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2年2月5日,大年初二,这个从来都是喜庆的节日变成了一个哀伤的节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公共汽车、影剧院、住宅楼里被安放了四颗定时炸弹。在此之前,新疆甚至全国没有人见过这种以危害公共安全制造社会恐怖为目的的爆炸。

今年1月5日,新疆警方捣毁了“东突厥斯坦***运动”在帕米尔高原山区的恐怖训练营,该组织在国际上被公认为是“最暴力化的组织”。事实上,从1990年代前期“东突”分裂势力主要组织正式建立算起,中国对这一恐怖势力的打击已持续了17年,取得了丰硕成果,为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

幽灵

境外培训,境内破坏

“东突厥斯坦***运动”(简称“东伊运”)被国际上认为是“最暴力化的组织”。2002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这个组织列入恐怖组织和个人名单。9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中外记者会上指出,“东伊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组织,它的宗旨就是要通过恐怖主义活动分裂中国。

1990年代初,境外“东伊运”主席艾山·买合苏木(新疆疏勒县人)因参与民族分裂和暴力恐怖活动,被我公安机关处以3年劳动教养。1996年解除劳教后去往国外,1997年4月,他在巴基斯坦成立了“东突厥斯坦***运动”。之后又投靠了“塔利班”奥玛尔和本·拉丹,成为国际恐怖组织的一部分。

2003年10月2日,在巴基斯坦北部山区,艾山·买合苏木被美国和巴方军队联合围剿击毙。但是,艾山·买合苏木和塔利班培养出来的恐怖分子并没有停止行动。

自1997年起依托阿富汗“基地组织”的训练营地,艾山·买合苏木网罗新疆籍恐怖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进行培训,随后送往阿富汗战争中进行实战锻炼,然后再潜入中国境内进行恐怖破坏活动。

“境外指挥,境内行动,境外培训,境内破坏”,一时间新疆反恐形势险恶。在国内建立大量的恐怖训练营地和直接送到阿富汗的塔利班营地中进行训练,恐怖组织可以快速把一名宗教狂热分子制造成恐怖分子。尤其是经过塔利班基地培训出来的恐怖分子,早已把宝贵的生命看得贱如草芥,声称“对死的渴望,超过对生的渴望”。

恐怖分子的祖师爷

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是新疆库车县的一个农民,瘦高身材,长相文弱,却就是他成立了新疆第一个恐怖组织———东突厥***党,1992年2月25日乌鲁木齐爆炸案就是该党所为。这个恐怖组织在新疆共制造了25起爆炸案。

东突厥***党从一开始就有境外极端宗教组织的背景。仅半年的时间内,阿不都克日木·阿不都外力就培训了近千名弟子。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所有恐怖根源都指向一个人———新疆叶城县的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1990年代逮捕的恐怖分子,无一例外的都是他的弟子。他没有参加过一次恐怖行动,实际上却是新疆恐怖分子的祖师爷,正是他提出了从1990年代起发动10年游击战、10年正规战的20年战略图谋。

恐怖组织的分水岭

1994年11月30日、31日,来自全疆各地的15名恐怖组织和宗教极端势力的代表暗中聚集墨玉县图谋发动恐怖袭击。会议还讨论了怎么筹集资金、怎么发展力量等问题。但因其代表为筹集资金实施蒙面抢劫被抓而使得该图谋未能得逞。

如果说墨玉会议显示出恐怖组织的幼稚,那么1996年11月29日在和田召开的和田会议就是一个“完美会议”,从行动纲领制定到恐怖行为的落实,到保密与忠诚,都极其严密。

中央电视台披露的录像展现了当时的真实情景。为高度保密,所有的人都戴着面具。而这段录像本来是他们的所谓“史料”,要留做日后做珍贵档案、向境外组织发送以争取国际支持。

会议通过了《“东突厥斯坦***真主党”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研究了新的恐怖暗杀计划和统一行动问题等。

“墨玉会议”、“和田会议”是一个分水岭,一批恐怖分子被培养了出来,取得了经营恐怖组织经验。此后境内的分裂势力和境外联系更为紧密,并且直接得到国际恐怖主义“老大”塔利班的支持,因而其在新疆境内的破坏活动也更为剧烈。

