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哥说:“那个兵,那个兵,你把手放下,你以为你很幽默啊。”

他不喜欢投降的兵,那是因为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认输这两个字。他是将门虎子,19岁上军校,三年军校,一年排长,三年连长。他的人生是一般人所不敢奢望的。所以他骄傲,那是应该的。路有很多,他选择最艰难的那一条,即使充满荆棘,他也始终坚信,自己一定挺的过去。这样的自信,不是源于他的军长父亲,也不是他优越的家庭。而是,高城的骨子里,就流着七连的血液。

所以当老七第一次见到许三多的时候,他就确定,这个兵,他不喜欢。

正常,很正常。骄傲如高城,怎么能勉强他接受许三多这个心理上的侏儒呢?

七哥说:“怎么?他是你亲戚啊?不是,他要是你亲戚我真要。不过有一点啊,他各项考核必须都合格。”

想不到,七连长也会允许走后门啊。当然,人之常情。他喜欢史今,这个跟了他九年的班长。踏实,稳重,不骄不躁。人若如此,也算是完美了吧!不光高城喜欢他,哪一个认识史今的人,会不喜欢这样一个人呢?但是,亲戚可以要,可必须考核合格。即使是自己最喜欢的史班长,也不能例外。高城的原则,让人佩服。这是一个军人的威严!

所以,会收史今亲戚的老七,打死都不收许三多!

七哥说:“你,宁折不弯,我喜欢。”

如果说七哥喜欢史今的话,那他对561就应该更多的是欣赏了。561是铮铮铁骨汉!高城与他,更多的是惺惺相惜,英雄相怜。即使瘸了一条腿,他仍然活的比别人认真。他不稀罕连长为他求来的司务长。不知道,他最后对连长说的那句对不起,是说给谁听的呢?连长,还是自己?

七哥说:“不抛弃也不放弃,所以我们叫钢七连!”

这是整部《士兵突击》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钢七连的宗旨,七哥的人生信条。不抛弃别人,不放弃自己。所以,即使成才背叛了七连,他仍能在成才真心悔改的时候,给他一个虔诚的拥抱。即使许三多挤走了他最疼的班长,他仍能在许三多迷茫无助的时候,给他点亮心中的灯塔。即使最看重的钢七连散了,他仍然不允许自己放纵眼泪。这就是高城,不抛弃他的兵,也不放弃他自己。

七哥说:“你暧昧你,你俗气你。”

又是高城与史今。

他俩之间那段美好的“幸福时光”是我最不愿回忆的一段。因为当那些羡煞旁人的美好不存在了以后,铭记就变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还是说七哥的这句话吧。

总觉得高城每次面对史今的时候,他总有些失常。他在人前不表现的那一面,对史今却毫无保留。这大概是九年的时间培养出的信任吧!从没想过“暧昧”,“俗气”这样的字眼会从高连长的嘴里说出来。一直以来都觉得只有“钢铁的意志钢铁汉”这样强硬的字眼配的上高城。然而他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他会对史今温柔的说那些平时不能言表的话。哪怕是全剧中最动情的那个微笑,他也在天安门前,毫不吝啬的送给史班长了。

这样的微笑,许三多没得到过,成才没得到过。甚至最像高城的伍六一,也没得到过。

史今得到了,那这九年,也不辜负了。

就像史今说的,“九年了,你对我,高低不错。”

七哥说:“把他拉出去给我毙了!”

喜欢七哥的人,一定对这句话记忆犹新。伴随着这句话,愤怒的把鸡蛋摔出去,帅呆了!那是军人的感觉!不,准确的讲是军官吧!毕竟不是哪个兵都能随便毙人的!

七哥说:“我不能让一个心理上的侏儒,废...废..废..废掉我最好一班长。”

七哥这句话近似于歇斯底里的吼出来的。

冲着他最疼爱的班长。

因为他担心,他担心自己最好的班长被那样一个心理上的侏儒拖垮。七哥的对事件的预见性让人称绝。

那个时候许三多刚到钢七连不久,高连长与他的接触也不过就是新兵连的几面之交而已。可是这时高城就已经看出许三多是一个心理上侏儒了。我个人认为“心理上的侏儒”是对许三多最准确的评价。这里绝没有任何贬义的意思,三多悲惨的童年早就他这样的性格和缺陷,这不是三多的错。(纯属个人意见,不同意者请轻点拍砖!)

更重要的是,七哥在这个时候就已经预见到,如果史今要带好许三多的话,那他的离开,是早晚的事。

所以他吼,冲着史今吼。他希望史今能明白他的苦心。

其实史班长明白,但是,他又不能违背自己的承诺,所以他,陪了自己,也要把许三多带成堂堂正正的兵。

看着毫不领情的史今,七哥像个孩子一样委屈,“我已经让步了。”大概他以前从没有对谁让步过吧,史今开创了让七哥“让步”的先河。

最后只好摔门而去,以示自己的愤怒。又忍不住要说,典型的高城式风格。

(PS.扯两句闲的,在七哥以前从没发现,磕巴是一件这么“性感”的事情...嘿嘿o(∩_∩)o...) 七哥说:“情绪不错啊,保持!”

