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战八国 第一卷 第五章 山贼(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6/




五峰山是由五座山峰构成,处在整个山区的边缘,地势也不算高,前面几十里处便是一马平川,城镇无数,确是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而威虎寨所处正是五座山峰包围下的一个山谷,因为山峰的背后都是悬峭壁,只须几个人看守,若是有人攀爬,呼放出信号,立刻可能赶上去增援。

至于这么一个只有一百多人的小山寨为什么在这靠近城镇的地方可以经历十几年而不倒,郭绍风和周凡平在听取了老村长的介绍后经过商议得出三个可能。

一、由于本身的条件,易守难攻,而官府又没有一位真正得力的干将下过决心要将其铲除,小股的官兵根本就力不从心。

二、也可能是由于这些个山贼本来就只是在周边乡下做些小买卖,没有防碍到城镇,特别是大城市的正常安宁。根本就没有引起官府的注意。

三、根本就是官匪勾结,可能就近的地方官与这伙山贼勾结,坐地分成,这是最可能的。现在这个时代,这种事根本就一点也不稀奇。

经过两个一番商议后,决定由周凡平带一个小队(部队临时改编后,由郭绍风任大队长,周凡平当副大队长,两个中队,各中队辖三个小队。本来是让周凡平当大队长,因为他的部下多,但他认为自己对于山地战特别是游击战不在行,而郭绍风却是这方面的大行家,所以当即就推辞了)从正面进攻,也不攻,只需要用重火力(重机枪、迫击炮)进行打击,同时阻止那些山贼逃走就行了。

而郭绍风则带两个小队绕后山,攀峭壁从后面进攻山寨,不是要将山贼全歼,而是尽可能的活捉,自己现在的力量太弱,急需补充人手,山贼就是最好的对像。

“后面的,山势险要,你们此行,可千万要当心啊,若是不成,也不要强求,咱们再想办法,大不了给它轰为平地。”看到郭绍风准备出发,周凡平有些担忧的说道。

咧嘴一笑,郭绍风说:“放心吧,雪山草地都走过,还怕这个。对于爬山,比我们更在行的人还没有呢,说不定未来,我还是第一个攀上珠峰的人呢,呵、、、”

“珠峰、、、第一个、、、什么意思?”

“哦,乱说而已,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好了,保重,再见。”

看着郭绍风带人钻进丛林中,不一刻,便消失在山林中,周凡平叹一口气,无论是胆色、指挥、头脑自己都不差,可是却没有郭绍风的乐观精神。摇了摇头,对身边的警卫说:“通知三小队,带上所有重火力随我进山,四小队尾随充当预备队。其他人原地待命。”警卫转身传令去了。

威虎寨,寨主颜松是个高大的汉子,听说臂力惊人,极为凶狠,方圆百里男女老少没有不知道他的,都称他为阎王,某小孩哭得不像话了,大人只要说:“再哭把你送给阎王!”哭声立止。

一个小喽啰进来报告,说山前发现大队人马,离这里只有五里地了。当时颜松就把正在给他做脚底按摩的一个女人一脚踢翻,吓得她大气也不敢出,爬起来缩到一旁。

光着脚就走出一屋子,大喝一声“拿枪来!”马上就有人将一杆蹭亮的火枪送到他手上,拿枪在手,颜松显得很是嚣张。

“妈拉个巴子的,哪里来的小兔嵬子,不想活了是吧,报上名来、、、”

“寨主,他们还没有来呢,还有五里、、、啊、、、”

被踢得连翻两个跟头。

“娘的,找死,爷爷说话轮到你插嘴了?大柱、、、”

从后面跑来一个胖子,踢了一脚地上那个还在叫疼的喽啰,说道:“寨主,有什么吩咐?”

“狗日的,来的是什么人,到哪里了,还有多远?”

“来的是些光头,不知道是什么人,他穿的衣服跟我们不一样,从来没有见过,带了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好像是枪,离这里还有五里地、、、啊、、、”

他也被踢翻了一个跟头,滚过一旁,爬起来就跑开了,生怕再来第二下。以前有一个牛脾气的年轻人在被颜松踢过后死也不离开,也不出声,结果就那样让人给活活踢死了。

周凡平率队在山门前两百米处停下来,手表上的指针指到三点时,一声令下,迫击炮开始袭击,因为初时有交待,所以尽往有人的地方开炮,不伤及房子,还指望这里作大本营呢。

炮火声大作,吓得山贼们屁滚尿流,颜松更是惊立当场,这是什么家伙,哪来的炮嘛,要知道,对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火炮是很庞大的东西,根本进不了山的,可是现在明明被人炸得开了花,这不吓人吗?

在颜松几声大吼下,一部分人开始往山下扑了过来,但是走出没多远,密集的枪声响起来,重机枪开始对跑出山门的喽啰们进行扫射。哪里见过这样的枪,在他们的认知里,只有火枪那玩艺儿。

再也没有人敢往外冲,躲在后面战战棘棘的放他们的火枪,因为太紧张,本来就很麻烦,半天还放不了一枪。还有些拿着大刀长矛的人则是紧闭着双眼,暗叫菩萨保佑。

炮火冲天的时候,郭绍风却带着六十来个人在后山的峭壁上慢慢的爬行,这里的险峻超过了他们的想像,也超过了老村长的介绍:“那地方,以前俺年轻的时候常常爬上去过,只要慢一点就行了。没问题的。”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布署到底是否可行,甚至怀疑是不是上当了,但这个时候想归想,却也不能打退堂豉了,周凡平还在前面开炮呢,自己要是爬不上去,那些炮可就白开了。

这里的地形复杂得很,比如,一道石壁,光滑无比,两丈高。双比如,一块大石头,突出来悬在半路,站在上面都未必站得稳,何况还要从下面爬上去。更可恶的是有些哨兵就是藏在那些个最危险的地方,出其不意的开一枪,当然也就是那么一枪,等他再装火药的时候,这边的三八大盖已经要了他的命。让郭绍风他们走运的是,这些哨兵发现有人的第一反应是开枪而不是放信号,可能是没有经验吧,因为这里从来有人来过,就算是有,也是一些乡民,被吓唬几句后马上就跑了。又或者一枪就解决了。

终于,在攀爬了两个多小时后,上了顶峰,而这个时候,炮声已经响了半个小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