激战

昆仑山追逃

1992年2月5日发生在乌鲁木齐的爆炸案告破于1500公里远的喀什。当案件侦破势如破竹时,主要的犯罪嫌疑人已经逃跑,准备从昆仑山口逃向国外。

等新疆警方追捕队伍赶到昆仑山下,嫌犯已经在昆仑山炸山封路之前逃上了昆仑山。所有的山路全部被堵死了,海拔5000多米,只能通过直升飞机将侦察人员空运到昆仑山。

这场战斗当场击毙犯罪分子2名、活捉5名。1992年“2•5”爆炸案主要罪犯全部落入法网。对于新疆警方来说,这仅仅是开始。

缉枪行动

1998年4月6日,新疆霍尔果斯口岸,一辆从哈萨克斯坦入境的外籍货运车上,查出军用手枪、冲锋枪、各种口径的子弹等武器。警方随即发出了抓捕偷运武器案的重要疑犯的通缉令。

一名境外暴力恐怖分子落网后交待:斋月刚过从2月份至4月份通过运茶叶偷运过一次武器,4月份后又用送羊毛等方式运进过武器。

巨大的危险显露了出来,究竟有多少枪支被秘密运送了进来,现在这些武器在什么地方?恐怖分子在准备着怎样的阴谋?必须把所有的武器都挖出来!

在这次深挖恐怖分子和其隐藏的枪支的战斗中,公安和武警战士与恐怖分子发生了多次激烈的枪战。伊犁地区公安局防暴支队民警龙飞、孔永强、刑警支队民警努尔泰·安尼瓦尔别克在缉枪战斗中牺牲了,他们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与阴谋赛跑

1998年年底,警方获知一个叫库来西的人在和田活动,酝酿着一场阴谋。但是警方并不知道这个库来西长什么样,是什么地方的人,正在进行什么阴谋。

在一次行动中,一枚自制手雷炸响让新疆警方大吃一惊,他们意识到库来西的步伐加快了。这枚自制手雷的威力已经相当于军用手雷,这比之前的恐怖分子使用的爆炸装置大大地进了一步。

警方焦急万分,库来西却杳无音信。此时更严重的情况出现了:在一次路口的例行检查中,查出509枚手雷,这些手雷是准备偷运到和田去的。接着,在抓捕库来西团伙另一头目的时候,再一次发现手枪和手雷。

新疆自治区党委为此专门召开会议,决定在和田开展一场打击库来西团伙的专项斗争。从此,和田的“打库”,不再是警方一家力量,而是调动了全新疆、全和田的力量。

经过艰苦的战斗,库来西集团被完全摧毁。警方发现,这是一个纠集了数百名恐怖分子的巨大团伙,这些恐怖分子不仅来自新疆各个地区,还有大量境外派遣的国际恐怖分子。他们自制了数千枚手雷,100多支枪,经营了十多处恐怖训练点和51处制枪窝点。

在艰难而持久的十多年打击之后,在国际恐怖活动给世界带来更大不安定的时候,新疆反而进入了一个稳定的和平时期。而只有战斗在反恐第一线的人才最为深切地知道,这一切得来的是多么不容易。

血债

1990年第一起恐怖事件

“巴仁乡暴乱”是新疆解放40年最为严重的一场武装暴乱,是进入1990年代后发生在新疆的第一起恐怖事件。它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开始。此后,大规模的暴力恐怖活动在1990年代的新疆相继发生。

操纵这一切的是一个叫则丁·玉素甫的人。1980年代末,他到喀什学经,回到巴仁乡后,组建了“东突厥斯坦***党”。这些异常现象引起了阿克陶县委、县政府的注意。当发现公安机关开始调查时,则丁·玉素甫决定提前暴动。