七连的日子总是被美好充斥着。

高城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偷偷摸摸的踱到水房门口,将一盆水泼进去,想戏弄一下“小海军”们。在做完坏事以后,还拽拽衣服,一脸正经的样子,走到水房门口,作巡视状。哈哈,可惜了,七连的兵绝不是善岔,此仇不报非君子啊!于是,就看到七哥像一只趴趴熊似的站在门口,让人忍俊不禁。

一副狼狈相也忘不了掩饰自己连长的形象,悻悻的说一句,“情绪不错啊,保持!”

转身迈着企鹅步走回屋里,留下水房中一片不绝的笑声。

七哥说:“今儿,可你今后你可怎么办?”

我一直都觉得七哥的柔情,都给了史今,所以他对许三多,实在是不够温柔。这样的话,绝不是将门虎子高城的风格。可是这样的话,七哥只对史今说,只对那个跟了他九年的班长说。因为九年的光阴,班长在他心里,早已不再只是个简单的班长。史今是他的骄傲,就像钢七连是他的骄傲一样。

当七哥显摆钢七连傲人的连史时,他会顺口问道,“三班长,咱们连立几次集体一等功啊?”

九年的时间,早已经让班长变成了七哥生活中的一部分,他融入了七哥的生活,变成了七哥的习惯。

如今,他要走了,去那个九年没有接触过的社会。

七哥怎么放心的下?人世险恶,物欲纵流。单纯的史今能不能应付的来?

七哥待史今,比亲人还多一点。

七哥说:“我愿意任何人换他留下,包括那个最出风头的许三多!”

高城从不掩饰自己对史班长的喜爱,甚至是偏爱。班长看多,想多,做多,可他什么都不说。稳重如班长,也难改七哥会对他另眼相待。这样的人,你不喜欢他的理由么?

而班长的离去,从许三多来就已经埋下伏笔了。

聪明的七哥也早久感觉到了这离别的伤感。所以演习前他忍不住嘱咐班长,“机会不多,你自己把握。”七哥知道军队是个残忍的地方,人走人留,谁也无能为力。而七哥使尽所有的小花招,班长还是要走了...伍班副说过,“当兵就怕一件事,人来了,人又走了。”七哥不只是个军官,他也是个兵,也是个怕人走的兵。所以他愿意用任何人换班长留下,但是,他不能...

七哥说:“当全连就剩下你和我,两个人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地狱!”

大概只有七哥会这样说吧!像孩子一样的发泄着自己对许三多的不满。他难过,七连是他心中的一道伟岸的墙,可是,那一天,墙塌了,57年的钢七连散了。纵使高城是坚强的,也经不起这样的打击。而木纳的三多,还在执着的做着保洁。难怪七哥会生气,像三多这般...大概没几个人受的了吧!

七哥说:“炊事班都没了,吃锅盖啊!”

哈,七哥又一经典喜剧性台词!太经典了。

明明七连刚散,正是伤心欲绝的时候,可七哥一开口,就啥感觉都没有了...

但是,我一直又个问题想问七哥,炊事班都没了,还有锅盖么?

七哥说:“说什么,某军长的某儿子和某猴子?不说了,挺尸!”

七哥这个时候应该是生气的,他一直引以为豪的独立。在一瞬间被木木击碎了!“大家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也就连长以为大家不知道。”木木说,这是班长说的。于是,七哥生气了,或者说是...有些抑郁。原来大家都知道...他在那一霎那,对自己产生了无限怀疑,团里威,营里横,十六个连长里老大的自己,是不是一直都生活在军长父亲的阴影下?他不知道。他感情上希望不是,可是理智上又肯定着这个答案。晕,真晕...所以,某猴子选择挺尸了!

七哥说:“哼,一只什么都有的猴子!”

这样的自嘲不是任谁都有这个勇气的。七哥有,说明什么?说明七哥是骨子里就装着骄傲的人。这种骄傲使得他不害怕任何的非议,因为他明白自己的优秀不会因为一两句随便的话就有所动摇。他有这样的自信!这种骨子里的骄傲,教我怎么不爱他

七哥说:“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容是别人,欲是自己,这样的天地才跑的欢畅么,尤其适合机动部队。”

七哥看人准,看自己,更准。

又是八个字,七哥将自己看的透彻。极具哲理的话放在七哥嘴里,总有几分调侃的味道,而最后那句“尤其适合机动部队”更是幽了团长一默。每次看,都忍不住将嘴角的弧度向上拉...哈哈,我又笑了...

