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东学习英语

提到政治和战争之外的***,人们的印象通常是其喜读史书,于诗词颇有造诣,汉语功底深厚。但对于其英语水平,外界却知之甚少。有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历来被称作是毛主席“飞机上的工作照”,实际上是毛在飞机上学英语的照片。





那么,毛的英语水平到底怎样呢?






1954年正式提出学习英文





青年毛 泽东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后,没能继续上大学。这成为他终生的一块心病。“五四”前后,我国兴起了“留法勤工俭学运动”。***是湖南青年留法勤工俭学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但就在他送走蔡和森、向警予、李富春、蔡畅、徐特立等一批批新民学会会员赴法的时候,自己却决定不出国。原因何在?研究者认为有三:一是青年***当时学习法语非常困难,始终过不了关;二是他担负不起到法国的路费;三是他甘愿留在国内了解中国国情。最后,***没有赴法勤工俭学,而是在北大图书馆做管理员。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以后,毛一度想赴俄留学,但因没有俄语基础而未成行。繁重的革命任务,使毛无法静心学习外语。他在延安时期曾自学过英语。但是,由于当时的战争环境,学习受到很大限制。





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提倡干部学习外文。这时有了非常好的条件,学英文渐渐成为他的一种爱好。1954年,林克(原***国际问题秘书)到他身边工作时,毛正式提出要向林克学习英文。但***并不使用英语教科书循序渐进地“上课”,而是自己设计了一种独特的“学英文”方式:念英语文章,一个词、一个词地查字典对照着念。毛那时熟悉的英文词语并不多,于是先从阅读英文版《人民中国》、《北京周报》短文,新华社的英文新闻稿入手。





众所周知,这种学英语的方法效率并不高,“吃力不讨好”,随读随忘,但毛仍坚持着。





1958年1月毛在《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中,建议“在自愿的原则下,中央和省市的负责同志学一种外国文,争取在5年到10年的时间内达到中等程度”。1959年庐山会议初期,毛重申了这一建议。1970年代,他还提倡60岁以下的同志要学习英语。但是这些建议,收效却甚微。






向外宾公开自己正在学英文





1959年1月,毛与巴西外宾谈起:“学外文好,当作一种消遣,换换脑筋。”外宾问毛自学英文的情况时,他回答说:“在一字一字地学。若问我问题,我勉强答得上几个字。我要订五年计划,再学五年英文,那时可以看点政治、经济、哲学方面的文章。现在学了一半,看书不容易,好像走路一样,到处碰石头,很麻烦。”这之后他逐步学习了《矛盾论》、《实践论》、《莫斯科会议宣言》的英译本。





上世纪50至60年代,毛学习英语的兴致最高。他在国内巡视工作期间,无论在火车上、轮船上,随时都用自己的方式“学习英语”。1960年的《莫斯科会议声明》发表以后,12月17日,他又写信问林克:“莫斯科声明英文译本出版了没有?请你找两本来,我准备和你对读一遍。”如此这般将英文译本“对读一遍”,***遇到不少困难,如生词过多,但他并不气馁。





毛说话的湖南口音很重,英语单词发音不准。他就让林克领读,自己跟读。然后他再练习几遍,让林克纠正发音不准的地方。遇有生疏的单词或短语,他便用削得很尖的铅笔,在单词上注明音标,并在书页空白的地方,用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注明每个单词和短语多种不同的字义。在《共产党宣言》和《矛盾论》英译本上,他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作了详细的注。直到晚年,每当他重读一遍时,就补注一次。





学英语离不开词典。毛身边经常放着英汉―汉英词典,以备随时查阅。《矛盾论》的英译本他先后学习过三遍,他喜欢把英语同汉语的语法修辞做比较,或者提出问题进行讨论。他说:“我学英语是为了研究语言,用英语同汉语来比较。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学点日文。”但***学习日语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





红卫兵曾亲聆毛主席说英语






1968年7月28日凌晨,毛召见红卫兵“五大领袖”(聂元梓、韩爱晶、谭厚兰、王大宾、蒯大富)长达五个半小时。根据韩爱晶的记录,毛在谈话中提到《孙子兵法》,然后出人意料地自问自答:“什么叫兵法?谁学英语?阿特米尔就是兵法,阿达米尔孙子就是《孙子兵法》嘛。还是学英语好,我半路出家外文吃了亏,学外文要赶快,年轻时学好。”实际上,《孙子兵法》的英译文是ArtofWar(战争的艺术),译音应该是“阿特奥夫沃尔”,而不是“阿特米尔”。若非当时韩爱晶记录有误,就是毛发音不准。





但毛说自己学外文“半路出家”不完全准确,他接触英文实际上很早。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RossTerrill)写的《***传》中提到,1910年***离开韶山老家,进入湘乡县城新式学堂———东山小学堂读书,那里有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老师,教英语。所以,毛是在16岁那年开始学习英语的。从16岁一直学到晚年,***的英语水平究竟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呢?





