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秋痕


(一)


夜,沉沉的。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使本来就多愁善感的萧雨显得更加孤独而无助。

她幽怨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啜一口还有余温的清茶,一双纤细、白皙的双手拢了拢散落额前的发丝,起身来到窗前,她想打开窗户,让那颗久久不能平静的心呼吸一下新鲜而潮湿的空气,沁浸一下闷得发堵的心脏。当她刚要推开窗户时,突然看见楼下站着一个人,一个萧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人,一个深深触动自己灵魂的男人,一个让萧雨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他叫栗飞,是萧雨最好的朋友任玉的情人,也是萧雨的上司,A市杂志社主编。

风起了,几颗豆大的雨点打落在玻璃窗上,萧雨怔怔地望着楼下那个高大、疲备的身影,无奈和绝望撕扯着萧雨的心,她感觉到痛,一种钻心的痛,她无法抑制内心的痛苦,两只手紧紧地交叉在一起,又紧紧地贴在因激动而起伏不定的胸前,眼前仿佛有雾在飘浮,一团团向萧雨压来,她使劲咽了一下唾沫,但喉咙很干,萧雨感觉到窒息,一阵阵的眩晕使萧雨感觉有星星在眼前飞舞、闪耀。泪水从萧雨的眼中夺眶而出,往事,一幕幕、一段段,象电影一样在萧雨的脑海里不断地呈现,记忆中那些快乐中的忧伤,痛苦中的挣扎,在萧雨脑海里翻江倒海……

渐渐地,泪水模糊了萧雨的双眼,她低下头,摸了摸胸前被泪水打湿的那枚心形胸针,那是栗飞在她生日时送给她的礼物,也是萧雨最珍爱的一个礼物。这枚胸针是他们感情的见证,只有它是属于萧雨的。但他却不属于她,他只是萧雨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在萧雨的心中,他为她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也留下了永远的痛。

萧雨看不清了眼中的一切,雨水模糊玻璃窗,也模糊了楼下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


(二)


萧雨是经她的好朋友任玉的介绍才进入栗飞所在的杂志社的,所以萧雨视任玉为知己。她们无话不谈,任玉也常常不厌其烦地给萧雨讲她和栗飞相识的过程,讲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甚至有时候萧雨听得倦了,她也不会停止。有时候萧雨也很纳闷,为什么他们会成为情人呢,他们的性格迥异,栗飞是那种深沉而有内敛的人,任玉却是那种夸张、很男人气的女人。不过,萧雨从没仔细想过这些问题,对她来说,可能就是所谓的缘份吧,别人是无法参透的。

萧雨是那种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的女人,她有着江南女子的娇小与温柔,有着诗情画意的才情。从不化妆的萧雨有些多愁善感,又有些率真坦诚,她与每个人都相处的融洽而和诣。而任玉却是那种漂亮到了极致的女人,每次出门前,她都会把自己修饰的一丝不苟,以至萧雨每次看到任玉就觉得好象在欣赏一幅精美的画儿。

因为任玉的关系,栗飞对萧雨也处处照顾。虽然有时候私下里栗飞会陪任玉和萧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但在工作中他们交往的过程很简单,象一道流水线。萧雨是一名普通的编辑,栗飞是主编,所有的稿件必须经过他的审批。所以,他们最初的交往只限于工作上的交谈,从没有涉及到个人的婚姻、家庭和感情上的问题。

萧雨从任玉那儿几乎了解到了栗飞的一切,她知道栗飞有一个非常漂亮,又精明强干的妻子,妻子在一家外企业公司搞销售,业务成绩特别好,经常从这个省区飞到那个省区,所以夫妻之间聚少离多。他有一个十四岁的儿子,在本市的一个寄宿学校读小学六年级,学习成绩不是很好。

