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七回 弹尽被俘


刚过了江,赵同发现特勤团战士留在浦口的一个特有(特种兵内部标识)的记号,告诉王果夫他们没有走,一直要等到王果夫他们才会走。

王果夫和赵同心头一热;好兄弟!

在山上找到了刘志民他们,带着部队往滁县会合点赶,一路上的国军溃不成军,一直被鬼子的炮火追着打,特勤团战士心中越来越觉得窝气,后面不远处传来鬼子追来坦克的“轰轰”声。

王果夫他们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在前面叫馒头山的隘口上看到有不少国军在修筑工事,看军装就知道是曾一起并肩战斗过的88师和教导团的官兵。

王果夫因为和他们部队一起并肩战斗过,认识一个曾给他们弹药补充的团长,就走过去问问。

原来他们的大部都在南京保卫战中战死或者没跑出来,他们和教导团跑出来的各不足一个团,勉强各自拼成两个整营。觉得老这样跑,窝囊!也想接应后面跑出来的战友,自发组织不跑了,在此筑工事准备和鬼子拼了。

傍边的特勤团战士见状也都叫嚷着不愿意跑了,他妈的!被鬼子追着屁股打,真的窝囊,恨透了鬼子。王果夫也有这样的想法。就安排两个战士护送袁红跟自己熟悉的88师伤兵往滁县去找她哥哥,与他们回合。

袁红说什么也不干,并把哥哥的意思、也是她的意思红着脸告诉王果夫,要他一起走,等安定下来就把仪式办了。既然兄长不在这,自己作决定;生是他的人,死也是他的鬼,他不走她就也不走,要留下。

王果夫这时候顾不上儿女情长,知道女人难缠。发脾气吼着命令两战士把她架走,丢了一句:“大丈夫为国而死!值!有机会找个合适的人家!”

袁红被强行架走拖走,被王果夫斩钉切铁的镇住,反不闹了;“王果夫,我等你回来!……”


王果夫带上赵同,刘志民迅速到附近把地形看了,觉得把自己的阵地设在隘口的边上,紧挨着88师和教导总队战士的阵地,分散开可以用狙击枪狙击鬼子。


这隘口地处浦口北面,可以望见对面南京城的下关码头,鬼子要追击国军必定要经过这。山北部是长江泥沙冲击而成的沼泽地,不利于坦克装甲部队的运动。隘口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地形复杂,只有一条曲折起伏的公路连接着这隘口、前面是顶山镇,泰山镇和沿江镇,是打阻击战的理想战场。为了充分利用这一有利地形,王果夫与88师和教导总队的两个领队团长约定,决定在此布下一个口袋阵:利用隘口正面阻击,依托两侧山地进行侧击、夹击,待日军全部入袋之后再断其退路,实行尾击。后面刘康和北城一带为袋底,左面由教导团余部防守, 88师余部负责右面,鬼子进来了左右夹击。

特勤团的狙击手放开在两边阵地上狙击鬼子,自己带特勤团的两支战防枪和赵同分别带三战士操作正面狙击。

英制BOYS ANTI-TANK RIFLE战车防御枪,1937年才开始装备美国军队。该枪专用于毁伤装甲目标,在700米内可击穿6厘米厚的装甲,钻入车内后可杀伤乘员,毁坏机件,引燃弹药。虽然威力有限,但对付装甲厚度仅为4厘米的日军轻型战车,前装甲只有6厘米的坦克已是绰绰有余。而且重量轻,一人即可扛着走,转移方便,子弹足有高射机枪那么大。这在当时的中国军队中是相当先进的,特勤团也就装备了两挺,上次在雨花台阵地没带上,这次撤退带上了。日军横扫中国战场的战车遇到了克星。两战防枪分在两边担任隘口纵身正面阻击,后面由自愿留下打鬼子的(国军乱了编制自发组织起来的)两个团负责兜底。


刚布置完毕进入阵地,共十五辆日军坦克和战车拉着不到100米长的车队,边走边向前方炮击越开越近,鬼子步兵还远远的在800米来处,可能是一路的屠杀,让鬼子坦克和战车高兴过了头,骄横惯了。