在外国友人面前“秀”一把





毛与外国人会面的时候,还喜欢“秀”一把英语。





1970年12月18日早晨7时许,毛身着睡衣,膝盖上盖着一条毛毯,在中南海住处与美国记者斯诺海阔天空的谈话,持续了整整5个小时,一直到午后1点钟。进“早餐”的时候,***宴请斯诺,王海容(记录)、唐闻生(翻译)作陪。宾主入座,***起立与斯诺热情碰杯。斯诺用中文祝酒:“毛主席万岁!”毛则用英语回应:“LongliveSnow(斯诺万岁)!”毛接着又跟坐在自己身旁的王海容、唐闻生碰杯,然后幽了斯诺一默:“我看你这个说了半天woman(妇女)解放的人就是不尊重woman,你都不跟她们碰杯……”





毛在文革期间,还喜欢在接见外宾谈话时掺入几个英文单词。





1975年4月18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抵达北京,毛当天便在中南海会见了他。两个老友寒暄,***居然说了一句英语:“Welcome(欢迎)!”可能因为L、N不分,毛自我解嘲地说:“讲外国语,我发音不好。”双方谈完,金日成起身告辞,毛却要金日成“等一下”,然后出人意外地问:“你们吃饭还用筷子吗?Twosticks(两根棍子)?”


美国解密基辛格与毛谈话记录





1973年以后,基辛格先后5次见到毛。其中两次是分别陪同尼克松总统和福特总统,还有三次是基辛格单独与毛晤面。





美国政府近年解密了这五次会见的谈话记录,人们得以了解冷战时期大国之间的合纵连横的往事,也使人们对***学习英文的心态略见端倪。





1973年2月17日23时30分,毛会见基辛格。谈话中,毛对中国人学外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假如苏联丢了炸弹并杀死30岁以上的中国人,那将会帮我们解决问题。因为像我这样的老人不会学英文,我们只会读中文。我大部分的书是中文,只有少数的字典是外文。”





基辛格问:“主席现在正学英文吗?”毛回答:“我听说外面传说我正在学英文,我不在意这些传闻,它们都是假的,我认识几个英文单词,但不懂文法。”






基辛格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恭维毛的机会:“主席发明了一个英文字。”





对此毛爽快地承认了:“是的,我发明了一个英文词汇———papertiger。”基辛格马上对号入座:“纸老虎。对了,那是指我们。”宾主大笑。





1975年10月21日晚,***再度与基辛格会晤。在这次会谈中,基辛格说“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敌人”,***用英语回答“Yes”,并且写在了纸上。基辛格马上恭维***“我看主席学习英文大有进步”,并要求***把这个字条送给他,毛爽快地答应了。





这张小小的纸条,是毛流传于世的唯一英文手迹,目前保存在美国人手中。





Class struggle——最后的英文水平





1975年12月31日,毛会见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女婿戴维。






这两名美国青年注意到,在他们面前,82岁的毛尽管已被疾病折磨得精疲力尽,“斗争”的话题却使他又“像青年人那样兴奋起来,他的头脑甚至比中国的年轻一辈更充满活力,更渴望斗争”。





毛说:“我们这里有阶级斗争,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并且用他的湖南腔调的发音着重说出了英语:“Classstruggle(阶级斗争)!”





Classstruggle这两个英文单词,既代表了***最后的英文水平,也代表了毛的一生。





毛学习英语的四大动力





毛到底为什么要学习英语呢?





第一个原因:有兴趣。毛说过:“我学英语是为了研究语言,用英语和汉语来比较。”据章含之回忆,毛曾对英语的组词规律发表评论:“这个英语还蛮科学的。修正主义这个词从动词‘修正’来的,加上‘ist’就变人,修正主义者。这个很好记,比汉语有规律。”





第二个原因:换脑筋。1959年1月,毛接见巴西外宾时说:“学外文好,当作一种消遣,换换脑筋。”所以,毛的英文老师林克认为,学英语对毛而言也是一种特殊的休息,看书、看文件看累了,会议开累了,接见外宾累了,就让林克为他读英文,一读英文,脑子都钻到单词、句子里去了,其他的都不想了,也就得到了休息。这是一种特殊的***式的休息。





第三个原因:学习马列著作。毛学英文常拿马列著作的英文版作教材,比如《政治经济学批判》。一方面学了英文,另一方面也读了马列。据林克回忆,***对他说过,“我活一天就要学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时怎么办?”这也是一种毛式幽默,他开玩笑担心见了马克思不会说英语,没有话题可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我挑战。大陆上世纪70年代出版的英汉小词典,词典的扉页上都印着这样一条毛语录:“为什么语言要学呢?因为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不可。”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此话逻辑不通,难道“不好学”就一定要学吗?但对于毛而言,“不是随便可以学好”、“非下苦功不可”本身就是学习语言的理由,因为这是一种自我挑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