而栗飞虽然却只知道萧雨有一个平淡而温馨的家,一个大男子主义极强的丈夫和一个还在幼儿园的女儿。他不了解萧雨的思想感情,但在他眼里,萧雨是个极温柔的女人。

总之,栗飞很欣赏萧雨,这是萧雨在以后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之后知道的,也是栗飞亲口告诉她的。


(三)


人与人之间有时候真的很奇妙,萧雨和栗飞虽然认识很久了,他们谁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爱上对方,会为之付出一生的情感,也为之痛了一生。

他们进一步的了解是在一次报社举办的酒会上,有众多的文娱工作者、记者、各报刊编辑参加,栗飞所在的报社有三个人参加,其中就有栗飞和萧雨。

那天,栗飞和萧雨都喝了许多酒。不胜酒力的萧雨途中离开酒席,她想到一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酒精的度数让她有些炫晕,她需要片刻的宁静与安逸。

萧雨迷迷糊糊地来到酒店休闲厅的一个角落,她找到一个最靠边的一个位置,重重地把自己摔在这个单人沙发上。萧雨想偎着沙发好好休息一下,她没有睡着,但是她神志又不是很清晰。她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伴随着她的喘息声轻轻地颤动着,绯红的面颊象天边的晚霞,仿佛在告诉你一个关于黄昏的故事。此时,大厅传来一阵悠扬而哀怨的萨克斯的声音,萧雨象一只猫咪一样倦缩在沙发里,手指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地敲打着沙发的扶手,一会儿抑扬顿挫、一会儿哀怨缠绵。

不知过了多久,萧雨慢慢睁开眼睛,她伸了伸了倦缩了许久的纤纤腰肢,用两个大拇指使劲按了按太阳穴,突然,萧雨心中闪过一丝不安,她感觉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她,虽然她不知道在哪个方向,但她有一种强烈的的感觉,就是有人在很仔细很仔细地研究她。萧雨双手拢了拢头发,猛一回头,果真有人坐在她沙发的另一面端详着她的一举一动,是栗飞。

萧雨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好在不是别人,不然她不知自己会有多尴尬,但她还是不知觉地叫了一声。

“干吗呀?吓我一跳。”萧雨条件反射似地大叫一声,从沙发里一下子直起腰来。

栗飞一直静静地盯着萧雨衣,被萧雨的一声喊猛然回过神来,他怔怔地看着萧雨,不知该说什么,两只修长的手尴尬交叉在一起,又很不自然地放到自己的腿上,一双俊秀的眼睛很深很沉,象两池深蓝色的湖水。

“对不起!看你醉了,有些不放心,出来想看看你,但你已经睡着了。不过,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样子,挺、挺可爱的。”

萧雨的脸红了,比喝酒时还要红。她微笑着,但没有看栗飞,因为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栗飞好象也不知该从何谈起。

空气凝固着,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在萧雨的心里,一丝暖意悄悄袭来,象春天里的一缕阳光,温柔地抚摸着每一寸肌肤。一种久违的感觉在萧雨的心头阵阵游荡,她的思绪有些飘渺,她仿佛看到阳光暖暖地包围着自己,而自己像一只翩翩的蝴蝶,在风里舞蹈着。

她突然有些感动,但不是因为栗飞而感动,而是栗飞的那一句话让她有些感动,因为性格耿直的丈夫即使在恋爱的时候,也很少说过一句这样充满关心而深情的话。她多少有些为自己是一个女人能够得到另外一个男人的关心而飘了起来。

“你、你在想什么?”栗飞感觉到萧雨的小小的变化,他紧紧地盯着萧雨脸上的表情。

“哦!没、没想什么,可能是头还有点晕吧。”萧雨为自己一不留神的心里活动而脸红,她努力想找个话题来掩饰自己。突然她想起任玉,她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缓解气氛的话题,“你和任玉,你们还好吧?”

