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国的悲歌 – 说二战的波兰 (转贴)

日前,贴出了一篇关于二战中波兰华沙起义的文章《感动于波兰》,引发不少争议。主要是在文中对于波兰二战前政府若干偏袒写的不够客观。写文不谨,萨当致歉。


不过,对于波兰人在二战中的表现,觉得还是值得肯定。


我和波兰人接触不多,说波兰人崇尚英美倒是有体会的。一九九二年,我在北京天地大厦干前台,晚上值班的时候有几个小伙子在吧台喝酒。那时候为了练英语见到这种场合就不免多凑合凑合。小伙子们很热情友好,聊得天南地北,听来好像是船员。末了问一句 -- 您来自哪里?一个小伙子低了头,很腼腆地说:波兰。


当时对他的这个态度很有些古怪的感觉,那里面有一点羞怯,还有些自卑的样子。略一寻思忽然明白,那是觉得自己的祖国有点儿拿不出手,要说是American就光彩了。嘿嘿,这要是中国人绝对属于崇洋媚外么,不过,波兰小伙子老实的面孔,让你只觉得天真,倒没有可恨的地方。


选在中波关系不太好的时候写这篇文章,是我的不智。波兰这个民族挺不容易的,她的祖上有过大波兰的光荣,但到了二战前夕,不过和当年我们大唐的荣光一样,早已是昨日黄花。夹在苏联和德国之间,他面临的,是一个亡国灭种的危险。在德波战争前夜讨论大波兰问题,就象是蒋介石时代讨论中国对阿拉伯国家的威胁一样 -- 虽然唐朝的时候我们的确曾经染指中亚细亚。


作为大国之民,即便同样曾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思虑却不太相同,我们不太容易理解小国的艰难。


波兰可以与苏联或者德国和睦相处么?或者通过与其中一国结盟保持自己的独立么?楼兰的鞠文泰就是一个例子,宋太祖如是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波兰不是西班牙,她的东欧咽喉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在动荡的时代难以逃脱的宿命。


八十年代我国曾经有一套十大影响世界的理论家丛书很受欢迎,我记得包括托马斯潘恩,马季雅维利,马汉,其中有一个不太起眼的,就是麦金德。麦金德是地缘政治的创始人,他曾经如是说:“谁控制东欧,谁就能统治亚欧大陆心脏,谁控制亚欧大陆地带,谁就能统治世界岛,从而主宰世界。”


这话我们是不太容易认同的,首先我们的地图上东欧只是边缘一隅,看不出这样的重要,其次,历史也证明,苏联,纳粹德国都曾经控制东欧,却并没有控制世界。


其实,这是对麦金德理论的一种误解。麦金德的理论中,占据东欧,不是称霸的手段,而是称霸的结果,也就是说作为欧美强国,一旦势力发展到世界霸主地位,就自然取得对东欧地区的控制权。从这个角度看,拿破仑,希特了,苏联,在极盛的时候都曾经控制这块土地。别忘了,我们亚洲人的地图是太平洋为中心,而欧洲人则是用大西洋作中心的。在他们心目中,世界最剧烈的两条冲突地带,海上的大西洋,陆上的东欧。每次欧美出现霸权更迭,巴尔干必然成为欧洲的火药桶,就是证明之一。


想在这块火药桶地方保持自己的民族独立,实在是谈何容易。只有现在这样世界趋向和平的局面,波兰这样的民族,才有生存的机会。


作为波兰自己,对这种命运,可以说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抗争手段,要说起来,我们在日本面前轻易地丢掉东北,看看波兰人,是要非常脸红的。


假如让我们中国的诸葛亮到波兰去,他能想到什么办法呢?


首先朝秦暮楚是不可能的,郑国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它是在秦楚势力的边缘,波兰不是两滴水渍的中间地带,而是夹在两把铁锤的中间,任何一方都急于在对方之前控制这块生存和缓冲的空间,倒向任何一方,都意味着刺激另一方的自我保护机制,并且激发倒向一方的贪婪。其结果只会加快瓜分的速度。试想,如果战前波兰全面倒向苏联,估计协约签字之日,就是德国入侵波兰的日子,而苏联一定会借道阻止德国的入侵,而一旦苏联人来了,他们会走么?


