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日本,僧侣是一个很受人尊敬的职业,被认为是睿智、博学的象征。如果让你想象僧侣的生活,很多人会用清心、寡欲、平淡来形容。而日本僧侣的真实生活却和想象中相去甚远:有的和尚娶妻生子,有的尼姑成了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有的做起了生意。看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日本僧侣的生活一点不为过。


戒律森严的是少数


一次看电视节目,节目的内容是关于急救的,是发生在日本滋贺县的一件真实事情。当时,一个6岁的小女孩不小心把一粒花生米吃进了气管发生窒息,当妈妈的没经验慌了神,连忙叫孩子爸爸来救,孩子爸爸竟然是一个和尚,正在佛堂给人做法事呢。爸爸听到险情,马上从佛堂跑回来,到孩子身边急救,但照样手足无措,于是又打电话求救,终于获得急救中心的指导,挽救了孩子。节目中那个身穿黑袈裟,气喘吁吁跑来跑去的和尚爸爸,让人印象深刻。


和尚结婚,还生女儿?!在中国人看来,这简直不可想象,但日本人对此却安之若素,因为日本的佛教自成一家,与中土强调戒律的“大乘”佛教有所不同。在日本,戒律森严的僧侣是少数,比如唐招提寺的和尚,继承了鉴真和尚律宗的根本,和中国的传统和尚没有什么两样。除了唐招提寺和临济宗主持一级的僧人外,日本和尚娶妻生子戒律不禁,也可以吃肉。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父亲就是和尚。日本和尚结婚后,通常会把家安在寺庙附近,这样“上班”就方便多了。


大多数日本和尚过的日子堪称“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后半句刚才已经交代了。“两亩地”,指的是日本的和尚大多靠“地”吃饭。日本的庙宇多经营墓地。日本地价高昂,一块2—3平方米的墓地价格就在七位数,靠出售墓地和每年收取墓主的公德钱,就可以让大多数和尚过上悠闲自在的生活。与此相关的费用还包括做法事,为死者获得佛教徒称号等。“一头牛”,就是指和尚们做法事的座驾了,城市里的和尚多有很好的汽车,而郊区乡下的和尚则偏爱小摩托。


恪守修行立街边


当然,也有恪守佛门修行要求的,最典型的就是在日本各地随处可见的“托钵僧”。他们不到施主家门前去恳求布施,而是选择繁华的车站、广场等地,戴上斗笠穿上僧袍,端然一立,便不再作声。看到这样的僧人不时有人加以布施,而每得布施,托钵僧便报以法铃一声。这样的托钵僧人,也成了日本城市的一道风景。


活跃媒体传佛学


有些僧侣的生活更加接近尘世。比如,有些和尚或者尼姑会去电视台当主持人,开演讲会,办展览。当然内容还是与佛教有关,但形式上绝对没有死板的说教。这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天台寺的主持濑户内寂听大师,这位84岁的尼姑出家前有过复杂的感情经历,还写过情爱小说,1973年她削发为尼。她在日本国家nhk电视台担任主持,主持人生和礼仪等脱口秀节目。1998年她还获得了nhk电视台放送奖。她的节目劝人向善,也解决具体问题,语言风趣,自成一格。寂听对自己出家前的风流事毫不在意,甚至在节目中讨论夫妻关系的问题时,还会幽自己一默——“嗯,经验之谈哦。”令人莞尔。


类似寂听大师这样活跃在日本媒体和网络上的出家人不在少数,似乎也显示了佛教与现代社会的一种新型接轨方式。


世袭和尚做兼职


还有些僧侣是“脚踩两只船”。如有朋友谈到他认识的日本和尚,除了当寺院主持外,还是出色的工程师,拥有七八项专利,开着贸易公司,是精明的商人。有的日本和尚还有另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职业——电影导演。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兼职僧人”,理由很简单。日本的寺院多是世袭制,就是说主持圆寂(佛徒对死的说法)后,继承他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前面说的那位工程师和尚,他父亲在世的时候,他已经是工程师了,父亲死后,寺庙的主持自然传给他,他只好两边兼顾了。这种现象,日本社会也很认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