栗飞微微地皱了一下眉,他叹了口气,没有直接回答萧雨的问题,“不提她好吗?我们都是文人,我想,在这么优美的音乐声里,我们应该谈谈彼此对人生的理解和感受。”

“我们?谈人生?”萧雨有些不解,她耸了耸肩,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对人生没有太多的感悟,我是个很淡然的人,我生活在平淡之中,我想我的人生也不会放出什么特殊的异彩。”

“你看起来好象有些哀怨?”栗飞深深地注视着她。

“是吗?”萧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淡淡地一笑,她直视着栗飞,“那你的人生该是多姿多彩了?每天都有美女相伴。”

“我说过我不想提她!”栗飞居然有些恼怒,“如果你不喜欢和我聊天或者想不出别的话题,那我先走了。”栗飞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莫明其妙!”萧雨怔怔地望着栗飞远去的背影,在心里嘀咕着。

他们第一次单独在一起谈到很私人的问题,竟然是在栗飞的拂袖而去的背影中结束。萧雨心中闪过一丝不快,但这次谈话,却让萧雨对栗飞多了一份想从心里去了解他的冲动,她总觉得栗飞是那种有很多故事的男人,因为有故事的男人才有栗飞这种深隧的眼神和忧郁,才有这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沧桑感。女人的敏感使萧雨对眼前这位朋友的情人、自己的上司产生了一种好奇心里,她竟希望他们能够再拥有一次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能够更深地了解栗飞的内心深处。


(四)


路边的银杏树已经开落叶了,像一只只黄色的蝴蝶在风中飞舞。萧雨走在上班的路上,看到眼前飘落的叶子,她感到有些凄凉,她弯腰拾起一片飘落在地面上的落叶,轻轻地抚摸着黄叶上清晰的纹络,又摸了摸了自己眼角不知从什么时候偷偷爬上去的两条淡淡的鱼尾纹,这是时光为这个年龄悄无声息地留下了浅浅的岁月流逝过的痕迹。

“大概落叶也是因为有了皱纹才会凋零的吧!”萧雨的心中陡然掠过一丝忧伤。

办公桌上,一枝白百合在一个细长的透明的玻璃瓶里高雅地站立着,上面还挂着几滴水珠,显得那样亭亭玉立。萧雨愕然地看着这枝白百合,她猜不出是谁送来的,她也从未和任何人说过她最喜欢的花是白百合,她不知道谁能猜出她的心事,就连他相濡以沫的丈夫也不知道她喜欢白百合,而这个人会是谁呢?

“叮呤呤...叮呤呤...”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萧雨的思考。

“你好!我是萧雨。”

“萧雨,是我,栗飞。昨天晚上有些失礼。我很抱歉,送你一枝白百合,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歉意。”

“谢谢!可是、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白百合?”萧雨有些茫然地问道。

“记得我第一眼见到你时,你穿一套纯白色的套裙,裙边和衣领都滚着淡淡的几朵灰色的小花,象一支纯美、优雅的百合花。我感觉你会喜欢百合花,其实我最喜欢的花也是白百合,干净!纯洁!只是我们没有机会单独相处,你是不明白我的真实感受的。”栗飞的声音极柔又富有磁性,他顿了顿,轻咳了一声又接着说:“你多愁善感,又敏锐聪慧,我寻觅了好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象这样一个可以像一本书一样去认真翻阅、认真去读的女人。

萧雨无声。拿着电话的手,不知不觉地抖了起来。

“你怎么了?我的话是不是有些唐突?吓着你了?”电话那头传来栗飞焦灼的声音,又有些慌乱。

“没、没有,是、是好象有些突然,那,那你和任玉之间呢?”萧雨不能忘记自己的好朋友。

栗飞好象是苦笑了一下,她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声,“人往往在最落寞的时候会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用另一种感情来填补感情的空虚,而当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心才会鲜活起来,任玉也是个好女人,但她不是那种能我给予我生命震憾的女人,她的出现只是我在错的时间遇错了的那个人。”