反之,德国也一样。


那么,只好寻求国际霸主的支持了。当时的国际霸主,就是英美。波兰这方面可说作得非常到位,甚至让人产生奴颜婢膝的感觉。苏波战争,就大有为英美火中取栗的意思。战前波兰与法国搞的“小协约国”,也是试图通过波法同盟夹制德国,够聪明的。无奈,国际形势并不给波兰这个机会。


首先法国是靠不住的,事实上法国陆军对德国只打了一个月(波兰人知道不知道法国人的本事靠不住?知道了有的选择么?)。更要命的是,英美对波兰的态度,是热脸和冷屁股的典型铨叙。英美并不想要波兰这个“朋友”。在英美看来,社会主义和纳粹是两股祸水,只有他们火并,才是自己之福。可是德国和苏联不接壤阿,要让他们能够接触起来,必须让波兰人间蒸发。否则,波兰成为德苏之间的靠垫,希特勒的蛮力会向谁发?那只有英美自己来承担的。


这种情况下,英美不是不帮助波兰,而是恨不得波兰根本就不曾存在。有朋友提到战前为了遏制纳粹,英国曾经和苏联进行谈判,内容包括对波兰的援助。那是个历史上有名的笑话,这件事苏联还是蛮上心的,毕竟他对德国很紧张,英国派了两个不上档次什么也决定不了的将军去谈判,更绝的是有飞机不坐坐船,海上晃悠晃悠的过去。这哪里有一点诚意?放出德国猛犬去咬布尔什维克,正是英国人的锦囊妙计呢。斯大林翻过头来和德国签友好条约,和这个刺激大有关系。


所以,波兰付出了重大代价的亲英美政策,从一开始就是空中楼阁。波兰人蠢么?我看不是,就象我们在九一八以后期待国联一样,实在是落了水,有根稻草也会抓住。


或许,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强不息了。


波兰人这方面干的绝对够拼命。一九三九年,波兰是世界十大陆军强国之一,从这个角度,当时的中华民国还排不上号呢。


而且,波兰的军队,一向以勇猛和坚强著称,苏波战争中,华毕斯基元帅就是在英美都耍滑头要溜的情况下率领波军反击,葬送了图哈切夫斯基的一世英名。波兰的军事技术,始终保持自己的特色,波兰军队的装甲列车技术达到了这个兵种的巅峰,无论是对坦克的仿制,还是“波兰海鸥”战斗机的研制,在一个农业为主的国家,波兰在国防上的投入可谓不遗余力。


然而,对小国来说,夹在两个大国之间,即便你用尽全力,也是无法足够保护自己的。瑞士厉害,假如瑞士的地理位置在波兰,就算你一个兵放两枪,德国大概也不介意派四倍的兵力把它拿下来。波兰也不是越南,越南和美国隔着万水千山,波兰和德国是脸贴脸。我们现在知道,二战中的波军打得并不太糟,闪电战第一天击毁的波军飞机,都是第二线摆上来充数的,波兰空军的主力,是在随后的几周战斗中消耗殆尽,这和苏联遭到德国袭击时一线机场全军覆没相比,算是干得相当聪明了。而波兰战场上波军的视死如归,更是每每成为后代作家的主题。


然而,波军再勇敢,也无法弥补实力上的差距。小国对大国,可以赢一千次,却不可以输一次。


输一次,就是亡国。


所以,自强不息,也没有用处,除了,让敌人付出更多的代价。


从一开战,波军进行的就是一场不可能取胜的战争,但是,波兰军队的表现,只能用前仆后继来形容。打一场绝望的战争,一场身后就是家园,但无论怎样抗争都没有用的战争,不知当时的波兰军人又是怎样的想法。


但是,他们毕竟做到了,没有象九一八的东北军那样扛起枪来跑进关。


当然,波兰,也没有关内可以跑。


即便历史过去了几十年,我仍然无法为当时的波兰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来保持自己的独立与自由,这种感受,忽然理解蒋百里将军为何在《国防论》的第一页就大声疾呼 – “中国,是有办法的。”


二战中波兰旧政府领导的华沙起义,被人们作为不自量力和追随英美的愚蠢举动。实际上战后的历史我们都看到了,追随英美的欧洲国家,战后或许有英美的驻军,却基本能够维持自己的独立自由,追随苏联的呢?想想毛公誓死不作苏联的儿子国。


波兰人的举动,说到底是为了波兰自己。在天空中出现的一线曙光,波兰人也试图去抓住。


就象今天北朝鲜的核爆炸,他们是为了谁的利益?


小国,是没有主持正义的资格的,他们能够保护住自己已经是万幸,这一点,大国之民的我们,真是不容易理解。


波兰人有种种不是,他们野蛮杀战俘,他们反华。。。


但是,在德波战场上,在华沙起义中,那些骁勇而绝望的波兰骑兵,那些在下水道中顽强抵抗的起义者,看到他们,没发不引起我的尊敬。


或许,华沙不该起义,应该保存实力,等到苏联人来了,两派波兰人决个你死我活?


想起了吉鸿昌将军那首雪地上的诗: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完]


另:时而看到一些争论,谈共方对国军抗日老兵如何如何不公,内战中不该如何如何等等,建议持这种观点的朋友想想吉鸿昌将军的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