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挺进大洋》编外篇--《梦的因子》涨停版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三

晓龙君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size][/URL] [内容简介]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三) 天国广场的有缘人   天门前,白云飞面对着茫茫云海,眼前一片茫然。   可恶!白云飞想起了远去的纸飞机,远去的童年,还有那些离他远去的战友……原来毁灭了自已心中的美丽,毁灭自己梦想的人就是现实仙子,这个该死的魔鬼!复仇的热血在他的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93.html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三)


天国广场的有缘人



天门前,白云飞面对着茫茫云海,眼前一片茫然。


可恶!白云飞想起了远去的纸飞机,远去的童年,还有那些离他远去的战友……原来毁灭了自已心中的美丽,毁灭自己梦想的人就是现实仙子,这个该死的魔鬼!复仇的热血在他的胸腔汹涌澎湃,但是要从哪里下手啊?到哪里去找“光明之神”啊?从何处下手啊?


刚刚步入天门,白云飞就在一个小关卡前被天兵天将拦了下来。对方说,要他办理暂住证。


“什么暂住证?为什么要办理暂住证啊?”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天国户籍管理和治安管理啊!”


“那这能管多长时间啊?”


“这是二周的,拿好。二周以后,再来补办。”


“那如果暂住证过期了怎么办?”


“过期了?看看冥王星,那就是过期的下场!”天兵一指告示牌,白云飞看到告示牌上,冥王星因“太阳系暂住证”过期,而被驱逐了行星市,同时待遇被降级。


办了暂住证,白云飞还不肯走,“对了,你们知道光明之神在哪吗?”


天国卫兵:“光明之神?我只听说了‘光明牛奶变质被曝光了’!好了,走走走,下一个!”


白云飞被哄了出来,拿着暂住证往前走。只见天道上,天神们匆匆忙忙,一个个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擦肩而过,装作谁也不认识谁,飒飒的风吹过,冷冷清清的味道。


走过天安街,来到了天国广场。白云飞一眼便看到了天国标志性建筑--理性与感性的天平,高耸、庄严、厚重。往上看,果然像老者所说得那样,“理性”一边放满了天麻和天木,“感性”一边却空空如野,结果天平严重的倾斜向了理性。


环视天国广场,白云飞看到二郎神在溜狗,狗走他跟着,狗停他颤悠;那边,财神搂着嫦娥在哈哈大笑,满嘴金牙,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嫦娥脸上含羞,身上带骚,低胸领,貂皮脖,紧身裙,开叉高,肉色丝袜一直连到大腿根,若隐若现还觉挺美,看得天蓬元帅喷了鼻血,心砰砰乱跳,暗暗说道:这不仅仅是吸引,简直就是勾引啊!


天国广场还开了一家太阳神阿波罗的酒吧,旁边还有七仙女为红酒制作的超大号广告牌:富家小姐贵千金,左右随心自由行;红酒相伴美人饮,夜光杯里醉温馨……


对面,唐僧被告上了天国法庭,原告是他的三个徒弟,白龙马、猪八戒和沙僧。原本并肩作战的师徒反目成仇。先是白龙马不堪忍受唐僧的鞭打,师徒两人分道扬镳,随后白龙马、猪八戒和沙僧状告唐僧私吞钱财。工资门事件令唐僧声名狼藉!


北海龙王从这一边走进视线,又从那一边走出视线,来来回回好几趟,有神问:老哥干嘛呢?他说:花钱1万两千七,买了个笔记本计算机,你别说配置还真不低,就是TMD没事老死机……他去找售后服务,结果从火星推到月球,然后又推回月球,最后什么都没搞定。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客服,客服就是客客气气的拒绝你的服务。


白云飞苦笑地摇着头,放眼望去,天国是一片繁忙繁荣以及烦躁的景象,秩序井然却杂乱无章,熙熙攘攘,皆为利往,什么神都有,干什么的也都有,却好似缺少了唯一的主题。


嗖!嗖!嗖!忽见几人,一一从头顶飞过。白云飞脱口而出:“嗯?是超人?”


旁边有仙子在呵呵地笑他,“什么超人啊?土老冒,那是超女!”哦?白云飞听得纳闷了,是女的那为什么不穿裙子啊?难道她们不够女?