萧雨感慨万千,她叹了口气,脑海里一直在回味着栗飞刚才说过的话,栗飞所说的那种感觉,也正是她曾经盼望了多年所向往的感觉。然面,生活的琐碎早已把萧雨多年前的渴望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此时的萧雨感觉自己好象是飘浮于红尘之中的一粒尘埃,正飘飘荡荡地在飞扬的风中追寻着另一粒尘埃,共同寻找着一个可以安然休憩的窝……

萧雨的思绪乱了,她没想到能读懂自己的,又有着共同感觉的那个人会是朋友的情人。

萧雨定了定神,长长呼出一口气,坚定地说“不要这样,栗飞,这对你身边的两个女人都很不公平。”说完,萧雨挂了电话,但是她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萧雨和任玉还是很好的朋友,任玉仍是栗飞身边的情人,他们还跟从前一样,一起去喝茶、听音乐。只是萧雨和栗飞都多了一份沉默,多了一声叹息,有时候,他们目光相对时,也只是相视浅浅一笑,好象彼此已经知道心中所想、心中所念。也许,不能言说的爱对于萧雨和栗飞来说,只能在这无望地等待中煎熬。

萧雨的心头,总有一种淡淡的忧愁萦绕着,她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不去看那双觉深情的眼睛,她不想伤害朋友,更不想伤害家人。可是,每一天他们都会在报社的门口不期而遇,时间久了,好象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每一天的清晨以这种方式见面,虽然谁都没有刻意创造这种机会,但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总是让他们在这个时候相遇。遇见了,也只是淡淡的相视一笑,然后各自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而如果哪一天他们没有在报社门口遇到 ,彼此的心中又都会有一种淡淡的失落,好象这一天缺少了什么。


(五)


深秋的一个午后,心急如焚的萧雨惦记着三天没来上班的栗飞,不能问任玉,又不好刻意去问同事,只好坐在办公室里胡乱地把手头上的一篇文章改了又改、划了又划。毫无头绪的萧雨此时真的希望能听一听栗飞的声音。

外面下起了雨。很冷、很凉。

这个午后对于萧雨来说,有些太漫长了。好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萧雨的好朋友任玉和另外几个同学打电话约她一起吃饭,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萧雨没心情去想什么惊喜,只是觉得与其这么无聊地打发时间,倒不如和好朋友们聚一聚。

萧雨如约来到同学们经常聚会的那家“往事酒吧”。酒吧灯光有些昏暗,萧雨一个同学也没看见,心里正纳闷,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硕大的生日蛋糕在30支蜡烛的映照下被 缓缓地推出来。“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几个同学齐声尖叫。萧雨这才想起今天是是自己的生日。她激动地搂住几位好朋友“谢谢、谢谢,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惊喜。”不过一丝遗憾还是在萧雨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因为丈夫没有提起过她的生日、栗飞也没有提起。萧雨说不出自己的感受,有一种凄凉,她破天荒地喝了很多酒。

这时,萧雨的手机响了,她离开座位。“生日快乐!”栗飞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还有一些沙哑。

“你怎么了?三天没上班,没什么事吧?”萧雨问得有些急切,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过亲密接触,但是有一种牵挂已经在他们彼此的心中把对方牢牢地拴住了。

“我病了,我很想见你,你能来看看我吗?还想送你一件生日礼物,是上次出差时看中的,想等到你生日时再送你。”

一种说不出的矛盾心理使萧雨沉默了好久,也犹豫了好久。“那好吧!”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萧雨还是没能找出说服自己不该去看他的理由,她下决心去看看栗飞。

萧雨来到栗飞的住处,屋里很乱,好象好几天没有收拾了。栗飞斜躺在沙发上,从萧雨一进屋时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萧雨因着急而微红的脸庞,泛着一种动人的光芒。她轻轻地蹲下身子,低下头看着栗飞零乱的头发和没刮胡子而泛青的下巴,萧雨的心突然很疼,她温柔地看着栗飞,“好些了吗?”“看见你,病好多了,心情也好多了。”栗飞深情地望着萧雨。在栗飞炽热的注视下,萧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她就那么蹲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栗飞缓缓地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萧雨冰冷的手,温柔地送到自己的唇边吻着,另一只手抚摸着萧雨乌黑油亮的发丝,久久不愿放开。

