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难忘的春节

2008年,漫天的大雪覆盖中华南部,对于没经历过暴风雪洗礼的南方来说,这就是灾难。交通堵塞、输电线路中断、电煤告急、生活用品告急等一系列问题接连出现。又一次检验了我抗雪军民的意志。防灾减灾工作刻不容缓。公路、铁路又正置春运高峰期,车站这时是最热闹的地方。我不能听“车站”二字,听到就头疼,像条件反射一样。希望铁路(公路)部门能努力忘我的工作,经受得住风雪的考验,真正做到人民铁路(公路)为人民。不要只当口号来喊喊,要以实际行动来回报祖国、回报人民。我是名军人,深知“回家”的感受。这使我想起了一个难忘的春节。

1992年12月我应征入伍,穿上了神圣的军装。一路上伴随这激昂的心情,来到了内蒙古某部高射炮兵团。到部队后就投入了紧张的新兵训练工作,我出于对保卫祖国的高昂斗志,到部队后我从未想过家、从未怕过苦,同来的老乡都说我不正常。(因为我爷爷是老红军,我爸爸弟兄四个都曾是军人)所以这也是我的压力和动力,我不能落后,不能给祖辈们丢脸。更要对得起“军人”的称谓,因为他代表铁骨和脊梁。内蒙的雪和家乡的雪就是不一样,内蒙的雪是干的,(可能是天冷的缘故)要打雪仗的话,得把雪在手里攥半天才能攥成雪团。听老兵们说:“这的雪,从入冬来的第一场雪,一直要等到来年天气变暖后才能融化”。这就意味着整个冬天都生活在白色的世界里,想想都觉得冷。我带着对军人的崇敬和祖辈的寄托,忘我的训练,刻苦钻研战斗技能、苦练杀敌本领,年终被评为“训练标兵”。

春节的除夕要举行会餐。(也就是吃顿好的)饭前一支歌时,值班班长起头唱起了阎维文的《说句心里话》。这首歌把我们带到了哭的海洋,“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过这时的兄弟们都像脆弱的姑娘,而我这个一贯坚强的人,也鼻子酸酸、眼睛发红,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让泪水流出眼眶。大雪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天了,忽大忽小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膝盖。初次看到塞外的雪景,真的是非常壮观。但是也平添了冷漠!会餐开始后,大家以高昂的热情,演绎了军人独有的生活美景。会餐后是篝火晚会,大同的煤是真好,大块大块的垒成金字塔状,从下面就可以点着,在家乡可没有这么好的煤啊!弟兄们围在篝火旁唱歌、跳舞,大家在愉快的气氛中,驱散了连日来训练的疲惫。我们正在忘我的欢笑着,只见通信员飞快的向连长这跑过来。跟连长耳语了几句,连长脸上的笑容没有了,紧锁眉头两眼放出了凶光。一看就知道部队下达什么命令了,这是连长接命令后的一贯表情。连长跟我的班长耳语几句,就快步向连部走去。班长也比较迅速,快步走到我跟前,拉起我就走,小声说:“快,有任务!”我跟着班长跑步来到了连部。连长以在等待我和班长的到来,看到我俩来了,就严肃的说道:“司令部命令,根据前哨雷达站通报。由俄罗斯方向,向我方飞来一架单机,疑似军用侦察机。现命令我侦查分队,迅速占领南山制高点,对领空进行不间断监视和侦查,随时通报情况,给高炮作战分队及时、准确的资料,随时歼灭来犯之敌”。连长最后说道:“侦察班长,有没有困难啊!”班长脱口而出:“没困难,保证完成任务!”连长说道:“赶紧准备,5分钟后出发!”我和班长领受任务后。快步向枪械器材库跑去,背上枪支、经纬仪、高炮指挥镜、夜视器材和两瓦电台,飞快的跑向集结地点。连长早已在集结地点等候,看我们来了就吼道:“要迅速占领高地,出发!”我和班长飞也似的奔向“南山”。我们来到南山的最高峰,就开始了紧张的架设工作,多亏平时训练有素,关键时刻忙而不乱。我们架设完毕就展开了对领空的侦查监视,一点都不敢怠慢,班长一句话都不说,可见对工作的认真态度。呼啸的北风肆虐这我们单薄的身体,肩上的使命使我们不畏严寒、不惧雪雨。除夕之夜,这是我入伍后的第一个春节啊!使我终生难忘的一个春节。这时我想起了妈妈、想起了家,如果在妈妈身边,妈妈是不会让我停留在风雪中的,可儿子也许就成不了才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十分想家,入伍后从来没有过的想。真想马上飞到妈妈的身边。当晨光洒向大地时,连长带着排长和班副来换岗来了。这时我才发现,两腿早冻的失去了知觉,根本不能挪动半步。班副扶着我慢慢活动着各个关节,班长跟我一样,由连长扶着在热身呢!我忍了一夜的嘴开口道:“MD,老毛子,来又不敢来,不敢来又想来,老在蒙古国转悠啥?大过节的给我们找麻烦!”连长道:“不要发牢骚,这是我们的责任,是人民赋予的,你要觉得光荣才对!”我不做声了,心里对老毛子还是非常的恨。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感激,使我过了个非常有意义的春节。终究老毛子还是没有越过禁区。在大年初二的时候,司令部命令,解除了战备任务,但是要战备值班,随时待命。

“家”在我国的含义很深,“回家”的感觉真好!车站还是密密麻麻、人头攒动,南方的大雪还在肆虐这大地,愿天下所有回家的人一路走好。。。。。。

本文内容于 2008-2-20 16:59:50 被深·蓝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