4月4日下午,切克村清真寺聚集的200多人开始围攻乡政府。中央将其定性为武装暴乱,武警和公安人员开始还击,则丁·玉素甫被击毙。

1990年当分裂与恐怖势力初起时,表现形式是狂热的宗教情绪,一些不明就里的信教群众被利用,宗教与非法宗教的界线难以划分,正常的宗教活动与恐怖活动也难甄别。

1991年第一个恐怖训练基地

1992年2月5日,大年初二,这个从来都是喜庆的节日变成了一个哀伤的节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公共汽车、影剧院、住宅楼里被安放了四颗定时炸弹。在此之前,新疆甚至全国没有人见过这种以危害公共安全制造社会恐怖为目的的爆炸。

7个多月后爆炸案告破,这是一个叫做“东突厥斯坦***改革党”的暴力组织所为。为筹集经费,1991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曾在沙雅县制造了解放以来全国最大的银行运钞车抢劫案,劫走农行棉花款50万元,然后悄悄转移到了1000多公里外的喀什叶城县一所不起眼的地方,建立了新疆首个恐怖训练基地,先后培训了3期数十名恐怖分子。

1993年新疆系列爆炸案

乌鲁木齐爆炸案的侦办让“东突厥斯坦***改革党突击队”遭受了打击,但是漏网分子迅速潜入了新疆各地。他们的下一个目标选择的是南疆重镇喀什。

1993年6月17日,位于喀什市中心的喀什地区农机公司办公楼发生爆炸,两名无辜群众身亡,另有1人重伤、7人轻伤。同年10月,散处于新疆巴音郭楞州、阿克苏地区、和田地区、喀什地区、吐鲁番地区、塔城地区等地的17名暴力恐怖分子,重新纠集起来,成立了一个新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反对党”。

这个恐怖组织成立后,并没有立即活动,而是秘密发展成员,扩大组织,在全疆各地建立分支机构,建立训练基地,培训恐怖分子,并派遣成员通过抢劫、盗窃等方式筹集经费。

“东突厥斯坦***反对党”成势后,新疆再次遭遇1996年、1997年的恐怖高峰。

1996年-1997年

“断桥赶汉”系列刺杀行动

22名恐怖分子怀里揣着暴力恐怖计划和暗杀名单奔赴各地,计划在新疆大范围内制造爆炸骚乱。

1996年5月12日6点30分,70多岁的阿荣汉.阿吉和他的儿子前往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祷告,在路上他们遭到了袭击,所幸的是最终被救了过来。在审讯时,刺杀者说出了当时的矛盾心理:既要完成任务,又因为对宗教领袖阿荣汉·阿吉的敬畏而无法下手。

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国最大的清真寺,具有550年的历史。它是中国***文化的中心,主持清真寺的阿吉也被认为是最有学问、最能领会宗教教义、最德高望重的人。

***反对党将这一系列暗杀活动称做“断桥”、“赶汉”,他们将反对其分裂图谋的宗教人士都列为谋杀的范围,借此斩断汉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血肉联系。

1997年“2.5骚乱”重创伊宁

1997年2月5日上午,伊宁市的大街上千余人手举横幅呼喊口号,沿伊宁市主要街道游行。随后,手持棍棒、砖块、刀具的骚乱分子开始了暴力行为:一位乡文化站的秘书在街口被刀捅死后,又被扔进点燃的纸堆里焚烧。

警方调查的结果表明,组织“2·5”骚乱的骨干分子是从喀什、和田分别到达伊宁的,属于“东突厥***真主党”,他们到达伊宁后就走街串巷煽动群众,并让群众烧毁身份证、结婚证等政府发放的证件。

1997年爆炸再袭乌鲁木齐

事隔5年,恐怖分子再一次选择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并且将时间选在1997年2月25日,这一天邓小平同志的追悼会在北京举行。

炸弹被精心安放在乌鲁木齐南、北、西、东四个不同的方向,并且是在乌鲁木齐人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所有的炸弹都被定在同一时间爆炸。恐怖分子的冷血和残酷让人震惊。

一个邪恶的计划得逞了,一些无辜的生命在瞬间寂灭了,更多的活着的人的生活因此而改变。记忆永远停留在了那罪恶而黑暗的时刻。

本文来源:新闻午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