萧雨被他的柔情融化了,慢慢地,她把自己的脸轻轻地伏在栗飞宽厚的胸膛上,聆听着他的心跳,任自己冰冷的手在他温热的掌中变得柔弱而绵软,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屋子里静静的,墙上的时英针发出清脆的“达达” 声,显得特别刺耳。

过了许久,栗飞拥着萧雨坐了起来,他有力的双臂环绕着萧雨娇小的身躯,他低下头轻吻着萧雨的脸、吻她的眼、吻她唇,吻她的发丝……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栗飞在萧雨的耳边喃喃地说着,象是自言自语。

此时的萧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任由他那么紧紧地抱着,任由他温柔地吻着,享受着她曾经渴望得到而没有得到过的温存。一切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萧雨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了。

望着熟睡的女儿和陪在女儿身边的丈夫,萧雨突然深深地懊悔了。虽然丈夫不懂温柔不懂浪漫,但丈夫是爱她的,最起码,丈夫是实实在在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一种从未有过的罪恶感使萧雨开始恨自己了,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向往那种梦幻般的浪漫生活,为什么要去追寻那种不应去爱也不该去爱的人。萧雨甚至想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但是,萧雨的内心世界却又是那么渴望有一个爱她的人也是她爱的人来读她、了解她。

萧雨很茫然,从恋爱开始,她不懂爱情是什么,可当她终于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也能够读懂她了解她的男人时,她却已走过了恋爱的季节。

萧雨听着窗外的雨声阵阵敲打着窗棂,她无声地哭了。她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应该让这种不着边际的梦远去,让自己尽快回归于平淡之中。


(六)


第二天清晨,天空阴霾,不一会儿,细细地地雨丝落了下来,这个深秋的雨不怎么特别多,好象是在配合尘世间那些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忧伤的爱情。

萧雨没有打伞,她慢慢地走在落满银杏叶的路上,满地的叶子已经枯萎腐烂,混着泥土的气息。萧雨的心头倍感凄凉,一种被撕扯的痛让萧雨有些窒息,她长长地呼一口气,快步向报社走去。

萧雨到了办公室,给栗飞写了一封坚定而简短的信,她说“一次美丽的相遇已让我刻骨铭心,也足够让我回忆一生了。虽然,你是我众里寻了千百度的那个人,也是你让我真正感受到了爱情的味道,但是这份爱来得太迟、也走错了方向,我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放弃你,忘掉你……因为,爱不是自私的。”

萧雨把写好的信装在信封里,准备塞进栗飞的办公室门缝里,门却突然开了,原来栗飞比萧雨来得早,他是了解她的。

他们相对站着,彼此注视着,心心相通让他们都明白彼此想说什么。

“不要这么快做决定,好不好?给我们彼此一点时间,好不好?”栗飞声音还是沙哑着,他紧张地盯着萧雨。

“栗飞,我知道什么是痛,只是我们在错的时间遇对的人,注定没有结果,也会给彼此的家人带来伤害…..”萧雨有些哽噎。

“等我,请你等我,给我时间……我不想错过我心里最深爱的女人。”

“爱没有错,但我们却爱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萧雨泣不成声。

“不要离开好吗?我只要能看到你,哪怕是背影……”

萧雨哭着摇着头。

“那、让我再抱抱你可以吗”栗飞眼睛红了,声音有些颤。

萧雨软软地偎在栗飞的怀里,泪水打湿了他的肩头。

许久,萧雨从栗飞的怀里抽出身子,她惨然一笑“结束了!”

窗外,还是绵绵的细雨,萧雨和栗飞的心头也象这深秋的雨,惆怅万千。


萧雨知道,她结束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爱情,她的心会永远有一种痛,但还有一种爱会在心底永久地保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