有持无恐地进了隘口,离王果夫狙击阵地快两百米时,王果夫下令:“放!”霎时间,两挺英国进口的、被战士们昵称为“鸭子枪”的战防枪“咣、咣”地怒吼起来,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夜空。日军战车立即熄灯开火,以平射炮和机枪还击,跑在前面的一辆坦克被打停下,后面的乱做一团,教导总队和88师的战士按照先头的约定不开枪。鬼子还搞不清楚对手的位置,尽向着三个方向的高地打。密集的炮弹、子弹呼啸着在王果夫他们的头上两三米的地方划出一条条的火线。战防枪队的士兵们继续沉着地射击,“每发必中”。 这时候的坦克和战车又不好散开,也散不开。后面的一辆坦克见状开始倒车,王果夫让战防枪对着那在倒车,已经侧身把后装甲,比前装甲板还薄的尾部露给自己的坦克就是一枪。

一枪击穿,里面爆炸,像闷在罐里的炮竹“哐”响了两声,不到一分钟起火,鬼子步兵已经到了300米的距离,山上的特勤团狙击手在起火坦克的火光照耀下,对鬼子准确的击杀,教导团和88师的战士还是沉住气不开枪。战防枪不停的射击,鬼子见枪声不激烈,继续冲进来想把战车和坦克兵救走,大约十分钟,日军坦克、战车的枪炮全哑了。有几辆战车起火,随之开始爆炸,火光映红了半边天,这更给特勤团战士清楚的目标,虽然还有几辆没有起火爆炸,但王果夫判断这些战车全完蛋了,于是下令赵同那挺战防枪也停止射击,向两边阵地撤。


鬼子步兵也赶到了坦克、战车的边上,进入伏击圈。

此时两边山上的枪声大作,鬼子和没炸死的战车兵,被山上丢下的手榴弹,飞蝗般的子弹打倒,枪声爆炸声好激烈,王果夫已经带着狙击阵地的特勤团战士到了山上阵地开始了狙击。两边山上故意打鬼子部队的后部,把鬼子像牲畜样往前面赶,鬼子抛尸遍野。

突然前面拐弯处冒出了一个中队的鬼子骑兵,往这边冲过来。被狙击手远远地击倒一大片,不一会儿也到了隘口,不少没有了主子的战马拉着鬼子的尸体也随骑兵冲了过来,让鬼子真正品尝到了五马分尸的味道,里面伤的鬼子踩踏死不少,跑得快的骑兵一部分还是侥幸地冲出了隘口。

后面又出现了鬼子的步兵,源源不断的赶来,鬼子大炮也开始集中向两边山上炸,阵地上出现了很大的伤亡。

后面兜底的两个团方向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到底是临时拼成打散的部队,起先对冲过来的鬼子步兵还是有很大的杀伤,等被冲过隘口不到一半骑兵中队的鬼子一阵冲杀,两个临时拼成的国军团拼命跑了,窝囊!

前面左右阵地的特勤团战士,88师的和教导团总队的余部各一个营,已经把弹药全部用在了鬼子身上,隘口都快被鬼子的尸体填高了三尺。

没有了弹药,开始用石头往隘口的鬼子砸去、滚去,甚至把手中没有弹药的枪当梭镖向鬼子身上掷,成排的鬼子捂住被扎中的身体和击破的头倒下或压死。两边的战士也不断在炮火中倒下被炸没了身形。


看情形两边的两个营剩下的不足两个连了,王果夫和赵同他们几个没战死的特勤团战士用石头继续勇敢的向鬼子砸去……

一发炮弹呼啸着落在他们的边上,赵同马上跃起扑到在王果夫身上……


醒来已经成了鬼子的战俘,特勤团跟自己在一起的战士只剩下十五个,也成了俘虏。

在俘虏营里呆了不到二十天,瘦小病残的被鬼子杀掉。留下身体强壮的被带到了好几个战俘营,修工事,火车站装卸物质,又在一个矿山挖煤。特勤团十五个战士也只剩下了十个,其他的五个累死、病死!


于1939年的春天被鬼子带到了位于鄂北的大别山秘密基地,修路、挖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