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士兵:差点中埋伏挂了,命运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图

今天轮到我们连回在伊拉克的主基地休整补给,虽然基地刚被火箭袭击过,但是这丝毫没减弱我们回基地的欲望。今天大家完成巡逻任务的速度以及情绪都极其高,毕竟在基地外面的每一分,每一秒神经都是紧绷的,外加每个人身上穿着沉重的防弹衣和头盔,还带着N多的装备。

越着急,时间过得越慢。好不容易熬到任务结束了,我们先回到小基地加油,捎上一些要回主基地的非作战人员,就正式出发了。

出了小基地向南开去 不到10分钟,在一个检查站附近,一辆蓝色的皮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里所有的车在看见美军的车队时,都会自动停在路的左右两边,而这样蓝皮卡则不一样,它看见了我们以后立刻加速,试图甩掉我们。我当时作为首车,上头叫我追丫的,看个究竟。

对于这样的任务十分乐意接受的,离开德国半年了,好久都没飚车了,而且这次开的还是几百万美金一辆的斯特瑞克 ,我加足了油门跟了上去, 那辆车看我冲了上去,也加足了油门往前飞奔,一前一后 ,一逃一追。。。

我们一共经过了三个检查站,每次我快追到丫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检查站,胖士官慢条斯理地叫我放慢,放慢, 斯特瑞克装甲车本身就比前面那小皮卡重几十倍 ,提速能力不如普通民用车辆,每次在检查站这么一放慢之后,又要费很大的劲才能追上。然后又是一个检查站,胖士官怕撞到检查站的水泥顿之类的,又叫我放慢放慢,过了检查站他又叫我追上去。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胖士官是个极度自负的人,非常非常喜欢否定他人, 以及用说 “不”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和滥用一下自己那小小的权利,他只所以叫我放慢,大概是因为在检查站那紧凑的水泥墩和我的速度,早已经大大超过他的心里承受能力吧。而且后面的车队已经落后的不见踪影,但是我却追的很过瘾。。。。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彷佛回到了德国的14号城间高等级公路。回想到我开着我那辆野马车, 把战友的三菱 , 德国朋友的VW 已经甩的都看不见了。而在我前面不到半秒的是那辆粉紫色的兰博基尼 ,我尽量地咬住他,尽量地利用它来减轻我的风阻,同时我也再等待,我在等它下一个弯道上的失误, 只要它再有一个失误,我就会超过,我就能好好羞辱这个以欧元作为后盾,自以为是速度传说的娘娘腔,3000 欧元的现金也会捏到我的手里。。。

可惜现在伊拉克,车上是胖士官,他叫我减速,我不得不减速,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皮卡在我前面洋洋得意。直到过了第三个检查站,那辆皮卡突然钻进了路旁边一个小胡同里,“追不追”? 我问胖士官。“呃。。。。”,他不置可否。他从不具有快速做出判断的能力,而就在他“呃呃呃”的同时,我的车已经开过了那个小胡同。我从潜望镜里看了一眼那个小胡同,地面上盖满了五花八门的垃圾,我就瞬间明白了。。。。

这八成是一个陷阱!是武装分子的一个陷阱!他们想用皮卡当诱饵,把我们的装甲车引诱到这个小胡同里 ,庞大的斯特瑞克装甲车一进去,将会在小胡同里面左右卡住,动弹不得 ,他们立马引爆事先埋在胡同里的炸弹,然后再从左右两边的小三楼的天台上往下扔手雷 ,等我们后面的两辆车赶上来以后,先引爆路边炸弹 再从路另外一边的建筑空隙中,用火箭筒以及机枪袭击后两辆车,整个计划如果有20个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可以用极小的代价解决掉我们三辆装甲车,而且整场战斗不会超过三分钟。在我们的增援到达前,他们也可以从容地从各个建筑的间隙中撤离。带着成功袭击美军的录像,回去向基地组织的高层领功。

也许一切都是真的,也许是我多疑了,但不管怎么样,我的车阴差阳错的没有追进小胡同。也许那只是个普通的武装分子,车上放了点枪械,炸弹之类,或者是美军通缉扑克牌上的,看我们靠近了害怕,躲进了小胡同。。。。

晚上,我觉得自己太傻太冒失,需要检讨,我把今天发生的事,画了一张假想图。

作者:斯特瑞克,美国士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