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登城……登城……”博洛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向一旁的幕僚大声命令。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苏州城头上下的战事进入到了一个白热化的程序。

城头之下,战车将弩箭、火箭、炮弹、枪弹不歇气的朝城头上施放。清军的队伍动了起来,扛着云梯,跑向千创百孔的城墙之下。

城头之上的明军,当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同样用密集的炮弹、弩箭、火铳招待这些冲锋的清兵。

城下奔跑清兵被一个个打倒在地,手中的云梯被炮火炸成一截截飞向空中。城头之上重新鼓起勇气,拼死作战的明军兵士同样被成片的“开花弹”夺去生命,只是此刻他们不再是无头苍蝇,因为他们已经有了武勇的指挥官,即便是和这样的军官一起战死又如何,总好过被白白屠杀。

刚刚发布完攻城的命令,这时突然有将官跑来急报一个使清军的帅帐内所有军官者呆若木鸡的消息。

“将军,大事不好,我军侧后出现‘胜武军’的战车!”

“啊”博洛听了这句话,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心中“胜武军”这三个字,已经慢慢变的和那个“神州军”一样的讨厌。虽然这三个字还达不到“神州军”那么可怕,然而在博洛心中,他们已经不在是无能的明军,他们是“胜武军”,已经算得上是一支劲旅。

他迈步走出静到可闻心跳的大帐之中,向城墙之上仰望。那儿不断落下己方如雨的炮弹,曾经让人无可奈何的形成尖顶的绿色木板已经在烈焰之中坍塌。城头之上几乎没有有力的抵抗,可是这个时候……。

一想到这个时候,博洛就感觉到有些痛苦,眼看到苏州城就在面前。这是个残破的,已经几乎丧失了抵抗能力的破城,可是……。

正在这时,不远处跑来探马的身影,他跑得急促而“气急败坏”,嘴里更是一叠声叫着:“报大将军……报大将军……大……”

博洛看他的模样、听着他急促的话语,感到到似乎又有什么不幸来临。只觉得大脑好一阵眩晕,眼前的世界仿佛都在随着他一起旋转,对面的苏州城乃至整个华夏大地都如同一堵厚不可测的墙壁向他压了下来,想要把他挤压成一片秋天的枯叶,从枯枝嶙峋老树之下飘零而落……!

不错就在苏州城的城防开始动摇,就在博洛面对旧式明军的慌乱刚刚开始有点沾沾自喜的时候,吴胜兆率领令他骄傲的“胜武军”出现在清军的背后。

早晨九点左右的时候,昆山城内的全部两千名清兵已经被全部肃清。“胜武军”伤亡三百余人,缴获战车八十余辆。

吴胜兆接到李兴邦的消息知道清军由于李兴邦的攻击,而不得不集中战车主力,对付于他,现在清军的战车主力将要抵达到苏州城下,估计后方“苏州防线”处极可能防御空虚。

然而吴胜兆心中有一难事,从清晨接到传自苏州的信号,他已经指挥大军开始移动。好在江南现在天寒地冻,极利于车辆行进。

马匹行进的平均时速大约在二十公里左右,自行车平均时速大约在十五公里左右,而这种战车,在四匹战车拖动之下,亦能达到大约十五公里左右。可这五十公里的路也还是太远啊!等到了也就半下午去了,怕只怕那时苏州已经失守。

如果自昆山直插苏州城,倒是近了二十余里,只是那将完全失去奇袭的效果,打了半辈子仗的吴胜兆如何不明白眼前态势。

原本清军在昆山附近的敌军被发现而全歼,这是博洛必然所料不及的。现在自己只需要绕行阳澄湖,大约不及百多之遥,就会出现在敌军背后,正符合神州军“军事顾问团”对于“苏州防线”被破之后的猜测。

一路之上,吴胜兆心中则不断在乞求上苍苏州城不要被破就好。到时便于城下可以聚歼博洛重兵。故此他一边狠命催促骑兵速行,隐于距敌三十里处隐蔽休息待命。

战车则紧贴湖边尽量取直线前进,到达骑兵待命之所,即与之换乘,保证战车部队的士兵精力充足,可以充当犀利的装甲矛头自背后撕裂敌方战车,使对方受到苏州城头及来自侧、后的装甲部队的攻击,而崩溃,那么鲁监国所部之胜则成为必然。

尽管吴胜兆全力催促,全军抵达敌后之时,亦已经是下午三点的光景。好在骑兵到达的时间要早一些。三万骑兵此刻已经吃过饭,并休息片刻恢复体力。现在他们接过后面赶来的战车,准备向敌军侧后发动强攻。

神州历1648年1月22日下午17点,冬天江南的天空已经现出蒙蒙的暗色。唯只有苏州城还在连天的炮火之中矗立不倒,巨大的烟柱在那儿一赶腾向高高的天空,如同一座向世人诏示的丰碑,至于诏示些什么,我敢打赌,某些无耻的人是看不懂的。

距苏州城大约十五六公里的地方就是清兵今天清晨突破的“苏州防线”,尸体和大火已经为数成明军的俘虏清理了个干干净净,如今这儿已经是一个巨大的俘虏营。劳累了一天的明军士兵们挤在一起,一个个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

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的望着远处,或者低着头谁也不看,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大约如果现在告诉他们,给你们一个维护自己尊严的的机会,想来大多数人会知道如何选择了,毕竟防线上最后那一声巨响给他们的震憾实在太过于强烈。

几千清军士兵将他们分隔成一个个小小的群体,一堆堆用来抵御严寒的大火隔在他们中意。清军士兵们手上端着一枝枝“枪式弩弓”在一小堆一小堆的人群外面来回巡逻。原本,这些俘虏要押回到无锡去,显然大将军博洛大人将没腾空脑袋来想这些事情,或者他还没想到如何处理这些明军俘虏吧,故此并没有人来理会他们。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了一片车辆的影子,没有人去注意,那些战车正向这儿慢慢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