转眼间,超女飞逝而过,再不见踪影。白云飞一转头,忽然间眉头一皱,他看见有一人圈缩在广场的角落里,黑色披风包裹着身体,全身都在颤抖,很痛苦很无助的样子,而周围众神从旁走过,只是斜眼看看,却无神过问。


怎么没人管?难道这里也是“路有冻死骨”?可恶!白云飞走上前,拍拍了他:“你没事吧?喂,你怎么了?”那人没有应答,白云飞小心地翻开颤抖的身体,才发现这人竟是个貌秀美艳的女子,她上身一件蕾丝黑色无袖低胸开襟薄衫,令若隐若现的肌肤,有了妩媚的韵味,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短裙,把修长的雪白大腿暴露在外,让人热血膨胀。


“她怎么了?大家来看看她啊!她也是仙子,你们为什么不帮帮她?”白云飞寻求众神的帮助,得到的却是冷眼远望。


“她是什么仙子?她是小魔女!天国,根本不是她该来的地方,算她活该!”有神回答了。


“什么?她是小魔女?”白云飞定睛仔细看,果真她的体色透明,后背一对像蝴蝶般紫黑而艳丽的翅膀隐藏在黑色披风之下,她的头上还有一对触角,真的是小魔女。


“喂,你怎么了?小魔女!喂,醒醒,醒醒呀!”白云飞看见小魔女面无血色,嘴唇已经是青紫发黑了,很为她着急,却不知该如何救治,只好大声地向众神寻求帮助:“不管她是谁?她现在需要帮助,你们帮帮她好吗?”


但是没有神愿意相助,都是匆匆而过,白云飞发现,眼前的神是那样的高大,高大得令他相形见绌,因为自己在他们的下面,卑微的恳求。


“我要水……水……”小魔女微微睁开了眼睛,声音颤抖无力。


“水?哦,好!哪里有水?”白云飞放下小魔女,四下寻水,一眼看见了不远处的天池。


水取来了,水滴刚刚碰到小魔女的唇边,难看的颜色就退了下去。小魔女像是渴坏了,迫不急待的喝下去,甚至呛着了都不在乎,一口气喝光。


很快,小魔女的身边恢复了原气,站起来精神面貌换然一新,一双黑漆漆的水灵灵的大眼睛感激地望着白云飞,“谢谢你,我叫小魔女,你呢?”


“哦,我叫白云飞。”


“嗯?你叫什么?这是什么名子?”


“哦,我是风之子,是风神的化身。”


听到“风之子”这三个字,小魔女憔悴的眼神忽然一下变得有神,好像陡然一下来了精神:“风之子?你就是风神的化身?!”


“哦……对。”白云飞还不习惯这个称谓,抓了抓头皮又道:“你还是叫我白云飞好啦,这样还顺耳一些。对了,你身体好点了吗?刚才是怎么了?”


小魔女说:“我好多了,那是老毛病了,只要一发病,全身就像火烧一样的疼痛,只能用水来解痛,刚才真的多亏有你,这样吧,我给你当导游吧,就算答谢你了,怎么样?”说着,闪着光的大眼睛冲着白云飞眨了眨。


“啊?你怎么知道我刚来到这里?”


“哈哈,我刚看你的暂住证了啦!”


“那你呢?”


“我是从魔城来的,我从来不办哪玩艺儿,我有法术,嘿嘿!”


小魔女问:“对了,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白云飞讲起了‘天国之变’,他要寻找光明之神,要打败现实仙子解救梦想仙子,都说了,还不忘问她:“对了,你知道光明之神在哪吗?”


小魔女说:“光明之神,我不知道哦。但是我可以帮你找。”


“哎……”白云飞叹了口气,随口说了一句:“现实仙子这个该死的魔鬼!看来,要找到光明之神,就要先找到他了!”


小魔女的眼珠滴溜溜地一转,眼中诡异的光芒一闪:“我知道,现实仙子一定在魔城。”


“你怎么知道?”


“你不是说现实仙子是魔鬼吗?只要是妖魔鬼怪,都来自魔城!”


“是吗?”白云飞眼中充满了希望:“那你带我去,好吗?我一定要找到他!”


