场灾难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形态。

这就要求,在总结经验时,在应对未来灾难时,并不是简单的从上一场灾难中补缺,比如这次雪灾缺防滑链,下次我把防滑链造的非常多。今天的雪灾是50年一遇,有些地区是百年一遇,你储备那么多防滑链最后还是没有用。所以,迎接未来可能发生的自然形态灾难或社会方面突发事件,需要一种预案。但是,预案要有“可援引性”,并不是说未来发生的灾难和我准备预案完全一样,这种概率微乎其微。我们准备的一个预案应该能够应用于未来若干场景。原来准备准备对付张三的,李四来了,王二麻子来了我也能对付。这就是预案的“可援引性”。

同时,我们还应意识到,任何时候,也不可能做到所有灾害来临时,都有充分的准备,我就是诸葛亮,料事如神。人在大自然变异面前,很多东西是难以预料的,我们不付出一些代价是很难战胜灾害的。我们要做的是力图把代价降到最低,降低灾害的影响。我们也不可能像网上有些议论,说如果早一点应对,可以避免这场灾害。我认为,做到这一点很难。当灾难降临之时,我们只能尽量减低它的损失,我们无法完全避免。

记 者:军队参加抢险救灾是有法可依的,因为我们有2005年人民代表大会颁布实施的《军队参加抢险救灾条例》为依据,那么,作为军人在参加这场抗灾救灾中,我们还应该考虑哪些问题?

金一南:对我们军队来说,还有个重要提示。发生自然灾害时,军队有效采取行动,对地方实施救助。同时还应考虑,如果未来,在这个时期发生的战争行动,我们应该怎么办?在这样情况下,军队不单单是要完成救助行动,还是要完成保卫国家利益行动,这是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严峻的考验。

记 者:对,这种可能性也不能被排除,因为世界军事历史上也有这样的先例?

金一南:当我们军队在埋头救灾的时候,如果这个时期在边境或周边地区发生了一些影响了国家安全的行为,军队还能不能做出有效的反应?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这种情况下,军人应思考,军队毕竟有多重使命,军队在全力以赴抗灾救灾的时候,还应该用另外一只眼睛关注国家安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