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干警的抗灾记忆

“1月27日晚上18时,我在吃饭时接到总队值班室电话,通知晚上20:30到总队紧急开会。联想到我省发生持续冰雪灾害,造成京珠高速公路拥堵滞留6万旅客的新闻,我想会议内容一定与此相关。果然会议的议题是湖南省公安厅紧急集合厅机关民警200人,开展‘京珠大救援’行动。我们治安总队决定在谭和平总队长带领下,挑选45岁以下的男民警组成23人的救援队,分乘5辆汽车,第二天早上8点出发,赶赴灾情最严重的郴州实施救援。开完会后,我立即回家准备相关物品。”


一天半才到达一线


“第二天,我们向京珠沿线出发,一路冰雪满街,由于长潭高速已堵死,我们只好往长潭西高速迂回,长潭西高速除了我们几台车在慢慢行进外没有别的车辆,尽管车辆稀少,由于积雪,车走得很慢。9点50才到湘潭,路上结冰且下着雪。


一路南下,但见平时车流滚滚、繁忙的高速公路,现在是死一般的沉寂,两边山林树枝折断,高压铁塔倒塌电线悬空,两侧和中间的绿化苗木荷冰倾伏,间有‘喀嚓’断裂声音传来,路面冰雪厚度在10~20厘米。被冰雪滞留的货车组成的长龙不见首尾,黑瘦脸庞、焦躁眼神的司乘人员在冰天雪地中瑟瑟抖动。


经易俗河转入天易公路到株洲潭耒大队,匆忙吃中饭后上京珠高速逆行往南赶,一路上只见从北往南拥堵90公里长的车队,每隔十多公里就有救济站和流动医疗车。晚上12点到永兴县,也是全城停电,且招待所没有一个床位。只好赶往郴州,到郴州已经是28日凌晨3点,住在没水没电的招待所。半夜被冻醒几次,脸都觉得麻木了,脚像失去知觉一样,怎么搓都热不起来!”


“1月29日,我们8点到耒宜大队交换情况后北上永兴中队,还是走昨夜的老路,但路况比昨晚更糟,十多公分厚的冰变成近二十公分。到永兴中队已经是11点。


按照分工,我是机动组并准备第二天第一班。可刚到住处,就接到出警通知,马上上岗,车堵塞在马田以北,当地乡镇政府不愿让车辆分流在本辖区,我们马上赶到,进行一番劝导后。又巡视到一条随时可能掉落的高压线。”


抚慰疲惫激动的司乘人员


“30日早上8点起床,8点半出发。雪虽然停了,但是天是阴沉沉的。郴州的供水、供电基本中断,我们在城郊加油站排队40分钟后才加上油,再逆行上高速。发现一些运输生猪往广东去的车辆上,大批生猪饿死冻死,其中一台已有过半数猪死亡,其他的也奄奄一息,司机和货主欲哭无泪,我们马上疏导其下了高速公路在路边处理休整。


堵车仍在继续,一些司机已经连续在路上堵了6~9天,有的已有6天在原地没有动了,只能吃方便面和饼干,多天没有吃米饭。有的衣服鞋子都被雨水湿透,有的司乘人员因为天气太冷又无法休息而感冒。


总队负责的永兴段的积雪积冰已基本铲除,车辆可以正常通行,我们协助国保总队、督察处疏导苏仙段的交通。


在永兴段、苏仙段,当地党委、政府每公里配备一台推土机上高速公路铲雪。民政部门和当地医院组成救助组上路救助。同时,当地公安机关也加大了交通巡逻力度,在道路沿线维护交通和治安秩序。


但是司乘人员的焦急并没有完全得到缓解,因为目前道路通行情况很差。广东方面还没有对南下车辆放行,同时107国道通行能力也不高。一辆行驶的河南籍车辆司机与一辆逆向行驶后强行并线南下的河北籍货车司机发生冲突,双方同行人员几十人发展到要持撬棍铁器等打斗。我们立即制止和做双方的劝说工作,并通知120急救中心进行包扎,后移交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分局处理。


当天我们指挥疏导由北向南车辆进行分流到107国道,共分流车辆3000余台,指挥疏导由南向北车辆1000多台。”


“31日是农历小年,早晨6:30我们起床加油与领导一起上路。鉴于永兴段已基本疏通,治安总队将主要警力用于帮助疏导苏仙段和宜章段的交通秩序。同时,积极协助永兴段可能出现的交通新情况。


我们刚下郴州立交桥就发现逆行车辆不少,原来是高速公路上每隔两公里,就有一个应急通道,很多司机滞留多天,情绪十分急躁,半夜里不顾民警的阻拦,强行拉开高速公路中间隔离带的应急通道,强行冲关由北往南逆向行驶,有的还摆出两列,使南下北上的双向车道都形成堵塞。


我们只能在仅有的满是冰雪的紧急救援通道缓慢通行,车走不动人就下来,边走边向司机们讲清逆行的危害,慢慢到达一个护栏打开处,有一位协警己在守护,我们告诉他一定要指挥车辆驶入正常车道,再往前走了不知几公里找到源头,把护栏拉入原位,留下一人守着。我就守在一下坡处,下坡的车在此因路况相对好就想超车变成二道,为了堵住这些口子,我们在长达近几十公里的高速公路上轮流守点守卡、巡查救助,疏导交通,累了在车上打个盹,饿了就着雪吃点干粮。