“好啊,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走吧!”小魔女露出异常愉悦的神情,好象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要办成了一样,似邪非邪的十字光芒汇聚眼角。


“等等,你的身体行吗?要不休息一会儿再走吧……”白云飞担心她的身体。


“我的身体没问题的,我很强壮的,哈哈,没事,走吧……”小魔女似乎比白云飞更着急,白云飞还是担心她的身边,有些犹豫,“要不明天再去吧,你该好好休休息息的,我不着急的……”


“你还是男人呢,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的,没事,走啦!”小魔女拉起白云飞就走。


说话间,转眼两人已来到了天国广场上的天池边,白云飞无意望了一眼喷泉,忽然眼睛亮了,细看才发现那不是喷泉,天池中间向上喷涌的不是水流,而一些五颜六色的气泡从天池中间缓缓升起,飘啊飘,飘到半空,然后破裂,碎末落回去,就这样持续不断,远看就像是喷泉一样。


眼前美景令人为之一震,白云飞不禁问了一句:“哇,好美啊!这些气泡是怎么形成的啊?是物理反应,还是化学反应,难道是仙术?”


小魔女瞥了一眼,连蔑笑都不愿施舍,换了副面孔:“哼,有什么好看的,一堆空空的祝福!”


“什么?那些是什么?”白云飞没明白。


小魔女说:“那些都是从人间升上来的祝福,来自于人们彼此间的祝福。这些祝福只要能够升到天顶,祝福就能够实现!”


“哇,都是祝福啊,难怪那么美丽啊!哎,不对啊,那这些气泡怎么会破裂呢?那不是祝福都实现不了吗?”白云飞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小魔女背转过身,不愿看那些气泡:“我说过了,那些都是空空的祝福,现在的人们只会祝福,不会也不愿意付出,即便这些祝福很美好,但是没有充实的付出,也不过是美丽而虚幻的泡沫,一旦环境有变,瞬间破裂,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啦,哼!”


白云飞一下子心中有了触动,站在那里久久未动。


“这里有什么好看的,你不要找现实和光明之神吗,快走吧!”小魔女在这里待得不耐烦了,拉走了白云飞。


然而下一幕,却更令白云飞震撼。没走多远,白云飞便发现,前面的“生命中心”被一片阴霾的气氛所笼罩着,熟睡的婴儿就像坐上了流水线,从下面升上来,只有个别的婴儿还有着光圈护体,他们经过“生命中心”,从另两个岔口出去,然后分别流向“人间”和“地狱”。


白云飞惊住了,经过“生命中心”的婴儿,没有去往“人间”,反而直接输往了“地狱”,只有那些有着光圈护体的婴儿输向了“人间”,但相比这下,少之又少,这太不可思意了?为什么会这样?


然而,小魔女早已见怪不怪了,“这有什么?不是很正常吗?”


“很正常?什么意思?”


“你不是从人间来的吗,你们那里的堕胎广告不是到处都有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那那些光圈呢?”


“光圈?”这个问题好像触及到了内心深处,小魔女很不情愿地回答了:“是爱!还能是什么!你以为制造生命那么简单吗?”


“为什么有光圈的婴儿那么少,完全不成比例啊?!”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爱!更没有过真爱!没有!从来就没有过!”小魔女从最初的漫不经心,到瞬间的困惑,然后便是愤怒,眼泪不禁一下充盈了眼框。


白云飞忽然明白了,生命需要“爱”的呵护,没有“爱”护体的生命,自然流向了地狱!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叫喊:“打人了……”


“啊!打人了!打人了!救命啊!救命啊……”一时间只见板凳,棍子如雨点般落在那名叫喊人的身上,被打之人不要说还手,连躲闪都不及,只好把身子圈起来,护住头,其状极惨,而打手们个个凶神恶煞,毫无停手之意。


哦?有人打架?呼啦一下,围过来一大堆神,都来看热闹。


白云飞与小魔女挤进来,看到一个瘦小身躯正被四个大汉暴打着,四个大汉身上还有纹身,一个纹的是青龙,一个纹的是白虎,一个纹的是朱雀,还有一个纹的是玄武,好不可怕。


白云飞问:“那是谁啊?”


小魔女说:“打人的四个是四大神君--青龙孟章神君、白虎监兵神君、朱雀陵光神君、玄武执明神君,被打的那个是千里眼。”


“那他们为什么打人?”


“我怎么会知道?别看了,不管我们的事,走吧。”小魔女心想不好,这小子不会想管闲事吧?


“不,等一下,这打架怎么没有人来管啊?”白云飞眉头紧锁,却不知此刻众神的想法。


顺风耳在想,兄弟啊,不是我不帮你啊,是他们人多啊,我震不住他们啊。我要是帮你,那他们不是连我一块打了,要是把我打成了一只耳,那可就是全完了。


镇元大仙在想,一群人的耕耘,往往由一个人收获;而一群人的罪恶,也往往由一个人承担。是当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中的一个?我可要想好了!


