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 浩:2月17号,科索沃议会举行特别会议宣布独立,摆脱塞尔维亚的管制。那么,俄罗斯和中国对该事件都做出了一个高度的关注,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也已经表示不以承认。相关的话题,我们听一听时事评论员邱震海先生的一个分析。


巴尔干地区一支有“火药筒”的称号。那么,科索沃的独立,为这个地区的局势再次的引发人们的一个共同关注,你是怎么看?


邱震海:我记得两个月前,12月10号,我们在一起也讲过。其实,在冷结束之后,随着90年代,当然黑山共和国,当时科索沃99年,有一些战争之外,从人类进入新千年以后,应该说巴尔干半岛,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稳定。除了科索沃之外,科索沃是目前阿尔干半岛,唯一的一个“火药筒”。那么,果然两个月以来,科索沃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所以,2月17号,它正式宣布独立,其实之前已经有一个预兆了,就是12月10号的时候,当时三架马车,谈判破裂。那么科索沃内部的巴尼亚人就曾经发出过威胁,说如果12月10号谈判破裂的话,他们就要单方面宣布独立。但是,后来又推迟了两个月,现在到2月17号,正式宣布独立。


那么这个独立,应该说在法理上是违反国际法的。因为它是不为联合国所承认的。而且,我们看在99年,当时北约帮助科索沃解放军把米洛舍维奇赶出去之后,就把科索沃地位托交给联合国,当时有一个联合国的决议,这个决议当中,也只是承认科索沃地位暂时托管,而且它是承认塞尔维亚对科索沃的主权完整,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法理上,它是找不到这个理据的,所以两个月之前我们也讲过,科索沃如果宣布独立的话,虽然说这是一个政治的现实,因为它周围有美国,有欧盟,许多国家的资助、支持。但是,从法理上,它是说不过去的。


那么,现在这个古兰宣布独立了,宣布独立之后,会有一大堆的问题。所以,我想科索沃虽然是冷战结束,目前已经十几年了,将近二十年。


但是,由于科索沃的问题,未来巴尔干半岛会不会重新成为一个“火药筒”,我想我们要拭目以待,要进行观察。


之前我们也讲过,科索沃问题基本上它是折射了三组矛盾。第一,是当地的阿尔巴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的种族之间的矛盾。因为我们知道,科索沃这个地方,它以前属于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冷战之后南联盟解散了,那么就变成塞尔维亚。它又是属于塞尔维亚里面的。


但是,这个地方是塞尔维亚里面最穷的一个国家,经济上最贫穷,而且各方面都非常落后。里面的种族,阿尔巴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的比例非常不平等,非常不均衡。占人口90%以上的是阿尔巴尼亚人,而且他们是信仰***教的。塞尔维亚人,所谓的拥有主权的塞尔维亚人,他只占人口的10%。但是,他是信仰东正教的。所以,就是这个种族之间的巨大的不均衡,由此导致的这种利益上的冲突,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刚才我也讲到,塞尔维亚人是信仰东正教的,而阿尔巴尼亚人是信仰***教的。所以,也是两大宗教之间的冲突。


第三,我们可以看到塞尔维亚人,信仰东正教,他自然是跟俄罗斯信仰同一个宗教的,这个宗教还只是塞尔维亚跟俄罗斯纽带的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原因,不管怎么样,塞尔维亚背后有一个大国,就是俄罗斯。


而在争取独立的阿尔巴尼亚人背后,是美国以及欧盟的绝大部分国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又是俄罗斯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这个地方进行角逐的一个平台。我们可以看到,在冷战结束的时候,其实有几个回合,俄罗斯跟西方国家,第一个回合就是当时1999年,科索沃战争,因为当时是科索沃人,科索沃里面的阿尔巴尼亚解放军要求独立。


然后,当时塞尔维亚领导人,米洛舍维奇就进行了大规模的镇压,当然镇压是造成了很多生灵涂炭。然后,北约在1999年3月24号晚上,就以这个为目的,为科索沃进行了长达70多天的轮番轰炸,这个以前我们也讲过,这是德国军队第一次出兵,第一次用轰炸机进行轰炸。


那么,最后是迫使米洛舍维奇撤军。这之后,这个事情一直交给联合国来托管。但是,在塞尔维亚背后的俄罗斯,以及阿尔巴尼亚人背后的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这个博弈,一直没有结束。