终于在下午4点,把所有的逆行车辆疏导到正常的行驶区域,我们接着就走访司乘人员,有的人因为连续六七天食用方便面,消化系统出现严重问题,特别是由于缺少蔬菜,营养严重不良,极大地威胁着其健康安全。我们立即商请当地党委政府和民政部门组织送一批热饭热菜给沿线司乘人员,以增强他们的体能。”


终于看到久违的阳光


“2月1日,7点集合后赶往宜章,前十多公里路况还好,铲出二条车道,过良田服务区时,看到昨天曾经加油的加油站顶棚钢架由于承受不了冰雪而倒塌,有几台车还在废墟中,人们正在紧张地抢救。


南下的路况形势也更加严峻起来,由于连续五个上坡,随着海拔高度上升,昨天铲好的路面上又结上一层厚冰,大货车正在一台台慢慢地艰难地爬坡,只要一停车,再次起步都非常困难。这时一台小车超车心切,陷在雪中进退两难,我们立马上去帮忙,经过十多分钟的努力后,小车终于安全驶出。这时,又有两台大货车打滑爬不上坡,大家拿麻袋的拿麻袋、破冰的破冰。在准备好后,我们只听到马达的轰鸣声,由响亮转向低沉,还是打滑上不去,谭总带头推车,大家纷纷来推,车轮打滑抛起的冰砸在我们的脸上十分疼痛!在大家的努力下,车终于向前动了!这时我们才发觉自己一身都已湿透,汗水和雪水的内外夹击,鞋子也被雪水浸透。


经过疏散的司机、乘客们在路通后,经过我们身边时,纷纷把车窗摇下来了,向站在雪地上的我们致敬、问候。我们在缓慢蠕动的车流中站着,嚼着干粮,也为这些质朴的司机高兴着!


到达宜章后马上开会,副厅长唐中元主持会议,决定治安总队、国保总队、督察处移师宜章与经侦总队、高支队耒宜大队宜章中队形成一个由杨光荣总队长任队长、谭和平总队长任政委的混合编队,统一指挥调度。


宜章段重点在良田镇,也就是京珠高速路南段500~508公里处,由北向南这里有一段连续长达十多里的长上坡,坡道风大,结冰快,冰雪积压层更厚。


除了积极协调机械设备全力清除路面积冰,疏导交通,谭总还同时商请中石化和中石油组织一批油罐车,沿线用油桶向沿线货车售卖柴油,保证每台车可以开到下一个加油站正常加油。并全力抢修加固高速公路沿线服务区的加油站,防止再发生倒塌事故,同时保证加油站的柴油供应,缓解因加油导致的交通堵塞问题。”


“2日凌晨4点我就被冻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7:30到高速公路上,广东零星过来几台车,长沙北面过来的车由于在衡阳采取了分流措施,过来的车也是很少,压力小一点了。巡逻到广东与湖南的交界处,在粤北加油站加油后,继续南下到坪石隧道口,只见南下车辆排成长队。”


“3日凌晨1点我被派往小塘收费站以北卡口,任务是防止逆行车辆北上。经勘察,北上车辆可以控制流量放行,只是由于510公里处有台故障车坏在路中央,旁边是积雪,大挂车通行不易,我们就在原地指挥。每隔20分钟放15台车北上。气温零下4度还是在风口上,风刮起时脸像刀割。陆续来了不少司机问情况,我们一一予以解答。晚上为了怕睡着,只好多喝水!


从北往南也时常有车呼啸而过,我们在逆行车道上十分危险,把大灯、警灯、双闪灯统统打开防止撞车。前方有车南下,马上变灯提醒对方来车。一夜就这样熬到早上7点半。下班后睡到11点30,一看久违的太阳出来了,17天没有阳光积压的忧郁一扫而空!心情顿时好起来了!22点40分我们出发,23点到高速出口接班感觉车流量大增。


“2月4日凌晨1点到达堵塞点506公里处。原来是一台大货车发动机坏了,摆在路中间,但由于冰雪太厚只有一条道,赶紧联系铲车铲除超车道的冰,车流又动起来,处理好已经是2点。我们继续巡逻,传递通车的信息,唤醒准备北上的驾驶员。可没过多久车龙又不动弹了,我们马上掉头,发现还是刚才那地方一台超长大货车在超车时因积冰打滑上不去,赶紧找来铲子铲冰、麻袋铺放车轮下,在众人的帮助下安全驶出。


7点交班交车,睡到12点。14点30分终于接到指挥部撤回的命令,马上收拾行李,在耒宜大队宜章中队队部集合,举行简单而庄重的告别仪式,宜章县委、县政府派专人来送行并用燃放爆竹的方式来欢送我们。


回到公安厅院子里已经是2月5日凌晨1点半,厅里和总队许多同志在晚上10点钟就等着我们了,让我们归来的人感动。”转自《瞭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