赤脚大仙在想,哎呀,我的神啊,我没买医保,也没买寿险,这种闲事可不敢管啊!


托塔李天王启动了理性分析,计算彼此的实力——结果发现彼此实力差得太远,还是在这里看看比较好!


巨灵神琢磨着,哎呀,天国的见义勇为奖池空了呀,现在出手,岂不是不划算,还是等下一拨吧。


四大天王一身悠闲,嘴里哼着小调,余光觉察到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于是立刻把剩下的调子吞回肚子里。


哼哈二将心想,我可别在这三鼻子眼多喘这口气,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敢快走。


武曲星君心想,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但是棍子下来,可是天大个疤啊!


牛魔王来了,挤进神群看了一眼,转身便身,嘴里还说着:“哎呀,天国的牛市就依仗我了,我这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啊,耽误不起,耽误不起!”


真的没有人管?小魔女无奈地摇摇头,暗暗叹了口气,这里的神仙各个法力高强,神通广大,怎么就没人出手相助呢?真是世风日下啊!


忽然,就在这时,从外传来一声吼:“呔!大胆狂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当众打人,眼里还有天法吗?天国可是讲法律的地方!岂能容尔等鼠辈放肆撒野,看我用小白兔高级儿童牙膏来对付你!”


吕洞宾挤身进来,却傻眼了:“我靠,四个打一个呀?刚才怎么没人跟我说啊?!”


青龙孟章神君亮出左肩膀的青龙纹身,白虎监兵神君亮出了右肩膀的白虎纹身,凶相毕露,瞪起眼睛:“怎么招?你想当出头鸟啊?!”


“哦,没事没事没事,我吹吹牛,败败火 您值当听个乐呵……我不做出头鸟,我就是一只小小鸟,您几位慢慢打,旅途愉快!”吕洞宾陪着笑脸转身就要走,却被小魔女一把拽住,“你别走啊,你都来了就帮帮他吧!”


“那是1比4啊,我的大小姐,你以为我是活力28,沙市日化啊……”吕洞宾低头小声地跟小魔女说完,然后又冲大家一摆手:“哎,那什么……广告之后,马上回来!”跑得没影了。


这时,白云飞再也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大吼一声:“住手!”旁边,小魔女却暗叫不好,埋怨白云飞不该管闲事,要坏事了。


“住手!你们不能随便打人!”白云飞的话语简洁有力,给旁人一震撼之感。此时,他的思维仍停留在人间的百战百胜,仍然自信无比。


哦?众神惊诧,纷纷打量着这个冲动的年轻人,这是一张俊俏的陌生面孔,锐利的目光之中带有逼人的怒意,又暗藏着一种热诚,自成一种气势。众神都是一副崇拜英雄的神情,心中却想:哎,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还不开窍,太傻了!没救了!


“你是什么人?敢管老子的事?!”青龙神君凶狠的口气。


白云飞毫无惧色:“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你们以多欺少,我看事不公。”


青龙神君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小子谁啊?跑到这儿狗挑门帘想露一鼻子?!”


“他是风之子,是风神的化身!”小魔女在旁插话了,希望能用“风神”的名号震住他们。


“啊?他就是传说中的风之子?风神的化身?”众神又是一惊。


“哈哈,他要是风之子,俺就是……”青龙神君话刚说了一半,白虎神君在下面捅了一下他,青龙神君这才看到白云飞手中的光明之剑,马上改口道:“俺就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好,风之子,我青龙神君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走!”


那边,玄武神君还不愿罢手,道:“大哥,我还没打够呢!”


“靠,你小子就是见着怂人拢不住火,走!”青龙神君走前又对千里眼斥道:“今天算你走运,告诉你,以后你要再敢拨云见日,我挖了你的眼!”


四大神君走了,围观的众神也就散了,白云飞与小魔女上前去搀扶千里眼,关问着,怎么样,伤得重不重啊?千里眼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埋怨起他兄弟顺风耳:“顺风耳,有你的!我挨了烧,你小子也不想着给我撤火,就在旁边等着吃熟的,真不是东西!”站起身,千里眼勉强地一拱手道:“多谢二位相助,不然他们非把我头敲碎,腿打折,肋骨叉打骨折啊……”


白云飞问:“四大神君为什么要打你啊?”