如果说1999年当时是第一个回合,就米洛舍维奇被迫撤军,也证明当时俄罗斯被迫屈服,99年6月份,当时在科隆举行的科索沃战争结束之后的第一次西方八国峰会,当时我是做特派记者去参加,亲眼看到叶利钦没有去,叶利钦的代表,俄罗斯的总理,当时在会场上是如何受尽委屈和受尽屈辱。


所以,可以看到当时的第一回合,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是大败。那么,当时是可以理解,因为俄罗斯在冷战结束之后,它像一头被打的,爬在地上的北极熊,国力极大的衰败。


但是,最近八年时间,俄罗斯在普京的领导之下,无论是民主雄心还是经济实力,都有点重振雄风。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又要预示,似乎希望跟西方国家再一决高低。再加上最近几年,我们如果撇开科索沃这几年,我们看到欧盟的东扩,北约的东扩,颜色革命,包括去年开始,美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都可以看到,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在极大的压缩。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上星期我们也讲过,俄罗斯的空军,海军,在频频的向美国和西方国家进行挑衅,在日本,在美国,在等等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也向乌克兰发出威胁,说如果你加入北约,我将把我的导弹瞄准你,等等。可以看出俄罗斯在对西方国家作出一种反弹,所以在这种大的背景下我们看,俄罗斯跟西方在科索沃要不要独立这个问题上,进行了博弈。其实,也是俄罗斯跟西方博弈的另外一个变种,另外一个翻版而已。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虽然说俄罗斯最近八年,经济上重振雄风有所崛起。但是,毕竟还是实力比不过西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科索沃凭他是塞尔维亚最穷困的一个国家,它是不可能有这个胆量宣布独立,是吧?那之所以宣布独立,就是因为后面有美国和欧洲的支持。


非常遗憾的是塞尔维亚也没有能力,对一个试图从它领土当中分离出去的这么一个小组种群动用武力,因为塞尔维亚目前也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且塞尔维亚背后的俄罗斯,它也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俄罗斯有没有做好准备,有没有这样的实力,在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这个地方,跟美国以及欧洲,全面的打一场大仗。我想这无论是塞尔维亚和俄罗斯都没有做好这种准备。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一方面是科索沃内部的阿尔巴尼亚人,有了美国和欧洲的支持,可以说是有恃无恐。


另一方面,由于俄罗斯的实力还没有到这个阶段,塞尔维亚自己又自顾不暇。所以,塞尔维亚现在从2月17号科索沃宣布独立之后,已经明确表示,我不会动用武力,最多只是经济制裁措施而已。


所以,一方很硬,一方很软,再加上这个俄罗斯跟西方在巴尔干半岛的这个博弈。所以,可以看出这种态势,是非常明显。第二回合,也是以俄罗斯的全面失败而告终。


那么,关键问题,后面这个科索沃独立,虽然是违反国际法的。但这是一个政治的现实,因为它有西方国家的支持。关键它后来能不能长期的维持下去。因为,我们知道,科索沃是一个非常穷困的国家。那么当然,他会得到来自西方国家的援助,就像当时马歇尔计划远走欧洲一样,我想这个应该原则上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是,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就是,科索沃内部,还有10%的塞尔维亚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居住在科索沃的北部的,而科索沃再往北,就是塞尔维亚共和国。所以,虽然说只占人口的10%的塞尔维亚人,他会不会再次谋求分裂?也就是这个科索沃再次分裂,我想这是未来大家可以观察的一个现象。


另外,阿尔巴尼亚人现在已经争取到了科索沃的独立。那么,自然在科索沃的西南部,是阿尔巴尼亚国家,它有可能未来要组合一个大的阿尔巴尼亚。然后,它的南部又是马其顿,马其顿里面又有一部分的阿尔巴尼亚人,这就真正实现,阿尔巴尼亚族人所谓的要搞一个大阿尔巴尼亚。


那么,如果一个大的阿尔巴尼亚,所谓的一个大的阿尔巴尼亚出现,对整个的巴尔干半岛或欧洲,会不会又是一个新的“火药筒”,我想这个后面都是一连串的问题,会摆在我们的面前。


郑 浩:科索沃独立,就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一样。


邱震海:对。


郑 浩:是福是灾,那么现在还不敢确定。因为,很多的一些其他的欧盟的一些国家,包括像西班牙,塞浦路斯等等,这些都存在分裂主义的,这些国家都十分担心,那么科索沃很可能会出现一个坏的榜样。(来源: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