七哥说:“我服从命令呗。”

很喜欢高城说这句话时的语气,调侃又不失严肃,很有几分男人的味道。

很普通的六个字,但是从七哥嘴巴里说出来,感觉怎么就那么好呢?尤其是“呗”的发音...太有FU了(我靠!怎么连这个也扯上了?跑题了!)咳~

高城昨晚才知道大家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军长,这个公开的秘密。心高气傲的他能这么快接受这个现实很让人意外。他一直都以不依仗父亲的权势为豪,可是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有这么一位父亲军长,那么想想大家平时对他的谦让,是不是多多少少有一点父亲的原因呢?聪明如高城,这一点他肯定想到了。而他也接受了。心理上如此巨大的起伏,他却能坦然应对,佩服!不愧是钢七连的连长!

这句话,具有典型的高城味道.(更准确些说,有张国强式高城的味道。)

七哥说:“我想徇私舞弊!”

高城爱兵如子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也有无数的突迷分析过,做他的兵一定比做他的爱人幸福。我也相信。看着整个师侦察营加老A去扫那一股溃兵,他于心不忍。更重要的是,那些兵里还有那么多是老七连的兵。他不是不相信他的兵的战斗能力,只是他讨厌看到他的兵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他把每个兵都当成自己的血肉,他怎么能容忍自己的血肉被这样欺负?

所以,他还是按耐不住冲正在烤羊的袁朗怒吼,“我想徇私舞弊!”

虽然这样说,但是他不会的。因为他是高城,光明磊落的高城。

七哥说:“你怎么那么傻呢?”

这句台词没有声音,但是我们却能从荧幕上看到七哥挂着泪的嘴角挤出这几个字。

一直觉得,如果谁能在七哥的心里比史今更重,那只能是伍六一了。他比史今更强硬,比许三多跟坚持,比成才更知道自己要什么。他像极了七哥,所以七哥毫不吝啬的将父亲送给自己的话转送给他。而伍六一,最终还是向那句话里说的。“凡事都要求成功,这搞不好就要失败啊!”

七哥不能让伍六一瘸着一条腿到社会上去,为此,他不惜放下自己的架子,去求人,去动用他最不屑的关系。而倔强如六一,有怎么会接受这施舍的安排。他即使瘸着一条腿,也比别人活的认真。不知道六一拒绝七哥的安排,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寄人篱下,还是不想骄傲的七哥为此领别人的人情?

七哥对六一,爱之深...无人能及...

七哥说:“得失我命,你来啰嗦。”

极具文学功底的一句话。韵脚极整齐。

个人认为七哥是整个《士兵突击》中,最有文学底蕴的一个。书中的高城,就是一个书卷气很浓的文化人。而东北汉子张国强对高城的诠释使得这个角色更加硬朗,更像一个基层军官。

喜欢这句话,因为简单的八个字,却透着高城式的潇洒!

七哥说:“明明是个强人,天生一副熊样。”

总觉得七哥是最了解许三多的。

即使是史今发现了许三多,是袁朗成全了许三多。而七哥一直都是最了解三多的那个人。“你对他不好他不在乎,你对他好他就总粘着你。”在新兵连,只凭几面之缘,高城就准确的评价出了当时的许三多,看人只准,佩服!“我不能让一个心理上的侏儒,废掉我最好的班长。”七哥早就知道,许三多早晚要拖垮史今。从他迈进七哥的大门开始,史今的离开就进入了倒计时。七哥尝试过阻止,而史今却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七哥无法阻止班长兑现他的承诺。

杀了人的三多,失魂落魄。睿智的袁朗也犯难了。他不知道怎样开解固执的许三多,可是他知道,能治许三多心病的,只有七哥。

因为七哥,是许三多心里那棵树,当三多累了,他想靠在树边休息一下...

七哥说:“我酒量一斤,和你喝,两斤吧!”

这句话在我心中,分量最重。

不只是因为七哥,还有那个陪他喝舍命的袁朗。

两个剧中最伟岸的男人,激情的碰撞。

高城,是我最喜欢的,袁朗,是我最欣赏的。两人,不分伯仲。

249实在是太吝啬,为什么不多描写一些高城和袁朗的对手戏呢?这样两个强人,一定会碰撞出别样的精彩。可是也得谢谢249,因为他没写,那我们,就多了些想象的空间。

一花一世界,一夜一菩提。

(PS.《士兵突击》来来回回看了也有几十遍了,然而最打动我的,还是高城。回忆起来,从第一次看到那个见不得投降的军官开始,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高城。喜欢他的伟岸,喜欢他的幽默,喜欢他的潇洒,喜欢他有情有义,喜欢他爱兵如子...喜欢他的原因,不胜枚举。也找来了原著仔细阅读过,却始终认为书中的高城是个书卷气息很浓的南方男子。而张国强演绎的高城显然不是。可是,对于张国强饰演的高城,我也只能用完美两字来形容。就我个人而言,如果不是张国强,也许还是喜欢高城,但绝不会如此痴狂!记得在吧里看到有突迷说,“多年后,如果重拍士兵,那么袁朗只能颠覆,却不能模仿。”我想,如果真的重拍士兵,那么高城...只能是张国强!)————(纯属个人意见,拍砖请注意力度!)


此帖转贴前已被网络转贴。钢结构对原作者表示赞扬,对原作观点表示支持,对续作观点表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