千里眼好不有气地说:“什么神君,那就是流氓,就是财神找的打手!我跟你们说,嫦娥与吴刚离婚了,跟财神搞到一块去了,财神要投钱给嫦娥拍电影,那天晚上,我拍到嫦娥与财神开房间的画面了!”


“什么,你是狗崽队?”小魔女很诧异。


千里眼一脸正经地说:“娱记!娱记!‘娱’(愚)弄大众,‘记’(既)成事实!”


小魔女很反感:“你怎么干这行啊?!”


千里眼反到有气了:“不干这行,干什么?当年我拍到了天虎,他们非说那是只病猫,害我丢饭碗。我也要糊口啊,姐姐。”


白云飞又问:“那他们说‘拨云见日’是什么意思啊?”


千里眼有点尴尬,硬着头皮说:“这都不明白,‘拨云’见‘日’就是偷窥,偷窥,你明白了吧,非让我用俗语。”


白云飞琢磨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弯来,叹了口气,天国的神仙怎么都这样了啊,难怪人间会传出那么多的不雅照。


忽然听到有人叫喊:“猪来了!猪来了!猪来了!打啊!打啊!”白云飞一转头,看见一头天猪在前狂奔,呼呼带风,后面一帮众神在追着打。


“为什么要打猪?”白云飞一脸莫名。


小魔女说:“那是它活该!这猪刚来的时候,身上镀了层金漆,逢人便说自己是金猪。有人一想,是金猪,一定财大气粗,日后多福多贵,恨不得都来巴结。为此,好多仙子、仙姑身子都破了,就是想跟他上床生小金猪,但时间一长,金漆掉了,大家这才发现它是土猪,全被骗了!”


这时,奔跑的土猪回过头,对白云飞吓道:“臭小子,看什么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你就长眼睛了啊?!”


一句话,提醒了白云飞,忙转头对千里眼说:“对了,你不是有千里眼吗?能不能用千里眼帮我找一下光明之神!”


千里眼有些诧异:“光明之神,你找他干嘛?他失踪很久了呀。”


“我找他干什么吗,不用你管,你就用你的千里眼,帮我找找他在哪里?”


“嗯,好吧,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千里眼口念咒语:“每当我看到天边的绿洲,就会想起东方齐洛瓦……”随即启动系统,输入关键词“光明之神”,一按回车键,系统显示:非法词汇,无法查询!重新输入关键词:“光明(空格)神”,系统依然显示:非法词汇!再次输入关键词:“光明牛奶”,仍然是非法词汇!


千里眼无奈地转过身,摇摇头道:“现在是‘现实仙子’掌控天国,光明之神所有的消息都被他封锁、屏蔽了,你在这里是不可能找到光明之神的相关信息了。”


白云飞叹了口气,心中暗想寻找光明之神真不易啊,抬起头深吸口气,藏不住的思念涌上了心头,“算了,先不找光明之神了,你帮我找另一个人吧,我很想见见她!”


千里眼说:“哦,行,你说吧,她叫什么名字?”


白云飞说:“她叫小A!”


千里眼说:“给我一个大概的位置。”


白云飞说:“人间。”


千里眼搜了一遍,没搜到,“不对啊,怎么找不到啊?”


白云飞眉头一皱:“不可能啊!”


小魔女插话说:“你的眼睛行吗,不会近视了吧?”


千里眼说:“怎么不行啊,咱的眼珠子不让百度,胜过Google啊!”


白云飞说:“那怎么会找不到呢?”


千里眼说:“真的找不到呀!你确定她在人间吗?”


白云飞说:“当然!”


千里眼说:“等一下,我用全域给你搜一下……哎,找到了!嗯?不会吧?她在、在、在奈何桥啊?”


白云飞一惊:“什么?不可能!”


“真的,不信你看呀!”千里眼把自己插销接到天空,随即天空上出现了一副面面,白云飞看到小A,她真的已经到了奈何桥,整个人呆住了!


原来,在现实仙子的指示下,小任策划了一起车祸,小A头部受到了重创,陷入了深度的昏迷。急救中心的各科室的主任、主治医生几经会诊,多次讨论她是否已经脑死亡,但最终也没有定论,最后决定再观察两周,如果她还不能苏醒,就宣判她脑死亡,并且放弃抢救。


忽然,画面出现了模糊,随后消失了,千里眼没电了!


白云飞缓过了神,冲着小魔女大叫道:“不行!我要去奈何桥!告诉我怎么去?我要去奈何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